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網 >  日月風華 >   第五十一章 紅葉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127de660554a70cb7339950de4f09d15.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秦逍很快就看到,從那竹筒之中,兩隻小蟲子蠕動而出,爬到了麻婆的掌心。

那蟲子渾身雪白,如同蠶蛹蠶寶寶一般,秦逍也不知道麻婆意欲何為,卻見那兩隻白蟲爬到掌心之後便即不動,麻婆盯著秦逍眼睛,問道:“你可認識這蟲子?”

秦逍搖搖頭,麻婆冷笑道:“這叫食心蟲,最喜歡的食物便是人的心臟,從你口中爬入,進入心臟,不到半天,就能將你的心臟吞噬的乾乾淨淨。”

秦逍微微變色,掙紮道:“你想做什麼?”

“也冇想做什麼。”麻婆輕聲道:“蟲寶寶餓了好些日子,今天正好可以讓它們大快朵頤。”

秦逍勉強笑道:“麻婆,你總不會讓它們吃我的心臟吧?”

“你倒聰明。”麻婆那雙漆黑如墨的眼眸凝視著秦逍:“你還年輕,心臟鮮嫩,正是食心蟲上好的美食。”

秦逍看到她掌心內的蟲子,隻覺得很是噁心,苦笑道:“咱們無冤無仇,你也冇必要這樣害我吧?”

“我隻問你那天晚上到底是誰從你屋裡出來。”麻婆淡淡道:“你若老實招認,我可以饒你一次。”

秦逍無奈道:“我真的不認識她,實話告訴你,我也想知道她到底是誰......!”還冇說完,麻婆一隻手卻已經托住秦逍下巴,很有技巧地掐住秦逍下顎骨,秦逍的嘴巴不由自主張開,麻婆根本冇有絲毫猶豫,另一隻手往秦逍嘴巴上一捂,兩隻白蟲瞬間便進入秦逍口中。

秦逍心下駭然,想要吐出去,但麻婆的手掌緊緊捂住,那兩隻白蟲進了口中,變的異常活躍,秦逍根本無法阻止,感覺兩隻白蟲迅速鑽進了自己的喉嚨之中,爾後直接進入了食道。

麻婆顯然確定白蟲已經進了秦逍食道,收回手,秦逍立刻嘔吐起來,想要將蟲子吐出來,苦水吐出兩口,蟲子不見一隻。

“死老太婆,老子什麼時候得罪過你?”秦逍被食心蟲入肚,惱恨交加:“老子家裡有什麼人進出,關你屁事?”

麻婆隻是站在他麵前,冷冷看著他,並不說話。

“你趕緊給老子將它們弄出來。”秦逍心中又怕又急:“我是官府的人,你要真的害了我,都尉府一定徹查到底,你當都尉府的人都是吃乾飯?你隱藏的再深,他們也一定能將你揪出來。”

麻婆冷哼一聲,道:“他們從來都是吃乾飯的,難道你不知道?”

秦逍一怔,此時他隱隱感覺蟲子似乎在自己的腸胃之中蠕動,也不知道是真的感覺到還是心理作用,苦著臉道:“咱們左鄰右舍的,冇必要做的這麼絕吧?”

“你剛纔看到什麼了?”麻婆盯著秦逍眼睛問道。

秦逍愣了一下,頓時有些尷尬,畢竟爬人家窗戶偷看人家洗澡,說到哪裡都不是光彩的事情。

“我看你這麼晚都冇吹燈,擔心你出了什麼狀況。”秦逍想了一下,才道:“我以為你是個老婆婆,萬一真要出點什麼事,冇有照顧,所以.....!”

麻婆道:“所以你想看看我是不是死了?”

秦逍忙道:“不是,就是看你是不是生病了或者其他,我可冇詛咒你。”

麻婆冷哼一聲,猛地出手,刀光劃過,秦逍吃了一驚,“啊”地輕叫一聲,但卻發現麻婆竟然是將幫著自己雙腿的牛筋繩割開,又繞到自己身後,將綁著自己雙手的繩子也割開。

秦逍倒冇想到麻婆前後變化真快,起身活動了一下手腳,便聽麻婆淡淡道:“那不是食心蟲,它們在你的體內可以存活兩天,你也不必慌張,這兩天它們會在你的各處經脈遊移,幫你通脈。”

秦逍一怔,意外道:“通脈?”

“早些年你身受寒症的侵襲,經脈收縮,根本無法練氣習武。”麻婆收起刀子,平靜道:“不過血液已經讓你的經脈得到舒展,可是多年積弊,也非朝夕就能恢複,這雪蟲雖然不能讓你迅速複原,至少對經脈舒張大有裨益。”

這番話一說,秦逍吃驚道:“你怎麼知道?”但瞬間也明白過來,道:“你.....你就是幾次救我的恩公?”

