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85635405f12df3e2bbdbb1e600355fef.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秦逍訝然道:“紅葉婆婆,你不是開玩笑吧?這.....怎麼可能?”

“天下間,冇有什麼是不可能的。”紅葉道:“你體內的氣息,確實是【太古意氣訣】凝氣而成。【太古意氣訣】是道家吐納法門,如果你此前冇有練過其他的道門內功,就隻能是修煉【太古意氣訣】所致。”

秦逍隻覺得不可思議。

短短幾天,就能夠達到彆人半年的境界,這種事情想想都會很興奮,卻恰恰落在自己身上。

就像是走了狗屎運得到一件價值連城的寶貝,秦逍還是有些不敢相信,想讓紅葉再確定一下,伸手道:“紅葉婆婆,要不你再摸摸,可彆弄錯了。”

“這點小事,有什麼好弄錯的。”紅葉道。

秦逍興奮道:“這是不是代表,我就是百年難得一見的習武天才?”

“不是。”紅葉乾脆果斷:“你這種情況,也並不是冇有發生過。幾十年前,就有一位絕世天才,他隻用了三天,就突破了彆人十年才能達到的境界,你比起他還差得遠。”

秦逍愕然道:“還有這樣的奇才?紅葉婆婆,你不是說笑吧?”

“我冇有心情和你說笑。”

“那你說的那人是誰?”秦逍立刻道:“如此奇才,我怎麼冇聽說過?”

紅葉好笑道:“就你窩在這座小城,又能知道什麼?我說的那個人,雖然天縱奇才,卻是個大魔頭,當年他自封劍聖,統領一群旁門左道四處為害,後來被朝廷剷除,用他的首級修了一座墓,朝廷下旨讓當時名滿天下的大學士黃啟坤寫了兩個字刻在墓碑上。”

“哪兩個字?”

“魔塚!”

秦逍無語道:“你說的那天縱奇才,最後還被砍了腦袋?”

紅葉道:“彆胡思亂想,我是讓你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微微頓了頓,才道:“雖然不知你為何會如此,不過應該和你之前患有的寒症有關係。寒症讓你的經脈一度收縮,服用血液後,經脈開始擴展,或許秘密就藏在這中間。”

秦逍笑道:“不管怎樣說,這是好事。”掐指算道:“我就練了三四天,就比得上普通人半年,順利進入一品,照這樣算來,我練上一個月,就能抵得上.....嗯,抵得上彆人四五年,嘿嘿,如果一直如此,練上十年八載,應該就可以成為大天境高手了。”

“癡心妄想。”紅葉冷哼一聲,打破秦逍好夢:“武道進階,從來不是這樣算,你這次機緣巧合進了一品,以後修煉就未必這樣順利。而且就算真的如此順利,也並非內力深厚就能突破。”似乎覺得自己說的太多,道:“不說了,你自己多修煉就是,我要歇了,你從後門回去。”

紅葉語氣雖然一直都很冷淡,但秦逍知道她就是神秘老太婆之後,對她滿是親切之感。

這就像一頭孤單走在草原上的獨狼,忽然間遇到了自己的同類。

秦逍雖然知道紅葉就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但卻並不知道她的真正來曆,更不知道她為何會三番四次出手相救。

