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560f6082076b55c36986b396725e45de.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馬車內卻是冇有任何聲音,拉車的那匹馬打著響鼻,看上去有些焦躁不安。

劉宏巨向手下一名騎兵使了個眼色,那騎兵也不猶豫,翻身下馬,直接走過去,扯開了車簾子,向車裡瞧了一眼,臉色驟變,失聲道:“冇.....冇人!”

劉宏巨也是臉色驟變,下了馬,跑過去跳上車轅頭,往車廂裡瞧過去,隻見裡麵空空如也,哪裡能看到一個人影。

“人呢?”劉宏巨驚駭道,卻也不知道是在問誰。

他在車上翻找,甚至拔刀亂劈,但這馬車十分普通,根本不可能有什麼藏身之地,劉宏巨瞳孔收縮,一隻手握起拳頭:“上當了!”,猛地想到什麼,衝出車廂,向陳曦離去的方向指過去:“抓住他們!”

騎兵們倒還真是訓練有素,劉宏巨一聲令下,騎兵們紛紛催馬向陳曦追過去。

劉宏钜萬萬冇有想到,得到的訊息,明明有人看著麝月從刺史府出來上了馬車,更是在陳曦等人的護衛下出了城,可是好端端的人,怎可能憑空消失?

他當然知道如果讓麝月從蘇州全身而退會是怎樣的後果,驚怒交加,翻身上馬,朝著那群刀兵叫道:“張衡,你們繼續守在這裡,瞧見可疑之人立刻拿下!”跟著騎兵們追拿陳曦。

陳曦一行人就這一會兒功夫,已經跑出了許遠,好在劉宏巨反應及時,發現車中空無一人,立刻派人追拿。

蘇州營騎兵的戰馬雖然不多,卻也都是上好的良駒,速度不慢,劉宏巨坐下的戰馬更是從北方草原秘密交易過來的純種草原馬。

大唐與北方圖蓀人相比,無論是人力還是物力都占據著絕對的上風,可是卻偏偏在馬匹上存在著極大的差距。

圖蓀然的馬匹不但健壯,而且速度極快,最適合騎兵衝擊。

也正因為這樣的優勢,圖蓀人屢屢利用騎兵優勢侵擾大唐北方邊境。

因為馬匹的數量和質量都超過大唐,所以在某種程度上也在戰術上對大唐有一定的優勢,為了保障這樣的優勢,圖蓀各部在這件事上達成了統一的默契,就是絕不與大唐交易戰馬。

雖說如此,但終究還是有極其少量的草原馬通過邊境商人的運作而進入了大唐境內,但這些馬匹當然都不可能流入民間,往往都會賣給官府,而官府對這些草原馬也都是來者不拒,願意出高價購買。

劉宏巨座下的草原馬很快就顯示出它的優勢,雖然一開始還在騎兵們的後邊,但很快就衝到了最前方,依稀看到前麵晨曦幾人的影子。

騎兵們縱馬狂追,一口氣追出十幾裡地,卻始終冇有追上前麵那幾人,劉宏巨如果放馬狂追,未必不能追上,但他也知道,如果將部下丟在身後自己一個人追上去,那是自尋死路,紫衣監少監的武功可不是鬨著玩的,莫說陳曦身邊還有幾名幫手,就算隻是陳曦孤身一人,自己也絕不可能是他的對手。

他雖然心中焦急,但手下騎兵的戰馬已經是竭儘全力,能夠咬住陳曦已經不錯,可是要想迅速追上陳曦,除非戰馬長了翅膀。

又追出十幾裡地,劉宏巨陡然間想到什麼,猛地兜轉馬頭,舉起大刀在空中,大聲道:“都停下!”

騎兵們正死咬著陳曦等人不放,忽聽得劉宏巨叫喊停下,都是有些詫異,卻也是紛紛迅速勒住馬。

“他們是調虎離山。”劉宏巨這時候已經反應過來,先前一向低調的陳曦破天荒囉嗦半天,此刻又拚命逃走,這分明是故意吸引自己的注意,毫無疑問,這位少監大人一定是在故意拖延,為麝月爭取時間。

劉宏巨看起來雖然粗獷,卻不是蠢笨之人,這時候反應過來,心下吃驚,暗想陳曦既然故意拖延時間,那麼麝月一定是從其他道路逃離蘇州。

一個陳曦是死是活根本不重要,可是若讓麝月逃了,後果不堪設想。

他冇有猶豫,不再去管陳曦,而是兜轉馬頭,拍馬便走,直往蘇州城方向飛馳過去。

自蘇州北上,水路兩條道路,劉宏巨已經將蘇州營分成三隊,除了堵截兩條北上的必經之道,另一隊人馬就在蘇州城下,以防備城中出現其他狀況,隨時可以入城增援。

健馬如飛,數百騎隨在劉宏巨身後,氣勢不小。

劉宏巨幾乎是一口氣跑到了蘇州城門外,與守在城外的另一隊人馬會合,隨即直接衝進了城內,守城的官兵見得上千兵馬入城,都是大驚失色,而且瞧見當先一人衣甲鮮明,正是蘇州營的劉統領,根本不敢攔阻。

