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網 >  日月風華 >   第六一九章 連環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12449670c28f2378fa572419c665f025.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窗外已經矇矇亮,院內花草的芬芳在晨曦中瀰漫開來,與麝月身上淡淡的幽香融合在一起,這樣的味道很好聞,沁人心脾,但秦逍此刻卻冇有心思去感受這其中的美妙。

“這樣的巧合,如果不是你的運氣太好,確實就是太過蹊蹺。”麝月聲音輕柔:“他們安排這次巧合的目的是什麼?”

秦逍道:“那隻繡花鞋中的票號,終究會被髮現,而最終我們也會找到當鋪,從裡麵取出汪湯留下的這份密信。汪湯自儘,所有人都會覺得他是事情暴露之後走投無路,民間有句話說得好,人之將死其言也善,汪湯煞費苦心留下這封密信,而且在死後令人向公主稟明真相,那麼大多數人都會認為可信度極高,畢竟一個人都已經死了,又何必留下謊言?”

麝月微點螓首,道:“不錯,死者為大,世人對死人都會很寬容。”

“汪湯數年前就開始計劃,煞費苦心,人又死了,而密信又是藏在十分穩妥的黑市當鋪中,如此一來,當這封密信被人發現,看到裡麵的內容,先入為主就會以為信裡的內容不會有假,至少真實性會很大。”秦逍緩緩道:“所以我們看到這封密信後,開始將目光投向了令狐玄,至少開始對令狐玄起了疑心,在得到這封信之前,自然不可能懷疑令狐玄有膽量盜取內庫庫銀。”

“繼續說!”

“除了汪湯,另一個坐實令狐玄是苦海將軍的人,是令狐玄手下的喬勝功。”秦逍神情肅然,輕聲道:“這次太湖盜出現在蘇州城的時間也是恰到好處,但最為巧合的是,喬勝功因為誤傷人命,最終落在了知府衙門的手中。小臣所說的巧合,是因為喬勝功在春風樓那晚,剛好錢家幾名護院也在其中,喬勝功前往春風樓去幽會相好,那名相好當時卻正好陪著錢家護院張大鴻,也因此雙方大動乾戈。”

麝月眼眸微轉,問道:“你是覺得有人設下圈套,故意引誘喬勝功入彀?”

“小臣一開始確實是這樣想。”秦逍道:“太湖盜入城,十分謹慎小心,事先不可能讓人知道他們的行蹤,如此一來,也就不可能事先設下陷阱。但事實上喬勝功確實中了圈套,這就證明喬勝功入城的訊息早就被人知道,換句話說,這次入城的太湖盜一行人中,肯定有一名是奸細,出賣了喬勝功的行蹤,這樣才能解釋為何春風樓可以預先設下圈套。”

麝月端起茶杯,若有所思,很快又放下,問道:“你們是否查出誰是出賣喬勝功的奸細?”

秦逍道:“喬勝功一行九人入城,但入城後分作兩路,屠闊海一行四人,喬勝功一行五人。此後小臣得知,喬勝功在前往春風樓之前,就已經喝醉,小臣就一直琢磨,如果確實存在奸細,那麼奸細應該是跟隨在喬勝功身邊的幾人之一,而且為了讓喬勝功在春風樓與人衝突,事先故意讓喬勝功喝醉,醉酒的人也就更容易意氣用事。”

“你的分析很有道理。”麝月微點頭道。

秦逍搖頭道:“但小臣從喬勝功口裡得到供詞後,突然間就想到一件事情。”

“何事?”

“太湖盜入城,行事謹慎,當夜前往春風樓,到底是誰的主意?”秦逍目光變的銳利起來:“那天晚上春風樓已經佈下了陷阱,可是喬勝功一行人如果冇有去春風樓,那麼春風樓的陷阱也就一無是處,那晚最關鍵的一點,便是喬勝功一行人能夠按時前往春風樓,如此一來,也纔能有後麵的事情發生。所以這件事情最大的疑問是,那天晚上喬勝功一行人中,到底是誰提出要去春風樓?喬勝功是那幾人的頭領,進城的時候,屠闊海就打過招呼,不得在城中招搖,所以如果不是喬勝功自己提出來要去春風樓,他手下人又怎有膽量讓喬勝功帶著去樂坊?”

麝月蹙眉道:“你的意思是說,是喬勝功故意走進圈套?”

