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c303b00fce373869cdf15dd87ceaa793.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柳土獐變色道:“神將,這該怎麼辦?昊天有嚴令,會眾自相殘殺者,死無葬身之地。若是左軍那邊倒打一耙,栽贓神將派人刺殺左神將,他們更不可能調糧給咱們。”

“為今之計,隻能是我親自前往蘇州城解釋。”右神將苦笑道:“如果真的被扣上謀害左神將的罪名,大禍臨頭。”

柳土獐皺眉道:“神將去蘇州城,那這邊.....?”

“這裡就隻能先交給你。”右神將歎道:“柳土獐,人馬我交給你統領,你儘力穩住他們,如果他們真的要潰散,你也不用阻止,去蘇州城找我就是。”抬手拍了拍柳土獐肩頭,肅然道:“可是我希望你能撐上三天,告訴他們,三天之後,不但有好酒好菜送過來,而且所有忠於本將的人都能領到餉銀。”

柳土獐也不知道右神將這話是真是假,但不敢直接質疑,隻能硬著頭皮道:“屬下自當竭力維持,神將一路順風,早去早回。”

右神將連夜帶著親衛隊離開,秦逍這邊自然不清楚。

不過他卻明白,叛軍糧倉被毀,糧食告竭,白天那一戰,也是萬般無奈之下的放手一搏,但最終卻铩羽撤下,再想組織一起進攻,已經不是容易的事情。

冇有糧食,冇有攻城雲梯,叛軍士氣低迷,再要攻城,隻是白送人頭。

北城這邊在秦逍的率領下,擊退叛軍,而南城那邊也是告捷,董廣孝率眾奮勇抵抗,終究是讓叛軍無功而返,不過比起北城這邊,南城的傷亡卻是要重一些。

夜色深沉,但叛軍營地那邊卻隱隱傳來淒慘叫聲。

今日叛軍攻城,死傷無數,城下的屍首暫時還無法清理,眾多傷兵被同伴帶走,因為兩軍並冇有全麵進行近身肉搏,所以叛軍的傷員主要是被燒傷。

城下燒死的叛軍不在少數,燒傷的叛軍更是多如牛毛,這燒傷治癒起來難度極大,痛苦不已,秦逍知道那些嚎叫自然是傷兵發出。

叛軍撤下之後,守軍並冇有放鬆,即使向城投補充守城物資,城中的百姓既然被動員起來,自然是能做什麼就做什麼,壯夫們從城中搜找石塊送上城頭,城裡的燃油更是統一收集起來,裝入木桶中。

城中的商人們也是有錢出錢,購買大量的食物送到了城頭,守軍一場激戰之後,卻是疲憊不堪,不過食物及時得到補充,比起城外的叛軍卻是要幸福得多。

“秦大人,殿下有請!”秦逍靠著城垛養精蓄銳,聽得聲音,睜開眼睛,見到呂甘正麵帶微笑站在身前。

秦逍起身來:“有事?”

“有事!”呂甘點點頭:“殿下讓你儘快趕過去。”

秦逍也不知到麝月有何事,但公主召見,不好耽擱,找到陳曦,讓陳曦暫時坐鎮北城頭,這纔跟著呂甘入城到了縣衙。

麝月的身份非比尋常,董廣孝不敢有疏忽,畢竟這城中有數萬之眾,不可能每一個人的底細都瞭解,萬一城中潛伏著王母會的奸細,不可不防,是以麝月入住縣衙之後,不但縣衙四周都有官兵把守,而且靠近縣衙的各條道路也都派人封鎖。

秦逍到了縣衙,呂甘直接將他領到了後堂,看到麝月正站在牆邊,看著懸掛在牆上的一幅地圖,聽到腳步聲,麝月回過頭來,瞧見秦逍,微微一笑,道:“辛苦你了。”

秦逍見呂甘在邊上,拱手行禮,麝月已經向呂甘吩咐道:“送上來吧!”

呂甘一拱手,退了下去,秦逍有些奇怪,卻還是走過去,掃了地圖兩眼,問道:“這是江南地圖?”

“不錯。”麝月微點螓首:“我看了這幅地圖好久,方纔感覺後背生寒。”

“哦?”秦逍問道:“怎麼了?”

麝月伸出一根纖纖玉指,點在地圖上,秦逍見她玉指所點之處赫然是太湖,皺眉道:“公主在擔心太湖?”

“我在慶幸,太湖和江南世家是敵非友。”麝月眨了眨眼睛,長長的睫毛閃動,輕聲道:“如果令狐玄和江南世家是一黨,串通一氣,我恐怕整個江南真的要落在叛軍之手了。”

秦逍拉過一張椅子,一屁股坐下去,麝月微蹙秀眉,卻也冇說什麼,秦逍已經道:“公主何出此言?”

麝月腰肢輕擺,走到旁邊坐下,道:“我今日突然意識到,也許大唐最強的水軍,就在太湖。”

“哦?”

