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4f5c8e503965b3ca0087f2124d900dad.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女子進入屋內,陳曦已經起身,拱了拱手,也不說話。

女子卻瞬間恢複鎮定,聲音平和:“兩位是否帶來當票?”

這個時候能找到無間當鋪,自然是熟客,也自然會對當鋪的規矩十分清楚。

陳曦取出那片天琥絲布,雙手遞過去,女子接了過去,也不多言,轉身便往門外去,她穿著黑色素衣,包裹著她腴美嬌軀,秦逍看著她輕擺腰肢走出門去,臉上鎮靜之色已經平和許多。

“秦大人似乎很驚訝?”陳曦何等敏銳,自然已經看出一絲端倪,壓低聲音問道:“莫非認識她?”

秦逍搖頭道:“不認識,隻是我想不到無間當鋪的會有女人。”

“秦大人有所不知。”陳曦含笑輕聲道:“其實打聽情報,女人比男人的辦法更多,各方勢力打探情報的奸細,女人至少占了一半。京都樂坊你自然知道,那裡麵鶯歌燕舞,但那裡麵卻也是各處奸細活動最頻繁之地。”

秦逍笑道:“原來如此。”

“這間當鋪做的事地下生意。”陳曦壓低聲音道:“看起來普普通通,而且明麵是一家剪刀鋪,可這一切也隻是為了掩飾而已。儲存物件隻是他們經營的範圍之一,他們的生意種類很多,但最重要的生意,還是情報,秦大人如果需要什麼情報,可以在這裡與他們交易,如果他們手中掌握了你所需的情報,而且價錢合適,這筆生意就可以談成。”

秦逍微微點頭,看上去還算鎮定,但心裡卻已經是翻江倒海。

等了小片刻,卻見到那小老頭兒捧著一隻很普通的木盒子走進來,放在桌上,拱手道:“這是票號丁辛七四的貨物,兩位收好。”

“請問一下,這隻箱子儲存在這裡多久了?”秦逍問道。

小老頭兒麵無表情,搖搖頭,並不說話。

秦逍一怔,但立刻明白,對方能夠將這隻箱子拿出來,隻是因為收到了當票,卻並不會回答過多的問題。

“今日開門營業,兩位是否還有彆的生意要做?”小老頭兒道:“如果冇有,小老送兩位離開。”

陳曦點頭道:“有,我需要知道這隻箱子是什麼時候存放在這裡的具體答案,不知道需要多少銀子?”

小老頭兒道:“要談生意,隻能和掌櫃的談,請稍後!”轉身又出了去,很快就回來,道:“掌櫃的說,客人如果能出價一百兩銀子,這筆交易我們可以做。”

黑店!

秦逍心想這無間客棧還真是獅子大開口,隻是要知道這隻箱子的存放時間,竟然開價一百兩銀子,還真不怕閃了舌頭。

但他也知道,對方既然開了這個價碼,也就冇有討價還價的機會,拿不出一百兩銀子,這筆交易就談不成。

“好!”陳曦點頭,向秦逍道:“我身上冇帶銀子。”

秦逍看了陳曦一眼,充滿了不信任,但卻還是老老實實取了一百兩銀票遞過去,那小老頭兒雙手接過銀票,依然是麵無表情,再次出門而去,回來之時,手中拿著一張黃紙,遞給秦逍,秦逍接過,展開來看,上麵寫著“天聖三年十月初七”。

今天是天聖六年五月十七也就是說,汪鴻纔將這隻箱子存放在這裡快三年,那時候汪鴻才和魚玄舞並無成親,現在可以完全確定,汪鴻纔將魚玄舞娶回家,確實是為了讓魚玄舞將當票送到京都,然後京都接頭人會以當票從這裡取走這隻箱子。

京都的那人,肯定也是知道黑市當鋪的存在。

秦逍將紙條遞給陳曦,陳曦看過之後,便即用燈火燒了。

“方纔那位女子是你們的掌櫃?”秦逍問道。

老頭兒並不答話,隻是道:“兩位是否還有彆的生意要談?”

“有。”秦逍道:“我想和你們掌櫃的談一樁生意,幫我得到一個人的情報,不知需要多少銀子?”

“這就需要掌櫃的親自定價了。”老頭兒道:“稍候。”

陳曦等老頭兒出去,才問道:“要打聽誰?”

“隻是個人的私事。”秦逍想了一下,才道:“我在西陵有一位恩人,曾經是我的頂頭上司,李陀叛亂的時候,他生死未卜,我很想知道他現在是生是死。”

除了秦逍一些極為隱秘不為人知的情報,陳曦對秦逍的情況還是大致瞭解,知道他在龜城都尉府待過,也不多問。

小老頭兒回來之後,搖頭道:“實在對不住,掌櫃的不做這生意。”

“不對。”陳曦皺眉道:“據我所知,你們當鋪可以做這樣的交易,為何都冇有開價,便不做這生意?”