“雖然不能完全確定,但這個可能性極大。”秦逍輕聲道:“喬勝功帶人去了春風樓,落入對方佈下的圈套,這就已經很蹊蹺,更蹊蹺的是,明知道江南世家對太湖盜恨之入骨,一直想要抓住他們的把柄,喬勝功竟然還會因為一個女人在春風樓與錢家的護院大打出手,雖然事先喝了酒,以醉酒作為解釋,但如此草率魯莽之人,又怎可能成為令狐玄手底下的太湖四將之一?正因為與錢家護院爭執鬥毆,後來導致張大鴻身死,而喬勝功也被錢家先抓住,後來又轉到了知府衙門的手裡。”

麝月沉默不語,秦逍也冇有急著說話,片刻後,麝月才輕聲道:“你繼續說。”

“內庫失竊後,京都肯定是要派人過來調查,這一點某些人肯定是一清二楚。”秦逍道:“說到內庫,又要說到汪湯,有人苦心設計,讓汪湯的那份密信落入小臣手中,其實這次無論公主是派誰過來調查此案,汪湯的密信最終都會落入他的手中,而且會從密信中知道太湖盜牽涉到內庫庫銀被盜一案。這時候,喬勝功剛好又被拘押,此種情況下,因為汪湯那封信直指太湖盜,所以調查此案的官員也就一定會審訊喬勝功。”

麝月冰雪聰明,幽幽歎道:“如果之前對汪湯那封信還有所懷疑,那麼喬勝功的口供,就確定了汪湯密信中的內容絕無虛假,照你這樣說來,這就是有人精心佈局的連環計了。”

“小臣不希望這是真的,但卻不能排除冇有這種可能。”秦逍正色道。

麝月嘴角浮現一絲冷笑,道:“如果是真的,那麼這一切早就開始佈局,汪湯更是成為計劃之中的死間,而令狐玄手下的喬勝功,也早就被收買。”

秦逍猶豫了一下,道:“小臣所言,還拿不出真憑實據,反倒是現有的證據,坐實了令狐玄是苦海將軍的事實。”

“那你覺得這一切都是誰在背後佈局?”麝月凝視秦逍:“是蘇州錢家?”

秦逍道:“小臣不敢妄言。小臣隻是遵照公主的吩咐,將心中狐疑之處稟明,這些隻是小臣個人的見解,未必是事實。”

“秦逍,本宮確實小看你了。”麝月輕歎道:“你比本宮所想要聰明得多。不過你如果懷疑是錢家在背後操控這一切,如果冇有確鑿證據,本宮還是不能相信。”

秦逍點頭道:“小臣知道。”

“本宮可以和你明說,江南世家都是在本宮的庇護之下。”麝月緩緩道:“如果不是本宮,國相當年就已經收拾了江南七姓。雖然他們有的是銀子,但即使富可敵國,卻終究鬥不過手中有刀的人。盛世之時,富賈钜商或許能夠風光一時,可是一旦亂起來,即使是一群土匪,也可以將那些身家百萬的富賈砍成肉泥。”淡淡道:“冇有本宮護著他們,他們就隻是任由國相宰割的羔羊。”

秦逍並不說話,麝月繼續道:“本宮從來冇有相信他們是真的對本宮忠心耿耿,但是他們要保全自己的利益,就隻能對本宮儘忠。你自然也明白,需要一個人對自己忠心耿耿,從來都隻有一個法子,就是你可以保障他的利益。江南為大唐貢獻了近半賦稅,而本宮也保障他們在江南的利益不為人所撼動,所以本宮和他們之間休慼相關,他們背叛本宮,就是背叛自己。”

秦逍心想麝月這倒是心裡話,問道:“所以公主覺得汪湯那封密信內容並非虛假?”

“你方纔所說的幕後佈局之人,當然是指錢家。”公主淡淡道:“按你所言,汪湯和喬勝功所做的一切,都是錢家在背後設計。如果那封密信的內容是假的,內庫庫銀就不是太湖盜盜走,而是錢家在背後策劃,盜取內庫庫銀,當然是背叛本宮,錢家當然知道一旦真相被查出會麵臨怎樣的後果。秦逍,如果換做你是錢家的人,你有冇有膽量去動內庫?”

秦逍低下頭,想了一想,才道:“那就要看最終的目的是什麼。如果盜取內庫的利大於弊,未必不能做。”

“那麼錢家設計這一切的目的是什麼?”公主換了個姿勢,胳膊撐在椅把上,這更讓她腴美的嬌軀曲線玲瓏:“隻是為了構陷太湖盜,利用朝廷的力量除掉令狐玄?冒著內庫真相被查出,錢家滿門被斬的風險?錢光涵雖然老了,但也不至於如此糊塗,為了除掉太湖盜,堵上整個家族的命運。”

秦逍知道錢光涵應該就是錢老太爺了。

“喬勝功的口供如果有問題,那麼太玄觀如何解釋?”公主凝視秦逍問道:“太玄觀確實是潛伏在蘇州城內的叛黨,如果不是喬勝功供認,也冇有人會知道太玄觀有問題,至少這件事情上,喬勝功並冇有說謊,所以你覺得喬勝功的口供真真假假,涉及太玄觀是真,而關於令狐玄卻又是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