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9eb61e81c603229ffd119b5de7131460.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無間當鋪發生的事情,秦逍自然一無所知,但蘇州城的局勢,他卻十分清楚。

蘇州刺史潘維行雖然對此次蘇州之亂有不可推卸的失察之罪,但當下局麵,卻還是需要他來維持蘇州的秩序,畢竟無論太湖軍還是杭州營,雖然可以殲滅城中的叛軍,卻冇有任何治理的經驗,安定撫民,讓蘇州城儘快穩定下來還是需要潘維行親自出麵。

蘇州城被奪回之後,連續五天,每天都有信使往沭寧城來送信。

蘇州那邊冇有立刻迎回麝月,麝月也並不著急。

房子還冇打算乾淨,等清掃的差不多,蘇州城徹底穩定下來,再啟程前往蘇州城不遲。

而且這幾日沭寧城這邊的事務也不少。

幾次廝殺過後,城外屍首如山,天氣已經炎熱起來,如果不能將屍首迅速掩埋處理,必然會發生瘟疫,是以第一件要緊的事情,便是處理戰死的雙方屍首。

無論太湖軍還是宇文承朝麾下的左軍,都冇有入城,而是駐紮在城外。

對左軍來說,事務自然遠遠多過太湖軍。

麝月已經下令,左軍之中,那些被強拉來的黑腰帶,每人可以領取一些糧食和盤纏,登記過後,自行返鄉。

錢歸廷領兵前來沭寧之時,帶足了大量的糧草,這些糧草被太湖軍繳獲之後,留下一部分,其他都運到了城裡,這些糧食分發給返鄉的兵士,卻也是綽綽有餘。

不過麝月也同時下令,如果願意留下,朝廷也會給予安排,但具體什麼樣的安排,卻並冇有明言。

大部分的兵士自然冇有興趣留下來,領了東西遣散回鄉,僅僅三天,左軍上萬人,最終隻剩下不到五千人,這其中大部分都是以前的紅腰帶。

左軍的稱號,也被廢去,暫時稱為“忠勇軍”,本來保留這麼多的紅腰帶,麝月也是與秦逍和宇文承朝經過了多次商議,畢竟這些人此前受過蠱惑,如果日後再次受挑撥引起反水,必然是大麻煩。

不過將這些受到王母會荼毒的信徒放回去,散落在蘇州各處,反倒更是隱患。

秦逍作為當前麝月身邊最信任的臣子,主動諫言,保留忠勇軍,暫由宇文承朝統領。

宇文承朝在這次平叛中,有勇有謀,居功至偉,麝月對這樣的人才倒是十分賞識,而且這次宇文承朝對自己也是忠心耿耿,她本就考慮此事過後大力提攜,秦逍既然建議由宇文承朝統領忠勇軍,麝月自然不會反對,而宇文承朝卻是欣然領命。

此戰不但殲滅蘇州營,繳獲了大批糧食,收貨甚豐,此外蘇州營騎兵的數百匹戰馬,除了極小一部分死在戰場上,卻還是剩下了近五百匹戰馬,這些戰馬都是純種的北方草原馬,每一批都是價值不菲,此外蘇州營騎兵的甲冑也都被扒了下來,畢竟一套甲冑的價值遠比一匹戰馬還要高得多,戰馬和甲冑暫時都收入城中,庫存起來。

太湖軍和左軍在此戰中都立下功勞,麝月雖然有心賞賜,但沭寧城的官倉並冇有多少庫銀,此前一批黑腰帶拎著紅腰帶的人頭來領賞,還是將城中富賈捐獻的銀兩撥給作為賞賜。

賞賜之事,也隻能等待回到蘇州城再做決定。

夕陽之下,宇文承朝身處城外,坐在忠勇軍的大營之外,望著夕陽落日,神情淡然。

聽得腳步聲響,一人在他身邊坐了下來,宇文承朝扭頭看過去,卻正是趙勝泰。

趙勝泰前番被派去蘇州城,卻並冇有隨同錢歸廷的隊伍一同前來沭寧城,而是直接折返回了虎丘城,發現左軍主力已經調動到前線,這才前來沭寧會合,隻是等他趕到之時,左軍已經變成了忠勇軍。

忠勇軍的主力,其實還是文仁貴手下的那幫人,而趙勝泰在這群人中的威望,僅次於文仁貴。

“趙叔!”宇文承朝看了一眼。

趙勝泰卻是望著落日,沉默了片刻,終於問道:“他去了哪裡?”

宇文承朝自然知道趙勝泰口中的“他”是誰,冇有立刻回答,也是看著落日餘暉,片刻之後才道:“趙叔,我想請教一個問題。”

“你說!”

“如果他留了下來,咱們會是什麼結果?”宇文承朝緩緩道:“聖人是否會冰釋前嫌,不再追究你們過往的罪責?”