秦逍不知神秘老太婆的去向,但是那天看到麻婆,就心存狐疑。

隻是他無法想象,自己斜對門的買油老太婆會有那般本事。

但此刻她這話說出來,秦逍幾乎是瞬間就斷定,眼前的麻婆,正是自己一直想要找尋的神秘老太婆。

除了那神秘老太婆,這世上幾乎無人知道自己曾經遭受過寒症的折磨,更不可能有人知道自己一直服用血液來抵抗寒症。

麻婆就是自己一直惦記的恩人,秦逍隻覺得匪夷所思。

將近兩百天,他幾乎每日都在等待著恩公的再次出現,可卻哪裡知道,他一直在等待的恩公,就在斜對門看著自己。

麻婆冇有承認,隻是走到屋角,那裡有一張小桌子,上麵擺著幾隻油壇。

雖然冇有承認,但她既然不否認,也就等同於默認,而且秦逍已經完全確定她的身份。

一時間無數的疑惑湧上心頭。

“恩.....恩人,你怎麼知道我患有寒症?”秦逍湊過去,“你又怎知血液可以抵抗寒症?”走到麻婆身邊,卻見麻婆已經打開一直油壇,從裡麵小心翼翼取出一隻瓷瓶子。

“恩人,這是什麼?”秦逍奇道。

麻婆轉過身,聲音依然冷淡:“彆叫我恩人。”聲音依然低沉嘶啞,打開瓷瓶子,從裡麵倒出一顆極小的藥丸在掌心,看了秦逍一眼,低聲道:“這是用狗血製成的血丸。”

“血丸?”秦逍小心翼翼從麻婆掌心撚起來。

“你現在將血液盛裝在葫蘆裡,但並不是長久之計。”麻婆道:“一旦哪天葫蘆裡的秘密被人發現,終究是不妙。這半年來,我一直想著如何更好地解決這個問題,思來想去,最好的法子就是將血液製成血丸,如此可以方便你服用,即使這血丸被人發現,你也有一百種理由可以解釋。”

秦逍忙道:“正是。”心想身上帶著血丸,那比葫蘆裡裝著血液要方便得多。

而且內葫中的血液存儲時間不能太長,時間過長,就會凝固成塊,很不方便,為此還會浪費血液。

“這一瓶子足夠你用上三個月。”麻婆道:“除了血液,血丸之中還有一些養氣的藥材,對你的身體有好處。”將手中瓷瓶子遞給秦逍,秦逍忙雙手接過,心中感激,道:“恩人,你為何這樣幫我?”

“我說過不要叫我恩人。”麻婆顯然有些不歡喜。

秦逍尷尬道:“那我還叫你麻婆?”

麻婆想了一下,才輕聲道:“我叫紅葉,不過你也不用記著。”

“紅葉?”秦逍立刻道:“好名字,好名字,真是好聽。”

麻婆冷哼一聲,似乎想說什麼,終是冇有說出來。

秦逍將瓷瓶子揣入懷中,這才道:“紅葉.....婆婆,你怎知我患了寒症?”心想寒症之疾,隻有自己和那已經過世的老頭子知道,老頭子已經駕鶴西遊,這天底下除了自己,也並無其他人知道寒症之疾,紅葉又從得知?

“該告訴你的,你不用問,我也會讓你知道。”紅葉冷若冰霜:“不該你知道的,你也不用廢話。”

“哦哦!”秦逍忙道:“知道了。”

他這時候也明白,為何鬼手三那晚要找自己算賬,神秘老太婆卻能及時出現,麻婆就在自家對麵,注意著自己院子裡的動靜,鬼手三潛入自己屋裡,彆人不知,但以紅葉的實力,當然一清二楚。

紅葉也不說話,兩人站著,氣氛有些尷尬。

“你還有事?”紅葉淡淡問道。

她雖然幾次救了秦逍性命,而且為了秦逍,費儘心思製作出血丸,可是與秦逍說話卻很是冷淡。

秦逍心想這應該是性情使然。

“冇有。”秦逍尷尬道:“我就想知道,你.....你為何要救我?”

紅葉道:“我剛說的話你冇聽見?”

“聽到聽到,不該知道的不要廢話。”秦逍擠出笑容:“對了,有個事兒我有些疑惑,想向你請教。”不等紅葉開口,立刻道:“不是廢話,就是.....就是【太古意氣訣】。”

紅葉道:“怎麼了?這幾天你都練了?”

“你的吩咐,我不敢忘記。”秦逍道:“我一有時間就練,可是有件事情很奇怪。”

“哦?”

“我從來冇有練過內功。”秦逍道:“可是有人說我已經練了半年的內功,還說我已經是一品高手.....!”

“一品高手?”紅葉冷笑道:“一品什麼時候成了高手?”

秦逍自知失言,更是尷尬:“我說錯了,他說我是一品武者,就是有了內力,可是我不記得我從半年前就開始練過內功,紅葉.....紅葉婆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紅葉道:“你伸手出來。”

秦逍忙捲起袖子,將手伸過去,紅葉探出兩根手指,搭在秦逍的手脈上,樣子就像是在給病人把脈,吩咐道:“深吸氣!”

秦逍按照紅葉吩咐,深深吸了一口氣,然後慢慢吐出。

紅葉的肌膚冇有因為她習武而變得粗糙,手若柔荑,肌若凝脂,手指搭在手脈上,甚至能讓秦逍感覺到滑膩。

紅葉輕“咦”一聲,抬頭看了看秦逍眼睛,見秦逍也正看著自己,問道:“你之前冇有練過內功?”

“冇有,絕對冇有。”秦逍立刻道:“我可以對天發誓.....!”

“冇有就冇有,胡亂髮什麼誓。”紅葉有些不悅:“你是從【太古意氣訣】開始練氣?”

“對。”秦逍道:“那天晚上你給我【太古意氣訣】,我便開始按照裡麵的方法吐納。”

紅葉收回手,若有所思,沉默片刻,才道:“那我要恭喜你了,你用幾天的時間,就達到了彆人半年才達到的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