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網 >  日月風華 >   第六一四章 黃陽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11c96c26b8ce709979afd595f66e8a46.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大殿被團團圍住,官兵按照馬興國的吩咐,找尋火油和柴禾。

馬興國臉色陰沉,在這大殿折損了近二十人,可說是奇恥大辱,即使無法將這些道士活著,卻也定要將他們斬儘殺絕。

一名兵士飛奔而來,稟道:“啟稟大人,已經發現了黃陽道人。”

馬興國立刻問道:“是死是活?”

“還活著!”

馬興國雙眉一展。

隻要活捉了黃陽道人,即使真的折損了一些兵士,卻也依然可以挽回顏麵。

“秦少卿,咱們去瞧瞧。”馬興國心下振奮,吩咐道:“你們都圍住大殿,擺好柴火,冇我吩咐,不要妄動。”

兩人這纔到了後院,隻見宋良已經帶人將一間房舍團團圍住,馬興國上前去,眾人紛紛閃開,隻見方纔還負隅頑抗的幾名道士都已經被亂刀砍死,屋門已經被踢開,屋內點著燈火,一名老道正盤膝坐在裡麵,雖然外麵全都是官兵,黃陽道人卻鎮定自若,毫無慌張之色。

“大人!”宋良見馬興國過來,拱手道:“老道士一個人在這屋裡,插翅也難飛了。”

馬興國走到門前,盯著黃陽道人,沉聲道:“黃陽老道,你好大的膽子,竟敢謀逆!”

黃陽道人這才睜開眼睛,抬起頭,看著馬興國,竟然笑道:“叛逆?貧道何時叛逆?”

“你在道觀私藏兵器,埋伏官兵,還不是謀反?”馬興國握緊刀柄:“如今大勢已去,你還不束手就擒。”

黃陽真人哈哈笑道:“誅殺叛軍,有功於社稷,這是精忠報國,何來叛逆之說?”聲音洪亮,淡定道:“如今坐在龍椅上的乃是篡奪大唐正統的妖狐,但凡是李唐子民,就該除逆保國。大人,你端著大唐的飯碗,卻效忠妖狐,為妖狐賣命,誰是叛逆,天下自有公論。”

“黃陽老道,你們王母會蠱惑百姓,荼毒生靈,還有資格在這裡大言不慚什麼精忠報國?”馬興國冷著臉,嘲諷道:“一幫邪魔外道,竟然還敢說什麼報效大唐。”

黃陽真人手拿拂塵,輕笑道:“大唐的天子姓李,如今坐在龍椅上的是誰?馬長史,你又怎知貧道是王母會眾?”

“去了衙門,自然會讓你知道。”馬興國沉聲道:“來人,將這老道抓起來。”

“且慢!”黃陽真人冷喝一聲,冷聲道:“這裡的官兵,無非是領著軍餉養家餬口,他們都有父母妻兒,貧道不想多造殺孽。不過你們若是強行衝進來,貧道可以保證好友很多人要死。”

馬興國皺起眉頭,秦逍卻忽然問道:“道長,你又怎知我們今夜會襲擊太玄觀?”

“這位大人是?”黃陽真人打量秦逍兩眼。

“你不用知道我是誰。”秦逍道:“我隻想知道,董源是什麼時候加入王母會?”

黃陽真人凝視著秦逍,若有所思,忽然笑道:“大人猜的不錯,董源是我王母會眾,他既然暴露,太玄觀這邊也就陷入險境之中,貧道設下埋伏,早做準備,似乎也冇什麼錯。”

“董源是王母會的幽冥將軍,你一直聽從他的指揮?”秦逍再問道。

黃陽真人一怔,眼角微跳,猶豫了一下,終是道:“不錯,幽冥將軍坐鎮蘇州城,太玄觀確實聽從他的號令。”

秦逍歎了口氣,道:“道長是出家人,滿嘴謊話,難道不怕死後墮入拔舌獄?”

黃陽真人皺起眉頭,似乎意識到什麼,笑道:“這位大人果然狡猾。”

董源是否是被人栽贓陷害,秦逍此前隻是懷疑,無法確定,方纔故意一問,心中就有了結果。

在董家搜找的證據隻是證明董源是王母會的神使,並非什麼幽冥將軍,太玄觀雖然得到訊息,知道官府將董源定為王母會眾,但顯然不知道證據證明董源是王母會神使。

如果董源與太玄觀都是王母會眾,黃陽真人自然知道董源在王母會的身份。

可是秦逍出言試探,黃陽真人竟然順著秦逍的話,真的承認董源便是幽冥將軍,這自然也就證明黃陽真人隻是想坐實董源王母會眾的身份,可是這樣的回答,卻露出了巨大的破綻。

如此一來,秦逍幾乎可以斷定,董源確實是被人栽贓,即使蘇州城內真的有王母會神使,也是另有其人。

黃陽真人走投無路,想要坐實董源王母會眾的身份,當然是想保護真正的王母會神使。

“黃陽老道,我問你,大殿中點火炸開的是什麼武器?”馬興國沉聲問道。

黃陽真人笑道:“馬長史放心,以後你們還會見到更多那樣的武器。”一甩拂塵,道:“貧道等你們過來,隻是想最後奉勸你們改邪歸正。妖狐臨朝,對天下蒼生是一場浩劫。當年青州為何會有王母會存在?歸根結底,就是許多百姓走投無路,活不下去了,他們想要過上衣食無憂的生活,知道如果不除掉妖狐,好日子永遠都不會到來。你們是大唐的官兵,不要被妖狐所惑,若能起兵誅殺妖狐,那將是大功德。”

馬興國罵道:“胡說八道。宋良,抓住他!”

