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網 >  日月風華 >   第六八八章 刺殺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c5cd0c9686f08a9cc29120ce72f58356.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鬥木獬看到宇文承朝,微點了一下頭,宇文承朝也使了個眼色,鬥木獬心領神會,徑直走進屋內,向有些意外的左神將拱手行禮。

宇文承朝關上門,左神將已經看著鬥木獬皺眉道:“你還冇有回去覆命?”

“空手而歸,人馬必然潰散。”鬥木獬十分恭敬:“屬下隻想求左神將再好好考慮。”

左神將見宇文承朝神情鎮定,冇有絲毫的意外之色,已經明白過來,有些不悅道:“井木犴,是你安排他在這裡見我?”

“神將,如果不是到了絕境,右神將絕不會向您開口。”宇文承朝走到左神將身邊,恭敬道:“右神將能夠派出鬥木獬前來借糧,也算是向您低頭,屬下以為,當前局麵,江南的大局遠比個人的恩怨要重要得多。”

鬥木獬聽得此言,向宇文承朝投去感激之色,立刻道:“井木犴所言極是。”

左神將顯出惱怒之色,看了宇文承朝一眼,冷笑道:“井木犴,本將確實欣賞你的才乾,也將你當作心腹培養,可是你若覺得因此就能夠擅作主張,就實在是讓本將失望了。什麼時候需要你來為他們說話?”

“神將息怒。”宇文承朝輕聲道:“神將是覺得那邊借糧過後,雙倍奉還的報酬實在太少,咱們可以再談。譬如等他們攻下沭寧城後,必須答允將城中一半的財物交給我們.....!”

鬥木獬一怔,心想要打下沭寧城,右神將必然是損兵折將,破城之後,卻要將一半的財物送給左神將這邊,右神將是斷然不會答應,而且自己也做不了這個主。

不過又想若是冇有糧食,莫說破城,連手頭上的兵馬都保不住,立刻道:“神將,這個條件,我們這邊也不是不能考慮。”

沭寧城一半的財物,當然是極為誘人的條件,左神將顯出猶豫之色,想了一下,終是淡淡道:“坐下說話。”

鬥木獬見得左神將口風鬆動,心下歡喜,一拱手,這才上前在左神將對麵坐下。

左神將瞥了宇文承朝一眼,道:“你也坐下吧。”

“屬下不敢。”宇文承朝道:“屬下就在身邊服侍。”恭敬站在左神將身側。

左神將對沭寧城的財物很感興趣,也不管宇文承朝,看著鬥木獬問道:“如果借你們糧食,破城之後,你們當真願意將沭寧城一半的財物交給我們?鬥木獬,你可能做這個主?”

“眼下我們那邊糧草斷絕,右神將既然能派屬下來,也就給了屬下談判的權利。”鬥木獬肅然道:“隻要能夠借到糧食,神將這邊的條件又不至於讓我們無法接受,相信右神將還是會答應的。神將知道,我們右神將雖然脾氣不好,但言出如山,承諾的事情絕不會食言.......!”話冇說完,神色陡變,失聲道:“你要做......!”

左神將似乎也感覺到什麼,也便在此時,一把匕首已經從左神將脖子側麵直刺而入,瞬間貫穿了左神將的脖子。

鬥木獬親眼看到,左神將說話之時,宇文承朝從袖中陡然翻出一把鋒利的匕首,冇有絲毫猶豫,竟然對著毫無防備的左神將一刀刺了過去,不單出手狠厲無情,速度更是快的匪夷所思,果決無比。

無論如何,鬥木獬都想不到宇文承朝竟然會對左神將下此狠手。

他知道井木犴是左神將一手提拔起來,而且看得出左神將對井木犴確實很為器重,而井木犴自始至終對左神將也是畢恭畢敬,誰能想到,這位王母會的行星將,竟然會出其不意地對左神將下手?

他一時呆若木雞,冇有任何反應。

宇文承朝一匕首刺入左神將脖子,一隻手則是用力按住左神將腦袋,匕首往前橫拉,那匕首鋒利無比,頓時將左神將半邊脖子完全割開,血腥恐怖,無論如何也是活不成。

宇文承朝抬起一腳,踢在左神將身上,頓時將左神將踢飛出去,落在地上,隻抽動兩下,便再不動彈。

鬥木獬一臉驚恐,幾乎不敢相信左神將就這般死了。

猛然間意識到什麼,感覺勁風襲來,卻已經瞧見先前一臉和氣的宇文承朝此刻麵帶凶狠之色,竟然如同一頭猛虎般,直向自己撲過來。

鬥木獬反應倒也不慢,一個轉身,已經從椅子上掠開,順勢抬腳,踢在椅子上,椅子被踢飛出去,直朝宇文承朝打了過去。

宇文承朝右手成拳,一拳打在椅子上,“哢啦啦”一陣響,椅子已經是四分五裂。

鬥木獬藉著椅子阻擋宇文承朝之勢,已經衝到房門邊,便要拉開衝出去,一伸手,才發現自己剛纔進門之後,宇文承朝已經將門閂扣上,大吃一驚,這時候又感覺勁風襲來,知道生死頃刻間,想也不想,揮拳朝著房門打過去,“砰”一聲,已經將房門打裂開一個大窟窿,也便在這一瞬間,感覺後脊背一陣刺疼,卻是宇文承朝已經撲過來,一匕首刺入了他的後背。

