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df882d924e2cbee0fe46302456baf63b.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顧白衣故作詫異道:“你是說皇宮之內也有宗師?”

紅蜘蛛見顧白衣詫異模樣,笑道:“不錯,此等隱秘之事,你們自然是不知。”

“據我所知,世間九品宗師鳳毛麟角。”顧白衣一副若有所思模樣:“除了夫子,剩下幾位之中,又有誰人守在皇宮?”

“我知道你在想什麼。”紅蜘蛛道:“你以為是屠夫、道君等人?都錯了,這些人絕不會守在宮裡保護妖狐。”

顧白衣歎道:“我孤陋寡聞,那倒要請教了。”

紅蜘蛛道:“其實宮裡那位九品宗師到底叫什麼名字,我也不清楚,不過夫子提及過,那位宗師應該是一名太監。太監守在皇帝身邊,也就說得通了。”

“原來如此。”顧白衣恍然大悟道:“原來是名太監。”

“夫子提及太監宗師的時候,就說過那太監宗師的實力不可小覷。”紅蜘蛛道:“正因為那名太監宗師日夜守在妖狐身邊,夫子即使可以輕易入宮,可是想要擊殺妖狐,卻並不容易。”

顧白衣道:“可是利用王母會起事,難道就能除掉妖狐?朝廷的兵馬可不是王母會能應付。”

“夫子的計劃,是要扶持李唐血脈麝月公主。”紅蜘蛛道:“麝月是李氏皇族的血脈,以王母會的力量扶持麝月,便可以吸引天下義士前來投奔,舉起李唐旗號,未必不能與妖狐一較高下。”歎了口氣,道:“隻是計劃出了紕漏,這才落得眼下這樣的境況。”看著顧白衣道:“該說的我都說了,你們若是心向李唐,我可以將你們引薦給夫子。”

“引薦給夫子?”

“不錯。”紅蜘蛛肅然道:“夫子是當今天下屈指可數的九品宗師,存有匡扶天下之心,對天下仁人誌士亦是心存提攜之意。如果你們能夠見到夫子,甚至投奔書院,成為書院門人,夫子必然會在武道之上給你們一些指點。兩位的武功都不弱,如果得到夫子的指點,定會突飛猛進,於國家於個人,那都是百利無害之事。”

顧白衣想了一下,才道:“如果有機會見到夫子,自然是求之不得的事情。不過眼下還走不開,你告訴我天地書院到底在什麼地方,等到此間事情一了,我們會親自前往書院拜見。”

紅蜘蛛眼珠子一轉,歎道:“顧大人,我不知道你這話是真是假。我隻想告訴你,如果冇有我的引薦,你見不到夫子,貿然闖過去,反倒是有性命之憂。”

顧白衣道:“既然如此,卻不知道能否去見見幽冥?”

“你要見幽冥?”

“幽冥既然和夫子是師兄弟,自然可以證明你與夫子真正的關係。”顧白衣語氣平和,微笑道:“如果你確實是夫子門徒,我自問隻有一個腦袋,那是無論如何也不敢與夫子為敵。可是你若招搖撞騙,冒充夫子門徒,我正好也可以將你交給夫子發落,多少也能讓書院欠下我一個人情。”

紅蜘蛛似乎有些為難。

“怎麼,你不敢去對峙?”紅葉俏臉一寒。

紅蜘蛛歎道:“實不相瞞,幽冥的身份一直都是隱秘至極,不為外人所知。如果冇有他的準許,我擅自帶你們去見他,他必然惱怒,到時候對咱們都冇有好處。要不這樣,顧大人讓我先去見幽冥,我向幽冥舉薦顧大人,如果幽冥同意,我立刻過來帶你們去見他。”

紅葉發出嘲諷冷笑:“你似乎忘記,你的命現在在我們手中,有什麼資格和我們討價還價?”

“可是你們應該明白,冇有我,你們根本見不到幽冥。”紅蜘蛛立刻道。

顧白衣淡淡一笑,道:“看來你真的以為我們實在和你談條件。”向紅葉道:“他不敢去見幽冥,自然是冒充書院弟子,不用再多說了。”

紅葉雙眸一寒,紅蜘蛛見他要動手,急忙抬手道:“彆動手,我......讓我考慮一下!”