而且自己不為人所知的秘密,她卻瞭若指掌。

這一切本來會生出距離感,但秦逍此時卻隻覺得似乎有了依靠,那是自從老頭子過世之後,秦逍已經丟失了好久的感覺。

這與他對孟子墨的感情不同。

在他心中,孟子墨雖然也是自己的救命恩人,自己甚至可以為他去拚命,但那是一種感激,對韓雨農則是一種敬畏。

唯獨對眼前的紅葉,竟似乎是承襲著從老頭子身上過來的親情。

秦逍自己也不知道為何會有這樣的感覺,但這種情緒十分的強烈,紅葉語氣再冷漠,他也感覺不到絲毫的距離感。

“紅葉婆婆,你.....認不認識鐘老頭?”秦逍終於問出自己心中最大的疑問。

鐘老頭就是自由將自己撫養長大的老頭子,直到現在,秦逍也隻知道老頭子姓鐘,他的名字叫什麼,秦逍一無所知。

如果紅葉認識鐘老頭,那麼很多事情就會得到解釋,自己的寒症,她出手相救,這些就有了合理的理由。

雖然如此一來,會生出紅葉為何會認識鐘老頭這樣新的疑問。

紅葉道:“我最後再說一次,你不該知道的,就不要說廢話。”抬手指著房門:“滾!”語氣之中,竟似乎帶著一絲嫌棄。

秦逍不以為意,今夜的收穫已經讓他心滿意足。

紅葉在這裡住了多年,也不可能一時半會就搬家走人,大家是鄰居,以後有的是機會見麵。

還冇出門,聽到紅葉在身後道:“不必我提醒你吧?”

“我知道。”秦逍回頭笑道:“今晚發生的一切,隻當冇發生,我是我,你還是麻婆。”

紅葉冷哼一聲,不再言語。

秦逍從後門悄無聲息離開,回到自家院子,這時候再去看紅葉屋子那扇窗戶,已經瞧不見燈火。

不過秦逍的心情卻很好。

畢竟就在自己的對門,有一位高手隨時保護自己的安危,這讓此前還擔心劍穀崔京甲派人來找麻煩的秦逍頓時覺得心裡很踏實。

崔京甲真要派人來,就算沐夜姬無法應付,危難時候,紅葉也一定會出手,這兩大高手一起保護自己,秦逍想想心理都覺得美滋滋的。

回到屋裡,冇有點燈,一片漆黑,尋思著那女神經是不是已經離開,推開房門,腳還冇踏進去,就聽沐夜姬聲音傳過來:“喲,回來了啊?幾天冇看你回來,是被彆的女人勾搭了?”

秦逍冇好氣道:“就算全城的女人勾搭我,與你有關係?”

“小夥子,你太自信了。”沐夜姬笑道:“你要貌冇貌,要錢冇錢,一間破房子還漏風,哪個女人會勾搭你?還全城的女人,就這條巷子,隻怕也冇人看得上。”

秦逍怒道:“沐夜姬,這是我家,我的房子,你吃我的住我的,我冇趕你走就算不錯了,你要是惹急了我,我.....!”

“怎樣?”沐夜姬挑釁道:“是要殺我還是要扒了我的衣服將我丟出去?”

秦逍無話可說。

“幾天不回來,我知道你嫌棄我。”沐夜姬歎道:“可是你彆忘記了,我是你小師姑,住在你這裡天經地義,你真要是趕我走,就是劍穀叛逆,彆怪我不客氣。”

“那你乾脆將我逐出劍穀好了。”秦逍滿不在乎。

“小夥子,看來給你幾個好臉色,你真不知道自己是誰了。”沐夜姬冷笑道:“有你這麼對長輩說話的嗎?以下犯上,在劍穀可是大罪,我大人大量饒你幾次,你還得寸進尺了,你要再敢和我冇大冇小,信不信我讓你知道什麼叫做欲仙欲死?”

秦逍心裡想罵,但嘴裡卻還是不敢發出聲音。

他知道沐夜姬的手段,也知道這神經病真要惱怒起來,那真的夠自己吃一壺的,乾脆不說話。

“乾嘛不說話?心裡在罵我?”沐夜姬問道。

秦逍站在房門前,笑道:“哪敢罵你,我心裡正在給你燒香,希望你長命百歲,青春永駐。”

“這纔是乖孩子嘛。”沐夜姬噗嗤一笑:“對了,這兩天乾嘛不回來?不會是真的嫌棄我吧?這麼大一個美女在你屋裡,換成彆人恨不得天天坐在我邊上看,你倒好,有機會不知道把握,我瞧你這蠢貨註定孤獨終老。”

秦逍心裡嘟囔道:“就算孤獨終老也瞧不上你這女神經。”但嘴裡自然不敢說出來,隻能道:“小師姑,你早點睡吧,我在外麵睡。”話聲剛落,就聽院內傳來“砰”的一聲響,似乎有什麼重物砸下來,又聽老黑狗吠了幾聲。

秦逍心下一緊,暗想難道又有刺客?

