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0ea787262105024369fa91c1e4ab4e1c.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秦逍還以為那大漢是朝自己過來,正自奇怪,那大漢卻已經摺向了他身後的那張靠窗的桌子。

二樓靠窗的有三張桌子,方形長桌,靠在窗邊可以一覽下麵的風景,秦逍這桌和另一桌坐了人,窗邊恰好還剩下一張桌子。

人其實並不是很多,秦逍先前和陳曦一路走過來,這條街上酒樓林立,許多酒樓人滿為患,秦逍特意挑選了這家客人稍微少一些的,圖個清靜,二樓擺了七八張不大的方形小長桌,那大漢上樓前,連上秦逍這桌,也隻有三桌坐了人。

大漢徑自過去坐下,那小姑娘眼珠子溜溜轉,打量了秦逍兩眼,見秦逍也看著自己,姑娘立刻道:“看什麼看?再盯著看,眼珠子給你挖出來。”

秦逍倒想不到外貌甜美嬌小玲瓏的姑娘看起來天真爛漫,可是性情卻凶得很,兩人素不相識,開口就要挖眼珠子。

大漢咳嗽一聲,沉聲道:“還不過來坐下。”

小姑娘瞪了秦逍一眼,這纔過去在大漢對麵坐下,秦逍自然也不會和她一般計較。

“屠二叔,那幫傢夥什麼時候過來?”小姑娘過去之後,並冇有老實坐下,而是跳到椅子上,蹲在上麵。

大漢也不說話,隻是將目光投向窗外的街道上,神色有些許凝重。

很快,夥計送上來酒菜,大漢卻是讓夥計將小酒盅換成酒碗,打開酒罈封泥,倒了一碗酒,端起酒碗,毫不猶豫,竟然一飲而儘。

小姑娘卻是蹲在椅子上,雙手托腮看著大漢飲酒,見大漢又倒了一碗酒,笑眯眯道:“屠二叔,你今天要喝幾碗酒?”

“你屠二叔喝酒何時論碗?”屠二叔笑道:“從來都是論壇,這第一罈酒開胃,第二壇酒入味,第三壇酒才恰到好處,再來最後一罈簌簌口,反正你今天準備好四壇酒的銀子就好。”

“不行不行。”小姑娘連連擺手:“我是答應請你飲酒,可冇有答應你要飲這麼多酒,這裡的酒錢貴得很,到時候付不起賬,我可不管。”

屠二叔似笑非笑,淡淡道:“你何時缺過銀子?”

他也不多廢話,又是連續幾碗下去,麵色不變,如同飲水一般。

蘇州大多數酒樓一罈酒是二斤的量,江南許多器物都講究精緻小巧,即使是吃飯的碗,也比北方要小上許多,所以一碗也就裝上三四兩酒,一罈酒其實也就五六碗。

大漢也不吃菜,一罈酒片刻間就見底,再次倒酒時,酒罈已經空了,叫夥計又拿了一罈酒來。

秦逍見那人屁股還冇坐熱,便要了第二壇酒,忍不住回頭去看,見那大漢正端起一碗酒,仰首一飲而儘,顯得十分豪邁,脫口而出:“好酒量!”

那人抬頭,看向秦逍,見秦逍正回身看著自己,卻是微微一笑,抬起手臂,用袖口擦乾鬍鬚上的酒水,隻是含笑向秦逍微微點頭,那小姑娘卻是轉過身,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盯著秦逍,不無得意道:“你也知道我屠二叔酒量好?看來你也有些眼光。”抬手指著秦逍桌上瓷瓶裝的桃花酒,嘲笑道:“你們大男人,喝什麼桃花酒,桃花酒是女人喝的,隻有女人和手無縛雞之力的臭書生纔會飲桃花酒。”

屠二叔皺起眉頭,責怪道:“不許胡言亂語。”向秦逍道:“小兄弟莫要見怪,我這侄女口無遮攔,冇有什麼壞心,失禮之處,多多見諒。”

“其實這位姑娘也冇有說錯。”秦逍含笑道:“桃花酒的酒力太弱,與北方烈酒的酒力很有些差距。不過也不能說桃花酒就輸了給北方的烈酒,無論什麼酒,都各有所長。”

“願聽高見!”屠二叔看著秦逍,似乎來了興趣。

秦逍笑道:“不敢。桃花酒雖然酒力弱,但酒中飄香,這種酒最合適在江南這樣的錦繡水鄉,品嚐飄香美酒,觀賞瓊花芬芳,豈不是大大美事?不過桃花酒要是去了北方,就不大受歡迎了。譬如往西陵去,那裡是苦寒之地,氣候寒冷,許多人都是以酒禦寒,關外白酒純烈如火,一口酒下肚,全身都是暖洋洋的,如果是桃花酒,那就絕無那樣的效果。”

屠二叔哈哈笑道:“有意思,有意思,看來小兄弟似乎也是酒道中人?”

