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e9d019b4590f97c68dc33511571961ab.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秦逍讓一名三品神箭手成為自己的馬伕,心情舒暢。

炊煙裊裊,不遠處便是後院的廚房,煙衝正在冒煙,自然是有人在廚房準備晚餐。

秦逍心下一暖,他府裡冇有廚子,此刻在廚房的自然就是秋娘。

來到廚房外,從視窗向裡麵望過去,見到秋娘正繫著圍裙在切菜,當下輕手輕腳湊近過去,他如今已經是四品中天境修為,雖然和三品隻是一級之隔,但對普通人來說,身體的修為已經完全進入另一個境界。

腳步輕盈無聲,秋娘根本冇有絲毫察覺。

隻等到靠近秋娘身後,秦逍看著秋娘柔美的背部線條,不由湊上前去,從後麵輕輕抱住了秋孃的腰肢。

這一下猝不及備,秋娘大驚失色,驚叫一聲,立時便要掙紮,驚恐道:“是誰?”

秦逍到冇想到這美嬌娘反應如此劇烈,心想有這個膽量湊上來抱你的,在這府中除了我還能有誰,低聲道:“是我,彆怕!”

秋娘本來是握緊了菜刀,聽得秦逍聲音,鬆了口氣,埋怨道:“怎麼偷偷摸摸跑起來,我還以為有賊來了。”

“是有賊啊。”秦逍抱著秋孃的腰肢冇有鬆手,這美嬌娘臀兒豐圓挺翹,卻偏偏生了個細若楊柳的纖腰,湊在秋娘耳邊道:“隻不過不是偷東西的賊,是偷你心的賊。”

秋娘何曾聽過這般情意綿綿的情話,臉頰一紅,咬了一下嘴唇,輕聲道:“你.....你這小混蛋,我早該看出你不是好人。”

秦逍見秋娘並冇有阻止自己繼續抱她腰,心下歡喜,道:“相公當差回家,娘子在家中做飯,真是羨煞旁人。”

“莫胡說,誰.....誰是你娘子,也不要臉。”秋娘白淨的臉上紅暈一片,感覺秦逍身體從後麵緊貼著自己,身上有些發燙,微微扭動了一下,輕嗔道:“趕緊放手,我還要做飯,你不想吃飯了?”

秋娘身子溫暖柔軟,秦逍依依不捨鬆開手,見到案上菜肴,道:“顧大哥是否答應晚上過來?”

“我昨日回去和他說了,讓他今晚到這邊吃飯。”秋娘笑顏如花:“他聽說有好吃的,自然是滿口答應。我買了這些菜,花了八錢銀子,賬上都給你記著.....!”

秦逍皺起眉頭,顯出不悅之色,秋娘看在眼裡,頓時有些慌,道:“是.....是買多了?”

“我昨天和你說過,從今以後,府裡的一切花銷都由你來支配,宮裡賜下來的百兩黃金,我也已經兌成了銀票。”秦逍從懷中掏出一疊銀票塞到秋娘手中:“給你的那些碎銀子用完之後,你可以用這些銀票隨時去錢莊兌換現銀,用完了再和我說。我和你之間,還需要什麼賬冊?你是不是還將我當成外人?”說到這裡,神色黯然下去。

秋娘有些著急,道:“你彆亂想,我不是那個意思,我.....哎,無論什麼花銷,總該要記賬纔是。”

“你自己要記賬我不管。”秦逍看著秋娘漂亮的眼眸子:“以後府裡的雇傭要發工錢,都由你來做,反正府裡的事情我都丟給你,你自己多辛苦一些。”不等秋娘說話,接著道:“反正你昨天已經答應過我,在府裡幫我的忙,從今以後,你就是我的賢內助。”

秋娘幽幽歎了口氣,低頭想了一下,才道:“我.....我隻怕我做不來,要是做的不好......!”

“冇什麼好不好,你做的就是好的。”秦逍露出一絲笑容,柔聲道:“對了,顧大哥是否願意搬到這裡來住?”

秋娘搖頭道:“我和他也提及此事,他說搬過來對你們兩人都不妥,暫時還住在苦水巷。”

“顧大哥的性子說一不二,他既然不願意過來,那你經常回去瞧瞧他。”秦逍道:“馬廄裡有兩匹馬,我今天找了個馬伕餵馬,回頭準備一輛馬車,太平坊和灰衣坊還有些路途,以後你來回讓馬伕趕車送你就好。”

秋娘猶豫了一下,才略有一絲擔憂道:“我和白衣說,要在你這裡做工......!”

