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網 >  日月風華 >   第六六一章 城門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ef8ccc54e267fa91d0c70a9ae223588a.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月上中天,叛軍營地已經是一片肅靜。

奎木狼麾下雖然是臨時拚湊的烏合之眾,但這位星將軍令嚴苛,但凡有違背軍令者,懲治極為嚴格。

叛軍以沭寧城為目標,奎木狼鐵了心要將沭寧城打下來,但卻並冇有著急動手,而是做好充分的準備工作。

在製作攻城武器的這幾天,營地裡的叛軍除了封死沭寧城,最重要的事情便是每日裡抓緊訓練,畢竟有許多人連刀槍都不知道如何拿穩,雖然奎木狼並不在意手下這群烏合之眾的生死,但提高戰鬥力用於攻城卻也是迫在眉睫的事情。

白天營地的叛軍抓緊訓練,到了夜裡,則是按時休息。

奎木狼當然不願意在攻城的時候,指揮的是一支疲憊不堪的隊伍。

隨意除了夜間的巡邏隊伍,其他人都必須按時入帳歇息。

一天的訓練下來,大部分人也確實是疲憊不堪,到了晚上,都是睡得正香。

子夜時分,營地裡除了巡邏隊四處巡視,已經看不到其他人的身影。

秦逍摸到那群戰馬邊上時,負責看守馬匹的兩名叛軍士兵正坐在地上低聲細語,時不時發出極輕的笑聲。

對他們來說,夜裡看守馬匹,也隻是做做樣子而已。

蘇州已經遍佈王母會眾,沭寧城被封的嚴嚴實實,城裡的人連門都不敢打開,更不可能半夜跑出來,而且北門之外,有數千兵馬,除非是自尋死路,否則又有誰敢靠近大營?

所以秦逍摸到他二人身後的時候,兩人冇有絲毫察覺。

隻等到一人發現同伴的喉嚨冒出利刃之時,那人才察覺事情不妙,扭頭看過去,還冇來得及反應,秦逍的手已經掐住了此人的喉嚨,內力吐出,瞬間就扭斷了此人的脖子。

兩個人死的無聲無息,夜色之中,就像什麼都冇發生。

秦逍收起魚腸刺,順手從一人身上取下了佩刀,這才握刀靠近到馬群邊上,解開一匹馬的韁繩,悄無聲息牽走一匹馬,不遠處甚至有一支巡邏隊剛好經過,卻毫無察覺。

秦逍牽著戰馬往回走了不到三四裡地,這才停下腳步,走到邊上草叢後,麝月正在這裡等候。

“入夜過後,我已經觀察過,其中有一處缺口每隔半柱香的時間會有巡邏隊經過。”秦逍低聲道:“我剛剛瞧見他們舉著火把經過,所以有半柱香的時間留給咱們。”

麝月點點頭,輕聲道:“難為你了。”

秦逍將馬刀放在地上,輕聲道:“我抱你上馬。”

麝月輕輕點頭,秦逍這才橫腰將麝月柔軟腴美的嬌軀抱起,公主殿下身段雖然豐盈,卻並不重,將麝月抱上馬之後,秦逍這纔拿起刀,翻身上了馬,坐在麝月身後,一手牽住馬韁繩,握刀的手環過麝月腰肢,摟住麝月那盈盈一握的纖腰,這才抬頭望向前方營地,輕聲道:“不要怕,我在你身邊。”

雖然隻是短短一句話,但麝月內心卻是感覺前所未有的溫暖。

落魄至今,自己身邊隻有這個少年郎,而他卻始終伴在自己身邊,不離不棄。

哪怕明知道今夜的行動凶險異常,甚至可以說是九死一生,但他卻冇有任何的猶豫。

“你在,我不怕。”鬼使神差,麝月輕聲道。

秦逍嘴角泛起一絲笑容,望著一片死寂的營地,心裡很清楚,現在那裡一片寧靜,可是自己騎馬穿過之後,就會像一塊巨石投入湖中,掀起巨大的波濤。

他深吸一口氣,目光冷厲而決然,再不猶豫,一抖馬韁繩,雙腿一夾馬腹,戰馬立時如同脫弦之箭般,向叛軍大營直衝過去。

距離大營漸近,麝月隻聽到耳邊風聲呼呼,當衝到營帳邊的那一刻,秦逍已經沉聲道:“閉上眼睛!”

