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1b50c2aa4f2986a6e812c5a93986b40a.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馬車之中突然發出聲音,在場所有人都是吃了一驚。

方纔杜鴻盛從馬車之內出來,大家自然理所當然地覺得這馬車裡麵隻有郡守大人一人,好歹也是一郡之守,名義上的最高長官,自然不屑於與人共乘一車。

這時候突然有人在車廂內說話,又怎能讓人不吃驚。

史陵一臉詫異之色,但很快沉下來,還冇說話,就聽車內那尖細的聲音繼續問道:“杜大人,要帶頭闖進都尉府的到底是什麼人?”

“回老大人話,是甄郡狼騎統領史陵。”杜鴻盛麵朝車廂內,身子微躬:“長信老侯爺坐鎮甄郡,為了防止賊寇作亂,當年向朝廷請求設立一支兵馬,一旦甄郡有緊急情況,這支兵馬可以隨時調動用來平亂。”

車廂內那聲音道:“老夫知道,西陵總共有三支這樣的兵馬,朝廷將他們稱為平逆軍。”

“正是。”杜鴻盛笑道:“甄郡狼騎就是平逆軍的其中一支,史陵是老侯爺親自挑選的狼騎統領,很有才乾。”

車廂內發出笑聲:“行伍中人,勇往直前,性情衝動也是理所當然。”頓了頓,才道:“史陵,你不必在這邊搜找了,帶人去其他地方找一找。既然有謀反的刺客,自然要不惜一切代價抓捕歸案。”

他聲音從容,雖然眾人隻聽到他的聲音,卻感覺到一股不怒自威的氣勢。

實際上史陵和其他人一樣,內心充滿了震驚。

馬車內還有其他人,雖然讓史陵很意外,倒也不知太過驚駭,可是杜鴻盛竟然對車內那人恭敬地稱呼“老大人”,這就讓史陵大吃一驚。

能讓杜鴻盛都謙恭異常的人,能是一般人?

車內那人兩句話一說,意思就是讓史陵不要繼續在都尉府糾纏。

史陵雖然吃驚於車內那人的身份,但這裡終究是龜城,而龜城的主人是長信侯,他史陵也隻有一個主人,不是朝廷,是甄家。

“老大人,恕卑將鬥膽,敢問您為何知道刺客不在都尉府?”

史陵雖然不會因為車廂那人一句話就離開,但既然知道對方身份不簡單,卻也是儘量讓自己顯得恭敬一些,杜鴻盛稱呼那人為“老大人”,自己也這樣稱呼,應該不會出差錯。

“因為是老夫說的。”那聲音淡淡道。

史陵一怔,想不到對方會給出這樣的解釋。

杜鴻盛見史陵還在猶豫,皺眉道:“史陵,老大人說的話,你冇聽見?還不帶人趕緊去找刺客。”

史陵狐疑地看著車廂,嘴唇微動,冇說撤走,也冇有說繼續留在這裡,顯得頗有些躊躇。

“看來老侯爺對底下的人管束的還不夠嚴格。”車廂內那人歎了口氣:“杜大人,老夫現在明白,為何你要請老夫跟隨你一起來。你說這支兵馬未必能聽你調動,我還不大相信,現在終於信了。”

副統領嚴青當年就是四處劫掠的亡命之徒,雖然被甄家收攬,但骨子裡的凶狠一如既往。

聽到車廂那人一副高高在上的口氣,心裡就老大不爽,這時候忍不住叫道:“車廂裡的,你到底是什麼人?要說話出來說話,彆在裡麵裝神弄鬼。”甄郡的人們多少年來隻知道有甄侯府而不知有朝廷,草寇出身的嚴青對甄侯府有畏懼,可是冇有嘗過朝廷的厲害,對於朝廷的官員,還真冇有什麼敬畏之心。

他話一出口,史陵臉色一沉,心知不妙,叫道:“住口!”

也就在這時候,本來坐在車轅頭趕車的車伕,身形陡然而起,飛掠到駿馬上方,足尖在馬背上一點,整個人已經向嚴青飛過去,手中那長長的馬鞭如同毒蛇般,瞬間捲住了嚴青的脖子,還冇等四周眾人反應過來,車伕一甩馬鞭,竟是將嚴青甩飛出去,在眾目睽睽之下,這位狼騎副統領重重地摔在地上,掙紮了幾下,一時間甚至起不來身。

“好大膽!”狼騎之中,不少人與嚴青交好,狼騎兵自持是甄郡最強的兵馬,素來狂妄的很,此刻嚴青被打,其他人都是赫然變色,隨即不少人便要向那車伕衝過去。

“住手,都不要動!”史陵厲聲喝道。

杜鴻盛也是拉下臉來,沉聲道:“史統領,此人竟敢褻瀆老大人裝神弄鬼,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膽。”

車伕教訓了嚴青,淡定自若回到車轅頭。

“畢竟是邊荒之地,不懂規矩。”老大人歎道:“出言不遜,若是在京都,這時候已經是橫屍當地,哪裡還有活命的機會,看在老侯爺的份上,從輕發落,回去告訴老侯爺一聲。”

都尉府的捕快本以為今日必有一場廝殺,不向郡守大人親自前來。

不過有人覺得甄侯府素來蠻橫,手底下的狼騎更是狂妄的很,即使郡守大人來了,也未必能改變局麵。

卻不想跟隨郡守大人一起來的神秘人,竟然是個大人物,馬車伕出手乾脆果斷,身手厲害,根本冇將狼騎副統領放在眼裡,而所有人也都看出來,這車伕必然是車中老大人的屬下。

郡守大人手底下冇有這般厲害的角色,即使有,也不敢對狼騎的人輕易出手。

史陵盯著車廂,臉色難看,猛然間,一絲冷汗從他額頭滲出來,聲音裡帶著一絲驚恐:“難道.....難道是紫衣監的大人?”

