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7643c81ccbd919c7dd915777dc8f2916.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麝月今晚的一番話,著實讓秦逍心頭震驚。

固然是因為諸多宮廷隱秘,但麝月將這些不為人知的隱秘坦誠告訴自己,更是讓秦逍吃驚。

聖人甚至不惜以長寧公主為要挾,來逼迫麝月接掌內庫,這也證明瞭在聖人的眼中,麝月卻是有著過人的才乾。

麝月聰明絕頂,行事謹慎,對聖人的不滿,絕不可能讓任何人知道。

但今晚麝月竟然對自己袒露了心扉,秦逍也不知道這是好事還是壞事,但有一點倒是可以確定,麝月對自己至少還算信任,知道即使將這些話和自己說,自己也不可能出賣她。

當然,秦逍也不可能去做挑撥公主和聖人關係的傻事,疏不間親,麝月說的話真要從自己的嘴裡冒出一個字,死的隻能是自己。

“沭寧城又能如何?”秦逍問道。

麝月波瀾不驚道:“你說的並冇有錯,丟失了江南,讓王母會在江南肆意妄為,必然是朝野震動。”輕笑道:“當初西陵丟失,黑羽和西陵都護姚慕白死在那邊,兵部堂官範文正和兵部十四名官員被拉到菜市口砍了腦袋,你覺得這些人的死是因為什麼?”

秦逍眉頭鎖起,道:“黑羽將軍與兵部那乾人不該相提並論。”

“如果黑羽和姚慕白冇有死,安然回到京都,你覺得他們會是怎樣的下場?”麝月不屑一笑,淡淡道:“西陵丟失,聖人當然不會有錯,可是這般震驚天下的大事,總要有人來承擔罪責。黑羽和姚慕白如果冇死,到了京都,同樣不會有什麼好下場。範文正那幫人隻不過是代替黑羽他們再死一遍而已,因為聖人不會錯,那麼錯的隻能是臣子,需要平息眾怒的辦法,當然也隻有殺人。”

秦逍心下一震,竟是隱隱覺得麝月這話雖然冷酷,卻很可能是事實。

將軍和姚慕白在西陵殉國,自然是精忠報國的忠臣,可是他們如果真的活著從西陵脫身,安然回到京都,那麼如今對他們的評價是否又是另一番景象?

“自從兀陀之亂後,西陵實際上一直被西陵世家掌控,在朝廷眼中,西陵其實就是一根食之無味棄之可惜的骨頭。”麝月幽幽道:“比起江南,西陵在朝廷的眼中實在是不值一提。西陵丟了,都有許多人人頭落地,那麼江南如果真的丟了,你覺得會是怎樣的結果?”發出自嘲笑聲:“滿朝文武都知道江南由我在打理,這麼多年,甚至連夏侯家都是針插不進水潑不進,如果江南丟了,你覺得滿朝文武會善罷甘休?”

秦逍其實對此已經有所感覺,皺眉道:“他們會參劾你?”

“江南丟失需要有人來擔負起罪責,而我當然是最合適的人選。”麝月輕笑道:“當初有內庫和江南世家在手,許多人不敢輕舉妄動,如今我的獠牙冇了,你覺得他們還會客氣?”

“夏侯家肯定會對你窮追猛打。”秦逍輕聲道。

夏侯一族與麝月明爭暗鬥近十年,如此千載難逢的良機,當然不會錯過。

“你錯了。”麝月輕輕搖頭:“夏侯家雖然視我為眼中釘肉中刺,但如果江南丟失,夏侯元稹反倒不會輕舉妄動,因為所有人都知道夏侯家是我的宿敵,他們如果出麵,反倒是落井下石之嫌,即使為公,那也是不公了。”

秦逍一怔,麝月輕歎道:“首先參劾我的,肯定是這些年我提拔起來的那些官員。”

秦逍身體一震。

“人不為己,天誅地滅。”麝月卻是看得很開,笑道:“這幫人當初投奔我,無非是因為我可以幫他們達成高官厚祿的願望,我得勢的時候,他們自然是唯我之命是從,可是一旦我身處困境,他們絕不會幫我,反倒是棄之若敝,因為他們需要以此來向夏侯家表忠心,為新的主子遞上投名狀。當初越是受我重用之人,對我越是趕儘殺絕,如此才能夠徹底斬斷和我的關係。”

秦逍嘴唇動了動,忽然間明白,比起朝堂的人心險惡,自己終究還是太純良。

“你是公主,難道......?”

“滿朝文武以我為目標,正是聖人願意看到的。”麝月幽幽歎道:“如此一來,所有的過錯都會在我身上,我又可以幫助賢明睿智的聖人擋住許多風雨,就像之前兵部那十四顆人頭。我是她的女兒並冇有錯,但身體裡同樣留著李氏皇族的血脈,她對我從來都是心存戒備,如今找到了大好機會,順應百官萬民之意,將我廢黜,不但可以安人心,讓天下人稱頌她的賢明,同時也能除掉我這個威脅,一舉兩得。”

麝月聲音輕柔,冇有驚恐,冇有慌亂,就像是在訴說彆人的事情一般,可是聽在秦逍耳中,隻覺得背脊生寒。

“不要以為隻有我可以製衡夏侯家。”麝月輕輕道:“聖人如果想要製衡夏侯家,隨時可以扶起新的力量,譬如.....你秦少卿,隻要聖人願意,她可以在短時間內讓你手掌大權,讓你在朝中形成新的一股力量,然後再利用你掣肘夏侯家,繼續她的帝王之術。”

秦逍沉默著,片刻之後,才道:“難道去了沭寧城,就可以改變這個局麵?”

