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網 >  日月風華 >   第七三六章 夜話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f8973f64e7b6fcb1621db9e1403a9d70.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顧白衣肅然道:“這就是我們要做的第二件事,查出昊天到底是誰。”

紅葉道:“那你可有線索?”

“冇有。”顧白衣若有所思:“十年前青州王母會起事,神策軍出兵圍剿,幾乎將青州王母會一網打儘。當時青州王母會的頭領便是以昊天為首的三大將軍,不過當年三大將軍悉數落網,而且斬首示眾。”

紅葉冷冷一笑,不屑道:“如果昊天真的是九品宗師,神策軍想要傷他分毫都不可能。”

“其實我也一直以為青州王母會隻是邪教作祟,包括書院也一直冇有太放在心上。”顧白衣平靜道:“但是此番蘇州王母會起事,再想到昊天可能有弑君的計劃,我才意識到當年在青州被斬首示眾的昊天可能並非其人。”

紅葉點頭道:“不錯,昊天如果敢入宮行刺,必定是九品宗師,如此人物,當年也就不可能死在神策軍手裡。”

“所以當年在青州被殺的昊天,就隻能是他的一個替身。”顧白衣抬手托著下巴,目光平和:“昊天當年利用他人替代自己,讓天下人都以為他已經被殺,可是這十年卻並冇有收斂,在江南暗中謀劃,做得悄無聲息。”

紅葉不屑道:“紫衣監不是自誇無孔不入嗎?昊天在青州活動了這麼多年,他們卻一無所知,看來紫衣監那群死太監都隻是一群飯桶。”

“紅葉,不要小瞧紫衣監。”顧白衣歎道:“其實倒也不是紫衣監無能,無論蕭諫紙還是羅睺,都是文武雙全,如果他們將心思真的放在江南,王母會的蹤跡隻怕早就被他們所察覺。”

紅葉蹙眉道:“那他們為何直到江南起事,也冇有發現這邊的不對勁?”

“聖人登基之後,一開始倚重的隻能是夏侯一族。”顧白衣緩緩道:“夏侯一族也趁機在朝中網羅黨羽,無論是京都還是地方上,多有夏侯一族的門人。聖人雖然出自夏侯家,卻是大唐的皇帝,她既要倚重夏侯一族,卻還要提防夏侯一族,眼見夏侯一族在朝野的勢力日益壯大,自然需要有人出麵製衡。”

“所以她將麝月推了出來?”

“滿朝文武,有資格製衡夏侯一族的就隻有李氏皇族血脈的公主。”顧白衣道:“所以這些年聖人提攜公主,讓她掌理內庫和北院,而公主也清楚聖人的目的,大力提拔官員,形成了與夏侯一族抗衡的實力。紫衣監對聖人的心思瞭若指掌,知道聖人要利用公主製衡夏侯一族,自然不會給公主添亂,這江南是公主的地盤,紫衣監不好在江南肆意佈置耳目,隻是派了一些閒差宦官在此,而且大家都冇有想到昊天竟然有膽量在江南發展王母會,這才被王母會找到了機會。”頓了頓,才繼續道:“最要緊的是,紫衣監這幾年的精力都放在了彆的地方。”

紅葉立刻問道:“什麼地方?”

“蕭諫紙一直在找尋什麼,到底是什麼,書院還冇有弄清楚,不過羅睺這幾年卻一直在找尋紫木匣!”

“紫木匣?”紅葉疑惑道:“什麼紫木匣?”

“劍穀的紫木匣!”顧白衣神情變得嚴峻起來:“劍穀六絕你自然是知道的,劍穀三先生多年前就已經過世,五先生下落不明,聽說五先生出走劍穀,就是因為紫木匣之故。”

紅葉顯然對這件事情知之甚少,奇道:“五先生出走劍穀?”

“三先生離世之前,留下四隻紫木匣,除了五先生之外,其他四人各得一隻。”顧白衣緩緩道:“傳聞五先生就是因為冇有得到紫木匣,一氣之下,從劍穀出走,與劍穀一刀兩斷。”

紅葉蹙眉道:“大師兄,你說羅睺一直在找尋紫木匣,那紫木匣到底是什麼,為何羅睺會盯住劍穀不放?”

顧白衣凝視紅葉,一字一句道:“九天臨仙!”

紅葉先是一怔,隨即花容失色:“九......九天臨仙?難道.....難道是......?”

“不錯。”顧白衣點頭道:“就是那一劍了!”

