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網 >  日月風華 >   第七叁一章 搶錢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b5ce2fb6578c587896b727e4e0c9a853.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麝月見眾人都是看著地麵,白了秦逍一眼,淡淡道:“秦大人真是忠心耿耿,一直都在為本宮的聲譽著想,本宮還真是要謝謝你。”

口裡說著謝謝,但在場眾人都聽出語氣不對。

“宇文承朝,文仁貴其心可誅,他手下這些人又是什麼心思?麝月微一沉吟,纔看向宇文承朝問道:“他們多年來一直反對朝廷,說是亂黨並不為過。如果將他們交給朝廷發落,結果確實不會太好。”

宇文承朝起身來,猶豫了一下,似乎下定了決心,肅然道:“公主,草民有一句大逆不道之言,本不該說出口,但公主既然詢問,草民隻能據實稟報。”

“你說。”麝月聲音溫和:“在座的諸位都是自己人,無論說什麼,本宮都不會問罪。”

眾人聽公主這樣說,心裡都是一暖,能讓堂堂公主說出大家都是自己人的話,並不容易。

“無論是青州軍殘部,還是逃亡的官員後裔,他們都覺得自己不是亂黨。”宇文承朝肅然道:“他們的宗旨,是反對夏侯,而不是反唐!”

麝月蹙起秀眉,其他人都是默不作聲。

“文仁貴被囚之後,草民出城召集左軍將領,主要就是文仁貴的那些部下。”宇文承朝緩緩道:“形勢所迫,草民隻能告訴他們,文仁貴真心效忠公主,願意幫助公主平定叛亂。之前蘇州營攻城,文仁貴帶兵襲擊側翼,所以文仁貴的部下都以為他是真的要效忠公主。我告訴他們公主留文仁貴在城中有事,他們都是親眼看到文仁貴主動入城,聽說公主吩咐他們殲滅蘇州營,他們並無反對,更無怨言,而是隨著草民血戰蘇州營,草民可以用人頭擔保,這幫人也許對夏侯一族不滿,但對公主卻是忠心耿耿。”

麝月微低螓首,若有所思。

眾人心裡都清楚,所謂的夏侯一族,其實就是指聖人。

青州軍當年起兵,就是因為聖人登基,青州文刺史打出恢複李唐的旗號,毅然與朝廷為敵。

反聖人而不反唐,聽起來很滑稽,但細細一想,這中間的差距確實不小,不過這樣的事情著實敏感,當年無數官員反的也不是大唐,但最終卻都是落個身首異處的下場,所以冇有人敢對此事輕易開口。

“朝廷視他們為叛軍,想要保全他們,並不容易。”許久之後,麝月才幽幽歎了口氣,向宇文承朝道:“宇文承朝,你眼下是否還能控製他們?”

宇文承朝道:“這些人的來路不同,心思也是不同。這其中有一部分是青州王母會的餘孽,這些人雖然數量不多,但卻堅定反對朝廷,對公主也不存在忠誠,他們參戰,隻是因為力量太小,無法反對整個左軍的決定,如果繼續留下來,確實可能會有後患。但青州軍殘部和官員的家眷後裔,他們其實更希望得到平反,恢複他們的名譽。青州軍那些人都覺得自己當年起兵,是為了保護李唐江山,不是謀反,所以被扣上叛軍名義,一直都無法接受,官員們的家眷也都是如此想法。”

“青州王母會殘部有多少人?”麝月問道。

宇文承朝道:“文仁貴部下共有兩千六百多人,其中青州王母會殘部有四百多人,昨夜戰死了一小部分,還剩下三百多號人。剩下的都是青州軍殘部和官員家眷,伏牛山之戰,戰死近四百人,現在不足兩千人。”上前一步,跪倒在地,恭敬道:“公主,草民知道朝廷容不下他們,可是.....他們血戰蘇州營,數百人戰死,固然是對公主一片丹心,也是因為草民矇騙了他們。草民對不住他們,鬥膽懇求公主能夠保他們性命。”

麝月猶豫著,費辛歎了口氣,道:“宇文公子,恕費某直言,公主要保全他們,會讓公主陷入困境,到時候朝中會有人以此為由對公主發難。”

“宇文承朝,此事本宮會好好斟酌。”麝月打斷了費辛的話,平靜道:“這幾日暫由你管束左軍。還有文仁貴如何處置,本宮想好之後,再做決斷。”

事關重大,即使是麝月,也不好立刻做出決定。

“屠闊海,令狐玄何時入城?”麝月看向屠闊海。

屠闊海忙起身道:“應該就在路上。”

“等他來了,直接來見本宮。”麝月道:“太湖漁民傷亡人數,你列一個清單上來,本宮會從重撫卹,立功的漁民,本宮也會重重賞賜。”想了一下,才道:“派人打聽一下蘇州城那邊的狀況,若有訊息,立刻來報。你們都辛苦了,先下去休息吧。秦逍,你留下來,本宮有事要問你。”

眾人一齊起身拱手:“遵令!”

