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4e81d573b70cfe56c93cbe6321fbdef7.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村裡的人將塗大爺那夥人的屍首埋在了村後,隨即各自收拾。

這些百姓自然冇有什麼金銀細軟,擁有的無非是衣物牲畜,村裡倒是有七八輛板車,罈罈罐罐和衣物都搬到車上,至於一些農具和家中所用的菜刀之類,也就隨身拿著。

天亮之前,各家各戶屋裡大致都被收拾乾淨。

“這次離家,短時間內未必回得來。”看到村民們大都收拾妥當,宇文承朝才走到那老者身邊:“留兩隻雞在村裡,也算是祭祀一下土地神吧,讓土地神保佑你們能夠早日歸來。”

村民們對守護一方的土地神倒是十分敬畏,還真希望離開之後,土地神能夠保護村子裡的房舍不被損毀,老者和村民們商量了一下,留了兩隻雞在村裡,感覺雞鴨成雙,不用宇文承朝說,又留了兩隻鴨子下來,心裡都祈求土地神保佑,能早日回村。

天亮之前,宇文承朝就帶著手下人護送著村民們離開。

秦逍和麝月在草叢中見到隊伍遠去,直到再也看不到身影,這才鬆了口氣。

秦逍小心翼翼背起麝月,進了村裡,瞧見一戶屋子門前立著一根木杆,四隻雞鴨都被繩子拴在木杆上,似乎是擔心雞鴨餓死,甚至還留下了一些穀物放在木鬥裡。

“大公子想的倒是周到。”秦逍見到四隻雞鴨,哈哈一笑:“公主,這是給咱們留下這兩天的夥食。”

麝月伏在秦逍背上,看見身上臟兮兮的雞鴨,蹙起柳眉,卻也冇多說什麼。

她知道自己若是嫌棄這雞鴨太臟,回頭秦逍正要做出香噴噴的雞肉鴨肉來,自己難道還好意思吃?

這是村裡最大的一間房舍,雖然簡陋,但主人顯然很愛乾淨,又或者是因為此一去也不知道何時歸來,將屋裡打掃的乾乾淨淨,雖然空蕩蕩的,卻也寬敞許多。

唐人戀家,哪怕是走到千裡之外,心頭卻似乎有一根無形的繩子,將那顆心永遠拴在故鄉。

“雖然簡陋,比不了皇宮金碧輝煌,但比荒郊野外可要舒服多了。”秦逍走到左邊房內,小心翼翼將麝月放在木板床上,讓她坐在床邊。

板床顯然有些年頭,被褥也已經被帶走。

“你是故意氣我?”麝月坐在窗邊,等了秦逍一眼:“這時候提皇宮,你什麼意思?”

秦逍笑道:“不是擔心公主受委屈嗎。”伸手在板床上拍了拍,搖頭道:“太硬,躺著不舒服,大公子記得留下食物,卻忘記留下被褥。”

麝月淡淡道:“留下來我也不睡。”

畢竟是尊貴的金枝玉葉,豈能睡在平民百姓睡過的被褥上?

“我看見村子邊上有柴堆。”秦逍道:“幸虧他們冇有將柴火也帶走,乾草很柔軟,待會兒我給你鋪上。”環顧一圈,道:“咱們要在這裡等兩天,等到大公子送訊息過來,正好趁這兩天時間,好好養養你的腳傷。你先好好休息一下,我看看他們是否還留下什麼有用的東西。”

麝月此時還真是疲倦的很,這幾天折騰下來,身子都散了架,不但腳傷冇好,便是兩隻大長腿也是痠軟得很,如果是在宮裡,讓宮女好好捶捶也就能舒緩,不過現在身邊冇有宮人,自然不可能讓秦逍幫自己捶腿。

自從背上自己之後,那傢夥一路上動不動就上下顛動兩下,每次顛動,胸脯就要在他背上擠壓,在麝月看來,秦逍就是故意這樣占便宜。

麝月不是懵懂無知的少女,其實也能理解,秦逍是不是好色之徒先不說,畢竟男人隻有牌位被立起來纔可能真正收斂那顆蠢蠢欲動的心,男人好色也不算是什麼太大的毛病,但這小子竟敢占便宜占到自己頭上來,簡直是吃了熊心豹子膽。

好在秦逍倒也冇有其他太出格的舉動。

麝月知道自己的優勢,無論樣貌還是身段,自然都可以讓天下所有男人臣服裙下,秦逍正值青春熱血之時,和自己身體相貼,有些正常的反應實在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反倒是和自己這樣一位國色天香的大美人身體相貼,還能夠心無漣漪,那纔是怪事,要麼那小子根本不是男人,要麼就是自己對他毫無吸引力。

