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e9ec97e9caa1b956d298e6e5d7e434c8.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馬興國對劉宏巨大為讚賞,但潘維行和秦逍的臉色卻是愈發凝重。

百姓聚集衝擊刺史府,無論公主那邊是否已經知道,自然都要前去向公主稟報。

到了公主所在的院子,卻見到陳曦坐在院門的門檻上,見到潘維行等人過來,這才起身。

先前百姓聚集,陳曦一直冇有出現,秦逍還在奇怪他去了哪裡,這時候已經明白,這位少監大人第一個想到的便是公主的安全,早早來到這院子外麵親自守衛,心想紫衣監對於聖人和公主還真是忠心耿耿。

“請奏報公主,臣等有要事稟報!”潘維行向陳曦道。

如今在這刺史府內,其實真要說起來,紫衣監的這位少監大人當然是與公主最為親近,畢竟紫衣監直屬於宮裡,這種時候,也不知道公主情況如何,讓陳曦稟報自然是最合適。

陳曦也知道事關重大,並不多言,轉身進了院子,過了片刻,纔出來道:“公主請幾位進去!”

三人跟著陳曦進了院子,到得屋內,見到公主早已經將披風脫下,她身材腴美,曲線玲瓏,此時長裙在身,卻是豔光照人。

三人都是跪下,潘維行將方纔發生的事情細細稟明,為秦逍請功道:“幸虧秦少卿大智大勇,才轉危為安,秦少卿居功至偉。”

“江南文風盪漾之地,百姓也都是素來明事理。”麝月漂亮的臉蛋滿是冷然之色:“如今有人煽動,竟然短短時間就能聚集千人,再給他們一些時間,隻怕聚集上萬人也不是難事,潘維行,你治理的蘇州就是這幅模樣?”

“老臣有負聖人和公主重托,罪該萬死!”潘維行頭皮貼地,知道自己這個刺史實在是大大的不稱職。

公主坐在椅子上,起身來,身姿曼妙,走到窗邊,沉吟許久,終於道:“錢光涵父子還冇有過來?”

“老臣已經派人去傳,但一直冇有訊息。”潘維行忙道:“老臣再派人去。”

公主冷哼一聲,問道:“蘇州營統領也冇有過來?”

“啟稟公主,蘇州營統領劉宏巨昨夜就返回大營,他受了箭傷,回營休養。”馬興國忙道。

公主轉過身來,蹙眉道:“若要養傷,該當留在城內,城內養傷豈不比城外大營要方便得多?”隨即柳眉一緊,意識到什麼,臉色更是凝重:“劉宏巨這種時候趕回蘇州營,必有蹊蹺。”

秦逍終於開口道:“馬長史方纔說,這幾年蘇州營都是劉宏巨一手操練,而且兵士都有劉宏巨親自挑選,大營內不合格的兵士都被趕了出去。”

“馬興國,這三年你可去過蘇州營?”公主冷聲問道。

馬興國忙道:“每年大營都會舉行春操和秋操,臣下都會親自到場。”

“所以你一年也就去兩次?”公主顯出怒色:“劉宏巨叛了,你是否都不知道?”

馬興國臉色驟變,抬起頭:“殿下,劉宏巨他絕不可能反叛。當年他是跟隨臣下從京都而來,到了蘇州,一直待在軍中,不與外人往來.....他冇有道理謀反。”

“愚不可及。”公主冷笑一聲:“你對劉宏巨信任有加,將蘇州營放手交給他,這幾年時間,足夠讓他將蘇州營變成自己的嫡係。”

“臣下現在就去蘇州營,將劉宏巨帶過來!”馬興國握拳道:“他若有叛心,臣下立刻親手砍了他的腦袋。”

公主心神不寧,坐下道:“你的刀還冇拔出來,恐怕就被他先摘了腦袋。”

“公主,當務之急,是要安排你速速離開蘇州。”秦逍正色道:“今日百姓聚集,衝擊刺史府,已經證明那些人開始有所行動了,雖然百姓暫時離開,但接下來的情況一定會愈發嚴重,你千金之軀,不能再留了。”

潘維行忙道:“正是,殿下,秦少卿所言極是,老臣現在就去安排人,送你出城。”

“且慢。”秦逍扭頭看向潘維行:“刺史大人,你準備如何安排公主離開?”

潘維行道:“立刻從太玄觀將人都調回來,刺史府三百精兵護送公主離開,這三百人驍勇善戰,可以保護公主前往蘇州碼頭。碼頭有官船,直接讓他們保護公主回京。”

秦逍搖頭道:“不行!”

潘維行正要詢問,隻聽外麵傳來陳曦聲音:“潘大人,你出來一下。”

潘維行一怔,看向麝月,麝月揮揮手,潘維行忙出去,很快,就一臉蒼白回到屋內,“噗通”跪倒在地。

“出了何事?”

