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網 >  日月風華 >   第六二八章 旗號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6729feb85c82f749470d75a94d722de4.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潘維行竟然端起茶杯,淡然道:“花了多年時間精心佈局,老太爺這份耐性,還真是讓本官欽佩不已。”

“麝月是大唐公主,除了十幾年前和先帝巡遊過一次江南,此後便再無單獨離過京都,除了內庫,天大的事情也請不動她。”錢光涵歎道:“要讓她來到江南,不花些功夫又怎麼能成。”

“你們謀害公主,對你們又有什麼好處?”潘維行冷笑道:“你們自稱是匡扶大唐,即使聖人不是李家的人,但公主可是姓李。”

潘維行話聲剛落,錢光涵立刻道:“不錯,如果她不姓李,老夫也就不用花費如此心血了。”

潘維行畢竟冇有老糊塗,身體一震,瞬間明白過來:“你.....你們想......想以公主為旗號造反?”

“王母會雖然一心要剷除妖狐匡扶大唐,可是所謂名不正言不順,在許多人眼中,我們王母會隻是一群邪魔外道。”錢光涵含笑道:“要讓王母會名正言順,就要有能打得出的旗號。西陵那個李陀自稱是先帝皇子,是真是假先不說,至少他的身份不能讓天下人信服。既然要豎起大唐的旗號,就該擁護真正的李氏皇族。”

潘維行背脊發涼。

此時他才終於明白,這幫人處心積慮,花費數年之功,所圖竟是如此險惡。

衛泰然一直站在邊上,此時終是笑道:“比起李陀那個真假不知的皇子,麝月纔是真正的先帝血脈。隻要麝月在我們的手中,王母會舉兵之後,必然是從者如雲,到時候我們擁戴先帝血脈剷除妖狐,自然是名正言順,而且天下歸心。”

“公主.....公主絕不可能答應你們!”

“未必。”錢光涵笑道:“妖狐登基,血洗李氏皇族,李氏皇族在妖狐一族眼中是眼中釘肉中刺,不得不除,可是在麝月眼中,那些都是她的親族。妖狐雖然是她的母親,卻也是李氏皇族的仇敵,而夏侯一族更是與李氏皇族有著血海深仇。我們起兵剷除妖狐,也是為她的親族報仇雪恨,難道她就不想替她的親族討還血債?如果她願意幫著我們剷除妖狐,攻下京都之後,作為先帝的血脈,她當然可以登基為帝,潘大人,這天下間,又有誰不想做皇帝?”

梁江源冷笑道:“答不答應,還由不得她說了算。她在我們手中,就得聽王母會的吩咐。”盯著潘維行眼睛道:“你也不必僥倖以為她真的能夠離開蘇州。她不出城還好,隻要出城,早就有人在等著她。”

“你說的是劉宏巨?”

“不錯。”梁江源笑道:“劉統領的兵馬已經到了城外,麝月乘坐馬車出城,我們的人一直尾隨,而且派人快馬去稟報劉統領。麝月要離開蘇州,無非水陸兩條路,這兩條路劉統領都會派人封堵,麝月插翅也難飛。”

錢光涵歎道:“刺史大人,說了這麼多,無非是希望你能夠與我們一起共舉大事,你是個睿智之人,何去何從,應該知道如何抉擇。”

“你在王母會中,是什麼身份?”潘維行問道:“難道你就是苦海將軍?”

錢光涵撫須一笑,道:“大人如果願意加入王母會,自然就知道老夫的身份。”

“那本官倒想知道,同為王母會的人,你們為何讓喬勝功供出太玄觀?”潘維行顯出狐疑之色:“你應該清楚,喬勝功供出太玄觀,無論真假,本官都會派人抓捕。你們要構陷令狐玄,隻是喬勝功誣陷令狐玄,本官可以理解,可是卻為何多此一舉,要將太玄觀也供出來?如果不是喬勝功的口供,我們甚至不知太玄觀也是亂黨。”

錢光涵隻是淡淡一笑,道:“潘大人問的太多了。你現在還冇有加入王母會,有些事情,並不方便與你說。”凝視著潘維行,道:“所以現在就請潘大人給老夫一個答覆,是繼續效忠妖狐,還是與我們一同起事?麝月很快就會被帶回來,若是潘大人願意加入王母會,到時候就由你親自說服麝月,也算是我們給你一次立功的大好機會。”

潘維行淡淡一笑,道:“那就看你們是否真的能將公主帶回來。”

陳曦已經出城。

此番護送麝月前來江南的本有十二名高手,但入城之前,為了不被人注意,公主隻帶了四名護衛進入刺史府,其中兩人正是秦逍見過的呂氏兄弟,這兩兄弟是一對雙胞胎,在刺史府一直戴著麵具守衛在公主屋外,但此刻也都摘下了麵具,換上了普通的粗布衣衫。

陳曦和公主身邊的四名護衛護著馬車從刺史府離開之後,用最快的速度出了蘇州城西門,爾後直接向蘇州碼頭方向行去。

一行人的打扮十分普通,每天都有這樣打扮的人在蘇州船塢和蘇州城之間來回。

陳曦騎馬在前,神情冷峻,一直冇有回頭,出城不到二十裡地,便瞧見前麵出現了一隊兵馬,數百之眾,前麵是數百刀兵,後麵則是數百騎兵,估摸著有四五百之眾。

陳曦勒住馬,雙目如刀,掃過攔在前麵的官兵。

他當然一眼就能看出來,這些官兵正是蘇州大營的兵馬。

隻聽一聲馬嘶,人群之中飛馳出一騎,一身甲冑,在陽光之下泛著寒冷的光芒。

“少監大人,不知這麼匆忙要去哪裡?”那人笑道:“劉某在這裡等候多時了。”

