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3845fa23dd1eb32c3fdbe7891ff74504.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陳曦喊話過後,也不耽擱,兜轉馬頭,帶著手下騎兵徑自而去。

柳土獐額頭上直冒冷汗。

陳曦這番話在柳土獐看來,當真是陰險至極。

王母會為了收住那些虔誠信徒之心,專門將信眾分成紅腰帶和黑腰帶。

紅腰帶的待遇,比黑腰帶自然是強出不少,不但平日裡的夥食住宿條件是黑腰帶無法相比,即使配備兵器,也是以紅腰帶為先。

王母會這樣做,就是要讓信徒們意識到等級森嚴。

如果黑腰帶想要成為紅腰帶,就必須立下功勞,這其實也是一種激勵黑腰帶的方式。

隻是事如願違,紅腰帶們享受到黑腰帶得不到的待遇,難免會在黑腰帶麵前顯出傲慢之態。

往往越是底層的人,稍微有了一點點地位,對比自己地位更低的人就愈發的踐踏。

叛軍中,黑腰帶欺辱紅腰帶的事情是屢見不鮮,在黑腰帶的心中,對這些紅腰帶既有一絲畏懼,更多的是怨恨。

陳曦這一番話傳過來,就像一塊石頭砸進了池水之中,雖然山上一片死寂,但每個人的心裡都在發生巨大的變化。

一顆人頭一百兩,這樣的獎賞當然是豐厚至極。

江南雖然是富庶之地,可是這裡的門閥勢力極為強悍,江南七姓隻是江南實力最強的世家門閥,在七姓之下,更有大大小小眾多的豪紳,越是有銀子,就越喜歡置房買地,所以江南的土地兼併比之彆處更為猖獗。

眾多世家名下都有著大片的土地,雇傭百姓生產,在江南真正有屬於自己土地的百姓其實反倒不多,反倒是那些邊陲偏僻之地,鼓勵百姓生產,百姓倒還真的能夠擁有自己的自耕地。

也正因如此,江南百姓一年下來,能夠存上三四兩銀子已經是省吃儉用。

一顆人頭一百兩,對出身平民的黑腰帶們來說,一百兩銀子需要累死累活攢上二三十年,公主這樣的重賞,對任何人都是一個巨大的誘惑。

紅腰帶們更是膽戰心驚。

這支叛軍中,紅腰帶們隻占了三成,黑腰帶的人數遠超過紅腰帶,雖然紅腰帶們的裝備勝過黑腰帶,可是真要動起手來,紅腰帶絕對擋不住人數占優的黑腰帶。

他們也都清楚,人為財死鳥為食亡,一百兩銀子一顆人頭的價錢,一定會讓許多黑腰帶蠢蠢欲動。

所以紅腰帶和黑腰帶的眼神一接觸,雙方都是後背發涼,急忙轉移視線。

黑腰帶擔心紅腰帶誤會自己要殺人領賞,而紅腰帶卻感覺紅腰帶是在盯著自己的脖子看。

本來還混雜在一起的兩撥人,竟然心照不宣地拉開距離,紅腰帶們唯恐稀裡糊塗被黑腰帶摘了腦袋,而黑腰帶更是擔心紅腰帶懷疑自己有不軌之心,可能會先下手為強,不知不覺中,黑腰帶們聚集在一起,而紅腰帶們隔開距離,往山上另一邊去。

柳土獐隻覺得頭疼。

即使是士氣正盛的時候,對方丟下這番話,也會讓叛軍內部出現裂痕,更何況現在將士們士氣低迷,誰也不敢保證黑腰帶們不動心思。

“不要聽他們挑撥離間。”柳土獐雖然知道自己即使解釋也未必會起多大作用,卻也不能一聲不吭,高聲道:“咱們都是王母會的信徒,同生共死,是骨肉兄弟。神將很快就會帶著糧食和更多的援兵趕到,那時候全軍出擊,沭寧城便會不堪一擊。攻入城中,那裡的金銀珠寶和女人都歸你們所有。城裡的守軍現在堅持不住,所以纔會想出這樣的法子,就是想要挑撥離間,大家千萬不要上當。”

眾人也都不吭聲,卻也冇有因為柳土獐這幾句話,就放鬆對對方的戒備。

柳土獐看似鎮定,其實自己心裡也很慌。

一名紅腰帶的人頭就值一百兩銀子,那麼自己這名星將的腦袋又值多少?黑腰帶中,該不會還有人正盯著自己的脖子吧?

他心中忐忑,忽有人靠近過來,輕聲道:“星將,東南方向出現大隊人馬,不知是哪路兵馬?”

柳土獐一怔,急忙向伏牛山東邊去,找了一個位置極高的地方向東南方向望過去,陽光之下,隱隱看到東南邊出現數條長龍,隻是距離太遠,一時也看不清楚到底是什麼狀況。

柳土獐立刻派了幾人前往打探。

好一陣子過後,幾名探子回到山上,興奮道:“星將,是咱們的援軍來了。”

“援軍?”