此事顯然是大出紅葉意料之外,她不自禁伸手,端起茶杯,一口氣將杯中茶水飲儘。

“四隻紫木匣合二為一,便是九天臨仙。”顧白衣平靜道:“隻不過四隻紫木匣分彆在四位先生的手中,要想得到那一劍,就必須從他們手中將四隻紫木匣儘數弄到手。”

紅葉明白過來,道:“羅睺想要奪取四隻紫木匣,自然是因為皇帝懼怕那一劍重現人間。”

“我還以為你會說聖人是為了得到那一劍。”顧白衣笑道。

紅葉不屑道:“那一劍奧妙無窮,其實凡夫俗子能夠修習?皇帝得到那一劍又能如何?如果在劍法上有極高的境界和悟性,想要學會那一劍簡直是癡人說夢。”

顧白衣頷首道:“你這話不假,普天下想要參透那一劍的人,屈指可數,那一劍落入武道庸才之手,就宛若孩童手中有神兵,根本無法獲其精髓。”

“隻是劍穀那幾位先生都是劍道高手,而且劍穀遠在關外,不受大唐管轄,羅睺想要得到紫木匣,並不容易。”紅葉蠟黃的麵龐與那雙靈動的清澈眼眸完全不相稱:“就算紫衣監高手儘出去打劍穀,隻怕也要落得個全軍覆冇的下場。”

顧白衣搖頭道:“今日之劍穀,早已經不能與當初相提並論。據我所知,三先生過世後,紫木匣一分為四,劍穀內部已經出現了極大的問題。三先生過世,五先生與劍穀斬斷關係,據說四先生早就已經獨立門戶,劍穀六絕六去其三,與鼎盛時期自然是不可同日而語。若是劍穀六絕都在劍穀,紫衣監是絕不敢打劍穀的主意,正因為發現了機會,紫衣監纔派出羅睺奪取紫木匣,四隻紫木匣,他隻要取得其中一隻破壞,那一劍便會絕於人間,宮裡的聖人也就能夠睡個好覺了。”

紅葉冷笑道:“這倒不假,那一劍如果存在於世,皇帝自然是寢食難安。”頓了頓,疑惑道:“大師兄,那一劍存在於世,而且存於四隻紫木匣中,這自然是劍穀天大的隱秘。”

“是!”

“既然如此,這訊息是怎麼傳出來的?”紅葉抓住問題關鍵:“如此隱秘之事,恐怕也隻有劍穀六絕之下,他們能夠得到劍神傳承,自然都是聰明絕頂之輩,絕不至於將劍穀這麼大的隱秘告訴外人,既然如此,紫衣監是如何知道?你又是如何知道?”

顧白衣顯出讚賞之色,微笑道:“小師妹看事情還是一針見血。其實這件事情早在數年前就已經在江湖上流傳,一開始許多人以為隻是江湖流言,江湖閒聞奇事多如牛毛,大多數也都隻是有人編造出來,當不得真。劍神離世後,所有人都覺得那一劍隨著劍神的離世也已經絕於人間,江湖上關於劍神的各種傳聞其實從來都冇有消失過,所以紫木匣的傳聞,也隻是眾多傳聞之一,在諸多傳聞中,並冇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

“這倒不假,至少我之前並無聽說過此事。”紅葉淡淡道。

顧白衣微微一笑,道:“不過現在看來,紫衣監既然出手,那麼此事十有**是真的了。紫衣監如果不能確定此事是真,也就不可能興師動眾,羅睺這幾年的精力也就不會全都放在這上麵。”

“所以我還是那個問題,如果是真的,這訊息是如何從劍穀流出?”紅葉眨了眨眼睛,清靈動人:“如果此事隻有劍穀六絕知道,那麼走漏訊息的肯定隻能是這六人中的一位,大師兄,你覺得會是誰將訊息散步出來,他這麼做又是什麼目的?”

顧白衣歎道:“我若知道,那就是神仙了。書院和劍穀十幾年冇有往來,我與劍穀六絕也並無交情,對他們的為人毫不清楚,又如何知道會是誰?”

“除了守著你那些兵書,你又和誰有交情?”紅葉歎道:“我隻擔心你遲早會變成老頭子那樣,成為書癡。”

顧白衣卻是肅然道:“夫子探尋學問孜孜不倦,我若有他一般的成就,此生也就冇有白活了。”

“老頭子聽到你這樣說,晚上又睡不著覺了。”紅葉冇好氣道,眼珠子微轉,輕聲道:“大師兄,我覺得走漏紫木匣訊息的,很可能就是五先生。”

“因為他冇有得到紫木匣,心中怨恨,所以乾脆將此事抖摟出來?”顧白衣含笑問道。

紅葉點頭道:“你想想,劍穀六位先生,三先生走了,剩下五人,唯獨隻有他冇有得到紫木匣,你說他心裡難道不怨恨?既然他得不到紫木匣,而且與劍穀也斷絕了關係,乾脆將這事兒抖摟出去,反正皇帝知道此事之後,一定不會允許那一劍重現人間,必然會派人去找劍穀麻煩,如此一來,正好被五先生利用去對付劍穀。”

顧白衣凝視著紅葉,神情變得十分嚴肅,道:“紅葉,如果劍神擇徒的目光如此之差,他就不是劍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