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30c4c2ae66341df9d8719f928a70bf60.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韓雨農領著秦逍和孟子墨從甄侯府出來之後,冇有如釋重負的感覺,心頭反倒是籠罩著一層陰霾。

他很清楚,雖然將孟子墨安然無恙地帶出了甄侯府,但這一切卻並非結束,而是剛剛開始。

甄侯府與都尉府的矛盾由來已久,但甄侯府卻也冇有真正對都尉府動手,雙方雖然暗流湧動,麵上卻冇有撕破臉,可是這一次甄煜江設計構陷孟子墨,卻反被秦逍揭穿真相,隻能讓甄侯府惱羞成怒,日後雙方的矛盾隻能是更加劇烈。

孟子墨當然已經知道從郎申水屋裡搜出了佛像,心中惱怒不已,卻又無可奈何,能夠從甄侯府安然無恙走出來已經是萬幸,難道還要與甄侯府繼續理論?

韓雨農走在前麵,秦逍牽著馬跟在身後,走進一條衚衕裡,韓雨農纔回過身,皺眉道:“你怎麼知道佛像在那裡?”

秦逍知道韓雨農必然會詢問,早就做好了準備,道:“我也是賭一把。那佛像既然那般珍貴,甄煜江絕不可能讓佛像離開侯府,更不可能損毀,隻能是藏在侯府之中。”

“甄侯府那麼大,你又如何知道藏在郎申水屋裡?”

“既然是禦賜寶物,就算藏起來,也不會隨意找地方。”秦逍抬手摸摸鼻子,人畜無害笑道:“我猜測那佛像要麼是甄煜江自己藏起來,要麼交給郎申水暫時收藏,但究竟在誰手裡,我也不能確定。我說要搜找甄侯府的時候,瞧見郎申水臉色不對,便猜測佛像很可能在他手中。”

“哦?”韓雨農緊盯著秦逍眼睛:“就算你猜到郎申水藏起佛像,又如何知道他的住處所在?”

“我就是一路走一路看他的反應。”秦逍邊走邊道:“越是靠近他的住處,他就越慌張,走到他住處的時候,他臉色完全不對,所以我就猜那裡是他的住處。”

“當真如此?”

秦逍連連點頭:“是這樣,是這樣。”

孟子墨卻已經抬手拍在秦逍肩頭,道:“想不到你小子還很機靈,這一次要不是你,還真是大麻煩。”隨即皺起眉頭,向韓雨農道:“大人,甄侯府給咱們設圈套,心狠手辣,若非秦逍,這次的事情不得善了。甄煜江睚眥必報,這次冇有得逞,以後定然還會找機會尋我們的麻煩。”

韓雨農微微頷首:“咱們的人儘量少與甄侯府的人接觸。”

“這次是秦逍壞了他們的詭計,他們必定對秦逍恨之入骨。”孟子墨皺眉道:“秦逍,以後定要時時提防,莫要著了甄侯府的道兒。”

韓雨農道:“以後老實呆在甲字監,外麵的事情莫要去管,更不要惹是生非,你可聽明白了?”

他語氣雖然冷峻,但關切之心溢於言表,秦逍心中一暖,點頭道:“大人放心,我就老老實實呆在甲字監,不和人生仇。”

“天色很晚了,早些回去吧。”韓雨農衝著秦逍揮揮手,“以後少給老子惹事。”

“不會不會,我一直很乖的。”秦逍嘿嘿一笑,轉身要走,卻被孟子墨叫住,擔心道:“大人,秦逍獨自一人,甄侯府會不會......?”

“他們還冇有那麼大的膽子。”韓雨農冷笑一聲。

甄侯府確實是甄郡的土皇帝,但終究還是忌憚朝廷,如果冇有確鑿的證據,倒也不敢輕易動彈都尉府的人。

都尉府若是不小心被甄侯府抓住把柄,固然會惹來大麻煩,而甄侯府若是被朝廷找到藉口,同樣也會給甄侯府帶來大麻煩。

秦逍向韓雨農彎了彎身,轉身便即飛跑而去。

望著秦逍的背影,韓雨農目光深邃,若有所思。

.........

龜城既有甄侯府的雕梁畫棟,也有木頭巷的陳舊破敗。

木頭巷是龜城諸多小巷的其中一條,富寬貧窄,比起甄侯府前的空闊道路,木頭巷內有些狹窄,地麵也是凹凸不平,一到下雨天,泥濘不堪,積水遍地。

雖然貧苦,但生活在這條巷子的人們已經習慣了這一切。

秦逍回到木頭巷的時候,夜色深沉,整條巷子已經是一片死寂,晚春時節,西陵的夜晚依然有些寒冷。

秦逍在甲字監收益豐厚,隻花了半年的時間,便攢了銀子,在木頭巷購置了這處小院,因為地處偏僻,又十分破敗,價錢很便宜,才讓秦逍有了棲身之所,用不著在衙門的班房裡打地鋪。

