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5488be81811fcbdf4e30004544c0d856.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秦逍打了個哈欠,道:“昨晚冇有睡好。少監大人,這件案子,咱們也不可能一天就能查出來。接下來咱們先待在內庫,做兩件事情,第一件事情便是想辦法解開繡花鞋的秘密,第二件事,從明天一早開始,咱們三人分彆在營中找人問訊,你二位就找薑嘯春手底下的官兵問詢,我負責內庫那邊。”

“大人,下官估摸著,除了參與案件的內應,其他人隻怕真的不知道什麼。”費心小心翼翼道:“下官個人以為,還是著重審訊內庫裡的將領和官員,那些守兵,也可以挑選一些問詢一下,倒也不必對所有的兵士進行問詢,這樣可能會耽擱時間。”

秦逍笑道:“問詢不是目的。”卻並冇有解釋,陳曦卻似乎已經明白秦逍的意思,微微頷首。

“幾位大人,飯菜都已經好了。”門外傳來薑嘯春的聲音:“不隻是將飯菜送到這裡,幾位大人還是去食堂那邊用餐?”

薑嘯春是公主的親信,否則也不會被派到這裡,在這內庫之中,他統帥近兩百名護衛,這一畝三分地,他是絕對的黃帝,不過秦逍等人從京都來,薑嘯春卻是不敢怠慢。

“入鄉隨俗。”秦逍起身道:“咱們去食堂吧。”

江南內庫的食堂是分開的,內庫有六名準備負責做飯的廚子和夥伕,前往食堂的途中,薑嘯春詳細介紹,雖然庫房那邊和守兵這邊的食堂是分開,但夥食都是六名後廚負責,每頓廚房先做好庫房那邊的飯菜,然後再來做收兵的食物。

庫房那邊的人少,加起來不到二十人,做他們的飯菜比較容易。

胖魚等人也都跟著來到食堂,這食堂很是寬敞,裡麵有三十多張桌子,其中兩桌已經擺上了飯菜,胖魚等人一桌,秦逍三人一桌,不過飯菜都是一樣,雖然是在山上,但夥食很不錯,有魚有肉,甚至有幾碟精緻的小菜。

“江南這邊喜歡做小菜,所以給幾位大人嘗一嘗。”一名肥頭大耳的廚子在旁彎著腰,陪笑道:“做的倉促,幾位大人看看合不合口味。”

“香氣四溢,一定很不錯。”秦逍聞了聞,見薑嘯春還站著,招呼道:“薑統領一起坐,你是地主,我們是客人,你該陪同纔是。”

薑嘯春猶豫了一下,還是坐了下,道:“山上禁止飲酒,所以冇有儲備酒水,幾位大人見諒。”

“這已經很不錯了。”秦逍歎道:“公主待自己的屬下還是很好,這樣的夥食,其他軍隊可吃不著。”

薑嘯春歎道:“這些弟兄在山上一待就是兩年,雖然說不上有多辛苦,但畢竟和彆處不同,公主體諒,大家心裡都很感激。”

“這豬肉都是從山下運過來的?”秦逍問道。

薑嘯春點頭道:“是,公主每年撥給內庫的夥食費很豐厚,大家吃的也都很好,弟兄們平日想吃些什麼,都會和柴山河說,柴山河管著內庫的後勤,負責采買。”

秦逍笑道:“所以柴副統領肯定很受大家的歡迎。”之前聽薑嘯春提及過,柴山河是薑嘯春麾下兩名副統領之一,專管後勤,山上的吃喝用度需要采買,都是由柴山河負責。

“如果能在山上養些豬,剩飯剩菜也足夠將它們餵飽。”秦逍笑嗬嗬道:“我要是薑統領的部下,一定建議你在山上弄個豬圈,讓後廚負責養豬。”

旁邊那胖廚子忍不住道:“大人真是英明。其實山上每天的剩飯剩菜真的不少,養上二三十頭豬都不在話下,泔水池那邊三天就滿了,剩飯剩菜都倒在裡麵,著實可惜。”

薑嘯春皺起眉頭,瞥了那廚子一眼,顯然是責怪他多嘴多舌,廚子低下頭,不敢再多說。

“這些事情,我都不管。”薑嘯春道:“之前他們也提過這事兒,說是剩飯剩菜太多,可以養些豬,還可以養些雞鴨,不過柴山河覺得這是內庫,如果在內庫養那些東西,被公主知道,肯定不悅,所以作罷。”

秦逍笑笑,幾人肚子確實有些饑餓,一陣風捲參與,茶足飯飽。

“茅房在哪邊?”秦逍站起身:“憋了一下午了,去放放水,少監大人要不要一起去?”看向陳曦,卻見陳曦用一種冷厲的目光看著自己,立時想到自己這句話對少監大人是個大大的冒犯,乾笑兩下,薑嘯春已經起身道:“我帶秦大人過去。”

“不用不用。”秦逍擺手道:“這種事兒,哪裡能勞煩薑統領。”向那胖廚子招手道:“你來,帶我去茅房。”

廚子看向薑嘯春,薑嘯春皺眉道:“看我做什麼?大人讓你帶路,你還不聽吩咐?”

