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560c37864e3c87d259d0aa1940bd4d26.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飯菜算不得有多豐盛,一碗炒臘肉,一碗燒豆腐,另有一碗蛋花湯和一大碗白米飯。

秦逍仔細想想,這些時日還真冇有好好吃上一頓飯,見到這幾道家常菜,還真是食慾大動,一屁股坐下,端起飯碗,忽然想到什麼,抬頭看麝月,見麝月也正看著自己,視線一對,麝月顯得十分自然地移開視線,目光再次落在那地圖上。

“公主不吃?”

“我吃過了。”麝月氣定神閒:“想到太湖水軍,所以讓人叫你過來說說。剛好有些剩飯,順便吃完飯再走。”

秦逍心想這飯菜看上去,無論如何也談不上是剩飯。

“不吃就去守城。”麝月十分淡定,揮揮手。

秦逍心想不吃纔是傻子,也不客氣,拿起筷子,夾起一塊臘肉,放進嘴裡,麝月斜著眼睛,偷偷看秦逍表情,見秦逍將臘肉放進嘴裡,美眸之中立刻顯出期盼之色,卻見到秦逍猛地一口將那臘肉吐出來,出言不遜:“齁死了,這是不是將沭寧城的所有鹽巴都放進去了?不但鹹,臘肉明顯冇有燒透嘛,咬起來像石頭一樣,公主,你剛纔也是吃這個?”

他看向麝月,見麝月用一種奇怪眼神看著自己,心想公主如此抬愛,請自己吃飯,就是味道再差,也不能拂了公主的麵子,知道自己失言,伸出筷子夾了一塊豆腐放進嘴裡,咬了幾下,搖搖頭。

“怎麼?豆腐也像石頭?”麝月的語氣明顯帶有火藥味。

“不是不是。”秦逍立刻道:“這豆腐燒的還是很軟和。”公主的臉色剛剛緩和些,秦逍接著道:“隻是好像冇有放鹽,不過總比冇有吃的要好。”看向公主,道:“公主,你也彆怪董縣令,估計他平時對飲食要求不高,縣衙門隨便拉了一個人來做飯。說句實話,董大人的運氣真的不好,一百個廚子,隨便拉出一個,應該都比這人的手藝強上百倍,董大人堪堪找了一個最差的廚子過來。這事兒你交給我,堂堂公主殿下,怎麼能吃這樣的飯菜?我讓人立刻去找一個好廚子,說什麼也要換個廚子。”

麝月盯著秦逍,冷笑問道:“你的意思是說,這飯菜不堪入口?”

“這臘肉丟給狗,狗估計都不吃。”秦逍皺眉道:“真的是難以下噎。不過如果隻是為了填飽肚子,這豆腐勉強入口,公主也不要去責備廚子了,估計那廚子根本不會做飯,也不知道用了什麼法子進了縣衙。”從懷裡掏出一個油紙包,打了開來,道:“先前城裡百姓送了不少吃食去城頭,我還留了一隻油餅準備半夜吃,味道著實不錯,公主要不要嚐嚐?”好心將油餅遞過去。

麝月貝齒緊咬,美眸噴火,卻還是壓住自己的火氣:“秦大人,軍情緊急,你既然覺得這些飯菜難以下噎,現在就可以走了,好好去守城。”抬起手,向門外指去。

秦逍心想自己還是太實誠,公主請客,雖然不好吃,自己不應該直接說出來,這下子顯然惹得公主有些不開心。

他也不好多說,將油餅放在桌上,拱手道:“那小臣先去了。”指了一下油餅:“油餅留下,公主嚐嚐!”

他前腳出門,陡然間意識到什麼,回過身,先是看了桌上的飯菜一眼,然後看向麝月,見麝月冷冷盯著自己看,這讓小秦大人後背發毛,尷尬一笑,小心翼翼道:“公主,這飯菜......?”

“還不快滾!”麝月厲叱一聲。

秦逍打了個哆嗦,加快步子匆匆離開。

麝月怒氣沖沖走到桌邊,拿起秦逍用過的筷子夾了一塊臘肉放進嘴裡,隻輕咬一口,便蹙起眉頭,吐了出來,叫道:“呂甘,你給本宮滾進來!”

外麵一道人影匆匆跑進來,跪倒在地:“殿下有何吩咐?”

“你過來!”麝月向呂甘招招手。

呂甘見麝月似笑非笑,他跟在公主身邊多年,對公主的性情頗為瞭解,這樣的表情在旁人看來倒是和藹,可是呂甘看到這似笑非笑的表情,一顆心直往下沉,爬起身,膽戰心驚過去,勉強笑道:“公主,怎.....怎麼了?”

“你不是說這臘肉是你吃過最美味的珍饈嗎?”公主端起炒臘肉遞過去,“來,最近你很辛苦,這碗臘肉本宮賞給你,你現在當著本宮的麵,一口一口吃掉,剩下一塊,本宮立刻要你腦袋。”

呂甘接過臘肉,素來帶著微笑的那張臉此時笑得比哭還難看:“公主,奴纔剛吃過飯......!”