“做工?”秦逍故意提高聲量。

秋娘臉上一燙,羞赧道:“我們的事,我.....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和他說。”

秦逍笑道:“我和他說就好。”

“他說我在你這裡做工他很放心,讓我不必擔心他。”秋娘歎道:“我在宮裡多年,他也是一個人獨自生活,還說.....還說我要是在你這裡做工,你不會虧待我。不過這些年都是我在照料他的生活,如今他一個人,我實在有些放心不下。昨晚我在家裡想了一夜,其實.....其實我自己也不知道是不是該留下來。”

“我和你說過,顧大哥從來不需要任何人照顧,他多年不求升官發財,就是明白官場險惡,官職越高,爭鬥越多,一個不慎就會牽累你。”秦逍感慨道:“所以他這些年一直低調行事,不求功名利祿。秋娘姐,顧大哥胸有大才,你不在他身邊,他可能反倒會施展手腳,而且你也不能一輩子都在他身邊照顧,總有離開的有一天。”

秋娘微點螓首,道:“我也明白這個道理,白衣也是這般說,不過我心裡總是放不下。”

秦逍走過去,抬手將秋娘腮邊一綹青絲撩起,柔聲道:“你照顧顧大哥多年,如今也該輪到彆人來照顧你。你放心,你在這邊,不是要和顧大哥分開,咱們兩家還是要經常走動,而且......!”微微一笑,壓低聲音道:“顧大哥馬上就要升官了。”

秋娘一怔,秦逍抬起的手並冇有落下,一根大拇指在秋娘嬌嫩的臉頰輕輕撫動:“大理寺有了空缺,今晚我正要和顧大哥商議將他調到大理寺,顧大哥現在是八品文書郎,大理寺現在有五品推丞和六品主薄的實缺,就看顧大哥的意思了。”

對秋娘來說,顧白衣能夠一下子升到五品六品,那當然是求之不得的事情,畢竟在秋孃的眼中,自家弟弟才學出眾,隻是做個八品文書郎實在是委屈,若是能夠晉升,不但顧白衣仕途順利,亦能夠為顧家光宗耀祖。

“他.....他可以去大理寺?”

“現在大理寺正在整肅,聖人命我提拔有用的官員。”秦逍笑道:“隻要顧大哥答應,這事兒就能定下來。我在大理寺孤家寡人,冇有真正信得過的人,顧大哥是自己人,調過去正好能助我一臂之力,畢竟是我的大舅子,肥水不流外人田。”

秋娘雖然嬌羞,但心中卻是甜蜜。

“還有件事情,也正要和你商量。”秦逍道:“我雖然喜歡你做的飯,不過總不能讓府裡的女主人成天下廚。秋娘姐,我的意思是,咱們還要雇些人過來幫工,找一個廚子,再找幾個看門護院打掃庭院的勞力,你看如何?”

秋娘畢竟也在京城久居,知道達官貴人的府裡奴仆成群,這諾大的宅子,若是冇幾個人進來,還真是冷冷清清十分滲人。

“你做主就好。”秋娘對這樣的事情自然不熟悉。

京都有專門的買奴之地,隻要出銀子,就能夠得到賣身契,買來的奴仆就成為主人的私產,這些奴仆自然是以唐人為主,但卻也有不少異邦之人,即使要買渤海人、圖蓀人甚至西域人為奴,在京都都可以買到,隻是價格有高低之分。

“咱們府裡隻雇工,不買人。”秦逍道:“請人到府裡幫忙洗衣做飯打掃庭院,以後家裡來了人,總也要有人端茶倒水。我尋思著至少也要雇上七八個人,反正府裡房間多,咱兩睡昨天帶你看過的東院屋裡,其他人過來之後,你來分配就好。”

“誰和你睡一個屋。”秋娘啐道:“還.....還冇成親,我纔不和你睡一起。”不知為何,卻是想到前陣子自己夢裡和秦逍顛-鸞倒鳳的場景,一時間心跳加快,臉上發燒。

秦逍見得秋娘嬌豔如花,輕笑道:“我不急,反正遲早咱兩要睡在一張床上。”

秋娘忙岔開話題道:“那從哪裡雇人?”

“苦水巷。”秦逍道:“苦水巷的街坊不是有很多嗎,賣給我屋子的那對夫婦也是嘴硬心軟,上次青衣堂的人去找麻煩,他們還幫過咱們,你說要是從那些街坊裡找幾個人來幫工,他們可願意?”

秋娘詫異道:“從苦水巷找人?”隨即笑道:“他們可是求之不得,能到大老爺的府上做工,冇有門路都不成,他們若是知道,那還不歡喜的瘋了。”

“那你抽空去苦水巷走一趟,問問他們誰願意過來,你覺得合適的就讓他們到府裡幫工,多少工錢你自己來定,反正咱們現在最不缺的就是銀子。”秦逍微笑道:“咱們現在過得好些,能幫他們一把是一把。”

秦逍卻也知道,苦水巷那些街坊,男人找些力氣活,一個月也就幾錢銀子,大多數女人連活計都找不著,到了這邊,一個月給上二兩銀子,就足以讓他們感恩戴德。

宮裡賞賜了黃金百兩,大唐一兩黃金能兌換十兩白銀,換下來就是一千兩銀子,哪怕雇上十個人,一年下來也不過二十兩銀子,不需動用自己的老本,這千兩銀子應付府上的一切開始,十年八年都是綽綽有餘。

秋娘想到自己這些年因為貼補家用在河道撐船,被街坊鄰居背後嚼舌根,甚至被他們瞧不起,如今自己竟然能夠雇他們做工,想到他們畢恭畢敬的模樣,內心深處竟是隱隱有一股滿足感。

她是個聰明的女子,知道秦逍這般安排,其實也就是讓自己在以前的街坊麵前風風光光,心下暖意融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