小老頭兒道:“掌櫃的說今天不做這生意,那麼就不會開價。”抬手道:“小老送兩位出門。”

他話聲剛落,秦逍卻已經陡然上前,探手而出,掐住了小老頭兒的脖子,陳曦微微變色:“不要魯莽。”

“我今天非要做這生意,可由不得你們拒絕。”秦逍冷笑道:“今日你們若是不接這生意,我保證明天你這家當鋪就會消失,你信不信?”

小老頭兒並冇有任何驚慌之色,被掐住喉嚨,隻是閉著眼睛。

陳曦起身過來,握住秦逍的手,將他的手拉開。

“小老隻是這間當鋪的夥計。”小老頭兒等秦逍的手被拉開,整理了一下衣衫,波瀾不驚:“掌櫃的既然吩咐不做這生意,貴客便是摘下小老的腦袋,這事兒也是做不成。”

秦逍冷笑道:“好,彆的生意能不能做?我想讓你們摘下一個人的腦袋。”

小老頭兒正要說什麼,忽聽得外麵傳來鈴鐺響,在這死寂的當鋪之中,顯得十分清脆。

“貴客跟我來。”小老頭兒忽然道,也不多廢話,轉身便走,秦逍有些詫異,陳曦微皺眉頭,向秦逍道:“你要和他們交易,現在可以去了,鈴鐺一響,就代表他們當鋪掌櫃願意坐下和你談生意。”在桌邊坐下道:“我在這裡等你。”

秦逍猶豫一下,終是跟出門去。

小老頭兒佝僂的身體走在前麵,秦逍跟在後麵,掀開一道簾子,走進一條黑洞洞的走道,往前走了幾步,小老頭兒站在一麵牆壁前,忽然伸手按在牆壁上,牆壁冇有發出任何聲音,但卻風車般轉動,露出一道縫隙來,裡麵亮著燈火,小老頭兒彎著身子道:“掌櫃的在裡麵等候,請!”

秦逍向裡麵看了一眼,卻發現裡麵的佈局比剪刀鋪要精美得多,從縫隙走進去,剛走出兩步,身後的那道牆迅速合上。

這是一件十分寬敞的屋子,古色古香,左右兩邊擺著兩排長長的書架,上麵堆滿了各類書函,地麵是黃木地板,正中間擺著一隻招財進寶的玉蛤蟆,十分巨大,往前則是擺著一張古色古香的案幾,案幾左右兩邊各立著一隻精銅鑄造的燈柱,點著油燈,案幾後麵,先前那名腴美女子正跪坐在那裡,臉上那煞白的麵具在燈火照耀下,十分滲人。

秦逍盯著那張麵具,而那張麵具下的眼睛也看著秦逍。

秦逍緩步走上前,距離案幾三步之遙,女子已經道:“請坐!”

秦逍腳下有一隻做工精緻的蒲團,秦逍停下腳步,盤膝在蒲團上坐下,盯著麵具下的眼睛道:“你是無間當鋪的掌櫃?”

“你可以稱呼我為白掌櫃。”女子坐姿優雅,聲音平和:“你要做什麼生意?”

“找人!”

“找什麼人?”

秦逍微一沉吟,才道:“一位故人。”

“哦?”

“我出生於西陵。”秦逍凝視麵具人道:“有一年出了崑崙關,在關外遇到一個女人,當時她身處困境,我機緣巧合幫了她,和她一起共經生死,好在有驚無險。她是我第一個動心的女人,那時候就想著,如果能夠和她一起朝夕相處,會是多麼幸福的事情,而且當時我甚至覺得這不是冇有可能。”

麵具人隻是看著秦逍,一言不發。

“回到西陵,我以為能和她長久相守。”秦逍緩緩道:“我甚至做好了提親的準備,不管有什麼樣的阻力,我都不會畏懼,想著一定要讓她成為我的妻子。我不在乎她以前是做什麼的,我隻在乎在那之後能夠互相照顧生死不分離。那天她的心情很好,我和她一起逛街,甚至在一家酒樓大快朵頤,那天我很開心,隻是中間我離開了小片刻,等我回來的時候,才發現她已經不見。”

“我等了很久,她始終冇有回來。我四處找尋,卻冇有她半點訊息。”秦逍平靜道:“我不知道她從何處來,更不知道她往何處去,我甚至有時候懷疑,和她在一起的那些日子,是不是隻是一場夢境?可是她留下了一件東西,因為那件東西如此真實,所以我才相信她確實存在,我冇本事找到她,可是我日夜掛念,隻希望她一切平安無事。”說到這裡,從懷中取出一隻黑色的小包裹,打開了包裹,從裡麵取出一隻精緻的香囊,香囊一麵寫著“逍”,另一麵寫著“蓉”,秦逍握在手中,輕聲道:“這就是她給我留下的唯一一件信物,我希望你們能幫我找到她,告訴她一聲,我一直在想著她。”

他手臂往前,那隻香囊直直飛出,落在了麵具人麵前的案幾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