麝月俏臉一寒,呂甘不敢多說,用手抓起一塊臘肉放進嘴裡。

“秦逍這次立下大功,本宮還要靠他守城,所以才親自下廚做兩道菜,就是要收買他的心。”麝月很耐心地解釋自己為何會親自下廚:“你和他都是男人,口味差不多,所以才讓你品嚐一下,你竟敢欺騙本宮,說這兩道菜好吃無比,讓本宮大失顏麵,你說,該不該死?”

“公主,我也冇有想到秦大人竟敢說真話。”呂甘苦笑道:“公主冇告訴他,這兩道菜是你親自下廚?”

“我為何要告訴他?”麝月越想越氣:“我要是告訴了他,豈不是更加顏麵儘失?”

呂甘道:“原來如此,秦大人不知道這是公主的一番苦心。公主,如果他知道是公主親自下廚,一定會將這兩道菜吃的乾乾淨淨。”

“滾!”麝月怒道。

呂甘如獲大赦,轉身便跑,還冇出門,麝月已經道:“站在門外,吃完了臘肉再走。”

秦逍前往城頭的途中,也是忐忑不安。

他此時已經肯定,那兩道菜肯定是公主親自下廚,也正因如此,自己抱怨的時候,公主纔會有那麼大的反應。

他如何能夠想到,堂堂的公主殿下,竟然會下廚做菜。

這位金枝玉葉的公主嬌生慣養,在此之前,當然不可能有下廚的經曆,今日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錯了,竟然破天荒下廚給自己做菜,這簡直是匪夷所思的事情?

難道是因為自己在逃亡途中給她烤了兔肉,所以公主想小小報答一下?

現在已經不是在逃亡途中,大唐公主是真的不好得罪,今天自己將麝月的手藝貶的一塌糊塗,麝月若是心裡氣惱,搞不好還真要給自己小鞋穿。

真是大意了。

要知道那是公主的一番美意,就真是石頭,那也要慢慢啃下去啊。

剛登上城頭,卻見到守城的將士們都趴在城垛邊向北邊望,隱隱聽到喊殺聲一片,心下一凜,瞧見陳曦也在城垛邊,上前去問道:“叛軍要攻城了?”覺得大感意外,眼下的叛軍根本無力攻城,隻可能死死圍困,難道右神將真的要讓手下兵將過來送死。

“秦大人,你看那邊?”陳曦向北邊一指,“剛剛從叛軍營地傳來喊殺聲,似乎有人夜襲叛軍大營。”

此時已經是深夜,叛軍大部分都已經進入夢鄉之中,倒是柳土獐送走右神將之後,夜不能寐。

聽到營地裡傳來喊殺聲,早就衝出營帳,大聲道:“怎麼回事?”

“好像.....好像有官兵夜襲。”邊上的人一時也搞不清楚狀況,隻聽到從營地西邊傳來一陣叫喊聲,而且點點火光,宛若繁星。

此時在營地西邊,一隊騎兵就像匕首般刺入了營地之內,幾乎人手一支火把,衝進營地之後,二話不說,將火把向帳篷上丟過去,五月時節,天氣溫暖,這火把落在帳篷上,立時便著火。

隻是眨眼間,幾十頂帳篷已經騰起熊熊大火。

騎兵夜襲,叛軍士兵猝不及備,一時間混亂不堪,此時根本冇有抵抗的士氣,隻想著逃命,而騎兵們丟出火把之後,立刻拔出馬刀,駿馬飛馳之間,隻要看到叛軍士兵,毫不猶豫地揮刀砍殺。

一時間營地裡火光沖天,兵士們嘶聲叫喊,亂作一團。

這些騎兵顯然也並無戀戰之心,燒燬幾十支帳篷,砍死砍傷上百人之後,立刻撤出叛軍營地,向西飛馳而去。

騎兵們撤離之時,一開始陣型還有些散亂,但很快就彙整合一條長龍,馬不停蹄,一口氣向西跑出幾十裡地,到得一片樹林外,騎兵們這才放緩馬速,當先一人勒馬停住,翻身下馬,身後的騎兵們也都紛紛下馬來。

外麵的馬蹄聲驚動了林中的人,很快就有一群人從林子裡迎出來,當先一人身穿官袍,隻不過官袍已經是邋遢不堪,卻正是大理寺正費辛,看到當先一騎,快步過來,問道:“薑統領,情況如何?”

領兵大將正是內庫統領薑嘯春。

“一切順利。”薑嘯春牽著馬往林子裡去,笑道:“叛軍都是烏合之眾,不堪一擊,我們燒了他們幾十頂帳篷,殺了一些叛匪,便立刻撤了回來,至少今晚叛軍絕對不敢再睡覺了。”

費辛身後一人笑道:“薑統領,以後叛軍見到你的騎兵就會魂飛魄散,我再三請求跟隨前往,你一直不準,我還要求一次,下次出擊,一定要帶上我。”這人身材敦實,笑容可掬,卻正是胖魚。

“你是秦大人的人,萬一有個閃失,我無法向秦大人交代。而且我們的兵力太少,不能與叛軍正麵對決,隻能時不時地騷擾一下,攪得他們精疲力儘,如此也可以減輕沭寧城那邊的壓力。”薑嘯春笑道:“你帶人在這裡保護費大人他們,也是十分重要,可不要小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