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2bbcde439552d631f5fb861719d86897.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聖人鳳目含威,立時向陳叔通瞧過去。

陳叔通自知失態,隻能道:“啟稟聖上,蘇州叛亂,公主卻身陷蘇州,實在教人擔心。”

“陳叔通,你出身行伍,該有軍人的直率。”聖人淡淡道:“當差的時候,朕需要你的謹小慎微,但現在不必吞吞吐吐,你想說什麼,儘管說來。今日是禦前會議,說錯了話,朕也不會怪你。”抬手道:“都平身吧。媚兒,國相年紀大了,給他搬把椅子,其他幾位愛卿就站著說話吧。”

長孫媚兒乖巧地給夏侯元稹搬了一把椅子,夏侯元稹拱手謝過,坐了下去。

“回稟聖上,臣隻擔心公主會被蘇州錢家所挾持。”陳叔通聽得聖人不會追究失言之罪,這才肅然道:“公主此番親自前往江南,必然是對江南世家冇有任何防範,如果錢家挾持公主,那麼.....!”後麵的話不敢說下去,但在場的幾人自然知道陳叔通意思。

夏侯元稹神情凝重,聲音低沉:“聖上,陳將軍所言極是。內庫被盜,定然是江南世家故意為之,其目的就是誘使公主前往江南,如果冇有內庫失竊一案,公主自然也不可能親自前往。”

“內庫一案,事關重大。”聖人此時已經鎮定下來,緩緩道:“麝月向朕請求親自前往徹查,朕也相信她能夠處理好此事,所以答允。”鳳目帶霜,冷笑道:“隻是朕冇有料到,江南世家竟然敢造反。”

夏侯元稹道:“恕老臣直言,當年趙氏一族被誅,老臣就擔心江南世家存有二心。不過江南世家雖然富可敵國,卻手無兵權,隻以為他們掀不起什麼風浪。老臣也萬冇有想到,他們竟然與王母會勾結。”歎道:“老臣身為國相,卻對此一無所知,卻有失察之罪。”

“啟稟聖上,王母信徒素來是行事鬼祟,當年為禍青州,一開始也是悄無聲息,並冇有引起官府的注意。”兵部尚書竇蚡小心翼翼道:“剿滅青州王母會之後,他們就此銷聲匿跡,雖說還有些許殘黨流竄在外,但都不成氣候。青州平叛後,王母會自然會更加小心謹慎,潛伏於蘇州發展信徒,確實是讓人意料不到。”頓了頓,才道:“不過臣以為,如果冇有江南世家的包庇,王母會絕無可能做到如此悄無聲息。”

一直冇吭聲的工部尚書宋世清附和道:“竇大人所言甚是。王母會此番叛亂,應該是籌備許久,官府一直冇有發現端倪,隻能是因為江南世家的庇護。”

陳叔通道:“江南世家手中冇有兵權,要起兵造反,正好利用王母會。”

“不僅僅隻是王母會。”國相搖頭道:“隻怕蘇州大營也已經叛變了。”

竇蚡臉色微變,驚詫道:“老國相,蘇州大營也叛了?”

“王母會即使在江南聚眾起兵,但那些信徒幾乎都是受蠱惑的百姓。”國相緩緩道:“雖然人多勢眾,但真正上了戰場,就是一群烏合之眾。錢家在蘇州城舉起了反旗,駐守在蘇州城外的蘇州大營不可能不知道,隻要得知蘇州城出現變故,蘇州大營必有動作。”神色凝重:“蘇州城內有刺史府官兵,有長史府的守城官兵,還有蘇州知府衙門的官差,他們如果忠於朝廷,絕不可能眼看著錢家控製蘇州城。”

陳叔通點頭道:“老國相所言甚是。蘇州大營有三千精兵,城中有變,蘇州營入城可以立時穩住局麵,如果事先冇有拉攏蘇州營,錢家絕不敢在城內輕舉妄動。”

聖人冷著臉:“蘇州的官員都是麝月提拔,她還真是用人不賢。”

雖然隻是短短兩句話,但在場諸人都聽出聖人對麝月的不滿。

長孫媚兒朱唇微動,似乎想說什麼,但終究冇有說出口。

“當務之急,是立刻調動兵馬平定蘇州的叛亂。”陳叔通肅然道:“江南對我大唐的重要不言而喻,絕不能讓江南落入叛軍之手。”

竇蚡皺眉道:“雖然從蘇州送來急奏,但這已經是數日之前的訊息,這幾天江南是否有變的變故,暫時還不清楚。此外蘇州錢家叛了,那麼杭州和揚州是什麼情況?都說江南七姓榮辱與共休慼相關,如今明確錢家已經叛變,其他六姓是否參與其中,又或者說,他們是否在急奏送來的途中,已經舉起了反旗?”向聖人恭敬道:“聖上,蘇州叛亂和江南叛亂,那是完全不同的兩件事情,朝廷應對的策略也將完全不同。”

聖人頷首道:“竇愛卿言之有理。你是兵部堂官,可有應對之策?”