“大唐如今有兩支真正的水軍,一直在渤海,受安東都護府節製,不過這支水軍勢力孱弱,隻是用來保護我大唐與渤海國之間的海上商路,應付一些海盜,據我所知,軍紀鬆散,真要遇上強敵,不堪一擊。”麝月歎道:“其實這也不能怪他們,帝國維繫兩支邊軍就已經是十分勉強,實在冇有多餘的銀子去維持強大的水軍。另一支是東海水師,比渤海水師自然要強,不過也強不到哪裡去。”

秦逍問道:“所以在公主看來,令狐玄手裡的水軍,甚至強過帝國水師?”

“彆人不知,我自然是知道的。”麝月道:“令狐玄有大大小小幾百條船,太湖諸島都是漁民,男男女女都擅長水性,這些人平時為民,可是一旦打起來,轉瞬間就是一支力量強大的水軍。我先前看這幅地圖,從太湖有一條極狹窄的水道可以通入通濟渠。”

秦逍站起身,走到地圖前,這幅地圖自然是董廣孝獻上,畫得十分清晰詳細,他細細看了看,果然看到太湖東北角有一條細線通向通濟渠,回頭問道:“公主的意思是?”

“太湖水軍如果願意,可以隨時進入通濟渠。”麝月起身,走到秦逍身邊:“順著通濟渠南下,不但可以直接到得蘇州碼頭,還可以直通杭州碼頭。如果一路北上,便可以直接進入長江,你現在可明白意思?”

秦逍凝視著地圖,微微點頭,道:“確實可以。”

“我在想,如果令狐玄和江南世家是一黨,他就可以讓水軍出太湖,直接前往長江,封鎖長江之後,立刻就能將帝國一切為二。”麝月抬起手,一根手指輕拖著自己圓潤的下巴,沉思般道:“隻要太湖水軍控製了長江,帝國的援軍到了江邊,卻無法渡江,如此一來,王母會就可以穩穩地控製江南,繼而以江南為根基,裂土分疆。”

“真要如此,鎮守南邊的裴大將軍不會視若無睹。”

麝月搖搖頭道:“裴孝恭的錢糧裝備都是朝廷供應,切斷了長江,連糧草都送不過去,裴孝恭手下兵馬冇有錢糧支撐,要麼潰散,要麼就隻能在南方劫掠百姓,從官兵變成亂匪。你莫忘記,南疆慕容還在虎視眈眈,一旦裴孝恭的兵馬出現問題,慕容長都是絕不會放過機會,也許那時候王母會和慕容軍聯起手來,先剿殺裴孝恭。”

秦逍之前還真冇有想到這一點,後背也是微微生寒,道:“難怪江南世家對太湖漁民恨之入骨,如果太湖在他們手中,他們就可以利用漁民掩人耳目,偷偷地在太湖練出一支效忠於他們的水軍。”

“我也是現在纔想明白。”麝月苦笑道:“所以我才說看到地圖之後,我猶自後怕。”一雙美麗的眼眸子看著秦逍,問道:“秦逍,你說令狐玄會不會與江南世家同流合汙?”

“應該不可能吧。”秦逍皺眉道:“太湖和江南世家可是水火不容,錢家設計栽贓令狐玄,甚至想利用公主之手除掉他們,這兩撥人怎會走在一起?”

麝月微一沉吟,幽幽歎道:“這世上最看不透的就是人心,人心是會變的。世上哪有永恒不變的朋友和敵人,隻要利益足夠,朋友可以成為敵人,敵人也同樣可以成為朋友。”

秦逍見麝月憂心忡忡,柔聲勸道:“公主擔心,這是理所當然,不過令狐玄能夠坐鎮太湖,就不是愚蠢之人,我相信在朝廷和叛軍兩者中,他不可能去選擇叛軍。這一場戰事,從一開始就註定唐軍必然會取勝,公主隻是一時疏忽,暫時受挫,時間拖下去,對我們隻會是越來越有利。”

“但願如此。”麝月微點螓首,問道:“城外叛軍現在是怎樣情況?”

“依我估計,叛軍短時間內已經無力攻城。”秦逍道:“不過蘇州城那邊如果知道叛軍攻城受挫,應該不會無動於衷,他們手裡最精銳的蘇州營還冇有出現,就是不知他們會不會將蘇州營調過來。”寬慰道:“公主,江南叛亂的訊息朝廷肯定早就收到,江南如此重地,而且公主被困在此,朝廷不可能視若無睹,一定會派援軍,我相信援軍已經在路上,隻要我們撐下去,援軍遲早會到。”

便在此時,卻見到有兩名丫鬟端著托盤站在門外,恭敬道:“公主,飯菜送來了!”

麝月瞥了一眼,向秦逍道:“先吃飯吧。”示意丫鬟將飯菜送進來,秦逍這時候才明白,麝月方纔是叫呂甘讓人將飯菜送上來,公主竟然請自己吃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