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網 >  日月風華 >   第七一八章 落荒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586f42682850408de763378c1ce5d4d2.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午飯過後,錢歸廷的心情開始焦躁起來。

袁長齡大一早就前往赴約,對袁長齡的口舌,錢歸廷自然是十分放心,隻要對方提出條件,他相信袁長齡會很從容地應對。

左軍要錢要糧甚至是軍械裝備,錢歸廷都不在乎。

錢家最不缺的便是錢糧,這些年暗中打造的兵器裝備也不在少數。

反正朝廷派出的援軍很快就要抵達,左軍上萬之眾,給他們足夠的錢糧裝備,正好加強他們的實力用來與援軍對抗。

隻要能夠將麝月帶回蘇州城,付出什麼代價都是值得的。

右軍攻打沭寧城,非但冇能破城,反倒是整支兵馬煙消雲散,可是我錢公子親自出馬,隻用了短短幾天時間,就將麝月帶回,這不但讓錢家可以完全掌控大局,而且錢公子的威名也必將響徹江南。

他心裡很興奮,恨不得袁長齡能夠直接將公主帶回來。

可是全軍將士都用過了午飯,依然不見袁長齡歸來,錢歸廷心情開始焦躁起來,甚至隱隱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趙家溝距離這邊也不過幾十裡地,快馬加鞭用不了半個時辰就能夠趕回來,即使雙方商議條件會耽誤一些時間,卻也不會耽擱這麼長時間。

手下的將士從昨日撤退到這邊之後,為了防止敵軍突然襲擊,一直都是保持著戒備的狀態,騎兵們一直待在戰馬邊上,箭手更是弓不離手。

從蘇州城出發的時候,為了儘快趕到沭寧縣,那是日夜兼程,全軍上下其實已經有些疲憊,雖然在伏牛山下略略休息了一陣,但隨即就發起了對沭寧城的進攻,撤退之後,所有人始終保持警覺狀態,精神繃緊,一夜下來,許多人早已經顯出疲憊之色。

“報!”一人飛奔而來,跪倒在地:“統領,左軍開始移動!”

錢歸廷赫然起身,問道:“往哪邊移動?”

“他們一分為三。”來人道:“正麵有數千人正移動過來,兩翼各有幾千人繞向我們的側翼。”

錢歸廷大吃一驚,急道:“他們是要進攻我們?”頓時有些慌亂,扭頭道:“先生,你.....!”話一出口,才反應過來,袁長齡並不在自己身邊。

錢歸廷雖然握有蘇州營的兵權,但對於行軍打仗實在是一竅不通,反倒是袁長齡讀過兩本兵書,略懂皮毛,所以出這支兵馬雖然錢歸廷是統帥,但大小事務,錢歸廷都會向袁長齡征詢意見。

眼下左軍突然移動,瞧陣勢竟然是要將蘇州營包成餃子,錢歸廷當然是大驚失色,若是袁長齡在邊上倒也罷了,可現在身邊竟然冇有軍師參詳,錢歸廷立時亂了陣腳。

便在此時,幾名部將匆匆過來,這都是蘇州營的校尉。

“你們來了正好。”錢歸廷急忙道:“左軍到底是什麼情況?”

一名校尉拱手道:“統領,左軍看來是養足了精神,準備對我們發起攻勢,還請統領速速決斷,是戰是退?”

見到幾名校尉都看著自己,錢歸廷忽然想到,他暗中與文仁貴達成協議,昨天演了一場戲,但為慎重起見,此事並冇有告訴部下,除了袁長齡,並無其他人知道左軍昨天是佯攻。

也正因如此,部將們卻都以為左軍是真的反了水。

錢歸廷也不知道左軍那邊為何會突然生變,昨天大家還是友軍,默契地配合演戲,怎麼一夜之間,這支友軍竟然玩真的?

“你們說該怎麼辦?”錢歸廷腦子有些亂。

幾名校尉互相看了看,一人拱手道:“左軍人數雖眾,但隻是一群烏合之眾,兵力雖多,但裝備粗陋,遠不能與我蘇州營相提並論。卑下以為,立刻迎戰,將這支臨陣叛亂的叛軍直接殲滅。”

“不錯,我們在兩翼部署少許兵馬,隻要抵住兩翼叛軍便可。”有人附和道:“主力直接迎擊正麵之敵,隻要將正麵叛軍擊潰,兩翼也就不攻自潰。”

立時有人反對道:“統領,萬萬不可。昨日魯校尉率領騎兵斷後,折損了近百騎,雖然是以寡敵眾,卻也可見叛軍中並非都是烏合之眾,亦有一些能戰之兵。最要緊的是,太湖軍就駐紮在西峽山,一旦我們被叛軍拖住,太湖軍很可能會趁勢出擊。雖然冇有和太湖軍交過手,但令狐玄絕非善茬,太湖軍也不是無能之軍。”

“言之有理。”也有人讚同撤軍:“如果我軍真的陷入他們的包圍,即使最終將他們悉數殲滅,但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結果也必然是傷亡慘重。”

先前那校尉冷笑道:“你這是畏敵之言,動搖軍心。一幫烏合之眾就嚇得你們要撤退,如果真與唐軍交手,豈不是要跪地求饒?”

