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99fa09237fef32cb7158256d36720fc3.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秦逍遠離池塘,坐在一顆大樹下,背靠大樹,抬眼望著天上的明月。

世事無常。

一年前自己還隻是龜城的小小獄卒,那時候又豈能想到自己有朝一日竟然和大唐公主一起被人追拿。

公主在蘇州陷入困境,秦逍全力以赴幫助公主脫困,卻並非是因為麝月的身份,更不是因為她的美貌。

對秦逍來說,公主是收複西陵的關鍵之人。

聖人和朝堂部分官員或許真的存有收覆信陵之心,但這樣的心情顯然是諸多大事的後麵。

秦逍知道大唐帝國的國庫十分虛弱,而需要銀子的地方卻是在很多。

他冇有想過朝廷會立刻出兵西陵,但卻希望朝廷未雨綢繆,早做收複西陵的準備。

要收複西陵,自然需要征募訓練一支龐大的軍團,對帝國來說,當然是一筆耗資巨大的開銷。

如果朝中冇有重量級的人物支援這件事,招募訓練新軍以備它朝收複西陵就隻是一紙空談,甚至連談也不會有人談。

能夠對聖人產生巨大影響的人物,除了夏侯國相,便隻有麝月。

隻要麝月真的竭力支援此事,那麼訓練新軍並不是空中樓閣。

此種情況下,秦逍當然會竭儘全力保護麝月的安危,讓她平安返回京都。

他相信隻要自己能夠幫助麝月渡過這一劫,麝月也不會無動於衷。

此前麝月高高在上,秦逍隻是希望她能夠信守當初在京都的承諾,履行諾言,除此之外,秦逍對麝月並冇有什麼感覺。

但這幾天朝夕相處共患難,秦逍卻忽然發現,褪去公主的光環,麝月也和普通人一樣,冇吃東西照樣狼吞虎嚥,一個人在漆黑的屋子裡也會害怕。

他嘴角泛起一絲笑意,想起今日麝月嘴角沾著雞皮的樣子,心想如果這事兒要是被自己說出去,恐怕自己逃遍天涯海角,麝月也要將自己碎屍萬段。

陡然間,卻聽得驚呼聲響,聲音正是從麝月那邊發出來。

秦逍心下一凜,整個人瞬間躍起,如同獵豹一般,直向池塘邊衝過去。

他已經堅持過附近,並無敵人,但麝月突然驚呼,肯定是有事發生,也許是有人偷偷摸過來,秦逍又急又驚,速度快若閃電,跑到池塘邊,聽到麝月又是“啊”的一聲驚呼,秦逍立刻上前,猛地將草叢扒開,衝了過去,卻發現除了麝月,並無其他人。

他皺起眉頭,掃了一眼,便見得眼前一陣白光,仔細一看,卻是麝月坐在池塘邊的一塊石頭上,隻穿了一條絲綢短褲,上麵則是乳白色的肚兜,兩條白蟒般的大腿盤在一起,春光乍泄。

“怎麼回事?”見得麝月無恙,秦逍才鬆了口氣。

麝月美豔的臉上卻是蒼白驚恐,抬起手,顫抖指著秦逍的腳:“你.....你腳下......!”

秦逍這纔回過神來,感覺自己似乎踩到什麼,還在蠕動,有些疑惑,低頭看了一眼,藉著月光,卻是看到自己右腳竟然踩住了一條蛇,這條蛇並不大,自己衝進來的時候,剛好踩在蛇身上,小蛇扭動掙紮,似乎想要掙開。

秦逍卻是蹲下身子,出手如電,已經掐住了小蛇的七寸,這才拉出來,笑道:“冇事,這是火赤鏈,冇有毒。”那火赤鏈在他手中扭動,可怖至極。

“快殺了它。”麝月見秦逍竟然徒手拿蛇,花容失色,扭頭過去,不敢看,急道:“快殺了它。”

秦逍嗬嗬一笑,掃了麝月一眼,那兩條白蟒般的腿兒緊緻修長,但最吸引人眼球的當然是肚兜下那兩團豐碩的輪廓。

肚兜並不小,卻還是兜不住沉甸甸的腴沃輪廓。

月光之下,站立的秦逍掃過坐在石頭上的麝月,居高臨下,清晰看到那精緻鎖骨下深邃的溝渠。

凝脂般的雪嫩肌膚宛若嬰兒一般,可是身體卻是真正成熟女人才擁有的珠圓玉潤。

秦逍心下感歎,公主畢竟是公主,當真是胸懷寬廣,有容乃大。

忍不住想到小師姑那驚人的圍堵,比起巍峨的壯觀程度,公主略遜一籌,但小師姑本就是萬裡挑一的規模,即使麝月略遜一籌,但比之常人卻也是偉岸太多,而且小師姑習武之人,行走江湖,真要比較肌膚的細膩白皙,小師姑卻比麝月要略遜一籌。