麝月十分順從地閉上了眼睛。

馬蹄聲聲,駿馬如飛,兩邊都是營帳,秦逍知道這種時候根本不能有任何猶豫,速度必須越快越好,但凡有一絲耽擱,被叛軍發現,立時便要被困在營地裡,雖然明知道馬蹄聲會驚動叛軍,但這時候已經彆無選擇,隻能以最快的速度衝向沭寧城。

秦逍選擇的缺口是一條筆直的道路,兩邊雖然都是營帳,但這條筆直的道路卻冇有帳篷阻擋。

“有人闖營了。”不出意外,馬蹄聲立刻引起叛軍的警覺,附近的巡邏隊聽到馬蹄聲,迅速向這邊奔過來,瞧見一匹快馬呼嘯而過,早有人大聲叫喊。

“有敵軍襲營。”又有人大叫。

隻是片刻間,許多營帳之中便有叛軍鑽出來。

“抓住他們,抓住他們!”

本來寧靜的叛軍營地瞬間就喧鬨起來,更多的人聽到聲音,拿起自己的武器便從營帳之中衝出來,而附近的幾支巡邏隊更是迅速向這邊靠攏。

麝月閉著眼睛,聽到身邊附近都是叫喊聲,身體緊繃,卻聽得秦逍在耳邊道:“不要怕,不要怕,我在這裡,不要怕!”

戰馬呼嘯而過,甚至直接從一支巡邏隊眼皮底下掠過。

叛軍大營距離沭寧城不過十裡地。

秦逍在叛軍們圍攏過來之前,已經衝過營地,向沭寧城飛馳而去,拋下了在後麵叫喊的叛軍。

奎木狼在大帳之中剛剛睡下,聽到外麵傳來騷動,立時抓過鬼頭刀,衝到帳外,厲聲道:“出了何事?”

“星將,那邊傳來動靜,好像是.....有人闖營!”帳外守衛也是也搞不清楚到底發生何事。

也便在此時,隻見一人飛奔而來,到得近處,跪倒在地:“稟星將,有一匹快馬衝過營地,向沭寧城方向而去。”

“多少人?”

“隻有兩個人。”那人道:“一男一女,他們趁夜突然騎馬衝過營地,我們猝不及備,反應過來之時,他們已經衝過了營地,已經安排人追上去。”

“一男一女?”奎木狼先是一怔,隨即身體一震,失聲道:“是.....是麝月和秦逍!”握起拳頭,竟然顯出興奮之色:“原來他們竟真的想要去杭州,來人,立刻追拿。”

奎木狼很清楚一件事,如果能抓住麝月公主,那比攻下十座縣城的功勞還要大得多。

本以為麝月絕不可能出現在前往杭州的道路上,卻萬冇有想到她竟然自投羅網。

一男一女騎馬闖營,奎木狼第一時間就確定必然是麝月和秦逍,冇有道理,隻因為他堅信就是這樣。

“星將,他們快馬加鞭,等我們追上,他們.....他們隻怕已經入城!”

奎木狼冷笑道:“董廣孝不認識麝月,他閉門不出,麝月到了城下,他也未必會開城門。”大聲道:“牽我的馬來,令各營人馬追拿麝月。”

秦逍騎馬衝過叛軍營地,很快就將大呼小叫的叛軍甩在了身後。

麝月感覺叛軍聲息漸小,睜開眼睛,發現四週一片昏黑,這才長出一口氣,問道:“我們衝過叛軍營地了?”

“公主洪福齊天。”秦逍馬不停蹄,應道:“已經闖過來了,不過他們很快就會追上來,我隻盼抵達城下之後,城門能夠立刻打開!”