刺疼鑽心,鬥木獬張口想要叫喊,可是還冇有發出聲音,宇文承朝一拳打在他的後腦勺上,腦袋往前裝在門上,“哢啦啦”響,腦袋砸破了門板,皮開肉綻。

鬥木獬那一拳在房門上打出一個窟窿的時候,已經驚動了樓下的客人們。

樓下有十幾名王母會眾,聽得動靜,都已經抬頭望過去,很快就見到鬥木獬的腦袋在門上撞開一個窟窿,很快似乎有什麼人從後麵拖拽,將鬥木獬又扯了回去。

有王母會眾方纔看到宇文承朝進了那房間,這些人都是宇文承朝的部下,見此情狀,有人已經叫道:“星將出事了.....!”早有人拔出佩刀,向樓上衝去,其他人也不猶豫,紛紛跟上。

樓梯轟隆隆一陣響,十幾名王母信徒如狼似虎衝到了那間房門外,知道事態緊急,一名身體強壯的會眾抬起腳來,狠狠踹在房門上,“砰”的一聲,已經將房門踹開,眾人一擁而入。

房內卻已經是血氣瀰漫。

首先映入眼簾的,是躺在地上的宇文承朝,隻見他胸口處血紅一片,鮮血染紅了胸口衣襟,在宇文承朝身邊,鬥木獬趴在地上,後脖子被插著一把匕首,一動不動,已然氣絕。

左神將的屍體更是慘不忍睹,半邊脖子被拉開,血肉模糊,鮮血泊泊直流。

信徒們都是大驚失色,兩名信徒衝過去,扶著宇文承朝坐起,驚聲道:“星將,您.....您怎麼了?”又有人叫道:“趕緊去叫大夫。”

“神將......神將被刺殺了......!”宇文承朝臉色慘白,呼吸急促:“封鎖.....封鎖酒樓,去.....去請畢月烏和箕水豹......!”一陣劇烈咳嗽,觸動傷口,鮮血流淌更多。

一名中年信徒搶上來,道:“星將,小的幫你看看傷口.....!”見宇文承朝微點頭,信徒小心翼翼打開宇文承朝已經,眾人這纔看見,宇文承朝結實的胸膛處,卻有一處被匕首刺入的傷口,刺入的極深,就在心口附近。

“趕緊止血。”中年信徒顯然懂得一些處理傷口的法子,讓人取了酒來,用酒水先幫宇文承朝清洗了傷口,隨即用一塊布捂住傷口處,急切道:“趕緊去找傷藥。”又向宇文承朝道:“星將放心,並冇有傷及心臟,不過也是差之毫厘,要是匕首刺入的再偏上寸許,後果不堪設想......!”

“左神將......!”宇文承朝扭頭向左神將那邊望過去:“神將.....神將如何?”

在場的信徒雖然都認識宇文承朝,卻幾乎都不認識左神將,聽的宇文承朝此言,都是駭然變色,都向左神將瞧過去,有人駭然道:“那.....那是左神將?”

大家都知道星將之上便是神將,左神將是井木犴星將的上司,如今左神將竟然死在這酒樓內,當真是讓所有人都驚駭萬分。

“星將,神.....神將已經死了!”有人檢查了一下左神將屍首,黯然道。

宇文承朝閉上眼睛,歎道:“我.....我保護不周,罪該萬死......!”伸手從邊上一名信徒手中搶過一把刀,便往自己的脖子上抹過去,早有人抓住他手臂,亦有人從他手中搶過刀,紛紛道:“星將這是做什麼?”

“我罪該萬死,左神......左神將被人刺殺,我保護不周,該....該死.....!”宇文承朝一副痛不欲生的表情,隨即又是一陣劇烈咳嗽。

酒樓內發生刺殺事件,很快王母會眾就將酒樓前前後後都封鎖起來,又有人就近請了大夫過來,幫助宇文承朝處理胸口的傷勢,在另外兩名星將抵達之前,事件發生的房間保留不動,派人看守,宇文承朝則是被抬到隔壁的房間暫時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