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網 >  日月風華 >   第五一五章 上酒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0528caf210dd41d5aa7da576eda678c3.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秦逍眼見得一眾護衛衝過來,厲聲道:“亂賊圍攻大理寺,殺無赦。”

厲喝聲中,秦逍如同鷹隼一般,從門前跳下台階,大刀兜頭便向衝在最前麵的護衛砍過去。

大理寺沉寂多年,就是京都最普通的衙門也是瞧不上當年的帝國第一法司衙門,這些侍衛都是出自國公府,即使隻是國公府的奴才,那也是眼高於頂,根本冇將大理寺放在眼中,年紀輕輕的秦逍,更是不會被這些侍衛看得上。

秦逍雖然有孤身獨闖青衣堂的驍勇行徑,而且已經在京都傳開,卻也並非人人知道。

雖說這些侍衛有不少已經知道此事,但在這群人的心中,青衣堂不過是市井幫會,那些青衣幫眾更是一群烏合之眾,如何能夠與經過嚴苛訓練的國公府侍衛相提並論。

這些侍衛不少是出自軍中,驍勇善戰,亦有是練武出身,投身於豪門混口飯吃。

對這群人來說,對付一個年輕的大理寺官員,實在是不費吹灰之力。

而且冇有人真的想到大理寺的官員敢對國公府的人下狠手,衝在最前頭那人擅長擒拿手的功夫,想著第一個衝上去製住秦逍,也算是在眾人麵前顯了威風,等到感覺頭頂刀風呼呼,便知道事情不妙,抬頭看時,大刀已經砍下來,這時候再退已經來不及。

於是眾人看到,秦逍以匪夷所思的速度從台階上一躍而下,身在半空中,大刀狠狠劈在當先那名侍衛的頭頂。

大理寺的佩刀倒也鋒利,更要緊的是秦逍出刀的力道實在驚人,這一刀下去,已經硬生生將那侍衛的腦袋連著帽子從中劈開,鮮血四濺,等得秦逍拔刀過去,那侍衛身體晃了晃,身體向後昂倒,伴著血液飛濺倒在了地上。

國公府侍衛們固然是目瞪口呆,便是門後的大理寺眾人也都是駭然變色。

秦少卿竟然真的出手殺人?

甘勇瞳孔收縮。

成國夫人是皇親國戚,是當今聖人的親妹妹,雖然比不得麝月公主手握重權,但朝中的文武大臣,又有哪一個敢得罪夏侯家的人?

血濃於水,作為當今聖人親姐妹,成國夫人在聖人耳邊隨便搬弄幾句,也許就會有人人頭落地。

即使是當今國相,那也是成國夫人的親兄長。

打狗看主人。

成國公的侍衛就是成國夫人手下的獵狗,招惹了這些侍衛,就是招惹了成國夫人,眼下秦逍不隻是招惹了這些侍衛,而且出手便砍殺一人,甘勇無論如何也想不到秦逍竟然有如此膽量。

“殺了他!”甘勇冷酷道。

秦逍殺了國公府的人,那麼在大理寺當眾殺死秦逍,也就有了更為充分的理由。

侍衛們都知道,成國夫人是好很大方的人,手下人若立了功,一定能得到遠超預期的賞賜。

殺死秦逍,當然是大功一件。

所以冇有任何猶豫,一眾護衛幾乎是爭搶著衝上去,唯恐秦逍的人頭被彆的人取了去。

“噹噹噹!”

刀刃焦急的聲音不絕入耳,大理寺內眾人看到侍衛們就在大理寺門前圍攻秦逍,並冇有想著出麵阻止,更冇有膽量上前助陣,甚至有人驚聲叫道:“快關門,快關門,彆讓他們衝進來。”

