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dd9187a0167c121a18cbb704df7caf16.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秦逍坐在大理寺門前的台階上,手裡拿著一罈酒,片刻間,半壇酒已經下肚。

殺狠人,飲烈酒。

大理寺一群人將大門擠得嚴嚴實實,眾人心裡既欽佩秦逍的膽識和身手,卻又擔心秦逍今晚所為會給大理寺帶來滅頂之災。

“秦大人......!”費辛終於走到秦逍身後,怯生生道:“接下來.....接下來該怎麼辦?”

“叛賊是我所殺,所以你們不要和我搶功勞。”秦逍灌了一口酒,平靜道:“無論誰找上來,和你們無關。”

他很小的時候就開始飲酒。

但那隻是為了抵擋自己的體內的寒症。

紅葉贈送血丸之後,秦逍便很少飲酒,連隨身的酒葫蘆也冇有帶在身邊。

這並非他戒酒,而是多年來因為飲酒是為了抵禦寒症的緣故,讓他每次拿起酒葫蘆的時候,就會想到寒症,所以他丟開酒葫蘆,隻希望自己不會因為看到酒葫蘆而時常想到曾經遭受過的寒症折磨。

但今晚半壇酒下肚,渾身上下暖洋洋一片,卻是感覺一陣痛快。

“大人,天快亮了。”費辛低聲道:“很快在這條街辦差的官員們就會上差,如果.....如果看到這些屍首......!”

秦逍抬頭看向天邊。

天已經矇矇亮,長街上各官署的飛簷都已經能夠隱隱看的清楚。

“什麼時辰了?”

“再有半柱香的時間,就是卯時破曉了。”費心小心翼翼道:“這些屍首是否先找東西蓋起來?”

秦逍還冇有說話,卻瞧見一陣腳步聲響起,費辛心下一沉,循聲望去,昏暗之中,瞧見長街上一群人正迅速向這邊過來,隻以為又是國公府的人馬,臉色微變,但很快卻看清楚,那些人的衣飾,分明是刑部的官差。

費辛心裡微鬆口氣,但馬上又提起來。

這個時候,刑部跑過來,恐怕也不會有什麼好事。

二十多名刑部官差佩刀在身,簇擁著一名官員過來,正是刑部堂官盧俊忠。

刑部衙門同樣是設在朱雀大街,位於朱雀大街中間最好的位置,而大理寺則是位於街頭,所以兩處衙門離得並不算太遠,這邊發生如此動靜,附近的衙門自然不可能聽不到動靜。

看到地上橫七豎八躺著的屍首,刑部眾人都是大驚失色,盧俊忠那張略有些畸形的臉上也顯出驚訝之色,隨即眉頭鎖起,沉聲道:“保護好現場。”

刑部官差們立刻上前,並不去動屍首,而是圍在四周。

盧俊忠瞧見坐在台階上的秦逍正看著自己,走過去,皺眉道:“秦少卿,出了何事?這裡怎會有這麼多屍首?”

“盧部堂來晚了。”秦逍終於放下酒罈,站起身來,整理了一下沾有血跡的衣衫,這才向盧俊忠拱手道:“你們若是早些趕來,還能殺賊立功。我殺了幾個,其他的都往那邊跑了.....!”抬手向侍衛們逃離的方向指了指:“盧部堂現在跑人去追,恐怕也追不上了。”

“殺賊?”盧俊忠冷哼一聲:“京都哪裡來的亂賊?”

秦逍笑道:“如果不是亂賊,如何敢拿著利器衝撞大理寺?非但如此,他們還要明目張膽地綁架下官,盧部堂,京都出現這樣的凶徒,實在是讓人心驚。”

“他們衝撞大理寺?”

“不錯,半夜三更,一群人持刀要衝進大理寺。”秦逍正色道:“下官身為大理寺一員,自然不能讓一群叛賊闖進法司衙門,否則我大唐顏麵何在?無可奈何之下,隻能奮起抵擋,隻是這些人殘暴無比,先是要綁架下官,下官抵抗,他們竟然圍攻下官,下官這才奮力殺賊。”回頭見到費辛呆呆站在自己身後不遠處,問道:“費大人,你們是親眼所見,是不是這麼回事?”

費辛惶恐之中有一絲緊張,心裡卻很清楚,眼下將國公府的侍衛認定成叛賊,反倒是對大理寺最為有利。

如果大理寺的人確定這些都是國公府侍衛,那麼秦逍殺人,大理寺的大小官員們卻不阻止,那就是縱容行凶,成國夫人盛怒之下,矛頭也會指向大理寺。

雖然鬼都不會相信大理寺認為這些人是反賊,但這卻是大理寺以後掙紮的藉口。

“秦大人所言甚是。”費辛硬著頭皮道:“這幫人忽然圍住大理寺,手持凶器,讓大理寺打開大門,否則便要衝進大理寺,對了,為首那人甚至放話說,要一把火將大理寺燒了。”

盧俊忠皺起眉頭,冷冷道:“他們就冇有自報身份?”

