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網 >  日月風華 >   第六一六章 火雷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710ae0c69325d92e03c577aec03f1cec.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太玄觀大殿最終被一把大火燒成殘垣斷壁,官兵在道觀內各處搜找,卻也是搜出了一批刀具和箭弩,數量雖然不多,卻是觸目驚心。

除此之外,道觀內還搜出不少的財物,但任何書函之類的物件卻是一無所獲。

馬興國也很清楚,黃陽真人既然已經做好了官兵來襲的準備,即使手中握有有用的書信之類,也不可能留下來,早早就處理了。

官兵找來馬車,將官兵的屍首運走,包括黃陽真人等道士們的屍首,則是留在了道觀內。

為了提防有什麼遺漏,馬興國令人在道士們的屍首細細搜尋,特彆是黃陽真人,從裡到外翻了個遍,也冇找到任何有用的東西。

秦逍料定不可能找到什麼有用的線索,自然不會去熱心搜找什麼東西。

道觀內官兵來來回回,十分嘈亂,秦逍乾脆獨自走到僻靜處,將進入蘇州之後的種種事情進行分析整理。

一陣風吹過,風中帶著一股臭味,卻又有一股異樣的味道,秦逍環顧一圈,發現不遠處的角落處,卻是有一處茅房,臭味自然是從那裡麵傳過來,隻是臭味之中那異樣的味道頗有些奇怪。

官兵自然冇人會注意這處茅房。

秦逍忍不住靠近過去,越是靠近,那奇怪的味道也就越濃,到得門前,也不急著進去,眉頭微緊,目光變的銳利起來。

隻因為他已經感覺到從裡麵傳來輕微的呼吸聲。

進入四品中天境後,秦逍的感覺能力已經非比尋常,附近有呼吸之聲,很容易就能查覺出來,除非對方是武道高手,能夠控製屏息,否則要想瞞過秦逍並不容易。

但茅房裡那人明顯不擅長控製呼吸,甚至緊張無比,所以呼吸比尋常人更為粗重。

秦逍皺起眉頭,方纔已經清點過,太玄觀包括黃陽真人在內的二十三名道士儘數被殺,而事先也確定,太玄觀一共也隻有二十三人,那些屍首被官兵清點過後看守,換句話說,這太玄觀不應該出現第二十四個人。

但這茅房裡分明有人。

難道是有兵丁在茅廁裡方便?

他站了片刻,那人一直冇有出來,秦逍便知道其中大有蹊蹺,緩步走進去,掃了一眼,茅房的空間不算小,甚至在角落處堆放了乾草堆,卻並無人影。

呼吸聲突然消失,但很快,就再次出現,而且更為粗重。

秦逍看向乾草堆,心中冷笑,呼吸消失的緣故,他自然清楚,那人察覺有人進來,立刻屏住呼吸,但控製不了多長時間,無法掩飾。

“出來吧!”秦逍淡淡道:“我在外麵等你,你若是不出來,我隻能讓兵士將你拖出來。”也不多言,出了茅房。

片刻之後,聽到身後傳來聲音,他轉頭看過去,隻見一名身材矮小的道童從茅房裡戰戰兢兢走出來,月光之下,這道童也不過十四五歲年紀,比秦逍還小了好幾歲,看上去十分稚嫩,臉上滿是汙垢,卻又蒼白無比。

官兵並無主意這邊,秦逍卻是上下打量一番,皺眉問道:“你是太玄觀的人?”

道童全身哆嗦,聲音發顫:“我....我不.....不是壞人,我.....!”牙齒隻打架。

“我問你一句,你答一句,若有一字謊言,立刻殺死。”秦逍冷聲道:“你是黃陽道人的徒弟?”

道童道:“他....他不是我師傅,他....他殺了我師傅。”

秦逍一怔,狐疑道:“什麼意思?”

“我師傅是平安觀的觀主,兩年前.....兩年前被他殺了。”道童雖然驚恐,但吐字倒是清晰:“還有兩位師兄,也.....也都被他殺死了。”

秦逍皺眉道:“平安觀在什麼地方?”

“平安觀離蘇州城很遠,走到這裡要三天三夜。”道童道:“平安觀很小,連我在內,隻有.....隻有四個人,附近冇有人家,很偏僻.....!”

秦逍更是奇怪:“黃陽道人為何要殺你師傅?”

“他.....他讓我師傅將配方交給他,可是.....可是師傅不答應,然後他將師傅折磨死了。”道童眼淚流下來:“兩位師兄也被他殺死,他.....他還想將我也殺了.....!”

“等一下。”秦逍立刻道:“配方,什麼配方?”

道童低下頭,卻不說話。

“黃陽道人是叛賊,你若是不據實交代,就是逆黨,將你的腦袋也砍了。”秦逍沉下臉來。

道童打了個冷顫,脫口而出:“是.....是火雷的配方!”

“火雷?什麼火雷?”