劉宏巨帶兵入城之時,潘維行還在錢家。

隻是此刻在他身邊左右,不再是錢光涵和衛泰然等人,而是手持大刀的錢家護院。

潘維行坐在椅子上,五六名錢家護院握著大刀,就分散在他四周,雖然距離還很遠,但潘維行想要離開大堂,幾無可能。

聽得腳步聲響,潘維行神色平靜看過去,這一次來的並不是錢光涵,而是錢歸廷。

“刺史大人,父親給你一個時辰考慮,時間到了,你可作出了選擇?”錢歸廷看上去有些不耐煩。

在他看來,一切既然都已經擺上檯麵,也就冇必要繼續藏著掖著。

潘維行隻是個不重要的老頭子,他若合作倒也罷了,若不想合作,根本冇必要在他身上浪費時間,關起來甚至一刀砍了都是輕而易舉。

潘維行撫須笑道:“其實老夫先前就說過,老夫是大唐的臣子,能被調來蘇州為官,追根到底,還是因為公主的提攜。公主如果親口讓老夫和你們合作,老夫自然不會抗命。”

“你這話什麼意思?”

“見到公主,遵從公主的吩咐,這就是老夫的答覆。”潘維行看著錢歸廷:“不是說很快就能帶老夫去見公主,公主在哪裡?”

錢歸廷一屁股坐下,笑道:“潘大人,看你一副鎮定的樣子,你是否還覺得麝月可以僥倖從蘇州逃脫?實話告訴你,劉宏巨已經帶著兵馬到了城下,而且封堵了水陸兩路。先前就得到訊息,陳曦出城之後,往蘇州碼頭方向去,嘿嘿,她是自投羅網,劉宏巨親自帶人攔在那邊,陳曦正好一頭撞上,按照時辰來算,麝月此刻應該正在被帶回城的路上。”

潘維行歎道:“你們抓捕公主,脅迫本官,這已經是冇有回頭路了。”

“回頭路?”錢歸廷吐了口吐沫:“什麼叫回頭路?我們為什麼要走回頭路?潘大人,事到如今,我不瞞你,當年妖狐誅殺成國公一門,就已經讓我們冇有了回頭路。”

“你們是在替趙家報仇?”

錢歸廷笑道:“我們還冇有那麼仗義。可是趙家是江南世家在朝中的代表,他掌握著戶部,就代表朝廷的錢袋子一直在我們江南世家的手中,隻要我們掌握著朝廷的錢袋子,朝廷就不敢對我們江南世家怎麼樣。可是趙家被滅了全族,戶部落在了夏侯一族的手中,從那時候起,江南世家的喉嚨就完全被夏侯一族掐住,人為刀俎,我為魚肉,我們又怎能安心?”

“可是公主一直在庇護你們。”

“可彆說她在庇護我們。”錢歸廷冷笑道:“說到底,還不是為了我們口袋裡那點銀子。這些年明麵上我們繳納給朝廷的賦稅就已經占了天下一半,暗地裡每年被宮裡吸了多少血?妖狐和麝月每年僅僅過一次生辰,江南七姓便要送上不計其數的賀禮,修建行宮,戶部拿不出銀子,內庫不拿銀子,最後還是將主意打到江南世家的頭上,在他們眼中,我們就是取之不儘的錢袋子,再大的家業,被他們那樣折騰,遲早也是支撐不下去。”

潘維行笑道:“老夫懂了,你們造反,最終還是為了銀子。”

“銀子?”錢歸廷“呸”了一聲,罵道:“如果隻是花點銀子倒也罷了,可是我們看不到儘頭。潘大人,你可還記得,當年大唐立國,江南世家可是出了大力氣,冇有江南八姓財力支撐,李家憑什麼能坐上龍椅?你可知道,當年我們為什麼支援李家將楊家拉下馬?前朝雖然爛到骨子裡,但如果我們那時候竭力支援楊家,李家也未必能取而代之,就算最後真的成功,至少也要多花十年時間。”

錢歸廷一臉忿色,潘維行卻是鎮定自若,淡淡一笑,問道:“為何?”

“因為楊家最後也將咱們江南世家當成了取之不儘的錢袋子。”錢歸廷惱恨道:“那位上吊自儘的前朝皇帝,昏庸不堪,在位二十年,修建的行宮不計其數,極儘奢華靡費,天下大亂之際,竟然為了一個妖妃,還想著修建金庭閣,派人跑到江南來準備搜刮三百萬兩銀子。顧家就因為多說了兩句話,他們的族長竟然被五馬分屍,慘不忍睹,潘大人,你說那樣的狗皇帝,江南世家還能支援他?”

潘維行正色道:“煬帝確實是無道昏君,那時候你們江南世家棄暗投明,當然是明智之舉。”

“那件事情之後,我們也明白了,如果隻是任由朝廷予取予拿,成為他們的錢袋子,他們翻臉之時,一道旨意,我們就可能萬劫不複。”錢歸廷不由感歎道:“顧家在前朝時,那可是江南三大世家之一,在江南的財力和名望比如今我們江南七姓任何一族的實力都要強,可他們的族長,就因為多說幾句不敬之詞就被五馬分屍,可見朝中如果冇有我們的勢力,我們的生死都不能由自己掌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