秦逍尚未說話,卻聽得一名刑部官差匆匆跑到盧俊忠身邊,湊在耳邊低語一句,盧俊忠身體一震,快步走到一具屍首邊上,卻正是甘勇的屍首。

“秦大人,你可認識此人?”盧俊忠扭過頭來,指著地上甘勇的屍首問道。

秦逍大義凜然道:“盧部堂,下官效忠朝廷,與反賊勢不兩立,怎可能認識這樣的反賊?”

“他是成國公府的侍衛甘勇。”盧俊忠目光冷厲:“你殺了成國公府的人。”

“成國公府謀反了?”秦逍神色一凜,急道:“盧部堂,咱們趕緊向上稟報,成國公府要謀反了。”

盧俊忠怒道:“胡說八道,誰說成國公府謀反?成國夫人是聖人的親妹妹,他怎會謀反?”

“可是大人說這些反賊是成國公府的,難道不是說成國公府謀反?”

“本官什麼時候說過?”盧俊忠被秦逍繞的心中惱怒:“本官是說你殺的不是反賊,是成國公府的人。秦逍,你濫殺國公府侍衛,竟然汙衊違反賊,真是豈有此理。”

秦逍臉色一沉,冷笑道:“盧部堂,如果一群人半夜三更跑到刑部衙門前,拿刀要衝進去抓人,難道還算不上是反賊?大理寺是法司衙門,有人要闖進去,還要持刀行凶,您來告訴我,他們不是反賊又是什麼?”

盧俊忠一時語塞。

國有國法,家有家規。

即使是國公府的侍衛,那也冇有資格擅入法司衙門,更何況是在半夜三更持刀強行要闖入。

“他們確實自稱是國公府的侍衛,但下官當然不能相信。”秦逍仰著頭,盯著盧俊忠道:“成國夫人既是皇親國戚,更知道國法之重,絕不可能縱容手下人衝擊法司衙門。下官不相信成國夫人會這樣做,自然就不會相信他們是國公府的侍衛,他們要硬闖法司衙門,為了維護大唐的尊嚴,為了效忠朝廷,也未了避免有人打著國公府的旗號敗壞成國夫人的聲譽,下官隻能痛下殺手。”

盧俊忠眼角抽動,秦逍這番話固然是有強詞奪理之嫌,但如果真要辯駁,卻也無法挑出毛病。

“殺了人,而且是國公府侍衛,便是天大的刑案。”盧俊忠終於道:“秦大人先跟我們回刑部,等天亮之後,本官立刻將此事呈奏聖人,宮裡到時候自然有旨意。”

“跟你去刑部?”秦逍淡淡一笑:“為什麼要和你去刑部?”

“你殺人行凶,本官當然要偵辦。”盧俊忠森然道。

秦逍抬手指著大理寺的門匾,冷然道:“盧部堂,你也看清楚,這裡是大理寺,大理寺同樣有偵辦刑案之權。如果此事發生在你刑部大門前,我管不著,可是發生在大理寺門前,這案子自然由大理寺來偵辦,還輪不到你刑部插手。說話直率,盧部堂彆怪罪。”

“你......!”盧俊忠一時氣結。

他雖然並非皇親國戚,也隻是六部尚書之一,但滿朝文武在他麵前都是客客氣氣,即使是國相,見到盧俊忠也會給上三分薄麵,何曾有人敢在他麵前這般說話。

那張畸形的臉龐因為憤怒而扭曲,一雙細小的眼眸子如同毒蛇一般,整個人瞬間充滿了陰戾之氣。

刑部的官差們見得盧俊忠的臉色,立時都按住了刀柄。

“國有國法,家有家規。”秦逍淡淡道:“莫說今夜我隻是殺賊,即使真的在大理寺前行凶殺人,也有大理寺來緝拿偵辦。刑部如果要抓我,隻要聖人一道旨意,不用你們動手,我自己會走進刑部衙門。”臉色一寒,森然道:“可是誰要想利用司法之權,胡亂抓人,儘管上來試一試。我雖然官職低微,卻是大理寺的官員,刑部若要無緣無故對大理寺的官員動手,那就是知法犯法,我看你們誰敢。”

盧俊忠怒極反笑,揹負雙手,一雙眸子如毒蛇般盯著秦逍道:“秦少卿好膽識。好飯不怕晚,你殺了成國夫人的人,已經捅破了天,本官倒要看看,你接下來會是怎樣的下場。”緩步從秦逍身邊經過,停下步子,回頭道:“秦逍,你最好祈求宮裡不要將這件案子交由刑部來審理,否則本官會讓你見識到一個真正的刑部。”

他冷哼一聲,吩咐道:“你們在這裡看住現場,天亮之後,本官立刻呈奏宮中。”再不多言,抬步而去。

秦逍看著盧俊忠的背影,晨曦之中,如同厲鬼,知道盧俊忠對大理寺截下衛璧一案已經心存不滿,如今定會利用今夜之事對自己甚至大理寺發難。

費辛卻是臉色泛白。

他知道盧俊忠的凶殘,亦知道秦逍今夜不但招惹了成國夫人,而且又直接與盧俊忠針鋒相對,這年輕的官員一夜之間得罪了兩個根本不能得罪的人,接下來隻怕是在劫難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