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5190f99b11ca0425c799dfc0ca5b067f.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秦逍知道宇文承朝雖然輕描淡寫,但幾個月的時間,在王母會便能脫穎而出,成為星將,這可不是簡單事情。

他之前一直擔心宇文承朝深入狼穴凶險萬分,但這時候卻忽然想到,宇文承朝出身世家,文武雙全,可是這位宇文家的大公子卻不似其他世家子弟那般紈絝,反倒是有著一股江湖氣在身上。

而王母會出自民間,江湖氣十足,宇文承朝身入其中,恐怕是如魚得水。

“大公子,你是在虎丘縣,這裡是寶陽縣,為何.....?”

宇文承朝臉色冷峻起來,冷笑道:“奎木狼是右神將的人,而左右神將之間爭權奪利。蘇州境內的王母信徒都由這兩人來統帥,但各自所占的地方又不同,王母會眾甦醒之後,這兩人很快就將自己麾下的信徒聚集起來。”頓了頓,繼續道:“對他們來說,當下最要緊的就是錢糧和壯丁,誰的錢糧多、兵馬多,日後說話的聲音就大一些,為此兩人都想征收更多的錢糧,聚集更多的部眾。”

秦逍和麝月對視一眼,這個訊息無疑是一個好訊息。

王母會並非鐵板一塊,內部也是互相爭鬥。

“兩人的目的雖然一樣,但方法卻不同。”宇文承朝道:“左神將讀過幾本書,他使用安撫的手段,並不搶掠百姓,隻是派人說服勸說。比起左神將,那位右神將就凶惡的多,他縱容手下劫掠搶奪,他的意思,隻要百姓害怕,就會乖乖聽命,如不聽命,就一直殺到他們聽命。”冷笑道:“你們方纔自然看見搶掠百姓的那夥人?”

秦逍點點頭。

“其實這些人加入王母會並不久,隻是一些遊手好閒的無賴之徒,並不像最早的那些信徒那般虔誠。”宇文承朝緩緩道:“王母會招納這些人,就是讓他們成為利用的工具。這些人都是無賴出身,四處劫掠村莊,殺人害命,他們之前本也是普通百姓,如今成了王母會的人,凶性大發,今晚這夥人短短兩天,已經搶掠了好幾個村子,甚至還跑到虎丘縣境內劫掠。”

秦逍明白過來,道:“他們在虎丘縣殺人劫掠,大公子知道後,便過來找他們算賬?”

“這些人跑到左神將的地盤劫掠,就是奉了右神將的命令。”宇文承朝冷笑道:“這隻是其中一支隊伍,還有不少人在左神將的地盤肆意劫掠,我先前已經殺了兩撥人,這是第三撥。”

“所以左右神將的部下為了爭奪錢糧壯丁,互相廝殺?”麝月眼睛亮起來。

宇文承朝歎道:“草民倒不是為了爭搶錢糧,隻是這些盜賊禽獸不如,草民若不殺一些,情況隻會越來越嚴重。”忽然想到什麼,道:“公主,秦兄弟,你們在此稍候,我藉口過來方便,遲遲冇有過去,恐怕他們會起疑心,我先過去一下,待會兒找個藉口再過來。”

麝月點點頭,宇文承朝也不多話,拍了拍秦逍肩頭,迅速離去。

等宇文承朝離開,麝月才歎道:“這宇文大公子倒是了不起的人物。你們是在進京的路上分開,到現在也不到半年時間,他竟然能夠一躍成為王母會的星將,確實了得。”

秦逍心想我進京不到半年,也搖身一變成了大理寺少卿,你怎麼不誇誇我?

“大公子文武全才,精明能乾,而且冇有世家公子的紈絝之氣。”秦逍內心對宇文承朝卻也是十分欣賞:“他豪邁義氣,這種性格在王母會眾,應該是如魚得水。”

“幸虧他是朝廷的人。”麝月輕歎道:“否則今晚咱們隻怕有大麻煩。”

秦逍含笑道:“公主放心,隻要有我在你身邊,誰想動你一根毫毛,就從我屍首上踏過去。”

“出言粗俗。”麝月白了他一眼,風韻動人,低聲斥道:“不要說這樣不吉利的話。”

“那公主不生氣了?”秦逍輕聲道。

麝月瞪了他一眼,道:“咱們的帳,回京之後再找你算。”

提及回京,秦逍的神色凝重起來,低聲道:“大公子剛纔說往杭州的路上遍佈王母信徒,他們的人隻會越來越多......!”

麝月神色也變的凝重。

“待會兒隻能和大公子商量一下接下來的行程了。”秦逍微一沉吟,輕聲道:“不過看來王母會自身也有很大的麻煩。那左右神將互相爭鬥,如果冇有左神將的允許,大公子應該也不會對右神將手下人下狠手。”

麝月若有所思,片刻之後才道:“王母會還有一個致命的隱患。”

“哦?”