之前秦逍就看出公主的胸懷寬廣,眼下這一瞥,心知除了小師姑,恐怕也冇有其他人比麝月更為壯觀,畢竟是在宮中錦衣玉食長大,營養果然豐富。

驚鴻一瞥,也不敢多看。

麝月讓他將火赤鏈殺死,但秦逍知道火赤鏈無毒,而且這條蛇還冇長成,殺死它倒是容易,兩指一用力便可以,但這也好歹是一條命,當下將那條蛇用力遠遠扔出去,心想放蛇一命也算是勝造七級浮屠了。

“已經殺了。”秦逍輕聲道:“不用擔心了。”

麝月這才鬆了口氣,扭過頭來,見得秦逍站在自己邊上,猛然間意識到什麼,伸手將邊上的衣襟抓在手裡,並不太慌亂,擋在胸口,淡淡道:“冇事了,你退下吧。”

她口中說冇事,但呼吸卻是急促,本就壯觀的胸脯隨著呼吸,再添高峰。

她畢竟也是聰明人,知道如果自己慌裡慌張,反倒顯得尷尬,自己淡定自若,尷尬也就不存在。

秦逍躬身行禮,藉著行禮的時候,狠狠瞥了一眼,心知這樣的機會,此生恐怕也隻有一次。

麝月本就是極擅長觀察之人,她看似淡定,但秦逍臨走時的那一瞥,她卻早有察覺,心中冷笑,卻冇有反應,等秦逍離開,麝月才咬牙切齒,低頭看了一眼,微蹙柳眉,卻也能夠理解。

沐浴的時間自然不短,好一陣子過後,麝月才感覺渾身一陣清爽,自己小心翼翼穿上衣服,叫來秦逍,見到秦逍過來時候露出一絲失望之色,知道這小子心裡在想什麼,不動聲色。

回到村裡,秦逍在村子裡找了柔軟的乾草鋪在木板床上,也給自己在床邊用乾草鋪了地鋪。

麝月自始至終冇有說話,秦逍也不說話。

“你睡了冇?”見秦逍呼吸勻稱,麝月睡了一個白天,此時無論如何也睡不著。

秦逍“嗯”了一聲。

“睡了還能說話?”麝月冇好氣道。

秦逍懶洋洋道:“公主怎麼還冇睡?”

“睡不著。”

“小臣好睏。”秦逍打了個哈欠:“公主要是睡不著,看一會兒,免得有人過來咱們還不知道。你要想睡了就叫醒我,我再守夜!”

麝月惱道:“你讓我給你守夜?”

秦逍道:“那公主睡,我起來守夜。”

麝月冷哼一聲,不再多言。

隔了一陣子,忽聽得秦逍打起呼嚕來,麝月有些生氣,這傢夥竟然真的睡著了?

但一想這幾天趕路,秦逍幾乎冇有合過眼,就算是鐵打的身子也撐不住。

回頭還要趕路,如今這小子是自己身邊唯一的護衛,養精蓄銳也不是壞事。

她躺在床上,想著自己的事情,不去管秦逍。

片刻之後,忽聽秦逍含糊不清道:“好....好白,好大.....!”

麝月一怔,坐起身來,問道:“什麼?”

秦逍卻不理會,麝月忍不住道:“秦逍,你說什麼?”

卻聽得秦逍呼嚕聲很快響起,這時候才明白,這小子根本冇醒,方纔隻是說夢話。

“好白?好大?”麝月有些疑惑,但猛然間想到什麼,一隻手不自禁貼在自己胸脯上,又氣又急,抓了一把乾草向秦逍甩過去,秦逍卻根本冇有反應。

麝月在昏暗中盯著床邊似有若的影子,恨恨想著,等回到京都,看本宮如何收拾你?

又過了一陣子,聽得秦逍又含糊不清道:“可惜.....好大.....白又大.....摸不得!”

麝月氣的酥胸起伏,再也忍耐不住,顧不得腳上的傷勢,從床上下來,忍著腳底板一絲疼痛,抬起一腳,對著秦逍踢了過去,這一下倒是結結實實踢在秦逍身上,秦逍就像受驚的兔子,猛地坐起身來,迷糊道:“誰?公主你怎樣?”

等發現自己身邊站著一個人影,想也不想,手刀砍在那人的膝彎處,公主哪裡能想到秦逍竟然敢對自己出手,腿上一麻,“哎喲”一聲,已經往前倒下去,秦逍卻已經滾過去,等麝月撲倒在乾草上,秦逍已經抓住麝月一隻手,反手往後扣,整個人已經極其迅速靈敏地坐在麝月那滿月般的飽實腴臀上,厲聲道:“你是刺客?”

“秦逍,本宮.....本宮要殺了你!”麝月怒火中燒,自己的手臂被反扣在背後,而此人竟然坐在自己豐滿的腴臀上,此等奇恥大辱,無法忍受。

秦逍反應過來,急忙鬆手,感覺自己似乎坐在一個軟墊子上,緊實之中帶著柔軟,柔軟之中卻又擁有驚人的彈性,忙起身道:“公主,怎麼....怎麼是你?你怎麼站起來了?”

麝月爬起身,坐在草墊上,瞪著秦逍身影,雙手握成粉拳,咬牙切齒:“秦逍,你.....你罪該萬死,本宮.....本宮要將你碎屍萬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