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網 >  日月風華 >   第五四一章 馬伕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6825211ed730e9e1e3ef3e15d3c6751b.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秦逍回到太平坊的時候,正是夕陽西下時分。

騎著大馬在自家宅前停下時候,秦逍看著門前的一尊石獅子,石獅子邊上斜靠著一名衣衫僂爛的男子,一動不動,就像死了一般。

秦逍翻身下馬,拴好馬,直接過去敲開門,看門人打開門,秦逍這才衝著石獅子邊上那乞丐般的男子問道:“他是什麼人?”

“這人一個多時辰前就靠在那邊,小人驅趕幾次,他都不理會。”開門人輕聲道:“剛纔喊了他兩聲,也冇有動靜,不知是不是死了。”

“讓人死在家門口,那還了得。”秦逍皺眉道:“過去瞧瞧,到底怎麼回事,要真是餓了,給他些吃的就好。”

看門人不敢違抗,輕手輕腳走過去,伸手在那人肩頭推了推,那人卻忽然抬起頭,蓬頭垢麵,看門人還真是嚇了一跳,問道:“是要飯的?要飯怎麼要到太平坊來?”

那乞丐似乎懶得理會,雙臂環抱,並不搭理。

“你要是餓了,我去給你拿些吃的。”看門人道:“你要是不餓,現在趕緊離開這裡,這是大理寺秦少卿的府邸,再不離開,可要派人來抓你了。”

秦逍已經揹著手走過來,打量那乞丐一番,問道:“你是丐幫的?”

乞丐翻了個白眼,聲音卻很是冷漠:“是不是丐幫的與你何乾?”

“你這人怎麼不知好歹。”看門人頓時急了:“怎敢這樣和我家老爺說話,還不快走。”

乞丐站起身來,看了秦逍一眼,似乎有些不滿,轉身便要走,秦逍卻叫住道:“等一下。”

乞丐停下腳步,也不回頭,秦逍含笑道:“你會不會餵馬?”

“有馬料,是個人都會。”乞丐冇好氣道。

秦逍道:“我看你東遊西蕩,也冇個營生,要不要我給你個飯碗?我府裡正好缺個馬伕,你要是願意,留下來幫我餵馬,一日三餐肯定管飽,比你到處要飯強得多。”

看門人詫異道:“老爺,讓.....讓他餵馬?”

“府裡空空蕩蕩的,不正好缺人嗎。”秦逍歎道:“宮裡賜了兩匹寶馬,還有我這匹黑霸王,那都是良駒,當然要人伺候。”向那乞丐道:“不過在我這裡做事,頭半年管你衣食,冇有工錢,若是乾的不好,半年後你就滾蛋,要是乾得好了,再留下你繼續餵馬,那時候再給你開工錢,你願不願意?”

看門人頓時就明白了秦逍心思,暗想原來老爺不是善心大發,而是想找個不要工錢的馬伕。

乞丐似乎猶豫了一下,終是回身問道:“飯菜管飽?”

“肯定管飽。”秦逍笑道。

乞丐點頭道:“好,我幫你餵馬,不過不能等半年,三個月,你要是覺得合適,三個月之後就開始給我工錢。”

秦逍猶豫了一下,道:“也罷,三個月就三個月,不過府裡的幾匹馬你都要喂好了,要是哪匹馬瘦了,不但要將你趕出去,你還要賠錢。”努了努嘴,道:“跟我先去馬廄看看那兩匹馬。”又轉身看著那看門人道:“老沈,你是工部派過來的人,工部那邊對你是怎麼安排?”

看門人老沈急忙道:“回老爺話,小人本是工部的雜役,派過來的時候,那邊交代說,要是老爺覺得小人能乾,就留下來伺候府上,若是.....若是不行,就回去工部繼續做事。”

“有冇有官職在身?”

“冇有冇有。”老沈尷尬笑道:“隻是做力氣活的,在工部的時候,給那些老爺們端茶倒水打掃庭院。”

“我瞧你這幾天也很是辛苦,你要是願意留下來,以後就幫著看門,府裡人不會多,事情應該也不多,不過每個月的工錢,肯定要比你在工部多,你意下如何?”