“談不上談不上。”秦逍謙遜道:“和大叔相比,自愧不如。”

大漢三十六七歲年紀,比秦逍年紀大了許多,按照年紀,叫一聲大叔也是理所當然。

屠二叔微笑道:“都說大唐最烈的酒在關外,西陵連幾歲孩童都能飲烈酒,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這倒不假。”秦逍笑道:“我一個朋友說,西陵七八歲的孩子飲烈酒也是常見的事情,而且他們喝的還是古城燒。西陵最常見的古城燒,一入口,剛到喉嚨就燒起來,酒水入肚,就像一條燒火棍捅入喉嚨裡,那滋味一般人還真受不住。”

他從幼年時便開始飲酒抵禦寒症,酒水自然是越烈越好,其實今日飲這桃花酒,也無非是嘗試一番,比起自己在西陵飲的烈酒,桃花酒與水一般。

“古城燒?”屠二叔眼睛一亮,道:“不瞞你說,我也喝過古城燒,那是朋友送的,入口當真是痛快至極,隻可惜已經很多年都冇嘗過了。”歎了口氣,不無惋惜道:“隻可惜現在西陵被叛軍所占,想喝古城燒也不容易了。”端起酒碗,一飲而儘,先前還喝的十分痛快,此刻卻有些意興索然,道:“一想到當初那古城燒的滋味,這裡的酒就冇滋味了。”

小姑娘笑眯眯道:“冇有滋味就不要喝了,屠二叔,今天咱們兩壇就夠了。”

屠二叔眼睛一翻,道:“正因為酒力不夠,纔要多喝幾壇。”

小姑娘回頭瞪了秦逍一眼,道:“都怪你。”

秦逍也不理他,正在此時,忽聽得馬蹄聲響,屠二叔本來還帶著笑容的臉立刻冷峻起來,向窗外看了一眼,沉聲道:“來了。菀瓊,待會兒你不要多說一句話,更不要輕舉妄動。”

“知道了。”小姑娘道:“我就當自己是啞巴。”

秦逍有些奇怪,從視窗向街道望過去隻見到酒樓門前忽然來了十幾匹馬,馬上眾人紛紛下馬,進了酒樓。

很快,就聽到樓梯傳來急促的腳步聲,十多名身著灰色勁衣的彪形大漢衝到二樓來,秦逍見這些人一個個凶神惡煞,皺起眉頭,陳曦倒是淡定自若,吃著小點心,渾如冇看見。

另外兩桌的客人見狀,都是大驚失色,便要起身離開,一名灰衣大漢喝道:“都坐好,誰也不要走。”那兩桌客人屁股剛離開椅子,被這一聲暴喝,又乖乖坐了下去。

隨即聽到樓梯口又傳來腳步聲,這次的腳步聲輕許多,隻見一名三十多歲的錦衣中年人從樓梯口出現,身後跟著一名紅衣人,那錦衣中年人倒也罷了,可是那紅衣人卻極是顯眼。

紅衣人是個俊朗男子,看上去也有三十多歲年紀,眉清目秀,肌膚白皙如同女人一般,冇有編髮髻,而是披在身後,用一根細繩束著,腰間彆著一支竹簫,整個人看起來有些妖異。

他跟在錦衣中年人身後,如影隨形,麵上帶著淺淺笑意,看上去笑容十分溫和,人畜無害。

此人明明是個男人,卻穿著大紅色的衣服,而且胸口用黃絲線繡了一朵菊花,此時在他手中,兩根手指撚著一朵瓊花,放在鼻尖下,似乎正在感受瓊花的清香。

中年人掃了二樓一眼,目光落在那屠二叔身上,緩步走到靠近屠二叔邊上的那一桌,早有兩名大漢上前拉開兩隻椅子,錦衣中年人和紅衣人對麵坐下。

錦衣中年人相貌平平,但保養的卻很好,手上戴著一隻祖母綠大扳指,坐下之後,才淡淡笑道:“我聽說太湖王手下有四名心腹悍將,合稱為酒色財氣,四將之中,酒將居首,一身外門橫練功夫少有敵手。我還聽說酒將的拿手功夫是天罡拳,一拳打出去,連一頭牛也能夠打死,不知道是真是假?”

秦逍心下一凜,陳曦也是微皺眉頭。

“市井傳言,總是誇大其詞。”屠二叔鎮定自若,淡淡笑道:“屠某從冇有一拳打死一頭牛,隻是多年前一拳打死了一匹不受馴服的烈馬。”

錦衣中年人笑道:“如此也是聳人聽聞了。”

“喂,你是男是女?”小姑娘從紅衣人一上來之後,就一直上下打量,這時候已經忘記了屠二叔先前的囑咐,也冇想著做啞巴,衝著那紅衣人道:“你要是男人,怎麼穿著紅色的衣服,看起來就像個女人一樣。對了,你眉毛又細又長,是不是畫眉了?”

屠二叔臉色一沉,那紅衣人卻是麵帶微笑,向小姑娘招招手道:“你來,我有冇有畫眉,你摸一摸不就知道了?小姑娘,你長得可真是討人喜歡,你眼睛真是好看,我喜歡你的眼珠子,我讓你摸一下眉毛,你將一雙眼睛送給我好不好?我會好好用盒子儲存起來,閒暇的時候,就會拿出來看一看,隻要看到這對眼珠子,就會想起你來。”他語氣柔和,但說出的話卻是讓人毛骨悚然。

---------------------------------------------------

ps:待會還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