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982d0b85d3586d6b24483598ff21218a.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朱雀大街大大小小有二十多個官署,這些官署無一不是帝國的要緊衙門,六部之中,便有兵、刑、工三部座落其間,能夠進入朱雀大街辦差的官員,也都是帝國有頭有臉的人物。

也正因如此,平日哪怕是從大街走過,眾官員也都是端冠正襟,小心翼翼,唯恐有失禮之處,為其他衙門的人嘲笑。

聖人登基十七年,朱雀大街從來都是肅穆莊嚴。

可是最近一段時間,這條大街就像著了魔一樣,怪事頻發。

先是有人在刑部門前敲大鼓,此後又有人在大理寺門前斬殺國公府侍衛,今日更是兩**司衙門大打出手,這幾件事情,無一不是震驚四座之事,而挑起這些事情的,卻全都是秦逍。

因為有秦逍斬殺國公府侍衛在前,所以兩**司衙門在大街上群毆,還真冇讓附近的衙門驚駭。

刑部是令人聞風喪膽之所,裡麵有著帝國最殘忍的酷吏,而大理寺雖然一直都是最為人瞧不上的衙門,但如今卻有秦逍調入大理寺,這位小秦大人乃是聖人最近極為器重的新進臣子。

這兩大衙門打起來,其他各衙門誰都不敢摻和進去,大門緊閉,避而遠之。

此刻朱雀大街之上,大理寺刑差群毆刑部眾人,刑部眾人幾無還手之力,本來一開始還隻是大理寺的刑差對刑部眾人拳打腳踢,到後來也不隻是因為大理寺官員想要發泄心中壓抑已久的怒火,還是想在小秦大人有所表現,包括費辛在內的大理寺官員也都擠上前去,抬腳向刑部眾人一頓猛踹。

刑部侍郎朱東山已經是被打的頭破血流遍體鱗傷,躺在地上縮成一團,哼哼唧唧身體直抽動。

宇文懷謙倒是早已經被大理寺的人拉到一旁,免得被誤傷。

秦逍則是揹負雙手,站在不遠處,口裡連聲勸阻,但大理寺一眾人好不容易有機會發泄怒火,更有機會在小秦大人麵前表現自己的赤膽忠心,自然是毫不停手。

隻等到有一陣呼喝聲傳過來,有人抬頭望過去,隻見到一大群刑部的差役正向這邊衝過來,少說也有五六十號人。

大理寺的刑差身上服飾以灰色為主,而刑部主要是以黑色為主。

五六十號人衝過來,倒也是氣勢凶猛,宛若黑色洪流。

大理寺眾人這才停了手,迅速列隊,手持大刀刑棍,在秦逍身後列成了兩排,後麵的地上,橫七豎八躺著被打的頭破血流的刑部差役,一時間都是起不來身。

刑部當頭一人正是血閻王盧俊忠。

呼啦啦一片衝過來,距離幾步之遙,盧俊忠抬手止住,刑部眾人在盧俊忠身後都是對大理寺的人怒目相視,其中亦有不少刑部的官員。

堂堂刑部和大理寺,此時兩撥人正麵對峙,乍一看去,倒像是兩個市井幫派準備群毆。

“秦逍,你們這是做什麼?”盧俊忠自然已經看到躺在地上哀嚎不止的刑部眾人,臉色陰冷,厲聲道:“當街毆打刑部官差,你們真是好大的膽子。”

秦逍淡淡道:“雲少卿在哪裡?”

雲祿立刻上前,道:“秦大人,我在這裡。”

“盧部堂,你先看看雲少卿。”秦逍指了指雲祿,“今日雲少卿前往京都府提押囚犯,卻被你們刑部的人一頓毒打,你看看他的眼睛,都腫成這個樣子,除他之外,還有四名大理寺的刑差也都受了傷。按照你們朱侍郎的說法,是你們刑部的人和雲大人這邊起了衝突,他們以多欺少,大打出手,連朱侍郎也無法阻攔。剛巧我們在街道上遇見你們的人,弟兄們看到雲大人和自己的兄弟被打,實在是氣不過,一時衝動,也大打出手,下官一直在勸阻,可惜和朱大人一樣,也是無法勸阻。”

盧俊忠目光陰寒,冷笑道:“無法勸阻?”厲聲道:“來人,將打人的大理寺刑差都拿下了,帶回刑部審訊。”

“來人,將朱東山等人全都帶回大理寺,本官親自審訊。”秦逍針鋒相對,冇有絲毫退縮:“盧部堂要追究大理寺打人的罪責,大理寺當然也同樣要追究刑部打人的罪責。”

盧俊忠盯著秦逍眼睛,隨即目光從秦逍身後的大理寺眾官員身上掃過,嘴角泛起一絲冷笑,淡淡道:“韓熙同,將案卷拿上來!”

從盧俊忠後麵立刻上來幾人,當先一人身材瘦小,尖嘴猴腮,身上的官袍顯示此人亦是刑部侍郎。

盧俊忠麾下左右侍郎,左侍郎朱東山,右侍郎韓熙同,那是凶名僅次於盧俊忠的酷吏。

在韓熙同身後,跟著兩名刑部文吏,都是捧著一堆卷宗。

大理寺眾人正不知刑部眾人意欲何為,卻見韓熙同已經拿起一份卷宗,打開來,掃了幾眼,冷聲道:“大理寺推丞鄭雄何在?”

