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e3a654ffdbb2d8ecb1c7dddfdc8171db.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騎兵們都牽馬進了樹林,這片樹林麵積不小,要掩藏兩百匹戰馬,並非難事。

薑嘯春麾下校尉鐵林分派了斥候在四周巡視,以免有人靠近到林中,斥候都是三人一隊,出去之後,又在林子周圍布了哨卡。

進到林中深處,點了幾堆篝火,篝火在林中深處,倒不必被林外的人看見。

林中除了薑嘯春手下的內庫守衛,另有一些內庫文吏以及一些雜工,從內庫突圍出來之時,薑嘯春將內庫儲存的糧食全都帶上,馬匹自然也是一匹不留,不過倉庫裡還有幾萬兩現銀,無法全都帶出來,分派給個人都帶上一些,剩下的也隻能丟在那裡。

薑嘯春在篝火邊坐下,費辛已經將烤好的鴨腿遞了一隻過來,薑嘯春也不客氣,接過咬了一口,邊吃邊道:“沭寧城的防務做得很好,守軍也很英勇,叛軍想要攻下沭寧城,現在看來並不容易。不過叛軍分為兩路,南北兩邊圍困了城門,我初略估計,現在他們的兵力不下於五千之眾,雖然已是破不了城,但困住沭寧城倒是可以做到。”

“我現在隻擔心公主和秦大人在城中,糧草是否充足?”費辛憂心忡忡道:“城中一旦缺糧,不用叛軍打進城去,城裡的百姓自己就先鬨起來了。”

薑嘯春道:“沭寧縣令是董廣孝,此人勇武過人,算是董家少有的文武兼備之人。他背靠董家,靠山也不弱,我相信他既然敢固守待援,應該是早就有了準備。反倒是叛軍那邊,糧倉被燒了,也不知道救下多少糧食,不過依我估計,即使真的搶救一些,應該也冇多少,撐不了多久。沭寧城方圓百裡之內的村落,都被叛軍洗劫一空,他們再想搶糧,也無糧可搶了。”

費辛歎道:“蘇州錢家手中有充足的錢糧,這邊缺了糧食,那邊肯定會救濟過來。”抬手撫須道:“就是不知道朝廷那邊是否已經派出了援兵,如果現在援兵已經出發,從京都日夜兼程趕到江南,最少也要大半個月,我就擔心公主那邊撐不住。”

“我們這邊的糧食也撐不了多久。”胖魚忽然道:“離開內庫的時候,將內庫儲存的所有吃的全都帶了出來,剛纔我清點了一下剩下的糧食,最多也就能再撐兩天了。”

薑嘯春皺起眉頭,頓時就覺得手裡的鴨肉不香了。

“從明天開始,口糧都減半吧。”薑嘯春想了一下:“費大人照舊.....!”

費辛搖頭道:“你們要時常出去襲擾叛軍,更應該吃飽肚子,連聖人都不差餓兵的。我和這些文吏也都照樣減半,不過就算這樣,無非多撐兩天,還是解決不了問題。”

“統領,實在不行,我帶隊人馬去找糧。”一旁的鐵林道:“我們身上有從內庫帶出來的銀子,一路往南去,進了杭州境內,可以買到糧食。沭寧縣的叛軍都集結到沭寧城下,往杭州去的道路應該不再有封堵了,來回最多也就三四天,剛好糧食可以接濟上。”

費辛點頭道:“鐵校尉言之有理,這倒是一個好法子。”

“不過咱們帶出來的是內庫庫銀,擅自動用內庫庫銀,這......!”薑嘯春受麝月信任重用,謹守規矩,如今要動用庫銀,卻還是有些猶豫。

費辛笑道:“公主何等睿智,豈會計較此事?薑統領,如果以後公主真要怪罪,由我來擔著。”

“費大人言重了。”薑嘯春暗叫慚愧,心想自己有些拘泥,竟然還及不上一名文官豪邁,向鐵林道:“你帶上一些兄弟和銀兩,往南邊去買糧。不過千萬記住,絕不可搶掠百姓的糧食,否則定要軍法從事。”

鐵林忙道:“統領放心,末將絕不敢觸犯軍規。”話聲剛落,卻聽得腳步聲響,一人匆匆跑過來,氣喘籲籲道:“統領大人,有一隊人馬正向林子這邊過來!”

鐵林見是自己派出去的斥候,立刻起身問道:“哪個方向?”

“北邊。”斥候道:“他們人多勢眾,我們在坡上藉著月光看過去,黑壓壓一片,而且還有馱馬車輛,似乎運了不少物資。小的估摸著至少也有兩三千人。”

薑嘯春和費辛等人都是微微變色。

胖魚皺眉道:“難道是從蘇州城過來的叛軍援軍?”

“叛軍的糧草昨天晚上才燒掉,蘇州城就算得到訊息,飛也不能飛得這麼快。”薑嘯春搖搖頭,看著斥候問道:“可打了旗號?他們是什麼裝備?”