“好訊息。”秦逍轉了一圈,回到屋裡,笑眯眯道:“村裡找到了鹽巴,也不知道是誰走的匆忙,還留下了半壇麻油,哈哈,我正愁冇有佐料,殿下,有了鹽巴和麻油,回頭給你好好露一手。”

麝月還以為有什麼好訊息,隻是嗯了一聲,反應十分淡定。

“村子邊上有一處池塘。”秦逍道:“水質清澈,我瞧見裡麵似乎還有魚,待會兒過去看看能不能抓到幾條魚,給公主燉個湯魚湯。”

“池塘?”麝月這纔有了一絲興趣:“水很清澈嗎?”

“很清澈,我還喝了兩口,甘爽可口。”秦逍道:“那應該是村裡最大的水源,所以保護的很好。你是渴了?我去給你弄些過來。”過來要拿水袋子,麝月搖頭道:“不渴。”猶豫一下,終於問道:“幫我打些水來,我.....我要洗臉。”

“村子裡的水桶都被帶走了,隻有幾隻破罈子。”秦逍道:“用罈子盛水可行?”

麝月想了一下,才道:“不必,晚點你帶我去池塘邊,我在那邊洗一下。”

她自然不是想洗臉。

幾天下來,渾身上下難受至極,麝月覺得再不好好洗一下,自己可能就要發黴發臭。

隻是這話自然不好直接和秦逍說,輕輕躺下去,有氣無力道:“我倦了,睡一會兒,你先出去,在屋外守著吧。”側身麵朝裡麵,雙腿微微蜷起,秦逍從後麵瞧過去,麝月這姿勢更是曲線起伏,細腰之下,因為雙腿蜷起,飽滿的腴臀將粗布衣衫撐得滿滿實實,形成一個完美的滿月,在細腰的映襯下,更顯腴臀輪廓的滾圓腴美。

秦逍立刻收回目光,心中暗念色即是空。

出了大門,朝陽已經升起。

望著初升的朝陽,秦逍卻是想到顧白衣那邊,也不知道顧白衣此刻究竟身在何方。

顧白衣在太湖。

太湖方圓近千裡,大大小小有五十多座島嶼,除了一小部分島嶼確實不適合住人,大部分島嶼都有人家住在上麵。

最小的島嶼也能有百來戶人家,而最大的西山島,常年都有上萬人在島上。

太湖獨立於江南官府之外,自成一係,雖然會用太湖豐富的水產和岸上的人們做生意,上岸之後會遵守地方的律法,但下水之後,就要遵守太湖的條令法規。

太湖王令狐玄會按照各島大小以及居住漁民的數目,劃出專門的打漁水域,互相之間不可進入其他區域打漁,如果發生衝突,也會有專門的人員來處理糾紛,一旦違背太湖禁令,會得到重罰。

每一個島嶼,就像一個村落,互相之間可以走動,但是西山道對大部分漁民來說,卻是禁地。

西山島的居民,是最早跟隨令狐玄父子的一批漁民,主要是太湖周邊的居民,當年也是跟隨令狐父子對抗官兵,這批人是令狐玄的嫡係,也是對令狐玄極其忠誠的一批人。

西山島是太湖第一大島嶼,麵積極大,整座島嶼甚至比蘇州城還要大上不少。

島上物產也十分豐富,而且酒樓、茶肆、商鋪甚至賭場樂坊都不缺。

太湖五十多座島嶼,其中有三十七座島嶼住了人,而令狐玄在每一座島上都任命了一名島主,管理島上大小事務,每隔三個月,各島島主都會聚集在西山島召開會議,向太湖王令狐玄彙報各自島上的情況。

一般人很難見到太湖王,在太湖,令狐玄就像是個神話一般的存在。

即使是諸島主,也隻有在召開大會之時見到太湖王,平時難得一見。

但太湖王卻並非時刻都待在西山島。

太湖王對各島居民都會很關護,你說不清楚他什麼時候就會突然登上某座島,視察島上的情況,島民如果有什麼委屈和困難,太湖王會立刻解決,任何島主但凡有過失之處,很可能就會被太湖王直接避免,按照民意啟用新的島主。

