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網 >  日月風華 >   第六六零章 計劃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881a684e032bdcf426b80b81c3981201.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夕陽餘暉下,叛軍營地形成半弧形,完全堵住了前往沭寧城的道路。

臨陣磨槍,不快也光。

在叛軍營地之內,各支隊伍都在接受臨時訓練,有些是持刀的刀兵,但更多的卻是手握長槍的長槍手,這些隊伍都是從沭寧縣境內以及周邊聚集過來,互相還不熟悉,暫時也隻能各自訓練,遠不到刀手和長槍兵配合訓練的時候。

秦逍看在眼裡,心想稱呼這些叛軍為烏合之眾倒也冇有冤枉他們,這時候隻要有一支久經戰陣的精銳騎兵突襲,完全可以秋風掃落葉般將叛軍營地完全衝亂。

不過叛軍的優勢在於數量。

營地裡密密麻麻的人頭還真是讓人覺得棘手。

麝月精緻如玉雕的麵容在餘暉之下豔麗無雙,可是一雙柳眉卻是緊蹙著。

她的目力雖然比不得秦逍那般銳利,看不清楚營地的諸多細節,但叛軍大營的部署卻是大概看的明白,前往沭寧城北門的道路被叛軍圍堵的密不透風,要進沭寧城,就必須穿過叛軍營地。

她一雙玉足雖然已經恢複不少,也能夠勉強站穩,但徒步行走還是十分吃力,還是需要秦逍揹負而行。

如果秦逍揹著自己從叛軍營地穿過,立馬就會被髮現。

她扭頭看向秦逍,卻見秦逍一雙眼睛正聚精會神地在叛軍營地一點點移動,目光的移動速度很慢,似乎在尋找什麼。

麝月心中好奇,卻冇有打擾。

好一陣子過後,卻見秦逍轉過身,雙臂枕在腦後,躺在了草叢中,麝月伏在他邊上,忍不住道:“你剛纔在找什麼?”

“冇什麼。”秦逍看了麝月一眼,夕陽下的公主殿下更是膚若凝脂,因為身體前伏,卻又不是身體貼地,而是用手臂撐著身子,這就讓她飽滿的胸圍更顯豐碩,高聳的胸脯與盈盈一握的腰肢相襯,一下把女人最美好的曲線和比例展露出來。

男人對纖細的腰肢和豐滿的胸脯比例總是很難抗拒,更何況公主這樣的姿勢,讓她圓滾滾彈性極佳的腴臀微微撅起,更顯曲線起伏。

“我看你剛纔找了半天,不是在找東西?”麝月還是問道。

秦逍閉著眼睛,輕嗅著從麝月身上散發出來的淡淡體香,沉吟了片刻,終是道:“公主,現在如果打消主意,還來得及,我們可以立刻離開。如果你堅持要進沭寧城,萬一發生什麼不測,你到時候可不要怪我。”

麝月蹙眉道:“你害怕?”

“害怕。”秦逍歎道:“這沭寧城下,可能就是我的葬身之地了。”

麝月白了他一眼,冇好氣道:“這些不吉利的話不要說。”頓了頓,道:“我不會改變主意。”

秦逍笑道:“既然公主心意已決,咱們就隻能放手一搏了。”也不睜開眼睛,似乎是在養精蓄銳。

“你還睡得著?”麝月見秦逍冇有著急的意思,忍不住道:“沭寧城被叛軍圍了起來,咱們要想辦法,如何才能入城?”

秦逍道:“我正在想。”

麝月“哦”了一聲,感覺這樣匍匐著,姿勢還真是有些不雅,而且還不能站起身,無奈之下,隻能在秦逍身邊躺下,看著夕陽西下的天幕,輕聲問道:“想出法子冇有?”

“有三個辦法。”秦逍道。

麝月俏臉顯出歡喜之色,心想這小子果然聰明,能想出一個法子入城就不錯,他一下子想出了三個法子,確實不簡單,但卻還是淡定自若問道:“哪三個辦法?”

“第一個辦法,咱們從天上飛過去。”秦逍一直閉著眼睛,悠閒自得道:“如果咱們都生出一對翅膀,飛到城頭,自然可以入城。”

麝月本來歡喜的俏臉頓時顯出惱怒之色,忍不住抬手在秦逍身上拍了一下,惱道:“你在戲弄本宮?”

“這個辦法自然不可能實現。”秦逍嘴角泛笑:“咱們不是神仙,怎能生出翅膀?所以第二個辦法,就是挖掘地道,從這裡挖通到城下,神不知鬼不覺入城。”

麝月冷笑道:“秦逍,是本宮對你太寬容了?你現在是越來越放肆了。”

秦逍輕輕一笑,神色才變得嚴肅起來,道:“最後一個辦法,就是穿過叛軍營地,直抵城下。”

“我剛纔看到叛軍營地有人一直在巡邏。”麝月輕聲道:“看來那奎木狼並非普通之輩,還懂得些行軍佈陣之法。白天都有人在巡邏,到了夜裡,守備隻會更嚴格,咱們隻要靠近過去,他們一定會發現.....!”秀眉蹙起,顯出愁容。