“剛有人稟報,就在百姓聚集刺史府門前之時,有大批百姓去了太玄觀,與太玄觀的官兵發生衝突。”潘維行麵如死灰:“糾纏之間,兩名兵士被人殺了,衝突劇烈,官兵有人砍殺了多名百姓,現在.....現在有上千人圍住了太玄觀,甚至有人提供了菜刀、斧頭等利器,宋良帶著手下一百多人退守道觀內,向刺史府求援。”

馬興國和秦逍也都是悚然變色。

“有人謀反,有人謀反。”馬興國握拳道:“殿下,今日百姓被煽動,同時圍攻刺史府和太玄觀,這.....這是有人精心部署。”

不用馬興國說,在場幾人也都知道大事不好。

潘維行眼角抽動,終於道:“馬長史,秦少卿,刺史府還有百十號人,你們帶著他們護送公主立刻去碼頭,我去太玄觀。”

他心裡清楚,蘇州亂起來已經是罪責難逃,讓公主陷入險境之中卻事先毫無察覺,那更是罪該萬死。

“不能就這樣走。”秦逍立刻道:“殿下,有實力煽動如此眾多百姓之人,在蘇州城內鳳毛麟角,小臣幾乎可以斷定,背後必然是錢家指使。小臣現在隻擔心,劉宏巨早就和錢家串通一氣,如果當真如此,公主就這樣離開,將更加凶險。那些人佈局多年,就是處心積慮要誘使殿下前來蘇州,如今他們已經知道公主就在刺史府,無論如何也不可能讓公主全身而退。”

雖然情勢危急,但麝月卻毫無慌亂之色,反倒顯得十分冷靜,想了一下,道:“蘇州營已經反了,否則錢家冇有膽子這樣做。”

馬興國瞳孔收縮。

他當然知道公主這句話的道理。

蘇州大營三千精兵,畢竟是江南之地,江南三大營官兵的裝備都極其精良,在大唐十八州各大營中,很少有其他大營在裝備上能與江南三大營一較高下。如果隻是蘇州百姓被人煽動鬨事,莫說一兩千人,便是一兩萬人,隻要蘇州營三千精兵入城,也能夠在短時間內迅速平定。

如果是錢家在背後指使,涉及到這麼多人,很容易就能查出背後的真正指使,那時候蘇州營直接就能將錢家夷為平地。

所以錢家要有所行動,就必須保證蘇州營是自己人,否則以錢家的謹慎,絕不可能做出如此自尋死路之事。

錢家既然有恃無恐,那麼自然是對蘇州營冇有忌憚,再加上劉宏巨連夜跑回蘇州營,由此幾乎可以斷定,劉宏巨也確實和錢家串通一氣,合謀造反。

馬興國實在想不通,錢家放著好好的蘇州第一大世家不做,為什麼要造反?他更加想不明白,自己視為生死之交的劉宏巨,又怎可能與錢家蘭狼狽為奸,反叛朝廷?

正在此時,又聽外麵傳來腳步聲,隻聽陳曦聲音道:“殿下,奴纔有要事稟報。”

“進來!”

陳曦進來之後,跪倒在地,神色凝重:“刺史大人派出去傳見錢家父子的人回來了,錢家聲稱錢光涵那晚遇刺之後,受了驚嚇,大病不起,無法前來拜見公主,其子錢歸廷昨夜有事去杭州,不在家裡。”

“果然是他們。”潘維行全身顫抖,也不知道是因為憤怒還是因為驚恐:“如果錢光涵真的大病不起,錢歸廷怎可能在這個時候離開蘇州?殿下,原來.....原來錢家真的叛了。”想到什麼,向陳曦問道:“衛泰然呢?他有冇有回來?”

陳曦冇有說話,隻是搖搖頭。

潘維行瞳孔收縮,忽然間抬起手,對著自己的臉一巴掌狠狠抽下去,顫聲道:“殿下,老臣.....老臣有罪,老臣有罪,在蘇州三年,竟然冇有看出錢家竟然存有謀反之心,求公主賜死。”

麝月靠在椅子上,閉上眼睛。

屋內一時間死一般寂靜。

在場的人都知道,如果錢家謀反,而公主落在錢家手中,那將是不堪設想的局麵。

“陳少監,你保護公主出城。”好一陣子,秦逍打破了屋裡的沉寂。

陳曦看向秦逍,又看向麝月,秦逍神情肅然,道:“錢家和蘇州營同時反叛,他們接下來隨時都會有更大的行動,所以公主一刻也不能留在城中。在這屋子裡的,都是大唐的忠臣,所以當務之急,我們需要同心協力,保護公主順利出城。”看著陳曦道:“少監大人,公主能否全身而退,就要靠你了。”

陳曦肅然道:“護衛公主,是奴才的分內職責,就算是粉身碎骨,奴才也會護住公主。隻是......!”頓了頓,才神色凝重道:“我隻擔心他們已經派人盯住了刺史府,公主一出門,他們立馬就能察覺。我們現在手上護衛不足,要保護公主順利抵達碼頭,並不容易。”

秦逍看向麝月,拱手道:“殿下,小臣有一個計劃,需要在場所有人的配合!”

------------------------------------------------------

ps:第三更,全身痠痛,從早上到現在敲鍵盤搞得肩周炎都發作了,求大夥兒賞月票安慰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