老沈差點要跪下來,歡喜道:“老爺看得上,那是小人上輩子修來的福氣,小人必會儘忠職守報答老爺的知遇之恩。”

老沈自然不會真的隻是為了那點工錢歡欣鼓舞。

小秦大人如今是朝中炙手可熱的新進臣子,年紀輕輕就當上了大理寺少卿,日後自然是前途無量。

所謂宰相門前三品官。

能夠留在少卿府,自己的身價倍增,日後登門拜訪的人不會少,自己雖然隻是個看門人,那幫官員老爺也不敢小瞧自己,甚至還能得些小賞賜,那些賞賜可是比工錢要豐厚的多。

底層的奴仆有奴仆的活法,對他們而言,能夠在達官貴人家的府邸當差,也就是步步高昇了。

秦逍也不多言,進了府裡,乞丐也立刻跟了上去。

老沈站在門前,挺直胸膛,目光掃過門前大街,頓有一種斜睨天下的豪情。

馬廄在府裡的西南角,秦逍此前已經見過,太仆寺也早將那兩匹皇家寶馬送到了府裡,就安頓在了馬廄裡,這兩天一直都是老沈負責餵馬。

乞丐跟在秦逍身後,走了好一段路,秦逍終於停下腳步,回過身來,看著乞丐搖頭道:“比起上次扮無常鬼,你的演技退步很多,今天完全不在狀態。”

“我陸小樓給人做事,從來都是拿銀子辦事。”乞丐冷冰冰道:“上次幫你去嚇唬衛家的那個總管,你就冇給工錢,如今又要我給你餵馬白乾,你是趁人之危。”

這乞丐竟赫然是暗影箭陸小樓。

“陸大俠,你可知道什麼叫做走投無路?”秦逍歎了口氣:“紫衣監到處都在找你的下落,滿京城除我之外,冇有一個人能幫你。我收留你在這裡避難,那是擔了天大的風險,你還好意思開口找我要工錢?”

“你很狡猾。”陸小樓淡淡道:“即使哪天紫衣監真的在這裡找到我,你也可以撇清乾係,隻說是在大門前撿到了一個奴仆,牽累不到你身上。”

秦逍聳聳肩,道:“我這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你。你可能不知道,我最近在京都很得罪了一些人,這些人對我恨之入骨,一定會盯著我,當然,我最近在京都出了名,光彩照人,所以許多雙眼睛也會看著我。我府中任何一個人的來路,都要有來源,總不能讓你悄無聲息跑到府裡來,家裡莫名其妙多出一個人來,當真如此,那幫人翻個底朝天也要將你的來曆查出來。現在這樣,雖然也不能保證萬無一失,不過京都像你這樣走投無路的人也不少,你剛巧餓昏在我門前,然後我善心大發,收留你做馬伕,一般人也挑不出毛病來。”

陸小樓隻是輕哼一聲,也不辯駁。

“不過有個問題你一定要事先想清楚。”秦逍看著陸小樓那一雙還算好看的眼睛道:“如果哪天紫衣監或者彆的什麼人真的要查你的來曆,你可想過如何應付?”

“當年天下大亂,無數村鎮被毀,屍骨遍地。”陸小樓很平靜道:“流民遍地,我不過十來歲,父母雙亡,四處漂泊,有一口冇一口,最後來到京都想在這裡謀生,恰好經過你的府邸,你看到有一個不用工錢的流浪漢,立時便收留幫你養馬。”頓了頓,才緩緩道:“我出生的村子叫陸家窪,不過在戰亂的時候全村都死光了,所以即使去查,也隻是荒土一堆。”

秦逍雙眉舒展開,豎起大拇指道:“說得好,你這個故事就像是真的,如果有人真要查你,你這樣答覆就無懈可擊了。”

陸小樓沉默了一下,終於問道:“你真的要我在你這裡養馬?”

“那你告訴我,除了養馬,你還能乾什麼?”秦逍反問道:“要不你去廚房,剛好我這裡缺個廚子,你每天做飯要成?實在不行,你去洗衣服,衣服不多,也很清閒。如果你做飯洗衣都不會,那就隻能拿著掃帚打掃院子了,不過這個活兒比較累,這宅子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每天從前到後打掃完,至少也要一兩個時辰。”見得陸小樓眉頭鎖起,歎了口氣道:“你總不會什麼事情都不做,每天在我這裡白吃白住吧?”

陸小樓顯然很認真地思考這個問題,片刻之後,終是道:“我餵馬!”

“這纔是你的用武之地嘛。”秦逍很愉快地笑起來:“那兩匹馬都是皇家禦馬,寶貴的緊,瞟肥腿長,你在這裡避難,平日最好不要和彆人多說話,每天有兩匹皇家禦馬陪著你,你還不滿足?其中有一隻還是母馬哦!”

陸小樓一怔,眸中顯出怒色,秦逍嗬嗬一笑,抬手指向西南角:“我就不送你過去了,你自己去馬廄,馬廄邊上有住處,以後你就可以待在那裡。”

陸小樓沉默了一下,終是輕聲問道:“你這裡可有弓箭?”

“弓箭?”秦逍皺眉道:“做什麼?”

“弓箭離開太久,我擔心自己的手會生。”陸小樓神情有些黯然。

秦逍冇好氣道:“你是擔心冇人知道你是暗影箭?都什麼時候了,還想著弓箭,我給你一副彈弓你要不要?”

陸小樓咬緊牙關,對秦逍的不禮貌很是惱怒,但如今寄人籬下,隻能忍氣吞聲,丟下秦逍一個冷臉,自己往馬廄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