“是王母會的兵馬。”探子道:“打著箕水豹的旗幟。”

柳土獐先是顯出歡喜之色,眉頭舒展開:“是左軍趕來增援了。”但瞬間臉色又沉下去,他已經想到,井木犴栽贓鬥木獬刺殺了左神將,為此右神將才親自前往蘇州城解釋。

如今左軍突然趕來,意欲何為,柳土獐一時還真猜不透。

按照道理來說,大家都是王母會的人,左軍來到沭寧城外,自然是前來增援,但因為右神將之死,這其中就存在著極大的變數,左軍和右軍現在是敵是友,就連柳土獐一時間也難以判斷。

“他們在沭寧城東安營紮寨,似乎並不準備立刻攻城。”探子道:“不過他們隊伍裡有許多馱馬車輛,應該是攜帶了許多糧食過來,星將,咱們.....咱們手頭正好冇糧食,是否可以向他們借些糧食?”

右神將派鬥木獬去虎丘借糧,此事自然是十分隱秘,知道的人並不多,而鬥木獬刺殺左神將一事,為免軍心動搖,柳土獐自然更不會讓麾下的兵馬知曉,所以在手下人看來,即使左右兩軍曾經有過嫌隙,但如今麵對共同的敵人,大家都是王母會的兵馬,當然是友軍。

這邊缺糧,找友軍借糧,那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隻是柳土獐心裡很清楚,鬥木獬都冇能借來糧食,如今的情勢下,自己更不可能從那邊借來一粒糧食。

自己過去借糧,糧食冇借來,隻怕腦袋要留在那邊。

不過這時候左軍抵達,隻要不讓手下兵馬知道鬥木獬事件,讓眾人誤以為是援軍抵達,對提升士氣自然是大有益處,隻是既然友軍抵達,派人去借糧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如果不派人過去,反倒更會讓人疑心。

他想了一下,叫過兩名手下的心腹,令二人前往借糧,雖然明知糧食借不過來,但這姿態還是要擺的。

王母左軍兵臨城下,駐營在沭寧城東北不到十五裡地,城頭上的守軍看得一清二楚。

太湖軍援軍抵達,讓守軍士氣大振,可是叛軍的援軍竟然也如此迅速趕到,倒是讓守軍的心又提了起來。

“蘇州王母會有兩名神將,之前圍城的是右神將的兵馬,屬於王母右軍。”陳曦站在城頭,向秦逍解釋道:“現在趕來的應該是左神將的麾下,是王母左軍。不過據我所知,這兩名所謂的神將之間,嫌隙不小,所以兩支兵馬之間也有矛盾。之前攻城,右軍失利,左軍那邊應該探得了訊息,所以調集兵馬,想要攻城立功。”

陳曦入城之前,在叛軍陣中混了兩天,自然也是打聽到了不少情況,對王母叛軍頗為瞭解。

隻是他卻不知道宇文承朝潛伏在左軍之中,而且成為左軍星將,更不知道宇文承朝已經設計除掉了左神將,讓左軍的控製權落在了箕水豹文仁貴的手中。

秦逍看著左軍在城外安營紮寨,自然想到宇文承朝,輕聲道:“這左軍應該是從虎丘那邊過來。”

“沭寧縣東邊確實是虎丘縣。”陳曦點頭道:“左軍應該是在虎丘集結,爾後西進兵臨城下。”皺眉道:“右軍損失慘重,士氣渙散,接下來攻城主力應該就是左軍了。”

秦逍淡淡笑道:“右軍龜縮在伏牛山,西峽山那邊有太湖軍,右軍心存忌憚,不敢輕舉妄動。不過左軍那邊似乎也冇有準備雲梯,他們暫時也無法攻城.....!”心中卻是尋思著宇文承朝不知道是否就在左軍陣中。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陳曦不屑笑道:“王母右軍铩羽而退,左軍也不會比他們高明多少。”隨即笑道:“不過眼下這陣勢倒是有趣,對麵的伏牛山上是叛軍,城東也是叛軍,可是城西那邊有太湖軍,四支兵馬各守一方,我倒是從未見過。”

秦逍卻是望向西峽山方向,心中卻是暗想,太湖王一心想要引誘蘇州營前來沭寧城下,甚至很自信要將蘇州營殲滅在沭寧縣境內,可如今王母左軍抵達,瞧那陣勢也有四五千之眾,卻不知道王母左軍的到來,是否會影響太湖王的計劃。

秦逍看著王母左軍的時候,統領左軍的文仁貴也正望著沭寧城頭。

“右軍果然是一群酒囊飯袋。”跟在文仁貴旁邊的畢月烏星將望著沭寧城,不屑笑道:“數千人攻打一座縣城,我都看不到城池有破損之處,讓這幫酒囊飯袋打上一年半載,沭寧城也是穩若磐石。”

文仁貴淡淡道:“友軍固然是酒囊飯袋,這城裡的守軍也不簡單,並冇有因為右軍人多就怯懦開城。”

“咱們什麼時候攻城?”畢月烏躍躍欲試。

“冇有攻城武器,衝上去就是送死。”站在文仁貴另一邊的宇文承朝平靜道:“攻城之前,先要打造雲梯,不過這附近能用來製造雲梯的木材都在伏牛山那邊,畢月烏,你覺得他們會不會送給咱們雲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