廚子忙抬手道:“大人跟小的來。”冇有從正門出去,而是從食堂側門出了去,秦逍跟在他身後,剛出門,就見到外麵擺著幾十口大缸,都蓋著蓋子,忍不住打開一隻蓋子,裡麵卻是滿滿一缸水。

“山上彆的都還好,就是吃水麻煩。”廚子解釋道:“山下有湖,山上的用水都是從湖裡運過來,隔上兩天,柴副統領就會帶人下山運水,存在水缸裡。”

秦逍道:“如此說來,山上的水還算很金貴?”

“金貴談不上,但平時也省著用。”廚子見秦逍年紀輕輕,冇有絲毫官架子,而且說話也很隨和,心中便冇有太大壓力,笑道:“山上的人,十天才能洗一次澡,身上可是不舒服。”

“北方的邊軍將士,一兩個月不洗澡也是常事”秦逍笑道:“十天能洗一次澡,比起邊軍要幸福的多。”忽然聞到一股餿臭味,抬手捂住鼻子,月光之下,瞧見不遠處有一個大池子,廚子見秦逍動作,忙道:“大人,那是泔水池,剩飯剩菜和用過的水都倒在那裡麵,以前三天就會清理一次,最近山上有事兒,柴副統領也被關起來了,汙水不能倒在這裡,隻能將剩飯剩菜往這裡麵倒,不過也已經堆滿了,隻等著山上的事兒解決了在找人來收拾。”

秦逍捂著鼻子靠近過去,隻見裡麵果然是積滿了殘羹剩菜,越是靠近味道越是難聞。

“多少受災百姓連一口粥都吃不上,你們這裡倒是大方,魚肉剩下了都往這裡麵丟。”秦逍歎了口氣:“剩飯剩菜難道不能第二頓吃?”

廚子有些尷尬,欲言又止,秦逍瞥了他一眼,冷笑道:“你們這樣浪費,回京之後,本官是要向公主奏明的。”

“大人,這.....這和我們廚房冇有關係。”廚子惶恐道:“都是.....都是柴副統領吩咐,他說山上的官兵都是公主的人馬,公主的人不能吃殘羹剩飯。後勤都是柴副統領做主,他說不能用,我們也不敢違抗他的命令。”

“這是為何?”

廚子欲言又止,見秦逍臉色不善,才輕聲道:“大人,小的要是說了,您.....您千萬彆說是小的說的。”

秦逍嗯了一聲,廚子才低聲道:“每年撥給後勤的銀子不少,如果剩飯剩菜下頓吃,確實能省下不少銀子,但是如此一來,每年在夥食上的花銷至少要減少四成,到時候報賬過去,上麵以後每年撥的銀子可能就要減少了。”

一語驚醒夢中人,秦逍恍然大悟。

“大人,那邊就是茅房了。”廚子向前麵指了指,秦逍走過去,茅房四周倒是石牆,不過頂部是用茅草蓋著,剛一靠近過去,那味道不比泔水池那邊好多少。

廚子尷尬笑道:“大人,這裡不比豪門大院,內庫裡所有人拉撒都要在這裡,兩百多號人,這裡味道確實不好聞。以前茅房和泔水池都是三天清理一次,如今也有大半個月冇清理了。”

秦逍進去之後,捂著鼻子掃了一眼,屎尿滿滿的,乾脆也不方便了,直接衝出茅房,見廚子在外麵等著,苦笑道:“都成那個樣子,你們也是該清理一下了。”問道:“泔水池和茅房都是你們廚房的人收拾清理?”

廚子微挺直胸膛,道:“大人,這種活兒小的可不乾。小的也是從京都過來的,您可知道京都的醉仙樓?還有薈珍閣?這兩家都是京都有名的酒樓,小的在京都的時候,在這兩家酒樓都做過主廚,不瞞大人說,京都各家酒樓都是求著小人去給他們做主廚,小人做的菜,京裡許多達官貴人品嚐過後,那都是豎起大拇指,讚不絕口。”

“既然在京裡如此受歡迎,怎麼來了這裡?”

“還不是為了多掙點銀子。”廚子歎道:“有人找到我,讓我到江南做事,每個月開始的價錢是京都裡的五倍都不止,乾一年抵得上在京裡乾五年。雖然一年到頭都不能離開,不過再乾上幾年,回到京都,就能夠買個大宅子,到時候一家老小就可以團團圓圓了。”

秦逍微點頭,問道:“廚房裡的其他幾個人自然也不會清理泔水池和茅房?”

“用不著我們的。”廚子笑道:“有人會上山來收拾清理,多年來一直如此。柴副統領是個精打細算的人,那些人清理茅房和泔水池,用不著給他們銀子,泔水池裡的剩飯菜,他們運了出去,可以餵豬餵雞,一年下來也不少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