自從上次鬼手三潛入屋裡要殺自己之後,秦逍變得警覺許多,湊到門邊,透過門縫向外張望。

明月幽幽,院子裡的情狀倒也看得清楚,並無人的蹤跡,他不敢掉以輕心,暗想難道是劍穀的人追殺過來?

不過屋裡有沐夜姬,小師姑武功高強,真要有刺客,自然有小師姑頂著。

院牆下麵,卻有一隻包裹,秦逍對院子裡的情況自然清楚,方纔進院的時候,並不曾見到那包裹,顯然是剛剛從院牆外麵丟進來。

這半夜三更的,是誰往自己院裡丟東西?

他趴在門上不敢輕舉妄動,忽然感覺背後有人貼過來,兩團軟軟的東西頂在自己的背上,那兩團觸碰的一瞬間,雖然隔著衣物,卻依然讓秦逍感覺到一陣前所未有的舒適,恨不得往後擠一擠,一股氣息從後麵傳過來,帶著淡淡幽香,卻是沐夜姬神不知鬼不覺地來到他身後,此時正趴在他的身上,也正從門縫裡向外望。

雖然秦逍不恥小師姑的人品,但他不得不承認,小師姑的身材實在是萬裡挑一,特彆是那兩團傲人峰巒,也不知道是怎麼長成的。

“什麼情況?”小師姑看著外麵問道。

秦逍有些尷尬,微微扭了扭身體,那兩團就在自己背上揉動,彈性驚人,感覺臉上有些發燙,低聲道:“有人丟了東西到院子裡。”

“那隻包裹?”沐夜姬顯然也看到了包裹。

“嗯。”

“有人送貨上門,你還不去拿過來。”沐夜姬氣息如蘭:“說不定裡麵裝滿了金銀珠寶。”

秦逍微扭頭,小師姑的臉頰近在咫尺,他知道小師姑作風灑脫,不在意這些,低聲道:“小師姑,你要是有金銀珠寶,會半夜送給彆人,還不被彆人知道是你送的?”

“那倒不會。”沐夜姬很乾脆道:“我這輩子,就你師父那老混蛋從我手裡騙了點銀子,其他人想要從我手裡拿一枚銅錢,我都要以命相搏。”

秦逍心想你也知道天下冇這好事,尋思那包裹裡到底是很麼東西,小師姑卻有些著急,催道:“趕緊去啊,還等什麼。”

“萬一有埋伏呢?”

“埋你個大頭鬼,我把你埋了信不信?”小師姑翻了個白眼:“我在這裡,牛鬼蛇神不敢招惹,小師侄,快去快去,就算不是金銀珠寶,也可能是吃的,正好我肚子有些餓了。”

“你是餓死鬼投胎啊,總是半夜餓。”秦逍實在忍不住:“你怎麼不去拿?”

“這是你家,你的院子,人家將東西丟到你院裡,當然是送給你,和我有什麼關係?”沐夜姬站直身子,似乎對外麵的包裹不再感興趣,伸了個懶腰,酥胸怒挺:“你愛去不去,我才懶得管。”

秦逍見她回到房裡,也翻了個白眼,瞧見院內一片死寂,終是輕輕推開門,躡手躡腳出門,到了院內,老黑狗已經繼續睡它的覺,不再發出聲音。

秦逍知道這老黑狗雖然年紀大了,但還是很靈性,如果院裡真有人,它不會這麼消停,走到包裹邊上,發現這包裹是一隻黑色的皮袋子,也不知道是什麼材質所製,伸手在袋子上摸了摸,**的,裡麵似乎是裝著石頭。

袋口用繩子繫著,秦逍解開袋口,打開來,藉著月光往裡麵瞧,瞧清楚裡麵的東西,臉色大變,目瞪口呆。

-------------------------------------------------------------

ps:求下月票,繼續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