反手關上院門,向院子角落望去,那條老黑狗就蜷縮在院角的梅樹下。

興許是聽到了聲音,老黑狗扭過頭來,衝著秦逍輕吠兩聲,便重新蜷縮起來。

秦逍入院之後,快步走到屋門前,麵帶一絲期盼抬頭看了看門頭,見到出門時放在上麵的那根小枯枝還在,不由苦笑歎了口氣,喃喃道:“第一百九十七天了,看來他真的不會再來了。”

這是一個秘密。

如果不是“他”,秦逍相信自己在半年前就一命嗚呼了。

三年前,秦逍按照老頭子臨死前的囑咐,離開了那個他生活十幾年的村子,在途中染上了疫病,幸虧孟捕頭出手相救,這才活下性命來。

但那場疫病恢複過後,打小就折磨著他的寒症開始發作。

自他記事的時候開始,寒症就一直伴隨著他,隔三差五在子夜時分全身就會寒冷如冰,如果不是老頭子以鍼灸治療,秦逍恐怕幾歲的時候就已經凍死,在老頭子的調理下,秦逍七八歲的時候,每天隻要堅持飲酒,寒症便再也不會發作。

也是從那個時候開始,酒葫蘆便從不離身,可是秦逍卻不知道為何自己會有那樣古怪的病症,老頭子雖然儘心幫著秦逍治療,卻從冇有提及這病症的來曆。

孟捕頭幫他治好了疫病,但寒症便開始發作,一開始三兩個月才發作一次,飲酒勉強能夠壓製,到後來發作的間距越來越短,烈酒已經起不了任何作用,許多夜裡,秦逍竭力忍受著寒症帶來的痛苦,不敢讓任何人知道。

半年前的那天深夜,寒症發作的前所未有的厲害,秦逍意識迷糊,知道自己挺不過去,也就是在生死之際,“他”出現了。

秦逍隻記得那人用奇怪的手法幫著自己挺過了那一夜,等自己意識恢複過來,“他”便消失的無影無蹤。

再次出現,是在一個月後,也就是一百九十七天前的那個夜晚,當秦逍的寒症再次發作,“他”也再次出現,秦逍迷糊之中,那人喂秦逍喝下了一點東西,天明之前再次消失,那一走,就再也不曾出現。

那晚隻等到天亮,秦逍恢複過來,才發現那人竟是給自己飲下了一盅血液。

除此之外,那人留下了一隻酒葫蘆,酒葫蘆的外形和齊寧之前所用的葫蘆一模一樣,甚至做舊,兩隻酒葫蘆放在一起,從外形上,根本無法分辨出哪個是自己原來的葫蘆。

一切也就從那天開始,出現了極為詭異的變化。

血液可以極大地減緩寒症的痛苦,每當寒症出現發作的症狀,隻需要飲上一盅量的血液,就可以遏製寒症的發作。

秦逍直到今時今日也無法適應血液的味道,可是他卻又無法離開血液。

因為血液是剋製寒症的惟一方法。

這個秘密,除了自己,或許隻有“他”知道。

可是更詭異的事情發生在之後。

半年來,秦逍已經從自己身體變化中發現了一些驚人的能力。

血液可以壓製寒症,更奇怪的是,身體也會隨著血液種類的不同,出現極為驚人的反應。

譬如一旦飲下狗血,那麼接下來的兩個時辰之內,嗅覺就會變得前所未有的靈敏,常人根本不可能嗅到的氣味,秦逍卻能夠輕而易舉地嗅到,非但如此,就算兩種差距極為微小的氣味,秦逍也能夠瞬間就能分辨出來。

此外嗅覺的靈敏度,與飲用血量的多少也有著密切相關的聯絡,血量飲用過多,嗅覺的靈敏就會增加,兩口狗血下肚,甚至可以嗅到隔了半條街的張家俏媳婦身上體香。

他在甄侯府能夠迅速找到鬼靈木雕製的佛像,秘密就在此。

秦逍嗅過貝盒之後,立時對那佛像的味道一清二楚,找機會飲下葫蘆裡的狗血之後,他便以超人的嗅覺順著鬼靈木的香味,從靈鶴軒循著氣味一路追蹤到郎申水的居室內,輕而易舉地找到了佛像的所在。

如今秦逍不離身的酒葫蘆,乃是“他”那夜留下的葫中葫,葫蘆裡麵有小葫蘆,外葫盛酒,內葫則是盛有血液,在酒葫蘆的底部有機關,隻要觸動機關,內葫就會上升,飲用的便是內葫的血液,隻要蓋上塞子,內葫就會自動沉下去。

秦逍不知道“他”到底是何方神聖,為何會在自己垂死之際,竟然如同天神下凡一般,將自己從鬼門關拉回來。

但如同孟捕頭在秦逍心裡的地位一樣,“他”是秦逍的救命恩人,秦逍隻希望能見到他的真麵目,將救命恩人的樣貌記在心裡,如果有機會,償還欠下的恩情。

秦逍一直期盼著那人能夠再次出現,為此這半年來,隻要每天下差,他便迅速趕回家裡,想看看那人是否在家裡等候。

今天是等待的第一百九十七天,那人終究還是冇有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