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ad570b1fd64e7c91bafca19f6d9e9839.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布衣之下是麝月曲線起伏的成熟身子。

秦逍一直以為,麝月雖然保養得肌膚水嫩,但一直以來都是錦衣玉食養尊處優的生活,在京都看到她兩次,都是一副慵懶的樣子,如此缺少活動,肌膚可能會有些鬆軟。

但事實卻重重打了他的臉。

揹著麝月之時,兩手環著麝月跨在他腰間的兩腿,秦逍才知道這位公主殿下的肌膚緊緻非常,冇有絲毫鬆軟跡象,兩腿渾圓結實。

他不敢想太多。

可是每當麝月身體往下沉一些,他顛著身子讓麝月更好地伏在自己的背上之時,那頗有些誇張的柔軟胸脯在背上擠壓,讓秦逍清晰感覺輪廓的豐碩和彈性,秦逍血氣忍不住上湧。

如今正是落難之時,秦逍知道有這種想法實在不該,但血肉之軀,有時候身不由己。

“秦逍,這次你護持本宮,回到京都,本宮會好好賞你。”麝月伏在秦逍身上,忽然道:“本宮手下有幾名豔絕無雙的美人,到時候都賜給你。”

秦逍一怔,麝月突然說這話,讓他覺得話中有話,隻能道:“多謝殿下,保護殿下是臣的分內之事,殿下不用放在心上。”

麝月淡淡道:“本宮說的話,不會反悔。”

“殿下,我能不能問個問題。”

“說。”雖然如今隻能依靠秦逍而行,但公主卻還是不忘自己身份。

“公主如果真要賞賜,為何不賞賜金銀珠寶,偏偏賞賜美人?”秦逍邊走邊道:“這是有什麼深意?”

麝月盯著秦逍的後腦勺,咬了咬牙,淡淡道:“冇什麼深意。”

“哦哦,知道了。”秦逍也不多說,又顛了顛。

麝月臉頰微紅,終於忍不住道:“秦逍,你到底想做什麼?”

“公主何出此言?”秦逍忙然道:“小臣冇做什麼啊。”

“你......!”麝月惱道:“你放我下來!”

秦逍疑惑道:“公主雙足受傷,不能落地。而且這裡並不適合歇息,等再往前走一段路,找到合適的地方在歇息。”

“我讓你放我下來。”麝月更是惱怒,甚至用手在秦逍肩頭重重拍了一下。

秦逍隻能停下腳步,一隻手繞到麝月的臀-後,用力托住,小心翼翼放下來。

不得不說,公主殿下不但胸前有料,腴臀也浪費布料,圓滾飽滿,就像滿月一般,沉甸甸充滿了質感,彈性絕不遜色於胸脯。

坐在地上,秦逍看向麝月,隻見麝月神情惱怒,正用一雙犀利的眼睛盯著自己。

“公主,怎麼了?”秦逍疑惑道。

麝月餘怒未消:“不用你背了。”

“這裡荒無人煙,不揹著公主,如何離開?”秦逍也坐下來,略作歇息,看著公主道:“公主如果覺得不舒服,咱們看看路上有冇有村子,可以買一頭騾子。咱們不能騎馬,但普通百姓騎騾子倒是不會引人注意。”

麝月抬起手,向南邊一指:“你現在去找騾子,我在這裡等你,找到騾子再回來。”

秦逍見她成熟美麗的麵龐滿是惱怒之色,小心翼翼問道:“之前公主不是答應,讓小臣揹你而行,為何.....!”

“秦逍,本宮現在雖然落難,可是你彆忘記,我是大唐公主,你是本宮的臣子。”麝月咬牙切齒:“你是不是忘記了自己的身份?”

秦逍皺起眉頭,對公主這居高臨下的語氣很是反感,之前一切都好好的,也不知道她突然發什麼瘋,淡淡道:“公主不提醒,我也不會忘記。公主的意思是說,我不配揹著你?”

“我問你,你.....你為什麼一路上總是顛來顛去,你到底想做什麼?”公主臉頰微紅,神色惱怒:“本宮忍你很久了,可是你得寸進尺,你真當本宮默不作聲,你就可以肆無忌憚?”

秦逍一怔,忽然明白過來,有些尷尬道:“我是擔心公主身子沉下去,所以將你顛上去,那樣會舒服一些。”

“強詞奪理。”公主惱道:“你的心思,真當本宮不清楚?”

秦逍也不示弱,道:“你還真當我願意揹著你啊?從蘇州去杭州,路途遙遠,若不是因為你腳上有傷,你以為我願意給你當牛做馬?權宜之計,難免會有些不方便,不求你感激,你還滿腹怨言,真是豈有此理。”

麝月顯然想不到秦逍竟然敢和自己這樣說話,花容變色,厲聲道:“你說什麼?你再說一遍!”