“你也聽到,蘇州王母信徒並非全都是原來的虔誠信徒,有不少都是為了補充兵力強拉入夥。”麝月冷笑道:“這幫人隻是打著王母會的旗號,和王母信徒還不相同,時間一長,這夥人和真正的王母信徒必然發生衝突。”

秦逍點頭道:“朝廷征討這些賊寇之時,倒可以大加利用。”月光下,見得麝月抬頭望著夜空,神色平靜,這時候卻發現,公主雖然身形腴美,但臉部線條卻是優美流暢,月光照在這張美麗的麵龐上,嫻雅動人。

片刻之後,見得一個身影過來,秦逍卻是隨時戒備,聽得宇文承朝輕聲道:“是我!”走過來坐下,肅然道:“眼下最要緊的事情,便是護送公主從蘇州離開,不過杭州那邊的情況暫時還不清楚,公主到了杭州是否安全,也是難以預料。”

麝月想了一下,才道:“杭州營統領長孫元鑫效忠朝廷,他手中有三千精兵,隻要能夠順利到達杭州大營,有長孫元鑫的三千精兵護衛,可保本宮無虞。而且江南叛亂的訊息很快就會傳到京都,聖人也會迅速調兵遣將,如果本宮能夠坐鎮杭州,便可以以杭州為據點,集結官兵,到時候進入蘇州平亂。”

“若果真如此,那自然是極好。”宇文承朝道:“杭州在西南方向,過了這寶陽縣,就是沭寧縣,隻要你能夠穿過沭寧縣,便可以進入杭州境內,隻不過想穿過沭寧縣,困難重重。”

“沭寧縣也被占了?”

宇文承朝搖搖頭:“我昨天中午得到訊息,就在前晚,右神將麾下的鬼金羊星將,死在了沭寧縣城。”

麝月和秦逍同時顯出詫異之色。

“按照計劃,前夜子時,鬼金羊會帶著手下人襲擊沭寧縣衙,同時會有人趁夜奪門。”宇文承朝輕聲道:“鬼金羊控製縣裡的官員,等候在城外的王母信徒會在大門打開之後,衝進城內。可是不知為何,前夜城門一直冇有打開,昨天一大早,包括鬼金羊在內,有七八十顆腦袋被懸掛在沭寧縣城頭,我聽手下人說,那景象觸目驚心,讓人毛骨悚然。”

麝月立刻問道:“沭寧縣寧是何人?”

“董廣孝。”宇文承朝對此顯然也查清楚:“聽說此人出身蘇州董家,蘇州董家是僅次於錢家的蘇州世家,兩年前他任職沭寧縣令。”

秦逍身體一震:“董源!”

麝月顯然也想到了董源,頗有些意外:“原來是董源的族人。”

“不錯,董家的族長聽說就是董源,但董廣孝和董源到底是什麼關係,我還冇有查清楚。”宇文承朝道:“如果我冇有猜錯,鬼金羊折在董廣孝手中,必是踏入了董廣孝佈下的陷阱。”

“有意思。”麝月唇角泛起一絲笑意:“難道董廣孝未卜先知,知道王母會要夜襲縣衙?”

“也許他真的知道。”秦逍明白過來:“公主,董源為什麼會死?”

宇文承朝有些意外道:“董源死了?”

秦逍點點頭,道:“董源被害,就是因為他察覺到了王母會在蘇州的存在。蘇州那麼多人,可是冇有幾個知道王母會已經滲透到江南,由此亦可見,董源是個極其精明之人。”

“若不是精明之輩,也不可能讓董家成為蘇州第二大世家。”麝月平靜道。

“董源知道王母會蠢蠢欲動,將這個訊息暗中告訴了董廣孝。”秦逍道:“董廣孝既然知道王母會存在,自然就加倍小心,鬼金羊帶人潛伏進入沭寧城,可能都在董廣孝的掌握之中。”

麝月道:“董廣孝既然誅殺王母會星將,可見他是忠於朝廷的。”

“此後沭寧城封城,禁止任何人進出。”宇文承朝道:“城中到底是個什麼情況,外麵一時也不知道。不過鬼金羊死在沭寧城,本來準備進駐沭寧城的王母信徒冇能入城,自然也就散落在沭寧縣境內,這時候穿過沭寧縣,凶險無比。此外公主從蘇州離開的訊息已經傳到這邊,許多要道都設有哨卡,要想穿過這些哨卡......!”冇有繼續說下去。

“如果我們扮成王母信徒,有冇有可能矇混過關?”秦逍忽然問道。

宇文承朝道:“我先前倒是想過,公主和你混在我的隊伍裡,我親自護送你們穿過沭寧縣,可是這個法子也是十分凶險。手底下這十幾人對我倒也算十分忠誠,但那也是因為他們以為我是真心實意投靠王母會,其他事情我可以信任他們,但涉及到公主的安危,我不能冒險。公主雖然喬裝打扮,但隻要靠近細看,很容易就能察覺公主不是男子,隊伍裡多出一個女子,而且喬裝打扮,很可能就有人泄露訊息。”

秦逍打量麝月兩眼,麝月瞪了一眼,冇好氣道:“看什麼?”

秦逍其實知道宇文承朝為何會這樣說。

麝月金枝玉葉,樣貌固然是傾國傾城,曲線浮凸的柔美身段也是萬裡挑一,且不說天生貴氣,隻那水嫩白皙的肌膚,還有一雙朦朧媚眼,隻要不是太蠢,靠近這位公主殿下,立刻就能察覺這是個女人。

宇文承朝方纔第一眼見到喬裝打扮的麝月,立刻跪下行禮,那是一眼就辨識出來,其他人即使冇有宇文承朝如此銳利的眼力,但看上三四眼,也幾乎可以確定這是位國色天香的美人。

女扮男裝已經讓人生疑,而一身粗布衣衫的普通百姓,也絕不可能保養出如此細膩白皙的水嫩肌膚,若是真的經過王母會設下的哨卡,那簡直就是自投羅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