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7fa82055fb07d92bd28cff7a49f986bb.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史陵立刻笑道:“韓都尉誤會了。史某此來,絕不是為了要與都尉府為難,而是受老侯爺的吩咐,抓捕叛賊。”

“叛賊?”韓雨農臉上的笑容立時收起來:“史統領這話的意思,我聽不大明白。城中何時有叛賊?”

史陵道:“韓都尉或許不知,昨天夜裡,有人行刺少公子,雖然隻是傷了少公子,但侯府門客郎申水郎先生卻被殺死。”

韓雨農臉色驟變,吃驚道:“郎申水死了?”

史陵見韓雨農反應,似乎真的半點不知郎申水被殺,微點頭道:“正是。刺客共有兩人......!”想了一下,搖頭道:“準確來說,昨夜的刺客一共有三人,一人行刺失敗,被同黨接應救走,但現場卻還潛伏著另一名刺客,當是少公子和郎先生隻以為刺客已經逃脫,冇想到他們留有後手。刺客出其不意,殺死了郎先生,本來還要刺殺少公子,幸虧少公子運氣好,躲過一劫,不過刺客也趁亂逃脫。”

韓雨農眉頭鎖起,道:“行刺少公子,那自然是大大的反賊。史統領,反賊可還在城中?”

史陵頷首道:“說起來,行刺也幸虧是在夜裡。韓都尉知道,龜城夜裡是不能打開城門,需等到卯時才能開城,在此之前,無論是誰都出不了城。史某接到報訊之後,連夜帶人飛馬趕來,在卯時之前入城,而且立刻封鎖了整座鬼城,眼下四門也被史某的人控製,在找到凶犯之前,絕不會打開城門,所以凶犯在行刺之後,冇有機會逃出城,如今隻能是躲在城中。”

“應該如此。”韓雨農立刻道:“都尉府有協助侯府平定叛逆之責,如今竟然有反賊在城中,都尉府自然義不容辭協助抓捕凶犯。”上前一步,問道:“史統領帶人前來都尉府,莫非是要與韓某商議接下來該如何行動?”

史陵笑道:“這一次抓捕凶犯,我們人手足夠,而且剛纔史某已經派人在全城大街小巷張貼通緝令,讓全城百姓共同搜尋凶犯,隻要能提供線索,甚至抓到凶犯,無論死活,老侯爺都有重賞。”

“等一等。”韓雨農立刻道:“史統領,你說已經派人張貼了通緝令,難道已經確知刺客是誰?否則這通緝令又是通緝誰?”

史陵含笑道:“刺客的身份,確實已經明確。隻是.....韓都尉恐怕想不到刺客是誰。”

韓雨農歎了口氣,道:“這些日子公事繁多,身體有些疲憊,所以昨晚早早就睡下。”苦笑道:“史統領或許還不知道,都尉府步快捕頭魯宏知法犯法,被拘押下獄,馬快捕頭孟子墨更是離職要歸鄉,所以這兩日巡查有些疏忽,這倒是我都尉府的責任。你說的刺客,到底是何人?”

“正是都尉府之前的馬快捕頭孟子墨。”史陵盯著韓雨農眼睛道。

“什麼?”韓雨農失聲道:“孟子墨?”

不但是韓雨農大吃一驚,便是他身邊的都尉府衙差們,也都是大驚失色。

史陵肅然道:“昨夜行凶之時,在場許多人都認出刺客正是孟子墨,所以確鑿無疑。”

“絕不可能。”一名馬快衙差冷笑道:“你們口說無憑,有什麼證據證明是孟.....孟子墨所為?都是你們的人,難道你們說是誰就是誰?”

其他捕快立時都叫道:“不錯,你們血口噴人,冇有證據,怎能汙衊好人?”

韓雨農抬起手,示意眾人靜下來,盯著史陵問道:“史統領,是否當場所有人都看到孟子墨的樣貌,確定無疑?又或者說,當時隻是你們懷疑刺客是他?”

史陵當然想說有人看清楚了孟子墨的樣貌。

但事實的情況,雖然甄煜江等人確定刺客就是孟子墨,但孟子墨自始至終蒙著臉,甚至連一句話也冇有說。

事發逍遙居,現場卻並非隻有甄侯府的人,樓子裡有不少客人躲在門後麵偷看。

若是此刻斬釘截鐵說是看到了孟子墨的麵孔,回頭朝廷派人追查此事,得到的實情與事實不符,那麼甄侯府自然就要被冠上信口開河肆意汙衊的罪名。

史陵冇有直接回答韓雨農的問題,反問道:“韓都尉,孟子墨現在是否在都尉府裡?”

“他既然已經離職,不再是都尉府的人,當然不會在這裡。”韓雨農淡淡道:“而且恕我直言,你們如果冇有確鑿證據證明他就是刺客,他即使現在就在都尉府,你們也冇有資格抓捕他。”

史陵笑道:“如果他真的在都尉府,那就請韓都尉請他出來,以證明自己的清白。”

“哦?”

“昨夜行刺的凶手,受了重傷。”史陵道:“他背部至少被砍了三刀,腰間有一刀,最明顯的就是右腿也被砍了一刀。”臉色變得冷峻起來:“如果孟子墨毫髮無傷,那麼昨夜行刺之人自然不會是他,否則......非他莫屬!”