所以太湖諸島的百姓,對太湖王充滿了敬畏和愛戴,雖然令狐玄並無官身,但太湖三十七島百姓,提到令狐玄,都是以太湖王尊稱。

對他們來說,太湖就是國中之國,世外桃源。

西山島有五處登島碼頭,每一處碼頭都是有重兵守衛,陌生外人想要登島,難如登天。

顧白衣和陳芝泰一行人此刻就在西山島。

鐘不凡將顧白衣等人帶上島後,安排在了一處四周環繞竹林的大院子裡,庭院雅緻,格局優美,亭台假山彆有風格,身在其中,很難想到自己竟然是在所謂的太湖盜老巢。

顧白衣等人住下之時,已經是夜裡,所以並冇有立刻見到太湖王。

鐘不凡將幾人安頓之後,也不多言,一副高人風範飄然而去,好在另有人專門伺候,準備了可口的食物以及乾淨的衣裳,眾人逃亡數日,好不容易能在這雅緻的院子落腳,自然是酒足飯飽之後美美睡上了一覺。

陳芝泰對魚玄舞十分關照,次日一大早,就親自將島上準備好的早餐給魚玄舞送了過去,魚玄舞對陳芝泰的心意自然是一清二楚,但自始至終十分客氣,始終稱呼陳芝泰為“陳大哥”,隻是這樣的客氣反而讓陳芝泰覺得很見外,總覺得兩人的距離還是很遠,感情發展起來似乎很困難。

到了後院,便瞧見坐在亭子裡看書的顧白衣。

顧白衣換上了一身乾淨的粗麻衣裳,不過因為氣質所在,即使穿著粗麻衣衫,依然是文質彬彬鶴立雞群的感覺。

“顧大人,那位太湖王知不知道我們到了島上?”陳芝泰走過去,帶著恭敬:“昨晚冇見我們還能體諒,怎麼現在還不過來?”

到現在,陳芝泰其實都想不明白,為何昨天生死攸關之時,太湖盜會突然出現?

他們為何會埋伏在那片蘆葦中,而顧白衣又怎會那般巧合帶著眾人到了那裡?

他並不算太蠢,總覺得這位顧大人可能與太湖盜有某種關係。

顧白衣也冇有看他,隻是淡淡一笑,道:“令狐島主派人救了我們,算是我們的恩人,咱們對他要有感激之心。他冇見我們,我們就在這裡等著,等他忙完了,自然會見。”終於瞥了陳芝泰一眼,含笑道:“陳兄弟急著要離島嗎?”

“那倒不是。”陳芝泰笑道:“這裡有吃有喝,那些叛軍也打不到這裡,在這裡住上一年半載,我也無所謂。”歎了口氣,道:“不知道老耿現在如何,是否到了杭州?”

顧白衣一邊翻書一邊道:“各人有各人的機緣,咱們到了西山島,是我們的機緣,耿兄弟自然也有耿兄弟的機緣,你不用太擔心。”隨機一笑,道:“不過耿兄弟如果知道你在記掛他,應該會很感激。”

陳芝泰又問道:“顧大人,那秦大人和公主現在到了哪裡,你可知道?”

“我不是神仙,不會算卦。”顧白衣神情平靜:“不過秦兄弟是有福之人,而公主也有貴氣護身,他二人都是聰明絕頂之人,王母會一群烏合之眾,想要抓住他們,應該比母豬上樹還難。”

“母豬上樹?”陳芝泰眨了眨眼睛:“為何不是公豬上樹?”

顧白衣抬起頭,凝視著陳芝泰,片刻之後,才歎道:“如果公主聽到這句話,你的腦袋可能真的要搬家了。”

“啊?”陳芝泰反應過來:“顧大人,我.....我不是說公主上樹,我是說.....公豬,就是母豬的配偶,公豬上樹!”

他話聲剛落,隻聽後麵傳來聲音:“大膽,你怎能對公主不敬?不要腦袋了嗎?”

陳芝泰回過頭,隻見兩名大理寺刑差正站在自己身後不遠處,冷冷盯著自己。

此番等島,顧白衣除了帶著陳芝泰和魚玄舞,還有三名大理寺刑差,這三人都是顧白衣的部下,剛巧從後麵過來,聽到陳芝泰說起“公主上樹”,立時斥責。

開玩笑,公主是什麼人?

大唐的金枝玉葉,怎能在私底下議論公主,還誹謗公主上樹。

陳芝泰怔怔看著那兩名大理寺刑差,忽然抬起手,對著自己的嘴狠狠抽了幾下,然後一聲不吭,神情黯然低頭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