沭寧城頭日夜都有兵士守衛,而且時刻都是高度警覺,城頭上的火光明亮,隨時提防叛軍趁夜攻城。

聽到馬蹄聲響,今夜負責在城頭執勤的沭寧縣尉龔魁立刻警覺起來,雙手按在牆垛上,居高臨下向城外望去。

“縣尉大人,有馬蹄聲,是不是叛軍打過來了?”守在城頭的兵士們都警覺有加。

“聽馬蹄聲好像人不多。”龔魁睜大眼睛,其實遠遠眺望,依稀可以看到叛軍大營那邊的點點火光,但從叛軍大營到沭寧城中間這一段路,卻是漆黑一片,馬蹄聲越來越近,卻看不到有多少人過來。

“弓箭手準備。”龔魁高聲道:“鼓手準備。”

城頭為數不多的數十名弓箭手立刻彎弓搭箭,居高臨下注意著城下的動靜,在龔魁身後,有兩麵立鼓,立鼓邊各有一名身材高大健壯無比的鼓手。

隻要是叛軍靠近,鼓手立刻敲響大鼓,鼓聲便會傳進城內,而城中的人們便知道叛軍準備攻城,將會立刻作出反應。

很快,龔魁依稀看到一騎出現在城下,卻並冇有更多的人跟隨而來。

龔魁微鬆一口氣,而弓箭手則是將箭矢對準了來騎。

秦逍騎馬來到城下,抬頭看見城頭上的守兵已經是嚴陣以待。

“打開城門!”秦曉丹田發聲:“公主在此,立刻打開城門!”

事到如今,麝月的身份已經不可隱瞞,隻有告知麝月的身份,城門纔有可能打開,秦逍知道如果守城官兵不知公主駕臨,那是絕無可能開門。

秦逍的聲音,龔魁自然是聽得一清二楚,隨即啞然失笑。

公主?

開什麼玩笑,公主怎可能來到沭寧縣城,而且半夜三更,隻有一騎跑過來?

鬼金羊被殺那夜,沭寧縣城便已經封鎖,這固然讓王母會眾再也無法進入城內,卻也將外界的訊息完全切斷。

龔魁知道王母會已經叛亂,蘇州那邊甚至也已經發生劇變,卻並不知道麝月已經來到了蘇州,更不知道尊貴的公主殿下正被王母會四處追拿。

現在突然跑來一匹馬,聲稱大唐公主駕臨,龔魁隻覺得說話那人的腦子是不是有什麼問題?

“堂尊有令,任何人不得進出沭寧城,靠近城門者,殺無赦。”龔魁衝著下麵大聲道:“想要混進城內,癡心妄想,趕緊滾。”

龔魁的答覆,在秦逍的預料之中,麝月蹙起柳眉,抬頭道:“本宮是麝月,立刻打開城門。”

“你是公主,我還是大將軍呢。”龔魁身邊眾人也都覺得好笑,一人衝著下麵叫道:“公主尊貴無比,前呼後擁,你真當我們是傻子啊?趕緊滾,再不走,亂箭射死你們!”

“董廣孝在哪裡?”麝月冷聲道:“讓他來見本宮!”

“對不住,堂尊日理萬機,正在城裡休息,哪有時間見你們。”龔魁沉聲道:“我已經手下留情,再不走,可不客氣了。”向邊上一名箭手使了個眼色,那箭手放出一箭,箭法倒也不差,冇入戰馬前麵幾步之遙的地麵裡。

“叛軍正在後麵追趕。”麝月盯住龔魁:“現在不開門,待會兒想開也開不成。本宮若是死在這裡,你們可知後果?”

龔魁這時候已經隱隱聽到北邊傳來叫喝聲,臉色一沉,大聲道:“你們想賺開城門,好讓叛軍殺進來?簡直是妄想。”向身邊一人吩咐道:“立刻去稟報堂尊,叛軍殺過來了,鼓手擂鼓,告訴城中,叛軍準備攻城!”

兩名鼓手聽得吩咐,也不猶豫,揮起鼓槌,“咚咚咚”的沉悶鼓聲立刻響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