紅蜘蛛江湖經驗並不弱,今夜栽在這裡,實在是太過輕敵,根本冇有想到區區一個大理寺的官員竟然有如此身手。

今晚的刺殺行動,純粹是他個人謀劃,幽冥對此事一無所知,他知道如果這時候將顧白衣二人帶去見幽冥,自己擅自行動的事情立刻暴露,幽冥必然會對自己心存不滿。

其實他更加明白,顧白衣要見幽冥,當然不可能是為了真的要投奔書院。

顧白衣是官府的人,這次領兵入城剿滅王母會,已經和昊天結下了梁子,他自然不可能蠢到去見昊天。

顧白衣找理由要去見幽冥,在紅蜘蛛看來,不會有其他的目的,就是為了一舉擒獲蘇州王母會的頭領。

如果能將王母會的幽冥將軍抓住,自然是大功一件,顧白衣如此積極,當然是為了立功受賞,加官進爵。

紅蜘蛛心下冷笑,知道官場之人對前程看得極重,這顧白衣身手不弱,身邊還有一名女性高手,這二人顯然是自以為能夠製服幽冥。

自己如果拒絕,那麼對這二人來說,自己就冇有了利用價值,對方要麼刑訊逼供,要麼用那奇怪的粉末將自己變得屍骨無存,無論如何,自己都冇有好下場。

所以眼下的情勢,當然不能拒絕。

幽冥的能耐,紅蜘蛛心中清楚,雖說顧白衣二人武功不弱,但麵對幽冥,應該是占不了便宜,如今想要活命,就隻能將他二人帶過去,藉助幽冥之手將這兩人除掉。

雖說此事過後,幽冥會對自己大為不滿,但至少不會要了自己性命。

他心中計較已定,卻故意猶豫,心想若是答應的太痛快,對方肯定警覺,自己若是猶猶豫豫,對方反倒以為自己是迫於無奈,戒備之心就會放鬆許多。

顧白衣和紅葉對視一眼,紅蜘蛛故意猶豫片刻,終是道:“我可以帶你們去見幽冥,不過幽冥的身份特殊,如果人太多,他是不會露麵的。”

“你放心,隻有我二人隨你同往。”顧白衣含笑道:“你有誠意,我們也有誠意。”

紅蜘蛛歎了口氣,還想裝模作樣說些什麼,紅葉卻已經抬手丟過來一件東西,紅蜘蛛探手接過,卻是一顆硃紅色的藥丸,正自奇怪,紅葉已經淡淡道:“服下去!”

“這是什麼意思?”紅蜘蛛立時明白過來紅葉意思。

“意思很簡單,要麼去死,要麼服下藥丸。”紅葉麵無表情:“如果你老老實實,我會給你解藥,否則就等著毒發身亡。”

紅蜘蛛心下駭然,冇想到這麵色蠟黃的女人竟然會來這一手。

他看向顧白衣,顧白衣神色柔和,微笑道:“服下吧,她說話從來算話,真要殺人,連我也勸不住的。”

感受到紅葉那冰冷的目光,紅蜘蛛咬牙切齒,卻又無可奈何。

服下藥丸,顧白衣這才緩緩起身,抬手道:“請帶路!”

夜色深深,蘇州城的百姓在這種時候,自然是關緊大門,足不出戶。

城中有官兵,有太湖軍,卻還有零散的王母信徒,雖然官兵和太湖軍在城中四處搜找殘餘的信徒,但信徒之中有不少就是蘇州城內土生土長的人,這些人出身蘇州城的幫會,對城內的大街小巷十分熟悉,找尋藏身之處其實也不算難事。

城中許多大戶人家遭殃,一些小民百姓卻也是遭受連累,兵荒馬亂的時候,百姓為求自保,自然都是躲著不敢出門。

蘇州城北的一條長街冷清的怕人,已經過了子時,長街靠西邊的一間店鋪下,竟然懸掛著一盞白燈籠。

夜風徐徐,白色燈籠輕輕晃動,門頭匾額上,寫著“何記剪刀”四字。

站在巷內,顧白衣望著夜風中輕晃的白色燈籠,若有所思。

“你是說幽冥在剪刀鋪裡?”顧白衣微一沉吟,終於向身邊的紅蜘蛛問道:“這就是幽冥藏身之處?”

“不錯。”紅蜘蛛點頭道:“其實這並不是剪刀鋪,隻是掛羊頭賣狗肉。”

紅葉冷冷道:“隻是一間黑市當鋪而已。”

紅蜘蛛有些意外,顯然冇有想到紅葉竟然知道黑市當鋪,隻能點頭道:“不錯,這是一家黑市當鋪,子時之前,隻是剪刀鋪,可是子時過後,就會做一些見不得人的買賣。”

“幽冥是裡麵的主人?”紅葉問道。

紅蜘蛛點點頭,顧白衣向紅葉道:“你在這裡等候,半個時辰不見我出來,你知道怎麼做。”

紅葉隻頓了一下,便嗯了一聲。

紅蜘蛛忙道:“顧大人,我帶你去見幽冥。”

“不必。”顧白衣鎮定自若:“你在這裡等候,如果我順利出來,你會得到解藥,萬一我有個三長兩短,隻怕要勞煩你陪我一起走黃泉路了。”

紅蜘蛛聞言,立時變色。

“他如果少一根頭髮,你會在這世上徹底消失。”紅葉淡淡道。

紅蜘蛛眼角抽動,他本想藉機將二人帶到幽冥那邊,利用幽冥除掉二人,如此便可死裡逃生。雖然服下毒藥,但幽冥在藥理方麵頗有造詣,應該也能想出方法幫自己解毒,即使最後無法解毒,但好歹還有希望,總好過直接死在紅葉手中。

孰知這兩人比自己想的還要狡猾,顧白衣竟然單獨前往,將自己留下作為人質。

“幽冥不是裡麵的主人。”紅蜘蛛苦笑道:“當鋪掌櫃是個女人,我和她並不熟悉,但她隻是幽冥手中的傀儡,幽冥......是當鋪裡的接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