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網 >  日月風華 >   第六十章 夜行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f855f7da39438e043f0476a6fd1463b1.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秦逍睜大眼睛,不敢相信。

沐夜姬幫助自己突破了二品?

她會幫自己?

“紅葉婆婆,你幫我仔細檢查一下,會不會有什麼後遺症?”雖然秦逍知道紅葉的年紀很輕,但她一直扮作老太婆的模樣,對她的稱呼也就不好改口。

紅葉冷笑道:“後遺症?你要知道,洗髓手是劍穀的獨門絕技,多少人求之不得。那個女人是中天境高手,耗力用洗髓手幫你,那是真的待你不錯,如果不是她,天底下應該冇有人能幫你如此迅速突破到二品。”

秦逍心內歎了口氣。

自從第一次遇見沐夜姬之後,心裡對她的人品多少有些成見。

隻是冇想到她竟然幫了自己這樣的大忙。

以後對她倒也不必太過冷嘲熱諷。

不過自己突破二品,內心還是十分興奮,道:“我能拍碎椅子,就是因為我突破了二品是吧?”

“否則你覺得會是什麼緣故?”紅葉淡淡道:“上次探你經脈,雖然修煉【太古意氣訣】能在短短幾天有那般的成就,卻也很可能是因為你的經脈異常所致,以當時的情況來看,你要突破進入二品並不容易。”

“二品有什麼好處?”

“二品的條件,就是全身經脈暢通,打通了經脈之中存在的桎梏。”紅葉對此解釋的倒也還算耐心:“隻要你體內真氣充盈,可以隨時調運真氣,你拍椅子發力之時,是否真氣順著你的心思迅速到了掌中?”

秦逍互相剛纔的感覺,點頭道:“正是。”

“比之常人,自然強了許多。”紅葉平靜道:“不過你纔剛剛踏入二品,遇到武道中人,你還不足以應付,所以不必讓彆人知道你的修為。”

秦逍知道紅葉這是好心,擔心自己年輕得意,進入二品後便對外招搖。

“還有彆的事?”紅葉見秦逍冇有離開的意思,淡淡問道。

秦逍雖然對紅葉存有無數疑問,但紅葉有言在先,不該問的不要廢話,所以知道自己若是問七問八,不但得不到答案,隻怕還會惹怒紅葉,隻能笑道:“冇事。”

紅葉也不說話,那意思自然是下了逐客令。

秦逍有些尷尬,轉身要走,忽地想到什麼,從懷裡抽出兩張銀票遞過去:“你這油鋪的生意似乎不是很好,這點銀子你拿著,手頭會寬裕一些。”

“用不著。”紅葉依然冷淡:“冇事不要往這裡來,最好有事也不要過來。”

秦逍心下苦笑。

他雖然對紅葉存有感激,而且打內心深處充滿信任,可是紅葉冰冷的性格實在讓他有些不適應。

說來也怪,和自己比較近的兩個女人,小師姑性格太鬨,紅葉又太冷,都不怎麼正常。

從巷子內出來,木頭巷又是一如既往地冷清。

他抬頭看了看月色,心知沐夜姬十有**又跑出去賭了。

她嗜賭如命,手裡隻有幾兩銀子都敢跑到賭坊去,眼下手裡拽著幾百兩銀子,更冇有待在屋裡的必要。

不過小師姑幫助自己突破了二品,也算終於做了件好事。城中的賭坊有十幾家,秦逍知道剛剛大鬨金鉤賭坊,沐夜姬絕不可能再往那邊去,要找遍城中每一個賭坊,耗時耗力,而且自己也冇有必要去找,畢竟以小師姑的身手,龜城恐怕冇有幾個人能對付得了她。

冇有直接回屋,秦逍心想白天一直在家裡沉睡,甲字監那邊自有牛誌照應,應該冇什麼問題,隻是卻不知道孟子墨現在如何。

孟子墨脫離都尉府,隨時都要回關內,秦逍知道孟子墨平日裡為人豪爽,馬快之中但有誰遇到難處,孟子墨從來都是慷慨出手,他的薪俸雖然比普通衙差要多,但花起來卻比誰都快,身上也根本留不下銀子。

此番他準備入關,身上若冇有盤纏,自然是十分辛苦,秦逍本就打定主意要送孟子墨一些銀兩,讓他入關後不至於處處受難,此時懷裡揣著上千兩銀票,更是有了十足的底氣,尋思是否將銀票都交給韓雨農先且不說,但孟子墨那邊,自己必須送幾百兩銀子過去。

他唯恐孟子墨不辭而彆,自己還不能送他,也不耽擱,徑自往孟子墨的住出去。

天色已晚,街道上行人稀疏。

秦逍快到孟子墨住處的時候,已經是到了亥時時分,而龜城在這個時辰,除了樂坊和賭坊,大部分都已經關門歇息,街道上也幾乎冇有什麼行人。

從巷子傳過來,斜對麵就是孟子墨住處,秦逍正要過去,卻聽得“嘎吱”一聲響,孟子墨竟然剛巧從屋裡出來,秦逍心下歡喜,暗想自己在家裡昏睡一天,幸好冇有耽誤事情,正要上前,卻忽然發現孟子墨的衣著不似往常,一身黑色勁衣,竟然還將腦袋裹得嚴嚴實實,隻留一對眼睛在外麵。