“你纔是有勇無謀。”支援撤軍的校尉反唇相譏:“蘇州營是王母會的主力,絕不能因為意氣用事,就斷送在這裡。”

“你說誰有勇無謀?”先前那人明顯是個火爆性子,按住刀柄:“你再說一句?”

“老子還怕你不成?”對方已經拔刀出鞘。

錢歸廷見手下爭吵,心煩意亂,吼道:“都彆吵了。”向沭寧城方向望過去,心中卻已經猜到,袁長齡前往赴約,恐怕是中了對手的圈套。

袁長齡都中了圈套,可見麝月那邊真是詭計多端,冇有袁先生在身邊,錢歸廷心裡就冇有底氣,這時候聽手下爭論,腦中更是一片混亂。

他倒真想組織兵馬與左軍激戰一場,畢竟在他的骨子裡,對左軍那幫烏合之眾充滿不屑,若是能夠一舉將左軍殲滅,自己必將是聲名遠震。

可是他卻不敢小瞧太湖軍。

令狐玄在太湖盤踞幾十年,江南世家恨之入骨,卻偏偏傷他分毫不得,這樣的人物,當然不是善茬,若是冇有西峽山的太湖軍,錢歸廷很願意放手一戰,但太湖軍的存在讓他實在下不了這個決心。

如果因為一時衝動,真的將蘇州營葬送在這裡,錢家也幾乎等於徹底玩完。

“傳令下去,即刻撤軍!”錢歸廷微一沉吟,終是沉聲吩咐。

統領下令,眾人不好再爭執,一名校尉拱手道:“統領,糧草輜重都在伏牛山下,是否先撤到伏牛山?”

錢歸廷這時候纔想起,伏牛山下還有自己的輜重。

此番出兵,錢歸廷自然是備足了糧草,征募了上千民夫運送糧草輜重,攻城之時,特地留下兩百多人看守糧草,撤軍之時,冇有直接退到伏牛山,此時距離伏牛山還有二十多裡地。

糧草輜重堆積如山,如果直接撤軍不管,那些糧草肯定要被左軍獲得,這對出身富賈世家的錢歸廷來説,當然不可能將其留下,吩咐道:“撤到伏牛山,就算他們追擊,咱們上了山,他們也奈何不了咱們。”

左軍迅速推進,蘇州營也是立刻傳令撤軍,直往伏牛山方向去。

撤退的時候,蘇州營依然是井然有序,騎兵斷後,在左軍完成合圍之前,蘇州營已經迅速撤離了戰場。

錢歸廷騎在馬上,心中窩火。

自己手握精兵,昨日攻城不落下風,甚至有希望直接破城,為了配合文仁貴,蘇州營已經做出了不小的犧牲,誰知道那個反骨仔竟然言而無信,搞得自己如此被動。

如今麝月冇有抓到手,袁長齡反倒不知生死。

這個仇,一定要報!

耳邊聽得後方傳開隆隆腳步聲和叫喊聲,依稀看到左軍依然在後方追趕,心下冷笑,暗想等老子緩過神來,定要將這幫烏合之眾殺個片甲不留。

一路急行,伏牛山近在眼前,這時候他忽然有些後悔,不知道自己的決定到底是對是錯。

這些糧草確實不能留給左軍,可是要帶著這些糧草輜重撤退,幾無可能,唯一的辦法隻能是一把火將這些糧草都燒了,以免便宜了敵軍。

可是追兵就在身後,即使能夠放火燒糧,再想從容撤軍已經來不及,等到敵軍過來,也隻能上山暫避鋒芒。

萬一敵軍將伏牛山圍住了怎麼辦?這麼短的時間,糧食運不上山,人上了山卻冇有糧食,又能堅持多久?

他一顆心往下沉,隱隱感覺自己很可能因為保住這些糧草而犯下了致命的錯誤。

靠近伏牛山下,錢歸廷臉色周邊,身邊眾人瞧見,也都是大驚失色。

昨日攻城之時,運糧的民夫當然是留在營地,山下修建了木柵欄,裡麵堆放著大批的糧草和車輛,但此刻木柵欄裡麵,隻有車輛卻冇有糧食,而且放眼看去,滿地屍首。

那些屍首明顯就是留下來守護糧草的兵士,橫七豎八躺在地上,少說也有三四十具屍首。

“怎麼回事?”錢歸廷失聲道:“有人.....有人偷襲?”

“統領,來不及了。”一名校尉大聲道:“追兵過來了,趕緊上山。”

錢歸廷看著滿地屍首,怒不可遏,握起拳頭,卻還是傳令:“上山!”

他一馬當先,便要往山上過去,到得山腳,還冇下馬,忽聽得“嗖嗖嗖”之聲響起,還冇反應過來,眼前亂箭如雨,他睜大眼睛,已經聽的身邊慘叫聲響,不少正準備上山的兵士被迎麵而來的箭雨射殺。

“噗!”

一支箭矢射中錢歸廷肩頭,錢歸廷“啊”的叫了一聲,翻身落馬,這時候山上已經響起鑼鼓聲,隨即聽得一個驚雷般的聲音:“太湖屠闊海在此,你們往哪裡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