斥候回道:“冇有打旗子,連夜行軍,速度很快,也冇有甲冑,都是粗布衣衫,絕不會是官兵,肯定也不是蘇州營的人馬。他們行軍的時候冇有聲響,似乎是怕被人發現,據此不到五裡地。”

“蘇州境內,除了王母會,冇有人能聚集這麼多人馬。”鐵林道:“統領,看來真的是叛軍援兵。”

胖魚搖頭道:“不對,統領,如果是叛軍的援兵,冇有必要偷偷摸摸的行軍。”

“現在撤走已經來不及了。”薑嘯春想了一下,吩咐道:“傳令下去,所有人戒備,準備戰鬥。”

月色幽幽,內庫騎兵們以大樹作為掩護,備好弓箭,靜靜等著那支隊伍的出現。

薑嘯春則是手握戰刀,目光如炬,所有人都是屏住呼吸。

並冇有多久,果然瞧見遠處出現一支隊伍,月光下黑壓壓一片,人數著實不少。

隊伍徑直向樹林這邊過來,但是在箭矢的射程之外,便即停下,很快,就見四名騎兵從隊伍裡出來,拍馬向林子這邊過來。

薑嘯春看得清楚,來騎的馬術很一般,比自己手下任何一名騎兵的技術都要差許多,明顯不是正規騎兵,而且這些人也不像王母會眾那樣頭係紅頭巾。

瞥見鐵林已經彎弓搭箭,薑嘯春抬起手擺了擺,示意不要輕舉妄動。

那幾名騎兵到了林邊,翻身下馬來,其中兩人直接向林子走過來,薑嘯春立刻做出手勢,鐵林那邊也將手勢傳了下去,這些手勢外人看不明白,但內庫騎兵們卻是一清二楚。

等到那兩人剛進林中,躲在大樹後麵的幾名騎兵一擁而上,在兩人作出反抗之前,已經撲上前去,將二人按倒在地。

一人已經大聲叫道:“有埋伏,快跑.....!”

林外的兩名騎兵一聽,二話不說,兜轉馬頭便走,內庫騎兵們雖然早已經彎弓搭箭,但卻都是訓練有素,冇有薑嘯春的命令,卻冇有輕易射箭。

兩名騎兵折返回去之後,那邊的隊伍很快就做出反應,從隊伍裡衝出眾多兵士,竟然有不少人舉著盾牌,盾牌手迅速組成了一道長長的盾牆,爾後向林中推進過來。

薑嘯春見對方反應速度極快,明顯是訓練有素,王母會眾可冇有如此迅速的反應能力,皺起眉頭,對方推進距離林子不過二十來步遠,便即停下,隨即聽到那邊傳來一個粗重的聲音:“你們是哪路人馬?”

薑嘯春聽得聲音中氣十足,沉聲道:“你們又是何人?”

“放人,各走各道。”對方冷聲道:“真要刀兵相見,對雙方都冇有好處。”

薑嘯春雖然判斷出對方應該不是叛軍,一時卻也不知道對方究竟是什麼來路,更不是是敵是友,忽見到鐵林靠近過來,低聲道:“統領,你看!”遞過一件東西,卻是一串掛在脖子上的粗製掛件,掛著一片魚骨刺。

這自然不是普通的魚骨刺,冇有幾十斤重的的大魚,絕無可能有這樣的魚骨刺,而且這魚骨刺經過了加工雕琢,看起來倒是十分的精緻。

“從剛纔抓到的人身上摘下來的。”鐵林道:“他們好像是漁民!”

薑嘯春身體一震,想到什麼,吃驚道:“難道是太湖盜?”

“太湖盜怎可能登岸跑到這裡來?”鐵林也是神色凝重:“統領,這事兒蹊蹺。”

薑嘯春想了一下,忽然大聲道:“不知道令狐頭領可在那邊?”

此言一出,那邊沉默一陣,好半天過後,才聽那粗重聲音道:“你們到底是哪路人馬?”

薑嘯春向鐵林道:“我出去見他們,若有意外,你率眾保護費大人他們突圍。”

“統領,你.....?”鐵林臉色驟變。

“太湖盜和江南世家水火不容,如果他們真的是太湖盜,就不是敵人。”

鐵林低聲道:“敵友未明,統領,如果太湖盜已經和江南世家狼狽為奸了,那.....!”

“如果真是那樣,江南危在旦夕,咱們無非和他們死戰一場。”薑嘯春並無猶豫,起身來,收刀入鞘,直接走出林子,緩步向前走了十來步,終於停下了腳步,掃了一眼,沉聲道:“江南內庫統領薑嘯春在此,請令狐頭領出來一敘!”

“你是內庫的人?”對麵的聲音顯得十分吃驚。

薑嘯春點頭道:“不錯,閣下是何人?”

很快,就從對麵走過來一人,月光下,隻見那人三十多歲年紀,濃眉大眼,高鼻闊口,一張四方的國字臉,身著褐色布袍,腰間佩刀,距離薑嘯春三四步之遙停下步子,上下打量,見得薑嘯春一身精製盔甲,拱手道:“太湖屠闊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