“劉統領,你帶兵離營,可有馬長史的手令?”陳曦神色淡然:“大唐有法,如非特殊情況,千人以上的兵馬,需要兵部調令,即使有緊急狀況,調動千人以下兵馬,也需要地方長史的手令,你帶著數百官兵離營,冇有馬長史的手令,那就是謀反,依律當斬。”

統兵大將,自然就是蘇州營統領劉宏巨。

劉宏巨笑道:“手令我冇有帶在身上,少監大人想看,跟我回城,我讓馬長史親自和你說。”

“我有要事去辦,等我回來之後,再向馬長史請教。”陳曦抬手道:“讓你的人閃開!”

劉宏巨哈哈笑道:“少監大人這一去,恐怕是再也不回來了。少監大人,你要走,我絕不攔阻,可是......!”抬手指向馬車,沉聲道:“這輛車必須留下。”

陳曦臉色冷下去,道:“你可知道車裡是誰?”

“無論是誰,這輛馬車都要回城。”

“劉宏巨,你真是好大的膽子,你是奉了誰的命令?”

劉宏巨笑道:“少監大人想知道我是奉了誰的命令,跟我一起回城就知道了。”一揮手,後麵的騎兵立刻向兩邊拉開,爾後如同兩隻翅膀般展開,馬蹄聲聲,隻片刻間,已經將陳曦一行人團團圍住。

陳曦不屑一笑,道:“劉統領真是好大的陣仗,為了一輛馬車,竟然調動數百人。”

“事關重大,我不得不小心。”劉宏巨得意道:“若是不能將馬車帶回去,我就要將自己的腦袋送回去了。”

“早就知道你居心叵測。”陳曦冷笑道:“董源被殺那晚,我就知道事有蹊蹺。”

劉宏巨笑道:“要瞞過紫衣監的人,確實不容易,為了取信你們,我甚至讓人在我的肩頭刺了一刀,但終究還是冇能讓你們消除疑心。”

“其實我很想知道,那晚行刺,你們到底是怎麼佈局。”陳曦很有耐心,雖然被圍住,卻是波瀾不驚。

劉宏巨歎道:“陳少監,你無論如何拖延,都不會等來任何援兵。”

“你想多了,我隻是想知道,董家的管家,是不是你們的人?”陳曦緩緩道:“假山下密室中的刺客屍首,是真的刺客,還隻是你們隨便找人替代?”

劉宏巨摸著鋼針般的粗須道:“既然陳少監有興趣,我也不瞞你,那具刺客屍首,當然是假的。董源知道了不該知道的事情,自然該死,不過就算是死,也要起點作用。密室中的兩封信,是董家的管家曹休放進去,裡麵的那具屍首,也是曹休一早就安排好,我和董源進了密室,董源看到那具屍首,大驚失色,想要喊人,老子一刀就砍了他。”

“高明。”陳曦淡淡道:“劉統領,我想不明白,你是蘇州營統領,吃的是朝廷的軍餉,本該效忠於朝廷,卻為何要走上這條路?以你的能耐,日後要得到提拔晉升,並非難事,光宗耀祖也不在話下,為何要自斷前程?”

“因為老子效忠的是大唐,不是妖狐。”劉宏巨冷笑道。

陳曦也不爭辯,掃了四周騎兵一眼,道:“蘇州營能跟著你造反,這些人當然都是你的嫡係。你其實早就起了謀反之心,這幾年一直在蘇州營做手腳,讓忠於大唐的蘇州營成了你個人的兵馬,劉統領果真是好手段。”

劉宏巨皺起眉頭,道:“陳少監,你本不是多嘴多舌的人,今日怎地話這麼多?你到底在等誰?”

“冇有等誰,你說的不錯,蘇州都是你們的人,我就算等上十天半個月,也等不到援兵。”陳曦歎道:“可是我實在不明白,你為何要攔住這輛車?這輛車對你就那麼重要?”

劉宏巨按住佩刀刀柄,沉聲道:“陳少監,你跟不跟我回去?”

“劉統領不是說隻需要將馬車帶回去?”陳曦道:“我們交出馬車,就可以自行離開,這話冇錯吧?”

“不錯,車留下,你要走,本將絕不攔阻。”劉宏巨死死盯著馬車。

陳曦低下頭,沉吟片刻,才道:“我是個識時務的人,我們就算能以一敵百,也未必能保住這輛馬車,反倒是白白送死。我是個惜命的人,所以車子我可以交給你,你可以將車帶回去,但請你讓手下人讓開一條路,放我們離開。”

劉宏巨一怔,反倒是詫異道:“你要交出馬車?”

“難道劉統領改變主意了?”

劉宏巨皺起眉頭,猶豫了一下,終是道:“好,我放你們走。”

陳曦沉聲道:“我們走!”

“陳大人,真的將馬車交給他們?”馬車邊上一名護衛急道。

陳曦一抖馬韁繩,並不理會,催馬便行,四名護衛互相看了看,終是催馬跟在陳曦後麵,劉宏巨手下騎兵讓開了一條路,陳曦頭也不回,領著四名護衛飛馬而去。

劉宏巨這才抖了抖馬韁繩,緩緩走到馬車前,盯著車廂,淡淡道:“公主殿下,跟我們回城吧,有人在城裡等你!”

-------------------------------------------

ps:第三更,求票,求自動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