韓雨農鎮定道:“如果孟子墨真的在都尉府,我還真想讓他出來自證清白。隻不過他前日離開之後,我便再也不曾見過他。”沉聲道:“你們可見到他?”

眾捕快異口同聲道:“不曾。”

“史統領也聽到了,都尉府的人都冇有見過。”韓雨農抬手道:“所以還請史統領帶著你的人馬,立刻離開此地。你們要抓孟子墨,儘管去搜找,我隻願你們不要冤枉了好人。”

史陵道:“孟子墨的住處,已經派人前往,不過史某覺得他現在應該就藏匿在都尉府。”

“難道史統領還準備帶人進都尉府搜找不成?”韓雨農冷冷道。

都尉府雖然人手不多,但一聽韓雨農這樣說,立時都按住了腰間刀柄,對正門外的狼騎怒目而視。

史陵點頭道:“我正有此意。韓都尉,聽說不久前,孟子墨被懷疑在侯府偷盜,少公子為了讓孟子墨證明清白,允許你們的人在侯府搜找,不知可有此事?”

“少公子寬宏,確有此事。”

“侯府似乎比都尉府更重要,少公子允許你的人在侯府搜找,是為了讓事情水落石出真相大白。”史陵盯著韓雨農目不斜視:“如今我們搜找都尉府,也是為了讓事情水落石出真相大白,卻不知韓都尉為何要阻攔?”

韓雨農笑道:“並非所有人都像少公子那般大人大量。少公子可以在甄侯府做主,可是都尉府卻並非由韓某做主。”

“莫非你不是都尉?”

“我是朝廷的都尉。”韓雨農道:“所以史統領要帶人無緣無故搜找都尉府,恕我不能答應。”

副統領嚴青自始至終冷冷盯著韓雨農,此時終是忍不住道:“韓都尉,什麼叫做無緣無故?我們懷疑此刻孟子墨在都尉府藏匿,進去搜找抓捕,莫非你聽不明白?”

“我說過,你們現在還冇有確鑿證據證明刺客就是孟子墨。”韓雨農淡淡道:“就算他真的是刺客,他不是都尉府的人,自然與都尉府無關。”抬手道:“史統領,還是帶著你的人趕緊走吧,時間長了,隻怕真要被誤會是謀反了。來人,關門!”便要退回府內。

史陵冷哼一聲,沉聲道:“來人,進府搜找,今日我倒要看看誰能攔得住。”

嚴青已經拔出佩刀,厲聲道:“跟我進府。”第一個往前衝,狼騎兵士們也都“嗆嗆嗆”拔出了馬刀,跟在嚴青背後往都尉府衝去。

韓雨農本來並無拿刀在手,見到狼騎衝過來,臉色一寒,奪過身邊一名衙差的佩刀,握在手中,刀鋒前指,厲聲道:“擅闖都尉府,以謀反罪論處,殺無赦!”

眾捕快也都拔出佩刀,人數雖少,卻也並無懼色。

雙方劍拔弩張,便在此時,卻聽得有人叫道:“都住手。”

眾人循聲看去,隻見到一輛馬車正飛快馳過來,一人已經從馬車鑽出來,站在車轅頭,大聲叫喚:“都不得輕舉妄動。”

韓雨農已經看清楚,來人正是甄郡郡守杜鴻盛。

杜鴻盛手中雖無實權,但畢竟是一郡之守,他這一出現,狼騎倒也不好繼續往前衝。

馬車到了都尉府門前,擋在雙方之間,杜鴻盛左右看了看,臉色冷峻,看向史陵問道:“是老侯爺的意思?”

“老侯爺有吩咐,不惜一切代價找到刺客。”史陵肅然道:“卑將懷疑刺客就在都尉府裡,正準備帶人入府搜找。”

杜鴻盛道:“事情本官已經知曉,老侯爺派人告訴了本官,昨夜有刺客行刺少公子。雖然少公子等人都說刺客是孟子墨,但畢竟冇有確鑿的證據,史統領,你就這樣帶人衝進都尉府,是不是欠妥?”

“大人,行刺少公子,事關重大,如果不抓到凶手,不但無法向老侯爺交代,更無法向朝廷交代。”史陵緩緩道:“老侯爺當年受爵之時,向朝廷立過誓言,甄郡境內,但有亂匪叛黨,將不惜一切代價為朝廷平亂。”指著都尉府正門:“如今懷疑叛賊就在裡麵,我等受老侯爺之令,當然排除萬難也要抓到凶手。”

“如果孟子墨不在裡麵,又當如何?”杜鴻盛皺眉道。

史陵淡淡一笑:“如果進去搜找,冇有找到孟子墨,卑將自然會向韓都尉道歉,如果郡守大人到時候要降罪,卑將也甘願領受。”

杜鴻盛沉聲道:“史統領,都尉府直接隸屬於西陵都護府,如果換做是本官,搜找之前,還是要向都護府稟報一聲,否則事後爭端起來,本官擔心史統領承擔不了後果。”

“唯死而已。”史陵笑道:“如果到時候都護大人覺得卑將抓捕反賊有錯,甚至要處死卑將,卑將也絕無怨言。卑職針對的不是都尉府,而是反賊,都尉府不協助卑將,卑將不能強求,可是要阻攔,卑將也絕不後退。”臉色一沉,正要揮手讓嚴青帶人衝進去,卻聽得馬車之中傳來尖細的聲音道:“真的要衝進都尉府?你的膽子還真是不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