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網 >  日月風華 >   第五五三章 茶館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3a30da6904479692031a91e70f65eb0d.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京都西市邊上的群賢坊是京都一百零八坊中很不起眼的一處民坊,西北角有一處不起眼的小巷,巷子內有一家不起眼的茶館。

午後天降大雨,茶館裡平日裡就冇有多少客人,這大雨天茶館內就更是空空蕩蕩,茶夥計坐在角落裡直髮呆。

將近黃昏,雨勢越來越大,空無一人的小巷內忽然出現一道身影,穿著蓑衣戴著鬥笠,徑直走進茶館內,摘下了鬥笠,茶館內一名夥計在此人進門的時候就已經迎上來,雙手接過鬥笠放在一邊,隨即伺候此人將蓑衣脫下,這才彎著身子,恭敬道:“大人,他在裡麵!”

這人年近五旬,也不廢話,顯然是對這茶館的格局十分熟悉,徑自走到靠角落的一扇門前,推門而入,瞧見房內一人起身站起,這才轉身將房門關上,走上前去,在那人對麵坐下。

“林大人!”那人十分恭敬地行了一禮,卻正是青衣堂徐常胤。

林大人靠坐在椅子上,看著徐常胤,淡淡道:“本月的日子還冇到,為何會提前?”

“大人,今日.....並非是交銀子。”徐常胤勉強笑道:“是另有它事要懇求大人。”

林大人臉色冷峻起來,道:“徐常胤,你該明白,青衣堂每個月與本官見麵,有固定的時間,你冇有資格擅自約本官相見,除了上繳銀子,你也冇有資格找本官談論其他的事情。蔣千行死前,都不敢違背這規矩,你纔上來幾天,就乾壞了規矩,是想找死不成?”

“小人不敢。”徐常胤急忙道:“如果不是十分火急的事情,小人也不敢打擾大人,更不敢擅自約見大人。”

“到底是什麼事,趕緊說。”林大人顯然有些不耐煩。

徐常胤忙道:“李信被大理寺的人抓了。”

林大人一怔,皺眉道:“大理寺的人?因為何事?”

“大理寺的人說青衣堂敲詐勒索,形同盜匪。”徐常胤肅然道:“今日在懷貞坊新開了一家布莊,事先冇有知會青衣堂,李信瞞著小人擅自行動,帶人去了布莊,而那家布莊正是大理寺設下的陷阱。”

林大人目光冷厲,如刀鋒般盯在徐常胤的臉上,森然道:“徐常胤,上次見麵,我讓你暫時代替蔣千行管理青衣堂,而且警告過你,最近要約束你手下那群雜碎,不要惹出事端來,你當我說的話是放屁嗎?”

“小人不敢。”徐常胤麵露惶恐之色:“大人,小人再三囑咐手下人不得妄動。可是李信對小人素來不敬,小人說的話他冇有放在心中,擅自行動.....!”

林大人冷笑道:“看來是本官用人不善,你連李信都約束不了,這青衣堂交給你看來是個錯誤。”

“小人無能。”徐常胤苦笑道:“隻是秦逍之前與青衣堂結下死仇,如今他掌握大理寺,設下圈套對青衣堂下手,而李信也已經落在他的手中,小人.....小人擔心接下來必是一場大風暴。青衣堂是市井幫會,無法與大理寺相抗,所以.....!”

“本官明白了。”林大人淡淡道:“你們惹了麻煩,如今想要本官甚至是.....為你們收拾殘局?”

徐常胤拱手道:“還求大人看在青衣堂效命多年的份上,出手相救。”

“徐常胤,你以為你是什麼?”林大人盯著徐常胤眼睛,唇角泛起不屑之意:“你又以為青衣堂是什麼?秦逍剛進京的時候,就是你們招惹了他,當日他孤身一人到青衣樓,你們殺了也就殺了,可是上百人竟然殺不了他,反倒被他反手殺了蔣千行,簡直就是一群酒囊飯袋。如今他找青衣堂尋仇,卻要我們來收拾殘局,你這主意倒是打的精明。”他緩緩站起身,冷冷道:“自己弄出來的麻煩,自己去解決。”便欲轉身離開,徐常胤急忙搶上前去,懇求道:“大人且慢!”

林大人盯住徐常胤,徐常胤後退兩步,道:“大人,如今隻有大人和貴人.....!”

“住口!”林大人冷聲喝道:“貴人?什麼貴人?哪來的貴人?”

徐常胤自知失言,跪倒在地,哀求道:“大人,青衣堂多年來對您忠心耿耿,弟兄們儘心竭力,也算是為大人立了些功勞。如今秦逍要對青衣堂下手,大人若不出手相助,弟兄們大禍臨頭......!”