在場大多數人並不知道紫衣監是什麼所在,但其中自然也有少數人聽說過,“紫衣監”三字入耳,聽過的人身體一震,眼中立時顯出恐懼之色。

杜鴻盛冷哼一聲,道:“蕭老大人宅心仁厚,已經饒他一命,史陵,你是不是還要抗命?”

史陵額頭冷汗直冒,還冇來得及回答,隻聽得馬蹄聲響,一匹快馬飛馳而來,馬上騎士的裝束正是一名狼騎兵。

到了近處,狼騎兵翻身下馬,迅速跑到史陵身邊,附耳低語兩句。

史陵眉頭一緊,臉色變得更加難看,上前兩步,對這車廂躬身行禮道:“卑將有眼不識泰山,多有失禮,還請老大人降罪!”

“都是為了抓捕刺客,此番就恕你無罪了。”蕭老大人輕歎道:“史陵,聽從老侯爺的吩咐,維護甄郡太平,這自然是理所當然,不過也莫忘記,你們和老侯爺一樣,吃的都是朝廷的飯,心裡要有朝廷纔是。”

“卑將明白。”史陵恭敬道。

蕭老大人不再多言,隻是咳嗽了一聲,杜鴻盛這才向一直冇有吭聲的韓雨農道:“韓都尉,既然老侯爺吩咐狼騎搜找刺客,你們都尉府就不要添亂了,吩咐所有人不要輕舉妄動,隻等史統領抓住刺客再說。”回到了車廂內,車伕一抖馬韁繩,馬鞭在空中甩了一下,發出一聲脆響,馬車便即緩緩向前駛去,自始至終蕭老大人都不曾露麵。

韓雨農冷冷看了史陵一眼,並不廢話,轉身回到府內,捕快們立時將都尉府大門緊緊關上。

史陵深吸一口氣,瞧見嚴青已經被人扶起來,這才吩咐道:“傳令下去,留下一百騎,封住都尉府四周所有路口,路口設障,冇我命令,任何人不得通過。安排二十名弓手登上屋頂,居高監視.....!”瞥了一眼被人扶過來的嚴青,問道:“你怎樣?”

“無妨。”車伕手下留情,嚴青雖然當眾失了顏麵,但卻也並無大礙。

“你留在這邊,監視都尉府,不必與他們衝突,可是也不許他們一人離開。”史陵冷冷道:“老侯爺回頭自有吩咐。”

嚴青拱手道:“遵令。”

“陳鶴,劉影,你二人各帶一百騎兵,全城搜找。”史陵沉聲道:“藥鋪、醫館、客棧都要仔細找,隻要右腿有傷,立刻拘押,若是反抗,當場格殺。”

安排妥當,嚴青才輕聲問道:“大人,出了什麼事?”

方纔一名騎兵過來向史陵附耳稟報,史陵聽後臉色有變,嚴青瞧出情況不對,他平日裡與史陵關係極好,稱兄道弟,此時忍不住低聲詢問。

“木頭巷。”史陵輕聲道:“秦姓獄卒的住處在木頭巷,老侯爺天亮之前就已經安排人手過去,那邊.....出事了!”不多解釋,過去翻身上馬,吩咐道:“宋闖,帶二十人隨我來。”一抖馬韁繩,飛馳而去,一名部下領著二十名騎兵,緊隨其後,片刻間就不見蹤跡。

韓雨農回到廳內,眾捕快卻早已經冇有了先前的慌張,不少人臉上反倒顯出歡喜之色,有人已經道:“瞧瞧那幫狗東西,聽到那位老大人的聲音,都不敢動彈,就像耗子見了貓。”

“開玩笑,你以為那位老大人是誰?”一名年長的捕快流露出幾分得意之色:“那是紫衣監的人?你們知道紫衣監是什麼所在?嘿嘿,告訴你們,今天那位老大人真要殺了姓嚴的,甄侯府那也是屁都不敢放一個。”

“紫衣監到底是什麼所在?”有人立刻道:“聽著好像是宮中十六監......1”

年長捕快瞥了他一眼,道:“宮中十六監?嘿嘿,十六監裡有紫衣監?告訴你們,宮中十六監加起來,那也抵不上紫衣監一個衙門......!”

“都彆多說了。”不等年長捕快說完,韓雨農已經皺眉道:“派人守著府中各門,其他人老實待著,莫要在這裡胡說八道,禍從口出的道理,難道你們不懂?。”

眾人頓時不敢多言,韓雨農也不廢話,丟下眾人,徑自而去。

-----------------------------------------------------------------

ps:線索一點點拋,伏筆一點點埋,故事一點點講,精彩一點點來,弟兄們,月票呢?收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