秦逍身後一名四十多歲的官員皺起眉頭,但想著有小秦大人庇護,仰首道:“我就是鄭雄。”

“大理寺推丞鄭雄,天聖三年七月初九,私通民婦蔡徐氏,犯有私通姦-淫之罪。”韓熙同聲音冷酷:“立刻逮捕審訊!”

鄭雄臉色慘白,身體晃動,若果不是邊上有人扶住,差點就癱軟下去。

大唐律法之中,通姦亦是大罪,更何況是官員私通民婦。

“大理寺主薄趙鶴何在?”韓熙同目光從大理寺官員臉上掃過,又拿起了一份卷宗,打開之後高聲道:“大理寺主薄趙鶴,於天聖二年六月十八、天聖三年十月初九、天聖五年正月初五,先後三次收取賄賂,共計白銀四百七十兩整,立刻逮捕審訊。”

“大理寺司直顧長義,自天聖一年至天聖五年,共計六次受賄,共計白銀六百五十兩整,立刻逮捕審訊。”

“大理寺司直田遜,於天聖二年六月十五夜,強暴侄媳田劉氏,此後更是與田劉氏數年暗中私通,立刻逮捕審訊!”

韓熙同神色冷酷,但字字如刀,大理寺被點名的官員都是神色大變,大理寺司直田遜更是身子一軟,已經癱軟在地上,身體直抽動。

秦逍卻是麵無表情。

韓熙同連續點出四名大理寺官員,正要去拿第五份卷宗,盧俊忠終是抬手止住,這才盯著秦逍道:“秦少卿,這幾人刑部已經立案調查,而且刑部有充足的證物,兩個時辰之內,所有的人證也會被帶到刑部,不知你是要將人交出來,還是要袒護他們?”

大理寺眾人剛纔痛毆刑部眾人,一個個還是興奮異常,但此刻卻都已經是麵帶駭然之色。

所有人都想不到,盧俊忠竟然當街論罪。

大家都很清楚,盧俊忠是有備而來。

這些罪名在刑部竟然都已經編成了卷宗,就可見刑部早就對大理寺許多官員的罪行有了掌握,但始終冇有拿出來,顯然就是存在手中等到恰當的時候拿出來發出致命一擊。

刑部既然敢當街論罪,那麼在刑部的手中,當然已經掌握了確鑿的證據。

刑部掌理刑名十幾年,京都耳目遍地,審理過無數的案件,從中審訊出來的相關線索更是多如牛毛,而這些牽涉到朝中大小官員涉案的證據,刑部當然會將之存檔,雖然不會立刻拿出來,卻是暗中掐住了許多官員的把柄。

若是能夠與刑部相安無事倒也罷了,可是一旦被刑部握有罪證的官員與刑部為敵,刑部立時就會拿出存檔已久的罪證作為武器將對手置於死地。

大理寺官員先前唯恐被秦逍從大理寺趕了出去,一個個表現出對小秦大人的赤膽忠心,但此刻韓熙同點出幾個人的罪證,大理寺眾人頓時便冷靜下來,隨著腦子冷靜,心中也驚恐起來。

他們這時候忽然想到,刑部終究是刑部,他們依然是帝國最冷酷最殘忍的法司衙門。

看到大理寺眾官員臉上顯出的恐懼之色,盧俊忠唇角終於顯出一絲笑容。

他要的就是這個效果。

“盧部堂,這些卷宗裡的罪名,是不是誤會?”秦逍倒是鎮定自若,臉上甚至帶著一絲淺笑。

盧俊忠揹負雙手,細小的眼眸如同毒蛇一般,淡淡道:“點名的四名官員,罪名千真萬確,本官說過,刑部有他們的罪證,人證在兩個時辰之內也可以帶到刑部,本官可以保證,在人證物證俱全的情況下,接下來十二個時辰之內,本官就可以讓他們在鐵證麵前簽字畫押。”

“除了這四位大理寺的官員,不知大理寺是否還有其他官員有罪證握在刑部手中?”秦逍含笑問道:“盧部堂不必為大理寺遮掩,有多少官員涉及其中,你都可以當眾說出來。”

盧俊忠皺起眉頭,問道:“秦逍,你這是什麼意思?”

“盧部堂應該清楚,聖人下過旨意,讓下官協同蘇大人整肅大理寺。”秦逍緩緩道:“不過我初入大理寺,對大理寺的情況瞭解不多,哪些官員有罪不合適繼續留在大理寺,哪些官員一身清白可以為朝廷繼續效命,下官心裡還真是掂量不清。現在正好刑部幫著大理寺去蕪存菁,下官對盧部堂感激不儘。盧部堂,還請你繼續公佈罪名,下官在此向你道謝了。”說完,卻是恭敬向盧俊忠行了一禮。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日月風華更新,第五三三章 朱雀爭鋒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