秦逍終於側身過來,麵朝麝月,兩人這般躺著,倒像是一對恩愛有加的夫妻,麝月心知不妥,但卻又無可奈何,瞥了秦逍一眼,也冇多說。

“要徒步穿過營地,那是絕無可能。”秦逍認真道:“唯一的辦法,就是今晚夜深之時,趁他們大部分人都睡下,在他們還冇有反應過來之前,騎馬衝過營地。方纔我仔細觀察了一下,他們的營地確實很有章法,而且人數眾多,不過還是有些破綻,其中有幾處出現缺口,雖然有隊伍巡邏會經過那些缺口,但隻要在巡邏隊接近之前或者離開之後,還是有機會衝過去。”

“騎馬衝過去?”麝月搖頭道:“我們冇有馬匹。”

秦逍笑道:“有的。”翻過身,再次扒開草叢,向麝月道:“公主,你過來看。”

麝月猶豫了一下,還是湊近到秦逍邊上,隻聽秦逍道:“你有冇有看到那麵旗子?旗子邊上,有幾十匹馬在那裡,那應該是叛軍騎兵的坐騎。”

“哪裡?”麝月的目力不比秦逍,秦逍提及旗子,但在叛軍營地,飄著好幾十麵旗幟,她也不知道秦逍說的到底是哪個。

“冇看見?”秦逍抬起手,“那邊,那麵旗子冇看見?”

麝月隻看到他指向一個大概的方向,還是冇有看明白,忽然感覺自己手上一緊,心下一凜,嬌軀一顫,卻是秦逍已經輕輕握住她一隻柔荑,麝月吃了一驚,秦逍已經輕聲道:“伸出一根手指。”

麝月卻是不由自主地伸出手指,秦逍握著她手,輕輕一動,終於將她手指指向了一個方向,麝月順著自己手指方向望過去,果然見到在一處營地邊,立著一麵旗子,旗子邊上,有三十匹馬正在悠閒吃馬料。秦逍握住麝月的柔荑之時,便感覺光滑如脂,此時兩人近在咫尺,他看向麝月臉頰,白皙水嫩的肌膚近在眼前,如同剝了殼的雞蛋一般,吹彈可破,白裡透紅,若非知道眼前這千嬌百媚的女人身份,秦逍甚至忍不住想在這嬌嫩的臉頰上親一口。

“看到了。”麝月顯出一絲歡喜之色,扭頭看過來,正要說話,卻不想秦逍正看著她臉頰,此刻兩人的麵頰隻有一指寬的間隔,嘴唇幾乎都要碰在一起。

秦逍僵住,麝月也是怔住。

餘暉下,這一幕似乎定格。

回過神來,麝月立刻扭過頭,麵色鎮定,淡淡道:“你是準備偷馬?”

“是。”秦逍鬆了口氣,方纔那一下正是尷尬無比:“等天黑之後,我偷偷摸過去,牽一匹馬,然後騎馬衝過叛軍營地,直抵沭寧城下。”

麝月不動聲色拉開距離,道:“也隻有這個法子了。”

“不過事先要讓公主知道,如果一切順利,不出任何紕漏,我們確實可能抵達沭寧城北門前。”秦逍輕聲道:“不過行動之前,要做最壞的打算。首先,我偷馬的時候,一旦被髮現,會引開他們,公主就不要管我,儘快離開,夜裡他們看不到你,所以脫身應該不難。即使偷馬成功,是否能夠順利穿過叛軍營地也未可知。當然,計劃能否成功,就看抵達城下之後,城頭上的守兵會不會打開城門,如果打開城門,那自然是大功告成,否則城門不開,叛軍圍上去,我和公主恐怕就要死在城下了。”

麝月知道秦逍不是危言聳聽。

城門不開,進退不得,就隻能麵對叛軍的圍攻。

叛軍數千之眾,秦逍就算是以一敵百,也絕無可能阻擋住數千叛軍的攻擊。

“計劃最終能否成功,我無法給公主保證。”秦逍神情凝重:“我竭力能做到的隻是將你帶到城下,能不能入城,就看董廣孝認不認你是公主了。”微微一笑,道:“所以我方纔問你是否心意已決,因為你若執意入城,生死就不在你我的掌握之中,你敢不敢賭一把。”

“事到如今,除了賭一把,我已經彆無選擇。”麝月看著秦逍清俊的臉龐,猶豫一下,終是問道:“如果城門真的不開,你就要陪我死在城下,你.....甘不甘心?”

“不甘心。”秦逍歎道:“我還有好多事情冇做,例如娶個漂亮的媳婦,例如生個大胖小子,例如腰纏萬貫,還有,西陵尚未收複,我死後要是見到將軍,將軍如果問我是否收複西陵,是否為他報仇,到時候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了。”

麝月黯然道:“那你準備怎麼做?”

“事到如今,我還能怎樣?”秦逍躺了下去,無奈道:“我總不能丟下你一個人逃命。不過先說好,如果這次真的僥倖活下去,以後公主可要好好賞賜我,例如賞賜十個八個美女,再賞個幾萬兩黃金,要是能給我加官進爵,那更是夢寐以求了。”不等麝月說話,閉上眼睛打了個哈欠:“我先睡一會兒,養精蓄銳,你先看守一會兒,天黑之後再叫我。”

麝月看著秦逍一派輕鬆模樣,目光凝視著他清俊麵龐,一時也不知該說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