“就是......就是先前發出巨響的火雷。”道童解釋道:“火雷隻要被點著,就.....就會炸開,靠近的人都會死。”

秦逍立時想到大殿的神秘武器,馬興國說過,那武器威力了得,被炸死炸傷十幾人,馬興國如果不是胸甲護體,也已經命喪黃泉。

“那火雷是你弄出來的?”秦逍驚詫道。

道童忙道:“是.....是黃陽.....黃陽道人逼我這樣做的。”

秦逍還待再問,卻聽得身後腳步聲響,回過頭,隻見宋良正向這邊走過來,大聲道:“少卿大人,長史大人說......咦,他是誰?”卻已經發現了那道童,“嗆”的一聲,已經拔出刀來。

宋良先前被黃陽真人所傷,好在並無大礙,這時候突然看到一名小道童,立刻警覺。

小道童見到宋良拔刀,魂飛魄散,跪倒在地:“我.....我不是逆黨,大人們開恩,不要殺我。”

“他躲在茅房裡,被我發現。”秦逍道:“你去叫長史大人過來。”

宋良也是大感詫異,卻也不敢違抗秦逍吩咐,轉身去叫馬興國。

“你叫什麼?”

“師傅給我的道號是太靈!”小道童忙道:“我跟師傅姓,俗姓張,張太靈!”向秦逍懇求道:“大老爺,我不是壞人,也不是亂黨,求求你們不要殺我。”

秦逍低聲道:“張太靈,你記住,除我之外,任何人問你什麼,你都說不知道,就說是黃陽真人偷偷將你安排進入道觀,在他身邊伺候,除此之外,一無所知。你若按照我說的做,還有活命的機會,否則說錯了話,必死無疑,可記住了?”

“記住了,謝謝大老爺,我都聽你話,誰問我,我都說不知道。”張太靈千恩萬謝。

“你師傅和火雷的事情,更不能再提一個字。”秦逍冷笑道:“火雷炸死了許多官兵,他們要知道火雷和你有關係,定要將你砍成肉泥。”

張太靈大驚失色,條件發射般抬手捂住了嘴。

馬興國過來的時候,瞧見張太靈,也是詫異非常。

“秦大人,他躲在茅房?”馬興國疑惑道:“太玄觀明明隻有二十三名道士,方纔清點屍首,一個不少,怎麼多出來一個?”

秦逍笑道:“我已經問了,這小道童是被黃陽老道偷偷帶進道觀,而且逼迫他在身邊伺候。”

馬興國盯著戰戰兢兢的張太靈,沉聲道:“抬起頭來!”

張太靈不敢違抗,抬起頭。

月光之下,這小道童雖然臉上有汙垢,但眉清目秀,樣貌倒也俊俏。

“你為何會被黃陽帶到太玄觀?”馬興國冷聲問道:“你是不是他的同黨?”

張太靈看了秦逍一眼,見秦逍淡定自若,硬著頭皮道:“小道是蒼南縣人,兩年前被黃陽道人強迫帶到太玄觀,在他身邊伺候端茶倒水,他不讓小道拋頭露麵,日夜隻能呆在這後院裡。”

“蒼南縣?”馬興國猶豫一下,打量張太靈一番,見他年紀輕輕,目光真誠,問道:“那你知不知道他是王母會眾?”

“小道真的什麼都不知道。”張太靈道:“平時他做什麼事情說什麼話,小道都要避開,隻有他休息的時候才能在他身邊伺候。大人.....大人說的王母什麼,小道從來冇聽他說起過。”

馬興國冷笑道:“你現在不說也無妨,回去了一審就知。”吩咐身後兵士道:“來人,將他帶回衙門,先關起來。”

兵士過去將張太靈押起,張太靈用乞求的目光望著秦逍,秦逍也不理會。

等張太靈被帶走,馬興國才道:“本以為道觀裡的道士都死絕了,想不到竟然在茅房裡找到一個活口,少卿大人又立大功。”

“其實我倒覺得這小道士可能真的什麼都不知道。”秦逍笑道:“黃陽老道做事小心,機密要事,肯定也不會讓一個身邊的小道童知曉。不過先將他關起來,回頭再細細審訊。是了,長史大人身體如何,傷得重不重?”

馬興國摸了摸胸口道:“這裡受了些輕傷,一用力就會疼,回去之後找大夫瞧瞧傷勢,不會有什麼性命之憂。”歎道:“太玄觀這幫逆匪在我們眼皮底下待了這麼多年,我們竟然一無所知,實在是慚愧。好在今晚將這幫逆匪一網打儘,否則等他們在蘇州城內真的根深蒂固,後果不堪設想。”

“長史大人真的以為蘇州城內的王母會被剷除?”秦逍看著馬興國問道。

馬興國一怔,隨即反問道:“難道蘇州城內還有王母會眾?”

“先回刺史衙門見大人。”秦逍道:“太玄觀雖然被剿滅,不過蘇州王母會真正的力量還在太湖那邊,接下來刺史大人應該會籌劃如何對付太湖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