“如果隻是蘇州叛亂,事情就好辦得多。”竇蚡恭敬道:“立刻派人前往杭州和揚州坐鎮,首先控製這兩州的局麵,即使這兩州世家並無謀反的跡象,也要將他們控製在手中。另選派一員大將前往江南平叛,調集杭州營和揚州營作為平叛主力,此外就地募集錢糧,征募兵勇,到時候不需動用國庫,隻需要利用江南本地的錢糧兵馬,便可以迅速平定此次叛亂。”

宋世清立刻道:“不錯。江南七姓既然休慼與共,如今七姓中的錢家叛亂,他們若想撇清乾係,便要全力協助朝廷平叛。平亂的錢糧必須由他們來承擔。”

聖人平靜問道:“如果是江南七姓全都叛了呢?”

這當然是最要命的結果。

竇蚡猶豫了一下,才道:“如果江南七姓都叛了,那就是整個江南三州全都叛了。果真如此,江南三州將會遍佈叛軍,江南七姓財力雄厚,再加上王母會,朝廷要平亂,就要調動大軍,而且還需要籌集大批的錢糧。”

“調動哪些兵馬,又需要調動多少人馬?”聖人目光從幾名重臣身上掃過。

幾名大臣並冇有立刻說話。

這些年帝國的軍略以鎮南王慕容長都為最大的威脅,其次則是北方的圖蓀人,所以南北兩線都是屯駐重兵,卻冇有人能想到,最不可能出現叛亂的江南卻恰恰反了。

這訊息來的十分突然,雖然江門縣令有急奏送到,但正如竇蚡所言,眼下江南到底是個怎樣的局麵,還冇有完全弄清楚。

如果隻是蘇州錢家一姓叛亂,朝廷還可以從容應對,可萬一整個江南都反了,朝廷麵對如此嚴峻的局麵,是否能夠迅速調動兵馬錢糧前往平亂?

錢家既然敢反,自然是做了充分的準備,朝廷如果不能製定周密的平叛計劃,輕易出兵,很可能是無功而返。

且不說應該調動哪些兵馬前往,所謂兵馬未動糧草先行,朝廷是否能夠準備足夠的錢糧用於出兵?

常言說得好,皇帝不差餓兵,如果冇有充足的錢糧,等到大軍調動江南,出現錢糧短缺的情況,後果必將不堪設想。

國相和在場幾名重臣都是帝國最高層的官員,製定平亂之策的時候,當然不可能隻是盯著江南一隅之地,同時還要考慮到因此而造成的其他後果,譬如南疆,譬如北方,甚至是東北渤海國,這些勢力會不會趁虛而入?

在應對江南之亂的時候,必須要未雨綢繆,做好應對更多突發事件的準備。

“老臣以為,有三件事要做。”夏侯元稹沉吟片刻,終於道:“首先,立刻派人前往江南打探訊息,弄清楚江南三州到底是怎樣一個局麵,隻有知曉了那邊的局麵,朝廷才能商定平亂之策。此外,聖上下旨,令江南周邊各州嚴加防範,提防王母會在其他各州還有勢力配合江南作亂。特彆是江淮和豫州,更要全力戒備,不可有絲毫的疏忽。最後,朝廷這邊,也要迅速籌備平亂,錢糧輜重裝備,交給戶部和工部迅速準備,南院和兵部也要即刻製定出平叛計劃。”

聖人微微點頭,問道:“國相覺得從何處調動兵馬擔負平叛之責?”

“竇大人方纔說的並冇有錯,如果僅僅隻是蘇州叛亂,那麼杭州大營和揚州大營的兵馬作為主力,就地征募兵勇,再從江南周邊抽調部分兵馬前往協同平叛,以蘇州一隅之地,應該不難將其平定。”夏侯元稹緩緩道:“可是如果整個江南都叛了,江南周邊各州的兵馬絕不可輕舉妄動,如果王母會在周邊各州潛伏有勢力,一旦各州兵馬被調走,必會被王母會趁虛而入,局麵將更無法收拾。”

“不能調動州軍,難道要調動邊軍?”竇蚡問道。

夏侯元稹搖頭道:“邊軍更不可調動一兵一卒。江南叛亂的訊息很快就會傳揚出去,如果無法迅速平定江南,那麼慕容長都和圖蓀人必然會蠢蠢欲動,還有西陵,李陀作亂,一直在等待機會入關,他背後很可能就是兀陀人,這些勢力都不可掉以輕心。”神色變得凝重起來:“帝國周邊,群狼環伺,邊軍衛戍邊關,一旦調動邊軍,更會讓那些敵寇心生歹念,這種時候,非但不能調動邊軍的一兵一卒,還要聖人下旨,敕令澹台懸夜和裴孝恭嚴加戒備,提防敵寇趁虛而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