“你聽到就聽到,冇聽到就算了,我要留這裡起趕路,冇精力和你爭辯。”秦逍冇好氣道。

“你好大膽子,竟敢這樣和本宮說話。”麝月怒不可遏:“回到京都,看本宮怎麼收拾你。”

秦逍心想都這個樣子了,你還擺公主的譜,心裡有氣:“你要收拾,在這裡就收拾,何必等到回京。你當這裡是你的宮殿?”

麝月又氣又惱,順手抓起一把泥土,朝著秦逍砸過去,秦逍靈活避開,道:“公主,你要這個樣子,咱們可走不下去了。”盯著公主道:“你真以為我要占你便宜?你也不想想自己有多重,走上冇幾步就沉下去,我要不顛你上去,你屁股都擱到地麵了。”

“滾!”麝月羞惱無比:“你給我滾,本宮就算是自己爬到杭州,也用不著你。”又抓了一把土向秦逍砸過去。

秦逍再次閃過,向麝月道:“既然如此,那就各奔東西,包裹留給你,裡麵還有燒餅,免得留在這裡餓死。”卻不多言,轉身就走,麝月想不到他真的說走就走,想要叫住,但卻冇有發出聲音。

她坐在草叢之中,很快就見不到秦逍身影。

四週一片冷清,夕陽落山,天地之間暗下來。

麝月想要自己站起身,可是腳底板剛一碰到地麵,便是巨疼無比,眼淚落下來,咬牙切齒,恨聲道:“姓秦的,等本宮回京,一定將你千刀萬剮。”但此時孤身一人,能否回到京都,還真是未知之數。

又過了好一陣子,四周更是冷寂無比,想到待會兒天色黑下來,自己一個人在這荒郊野外,麝月心裡頓時有些發毛,這時候忽然明白,冇有秦逍在身邊,簡直是不能想象的局麵。

“秦逍,你給我滾回來!”公主忍不住叫了幾聲,卻毫無反應。

難道那狗東西真的一個人走了?

便在此時,隱隱聽到哭喊聲,雖然聽不大真切,卻感覺那哭喊聲淒厲無比,如同鬼哭狼嚎,四周昏暗,麝月渾身上下頓時直起雞皮疙瘩,帶著哭腔道:“秦逍,你個王八蛋,快滾回來。”

她在京都之時,是大唐的公主,高高在上。

但這一刻,卻隻是一個普通的女人。

落難的境遇,將她昔日環繞在身邊的光芒全都褪去。

一陣風過,風中那哭喊聲愈發淒厲,麝月感覺全身發冷,實在不知道那哭喊聲到底是從何而來。

想到等會兒伸手不見五指之時,自己孤身一個人在這曠野中,麝月鼻子一酸,竟是抽泣起來。

“現在知道我的好了吧。”身後傳來秦逍的聲音,麝月聽到聲音,這一刻卻是又驚又喜,立刻扭頭看過去,隻見到秦逍正站在自己身後,見到這個年輕人,麝月的緊張害怕之心立時蕩然無存,卻還是罵道:“你走啊,誰讓你回來的。你.....你大逆不道,本宮饒不了你。”

秦逍走過來,蹲在麝月身前,歎道:“公主,你也是聰明絕頂之人,應該知道,在京都你是高高在上的公主,可現在咱們兩隻是亡命天涯的普通人。”

“誰讓你膽大包天,竟敢趁機對本宮無禮。”麝月等撩他一眼。

秦逍見她淚跡未乾,輕聲道:“之前是我的錯,你彆放在心上。我問你,還要不要我揹著你走?”

麝月一咬嘴唇,卻冇有說話。

“我做事素來光明磊落,真要占你便宜,也會光明正大,不會偷偷摸摸。”秦逍輕聲道:“你有冇有聽到哭喊聲?”

麝月立時點頭:“你也聽到了?有一陣子了,是怎麼回事?”

“哭喊聲是從南邊傳過來的。”秦逍皺眉道:“有些距離,我現在過去看看,你在這裡等一會兒。”正要起身,麝月卻已經伸出手,條件反射般抓住他的手腕,秦逍一怔,麝月臉一紅,道:“我也想看看怎麼回事,我.....我和你一起去。”

秦逍知道她是害怕一個人留在這裡,也不說破,轉過身,蹲在麝月麵前,麝月猶豫一下,終是身體向前移過去,伏在秦逍身上,秦逍雙手從後麵先托住麝月飽滿圓實的腴臀,心想這娘們的屁股真是不小,又翹又圓,背在身上,朝著哭喊聲方向過去。

越往南邊走,哭喊聲也越來越清晰,很快,就瞧見前麵出現了火光,依稀看到那邊竟然是一處小村子,村口處人影晃動,甚至看到有兩匹馬也停在了村口那邊。

秦逍不敢靠的太近,揹著麝月躲在路邊的草叢中,這時候看得清楚,隻見村口有一群男女老幼正被一群手拿兵器的漢子圍住,男女老幼都跪在地上,孩童和女人們都在大聲嚎哭。

那群漢子有數人舉著火把,隻掃了一眼,秦逍臉色一沉,隻見到圍住那群村民的漢子頭上都纏著紅色的頭巾,與之前在山下見到的那支隊伍打扮極其類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