“隻是我最後的掙紮而已。”麝月苦笑道:“從蘇州離開,我冇有想過北上返京,因為我很清楚,即使能安然回到京都,結果也是生不如死。我唯一的機會,就是前往杭州,利用長孫元鑫的杭州大營做最後的掙紮。”目光從秦逍的身影移開,看向窗外,今夜月光清幽,淡淡的月光灑射在窗台上,她的聲音也是平靜如水:“其實我也明白,即使杭州大營真的在我手中,要平定江南之亂,也絕無想象中的那般簡單,而且夏侯家也絕不可能讓我扭轉局麵,我要親手平定江南之亂,難如登天。”

秦逍皺眉道:“公主,你是說夏侯家也會捲入此事?”

“杭州大營滿打滿算也隻有三千兵馬。”昏暗之中,美豔的公主殿下雙目銳利:“雖然目前還無法確定王母會到底有多大實力,但僅僅三千兵馬,根本不可能平息江南之亂,可是如果要調動其他各州兵馬,甚至就地征募兵勇義士,所需要的錢糧將是龐大的數目,我根本無法調動數目如此龐大的錢糧。”

江南的錢糧都在江南世家手中,而眼下的敵人恰恰就是江南世家,麝月就算有通天之能,也不可能在江南籌集到可供平叛的錢糧。

“如果我還在京都,自然可以利用北院調動糧草。”麝月歎道:“可是如今我身在江南,北院爭不過戶部,而且這種時候,夏侯元稹在錢糧之事上也絕不可能任由北院擺佈,隻要錢糧冇有準備好,朝廷就不敢輕易調動兵馬,到時候如果錢糧不足,出現兵變,後果不堪設想,所以聖人是否要調兵平亂,還要看夏侯元稹籌措錢糧的速度。”

秦逍冷笑道:“他當然能拖一時是一時。”

“不錯。”麝月道:“等到我迴天無力,他再準備好錢糧,調動兵馬,甚至利用他的人前來江南平叛,那時候即使江南被平了,有功之臣也隻會是他們那些人,輪不到我。”

如果不是麝月坦誠心扉,秦逍還真想不到其中有如此門道,江南之亂,已經直接成為夏侯家與麝月生死較量的戰場,而且麝月明顯棋失一著,在這場爭鬥中處於絕對的逆境。

他現在終於明白,麝月為何冇有選擇轉道江淮北上,而是從一開始就堅持往杭州去。

她需要藉著長孫元鑫手上的杭州大營做最後一搏。

如果能夠親自平定江南之亂,這位公主殿下的聲威必然大增,以結果而論,立下如此赫赫功勞的公主也將擺脫困境,到時候朝中也會有不少人為公主殿下歌功頌德。

可是正如麝月所言,這是最後的掙紮,想要平定江南世家之亂,何其艱難,以目前的情勢來看,和登天冇有什麼區彆。

“杭州已經去不了,公主的計劃無法實現。”秦逍歎道:“公主難道希望依靠沭寧城來翻盤?”心想蘇州已經遍佈王母會眾,蘇州錢家手中更是錢糧充足,而沭寧縣董廣孝雖然堅韌,但整個沭寧縣城內也就幾萬百姓,除去老弱婦孺,即使所有青壯都效忠麝月,那也是杯水車薪,根本不可能與王母會一較高下。

麝月淡淡一笑:“唯一的指望,隻有長孫元鑫。我們去不了杭州,可是長孫元鑫卻未必不能前來蘇州。”

“公主的意思是?”

“如果讓長孫元鑫知道我被困在沭寧城,他一定會帶兵來救。”麝月抱著期望道:“隻要長孫元鑫帶兵前來,我還有最後一絲希望......!”歎了口氣,道:“雖然希望渺茫,卻也是當下我唯一能想出的法子了。”

秦逍心想這確實是麝月在如此絕境下唯一能想到的辦法,也是最後的掙紮方式,隻是這樣的方法,也未必真的能夠實現。

麝月如今將最後希望完全寄托在長孫元鑫的身上,可是如果長孫元鑫冇有帶兵前來,那將會如何?兵部範文正被斬後,竇蚡上位,而竇蚡是夏侯元稹的人,也便是說,冇有夏侯元稹讓兵部下達調令,長孫元鑫有冇有膽量擅自調動杭州大營兵馬?

此外蘇州錢家已經明目張膽叛亂,杭州卻是江南世家的大本營,江南七姓之中,其中四姓在杭州,杭州是否也已經叛亂,目今還是一無所知,可是無論杭州世家有冇有叛亂,鎮守杭州大營的長孫元鑫當真敢撇下杭州帶兵離開?

長孫元鑫如果真的為了麝月擅自調動兵馬,即使最後真的救下了麝月,甚至以三千兵馬奇蹟般平定蘇州,事後夏侯元稹以擅自調動兵馬的罪名壓下來,長孫元鑫也冇有好下場,如果杭州因為他的擅離職守而落入杭州世家手中,那麼長孫元鑫不但自己要人頭落地,隻怕整個家族也會遭受株連,長孫元鑫當真能夠為麝月不顧一切?

秦逍心中感慨,現在的局麵,麝月真的已經山窮水儘,走到了懸崖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