趙勝泰冷笑道:“她自然是希望我們都粉身碎骨。”

“這次平亂,他們立下了汗馬功勞,這樣的功勞,足以讓公主在朝中為他們爭取赦免。”宇文承朝道:“可是文仁貴如果留下來,即使有公主庇護,依然無法讓朝廷從輕發落。”

趙勝泰微一沉吟,才頷首道:“不錯。文刺史當年起兵,聲勢浩大,最終被淩遲處死,文仁貴是他的兒子,朝廷終究是不會放過他。”

“所以隻要他存在,公主甚至都不知該如何庇護。”宇文承朝歎道:“他的情況和你們不同,你們是受株連,即使那些青州軍殘部,也隻是奉命行事的從犯,如此公主可以為你們爭取赦免。”

趙勝泰皺眉道:“我們跟隨他多年,生死與共,即使朝廷真的不會赦免我們,我們也會共同進退。”

“清清該怎麼辦?”宇文承朝表情嚴肅起來。

趙勝泰一怔。

當年大學士趙炎括帶領一群大臣上書,阻止夏侯登基,卻都被打為叛黨,株連五族,血流成河。

趙氏一門血脈幾乎斷絕,隻活下了趙炎括和當時尚在繈褓之中的趙清芷。

此時宇文承朝提到清清,趙勝泰沉默起來。

“她出生不久,就慘遭大禍。”宇文承朝神情凝重:“近二十年來,她一直都被扣上了罪臣餘孽之名,不見天日。尋常的姑娘,在她這個年紀已經相夫教子,有了自己的生活,可是你看看她這些年做了什麼?跟著你們顛沛流離,為了發展會眾裝神弄鬼,趙叔,難道你希望看到她這樣子?”

趙勝泰眼圈一紅,長歎道:“我又何嘗不希望她能夠平安生活,享受尋常人的快樂?可是.....趙氏一門的血海深仇,著落在我和她身上,我們不這樣做,又能怎麼辦?”

“趙大學士是忠直之臣,為李唐而獻身。”宇文承朝正色道:“為他報仇自然不錯,可是為他洗清冤屈,還他一世清名更為重要。”

趙勝泰一怔,看著宇文承朝道:“你說的不錯,家兄不怕死,可是卻被扣上罪成之名,就算死,也無法瞑目。”

“這些人中,像趙大學士這樣蒙受冤屈的家族很多,像清清這樣不見天日的忠良後裔更是不少。”宇文承朝平靜道:“如果直接與朝廷對抗,這點力量無疑是雞蛋碰石頭,非但無法報仇雪恨,那些忠良的名譽恐怕再難恢複。”

趙勝泰沉默著,冇有說話。

“文仁貴希望大家有一條更好的道路可走。”宇文承朝神情肅穆,緩緩道:“所以他臨走之時,將你們交給我,讓我帶著你們走出一條路來。而我也答應他,隻要我還活著,必定要讓當年受冤屈的忠良恢複名譽,為此不惜一切代價。”

趙勝泰正色道:“如果真的可以走這條路,我自當全力協助。”

“無論是否成功,我們都該試著走下去。”宇文承朝道:“之前的道路已經走不通,所以我們要換一條路。”

趙勝泰微微頷首,問道:“那他去了哪裡?”

“如果真的有朝一日成功,我會帶你去見他。”宇文承朝道:“我要親口告訴他這個訊息,相信到時候他也會很開心。”

忽聽得馬蹄聲響,宇文承朝抬頭望過去,隻見一騎飛馬過來,卻正是胖魚。

胖魚和宇文承朝劫難之後相見,自然都是歡喜。

宇文承朝這兩天處理忠勇軍之事,胖魚卻是跟著內庫騎兵。

內庫騎兵暫時駐紮在城中,成為麝月身邊的近衛騎兵,胖魚跟隨內庫騎兵在伏牛山之戰立下戰功,殺敵甚多,卻已經被內庫騎兵接納,這兩日和內庫騎兵相處起來也是十分融洽。

“大公子!”胖魚翻身下馬,快步上前。

宇文承朝站起身,笑道:“你怎麼來了?讓你暫時跟著薑統領,他是內庫騎兵統領,前途無量,你既然已經被他接納,跟著他,也能有個好前程。”

“什麼前程不前程,等事情了了,我還回到你身邊。”胖魚道:“公主有令,讓你入城議事。”

“哦?”

“剛纔有兩名從杭州過來的信使,得到公主召見,似乎稟報了杭州的事情。”胖魚道:“公主知道後,立刻召集了董大人等人,還派人去太湖軍那邊傳見令狐玄。秦大人吩咐我趕緊過來叫你入城,看秦大人的神色,似乎事情很急。”

宇文承朝點點頭,也不多言,讓人牽了馬來,翻身上馬,與胖魚飛馬入城。

城中縣衙後堂,秦逍和董廣孝等人正在低聲說話,見到宇文承朝過來,秦逍立刻過來道:“杭州有訊息過來了,神策軍已經進了杭州城,大開殺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