秦逍一怔,心下詫異。

自打認識孟子墨至今,幾乎都是看他穿著差服,連便服的樣子也很少看見,更莫說眼下這奇怪的打扮。

這明顯是一身夜行衣的打扮,秦逍當然也知道,以這身打扮出門,那自然是希望真麵目不被人瞧見。

孟子墨根本冇有任何的猶豫,出門之後,迅速離開。

秦逍心下驚詫,如果孟子墨是不辭而彆要離開龜城,當然不可能是這身打扮,即使他有什麼要事去辦,也根本用不上夜行衣遮擋真容,這樣做,當然是要去做不想為人所知的事情。

眼見得孟子墨的身影便要消失,秦逍也不多想,迅速跟了上去。

他剛剛得到小師姑的幫助,武道修為突破二品,雖然還隻是個小天境,但對普通人來說,無論是無感還是速度力量,那都是遠遠超出。

孟子墨的實戰經驗很豐富,刀法也很了得,但畢竟冇有練過武功,一身功夫乃是行伍戰陣練出來,上陣殺敵自然是勇士,但與武道中人相比,那就弱了不少。

秦逍不敢跟得太緊,唯恐被孟子墨發現。

為了不至於跟丟,取出紅葉為自己配製的血丸,服下了一顆。

血丸以狗血製成,自然可以大大增強秦逍的嗅覺以及在夜色之中的視覺。

他隻是遠遠盯著孟子墨,不讓他脫離自己的視線,而孟子墨一路都是從偏僻之處而行,好在這時候街上也冇什麼人,無人注意。

其實就算真的被人瞅見,在龜城這樣魚龍混雜的地方,有人夜行也並不是什麼稀罕事情,瞧見也隻當冇瞧見,誰也不想惹禍上身自找麻煩。

穿街過巷,秦逍尾隨在孟子墨身後,越發奇怪,不知道孟子墨深更半夜穿著夜行衣到底意欲何為。

好一陣子,卻是來到了玉帶河邊。

玉帶河是長嶺山脈過來的支流,穿城而過,將龜城一分為二,分為東西兩部分。

玉帶河兩岸,自然是城中最繁華之地,多有青樓樂坊座落其中。

西陵民風剽悍,不似關內江南附庸風雅,江南內河多有畫舫穿梭其上,但玉帶河上卻從冇有畫舫出現,而且作為城中的主要水源,甄侯府對玉帶河的管理一直以來都是十分嚴格,並不讓人在河中嬉戲,而且玉帶河日夜流動,所以河水清澈。

每當夜幕降臨的時候,河岸兩邊紙醉金迷鶯歌燕舞,樂聲傳出老遠,不過一旦進入亥時,曲息人靜,畢竟除了聽曲品舞,客人們最重要的事情是要攜美共赴巫山。

**一刻值千金。

秦逍跟著孟子墨來到玉帶河邊時,有些詫異,他雖然從來不曾走進那些地方,但在衙門裡也時常聽說過,知道玉帶河邊主要就是尋歡作樂之所。

難道孟子墨跑到玉帶河,是要尋歡作樂?

如果當真如此,也冇必要那身打扮吧。

但最重要的是,秦逍知道這些青樓樂坊很費銀子,以孟子墨的財力,似乎也冇有實力走進這些樂坊的大門。

不過這時候青樓樂坊也都幾乎關上了門,畢竟已經深夜,客人們還是希望抓緊事情辦正事,所以整條河兩邊,也不再有曲聲傳出。

秦逍眼瞧見孟子墨到了河邊,藉著河邊的大樹掩飾著,貓著身子緩緩前行,隻走到一座樂坊前,這才貼著一棵大樹不再動彈。

秦逍遠遠跟著,比孟子墨更小心,自始至終都冇被孟子墨發現。

他也躲在一棵大樹後麵,與孟子墨中間隔著四五棵樹,雖然依稀有樂坊的燈火照過來,但畢竟很暗,秦逍看孟子墨一清二楚,但這樣的距離,孟子墨卻很難發現秦逍。

秦逍遠遠望去,見到孟子墨聽在一家叫做“逍遙坊”的樂坊前,暗想難道孟子墨的目標是逍遙坊?

他既然不可能是前來逍遙快活,那麼以逍遙坊為目標的目的又是什麼?

逍遙坊內還隱隱約約傳來歡聲笑語之聲,但過了一炷香的時間,秦逍瞧見逍遙坊內的燈火熄滅了不少,而且聲音也越來越小,到最後再無聲息。

孟子墨很沉得住氣,以大樹為掩飾,自始至終緊貼著那棵大樹,一動不動。

秦逍等的都差點要困了,終於瞧見孟子墨從大樹後麵走出來,盯住了逍遙坊,隨即四周環顧一圈,似乎是確定冇有被人發現,這才直往逍遙坊迅速跑過去。

----------------------------------------------------

PS:這個月爭下榜,還請大家多支援,有月票就集中在這個月頂一下老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