林大人冷笑道:“立了功勞?什麼功勞?這些年你們在京都作威作福,恃強淩弱,早已經是鬨得百姓怨聲四起。”單手揹負身後,撫須道:“徐常胤,如果不是我林佳甫這些年護著你們,青衣堂早就萬劫不複,你們得寸進尺,落得如今的局麵,那也是自找的。今日是我和青衣堂最後一次見麵,以後便再也不用見了,還有,出了這個茶館,你我便素不相識,從前不認識,以後也不認識。”

徐常胤抬起頭,眸中已經顯出怒意:“林大人,你們是要卸磨殺驢?”

“你說什麼?”林佳甫厲聲道。

徐常胤自知失言,可是事到如今,卻也冇有彆的法子,隻能硬著頭皮道:“大人說不認識我,可是這些年,青衣堂每年都要上交幾十萬兩銀子,大理寺知道青衣堂每年從京都各處蒐羅不少銀子,他們也一定會追查這些銀子的下落,到時候.....到時候青衣堂該如何應付?”見得林佳甫目光如刀,一咬牙,繼續道:“大理寺追查青衣堂,確實不會追到那位貴人的身上去,可是秦逍就像一頭惡狗,到時候未必不會撕咬到大人的身上。”

林佳甫眸中劃過一絲殺意,淡淡道:“你是在威脅本官?”

“小人不敢。”徐常胤道:“如果大人和貴人覺得青衣堂已經冇有必要存在,青衣堂可以解散消失,可是秦逍這次的目的,不僅僅隻是要解散青衣堂,他是要殺人的,大理寺既然動手,小人就算解散青衣堂,秦逍也不會善罷甘休,就算不會要了小人的命,小人後半輩子隻怕也要一直待在牢獄之中。不僅僅是小人,青衣堂這麼多年下來,該做的不該做的都做了,涉案的人不在少數,大人如果置之不理,這些人都不會有好下場。”緩緩站起身,盯著林佳甫的眼睛道:“咱們衛大人效命多年,不求升官發財,可是也不能落得如此下場吧?”

林佳甫冷冷道:“你的意思是說,如果大理寺查到你身上,你就會將本官也拉下水?”

徐常胤搖頭道:“小人絕不會出賣大人,可小人卻無法保證青衣堂所有人都忠誠不二,雖然知道青衣堂和大人關係的屈指可數,但李信也是其中之一,他落在秦逍手裡,如果咱們不出手相救,李信定會心存怨恨,到時候會說些什麼,小人也無法保證。”

“就算他指證本官,又能如何?”林佳甫不屑道:“莫非他手中握有本官與青衣堂來往的證據?”

徐常胤道:“大人難道忘記了,秦逍也冇有抓到光祿寺丞衛璧的罪證,可最終衛璧還是死在他的手中......!”

林佳甫凝視著徐常胤的眼睛,片刻之後,轉身坐下,徐常胤見得林佳甫不說話,反倒緊張起來,半晌過後,才聽林佳甫輕聲道:“宮裡的那位貴人不會因為青衣堂而出手,她做事從來都是滴水不漏,不動則已,動則一擊製敵,所以冇有絕對的把握,貴人絕不可能出手。秦逍是聖人的寵臣,貴人更不會在這個時候貿然行事。”示意徐常胤坐下,這才繼續道:“如今確實是青衣堂生死攸關的時候,可是如果你徐常胤能夠闖過這一關,貴人必然會賞識你的才乾,到時候自然不會委屈你繼續留在市井幫會,封官進爵也不是不可能。”

“大人的意思是......?”

“這件事情其實也用不著我們幫你。”林佳甫招招手,示意徐常胤湊近過來,低聲道:“你們雖然麵對的是大理寺,但大理寺是秦逍手裡的工具,你們真正要對付的,其實隻有秦逍一人,隻要能想出法子對付秦逍,大理寺也就無可奈何。”

徐常胤神情陰戾,低聲道:“大人是說除掉秦逍?可是秦逍的武功極其了得,即使花重金雇傭刺客,也殺不了他.....!”

“誰讓你殺他了?”林佳甫冷著臉:“他是聖人的寵臣,真要殺了他,你當紫衣監查不到你們身上?”

“那大人的意思是?”

“是人就有弱點。”林佳甫眸中顯出狡黠之色,低聲道:“秦逍同樣也有致命的弱點,隻要抓住他的弱點下手,就可以扭轉當下的局麵,即使最終青衣堂不複存在,至少也能保住你們能夠全身而退。”

“還求大人賜教!”徐常胤拱手道。

林佳甫示意徐常胤附耳走過來,在他耳邊低語幾句,徐常胤微微頷首,臉色卻依然凝重,沉默了片刻,終是拱手道:“事到如今,也隻有這樣做,多謝大人賜教!”

“你錯了。”林佳甫搖頭道:“這個法子是你自己想出來的,與我無關,今日我們也從未見麵。”站起身來,再不多說一句,單手揹負身後出了門去,徐常胤看著林佳甫的背影,嘴角浮起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