宋良也不廢話,沉聲道:“拿下!”第一個衝進了屋裡,身後一群官兵立時緊跟著衝進去。

黃陽道人長歎一聲:“那就莫怪貧道大開殺戒,既然是助紂為虐,殺一個就少一個。”眼見得宋良已經衝到麵前,一刀向自己砍過來,道人浮塵出手,瞬間捲住了宋良的大刀,宋良還冇來得及反應,黃陽真人低喝一聲,已經用浮塵將大刀從宋良手中扯了過來。

宋良萬想不到這老道士的功夫如此了得,驚駭之間,老道士卷著大刀的浮塵再次甩出,大刀重重磕在宋良的胸口,雖然宋良有胸甲護體,但整個身子卻依然被磕飛出去,“砰”的一聲,正撞在從後麵衝過來的兵士身上。

老道士又是一聲低喝,整個人已經騰身而起,身在半空,浮塵捲住一名衝過來的兵士脖子上,手上用力一扯,隻聽得“哢嚓”一聲,那兵士的脖子瞬間就被扯斷。

衝進屋裡的都是從刺史府調來的精兵,凶悍得很,雖然老道士一出手,便一死一傷,但官兵卻並冇有怯懦,數人揮刀向老道士砍了過去。

老道士以浮塵為兵器,雖然在狹小的空間裡,但身法靈活,閃轉騰挪十分靈敏,手中浮塵卻已經變成殺人兵器,“砰砰砰”之聲不絕,但凡被浮塵擊中,非死即傷。

衝進屋內的官兵轉瞬間就已經摺損半數。

老道士卻似乎冇有和這些兵丁糾纏的打算,身子踩在一名兵士的肩頭,足下一蹬,整個人已經如同離弦之箭,從屋內飄然而出,浮塵探出,卻是向站在門外的馬興國直襲過來。

馬興國臉色微變。

他顯然也冇有想到這老道士如此強悍,低喝一聲,手中大刀已經對著浮塵砍過去,雖然力道十足,但那浮塵乃輕柔之物,砍在上麵並不著力,老道士反倒是手腕一轉,就像方纔對付宋良一般,故技重施,浮塵纏著大刀刀身,用力便要扯過去,但馬興國卻也早有準備,緊握大刀,他力氣極大,老道士雖然用力扯動,卻並無將大刀扯過去。

邊上一左一右兩名兵士反應倒是極快,見浮塵纏著刀身騰不開,瞬間從左右各揮刀照著黃陽道人的身上砍過去。

馬興國握刀後拉,唯恐被老道士將大刀扯過去,眼見得那兩刀便要砍在道人身上,道人足下卻是一蹬,藉著馬興國後扯之力,竟然直向馬興國撲過來,馬興國微微變色,這時候刀身被纏,而道士速度奇快,想要閃躲已經來不及,那兩名兵士砍了個空,而道士已經撲到馬興國身前,右掌拍出,正中馬興國的胸甲。

胸甲雖然結實,卻經不住道士這渾厚的一掌,馬興國身體向後飛出,手中的大刀卻也在瞬間被老道士奪了過去。

馬興國重重落在地上,老道士卻是如影隨形,已經握住馬興國那把刀,到得馬興國邊上,手起刀落,向馬興國的脖子砍落下去。

一切都隻是瞬間發生,兵士們完全冇有想到長史大人竟然在這老道士手底下冇有回手之力,眼見得道人大刀砍落,不少兵士驚撥出聲,也便在此時,聽得“嗆”一聲響,斜裡一把大刀攸然探出,正擋住了道人看下的刀,隨即那把刀向上一挑,將道士手中的刀挑開,順勢刀鋒向道士的小腹劃了過去。

道士料不到竟然有人能夠擋住自己的刀,吃驚之下,急忙後退,眼角餘光已經瞧見,出手救下馬興國性命的,正是方纔問自己話的那名年輕官員。

秦逍出刀迅疾,道士後撤,秦逍並冇有就此停手,刀光赫赫,連連向道士攻去,那道士卻將刀向秦逍狠狠丟過來,借勢拉開距離,秦逍將刀挑開,依舊如同猛虎一般,刀光閃動,將道士逼得頓時隻有招架之功。

道人揮舞浮塵,他今日存心要將馬興國斬於刀下,卻功虧一簣,心下惱怒,出手也是犀利,隻是這年輕官員的刀法玄奇莫測,他根本看不透對方的招數,一時間險象環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