待眾人退下之後,隻有秦逍獨自留下來,恭敬道:“公主有何吩咐?”

“秦大人神威凜凜,本宮哪敢吩咐你啊。”麝月冷冷道:“立功將士卻身首異處,真是可悲可歎,秦逍,你倒是很感慨啊!”

秦逍知道自己方纔那番話肯定讓麝月不舒服,隻能道:“公主恕罪。其實小臣是想說,危難的時候,各路兵馬都想著效忠公主,咱們可不能做卸磨殺驢的事情。”

“咱們?”麝月白了他一眼,冇好氣道:“你還知道是咱們。難道你不知道,我若是赦免了他們,回京之後,會麵臨怎樣的處境?”

秦逍歎道:“小臣知道。”

“既然知道,還當眾將我逼得無路可走?”麝月瞪了他一眼,美豔不可方物,低聲道:“既然你想讓本宮保住他們,那你現在就拿一個辦法出來,必須要兩全其美,否則本宮饒不了你。”

秦逍想了一下,才輕聲道:“其實小臣還真想了一個辦法,就是不知道公主願不願意,也不知道聖人會不會恩準。”

“說來聽聽。”

秦逍向麝月那邊微微歪過去,輕聲道:“公主可還記得咱們的約定?”

“什麼約定?”麝月淡定自若,雲淡風輕。

“公主,你是金枝玉葉,說話不能不算話。”秦逍苦著臉道:“你答應過小臣,隻要查出內庫一案的真相,就會向聖人請求征募新軍,如今內庫失竊一案已經水落石出,征募新軍的事情,也要提上日程了。”

麝月冷哼一聲,道:“我就知道你一直惦記著這事。可是征募新軍和安置那群人有什麼關係?”美眸微轉,靈韻嫵媚:“你該不是想說,讓那群人成為新軍的班底?”

“公主果然是睿智非凡。”秦逍笑道:“小臣正是這個意思。”

麝月一怔,隨即蹙眉道:“你真有這個打算?”

“公主,蘇州錢家造反,其他六姓肯定也是脫不了乾係。”秦逍看著麝月動人的眼眸道:“雖說暫時並無他們謀反的訊息,但聖人此番應該不會饒過他們。”

麝月心想這傢夥話風突轉,也不知道是什麼意思,雙目銳利起來,那朦朧如霧的眼眸中竟是帶著冷厲殺意:“聖人饒不過他們,本宮更饒不過他們。”

“公主可想過,如果江南七姓獲罪,查抄家產,那是多少銀子?”秦逍壓低聲音道:“國庫虛弱,江南世家自己找死,蘇州之亂平定後,公主以為接下來會是什麼局麵?”

麝月冰雪聰明,自然也明白秦逍意思,低聲道:“朝廷自然會將江南七姓趕儘殺絕。”

“聖人是這個心思,國相肯定也是這個心思。”秦逍輕聲道:“所以不管江南七姓使出什麼招數,從錢家舉起反旗的那天開始,他們就註定死無葬身之地。”頓了頓,身體更是往前傾:“公主,朝廷派來的援軍肯定在半道上,也許近日就要抵達江南,你覺得如果真要抄冇江南世家,抄冇出來的巨資將會落在誰手中?”

麝月眼角微跳,美眸圓睜,看著秦逍道:“你的意思是?”

“我隻擔心有人到時候捷足先登,搶先抄冇世家資財,爾後將這些資財運出江南。”秦逍與麝月四目對視,低聲道:“如果江南七姓的資財全都被弄走,江南財富恐怕要被抽走一半,如果這些資財都收歸國庫,那倒也罷了,可是我擔心有人會趁機打這筆巨資的主意。”頓了一頓,道:“公主掌理內庫,內庫的主要來源就是江南,如果江南因為七姓遭受重創一蹶不振,而且半數資財轉移出去,我擔心公主的內庫恐怕也走到頭了。”

麝月若有所思,目光銳利,冷笑道:“確實有人會惦記這筆資財,不過想要從江南拿走一兩銀子,也要看本宮答不答應。”

“蘇州還冇有徹底平定。”秦逍緩緩道:“杭州和揚州咱們一時騰不開手過去,如果援軍知道蘇州叛亂已經被平定,兵馬直接往杭州和揚州去,而且趁咱們之前搶走了那兩州資財,公主準備如何應對?”握起一隻拳頭,凝視麝月,一字一句道:“公主,接下來咱們要開始搶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