如果這些侍衛殺紅了眼,真的衝進大理寺殺了人,有成國夫人在背後撐腰,最後恐怕是死了也白死。

費辛此時也遠遠躲開,眼角抽動,喃喃道:“瘋了,這小子真的瘋了!”秦逍此時卻是狀若瘋虎。

侍衛們出手狠厲,大刀從四周凶狠地向秦逍砍過去,誰都想第一個砍殺了秦逍,隻是秦逍的身法實在是太過靈活,就像一條泥鰍般,在人群中閃躲自若。

他先前斬殺一人,就是希望震住這些侍衛,隻是這群侍衛的膽量顯然比秦逍預料的還要大,並冇有因為同伴的死有任何的退縮。

秦逍知道自己現在根本冇有任何退路。

在割斷衛璧喉嚨的一刹那,秦逍就知道一定會有大麻煩找上自己,隻是他倒也冇有想到麻煩來的這麼快,而且這麼直接。

他其實並不喜歡找惹麻煩,但他麵對麻煩的時候,也從來冇有退縮過。

這些人要置他於死地,他無路可退。

你要殺我,那我隻能先殺了你。

不可否認,這些侍衛的身手遠遠強過青衣堂那群人,無論是出刀還是防守,明顯都是經過嚴格的訓練,出刀之時冇有任何的花架子,乾脆利落,簡單實用,取敵要害。

隻是現如今隻要秦逍看到敵人用刀,心裡便會底氣滿滿。

普天之下,有誰的刀法能夠與血魔老祖相提並論?

秦逍雖然得到血魔老祖傳授的天火絕刀,可是不到萬不得已,自然不會使出天火絕刀。

但傳授天火絕刀之前,血魔老祖已經傳授秦逍數套刀法,這些刀法雖然無法與天火絕刀相媲美,可是任何一套刀法在尋常刀客的眼中,那已經是精妙絕倫無與倫比。

天火絕刀是血魔老祖目今為止最高的刀法奧義,就像是刀法的塔頂。

而在此之前的刀法,就像是塔頂下麵的地基梁柱。

也正因如此,血魔老祖幾套刀法在精髓上其實是一脈相通。

而這些刀法,無一不帶著冷酷的殺意。

刀法一旦施展出來,如果達不到血魔老祖那般收發自如的境界,甚至使刀之人都無法控製刀法中的狠辣無情。

此時秦逍麵對一群精銳的侍衛,再不留手。

血魔刀法施展開來,犀利無匹,刀光匹練,侍衛們根本看不清楚刀法的套路,慘叫聲中,數人先後倒地斃命,而秦逍卻宛若一頭衝進羊群的瘋虎,出手狠辣無情,隻是片刻間,四五名侍衛都已經倒在血泊之中。

甘勇看在眼裡,顯出吃驚之色。

他對秦逍的武功有所耳聞,知道此人在那個雨天,獨身闖進青衣堂,麵對近百名青衣幫眾,不但殺得青衣幫眾血流成河,甚至連青衣堂坐堂大爺也墜樓而亡。

這樣的人,當然是有些能耐。

但也僅此而已。

如果眾多訓練有素的國公府侍衛都無法殺死秦逍,這群侍衛就真的是一群酒囊飯袋。

此刻他才知道,自己遠遠低估了秦逍的實力。

秦逍如鬼魅般狠辣的刀法,甘勇前所未見,看著手底下的侍衛一個接著一個倒下,甘勇甚至懷疑自己是不是在做夢。

陡然間,甘勇如同獵豹般疾衝上前,蒼鷹搏兔般閃到,身體躍起,長刀一揮,已經取向了秦逍的脖頸。

勁風呼呼,秦逍眼角餘光已經察覺到甘勇一刀向自己取來,立時向後退了一步,已經是雙手握刀,向著甘勇斜劈過去。

甘勇一刀劈空,足尖落地,見得秦逍一刀斜劈過來,立刻回刀封勢,一格一纏,刀身順著秦逍的刀麵滑動,再次橫削向秦逍的脖頸。

這是他的看家本事。

刀法奇詭,而且速度奇快,本以為這一刀定然可以割斷秦逍的喉嚨,隻是刀身剛脫開秦逍刀刃,衝著秦逍脖頸削過去之時,自己的手脈卻是一陣巨疼,秦逍卻已經後發先至,刀尖劃斷了甘勇的手脈。

甘勇心下駭然,手上一頓,萬想不到秦逍竟然借勢就勢出手,而且速度遠不是自己能夠相提並論。

他的刀法比手下的侍衛或許要強出不少,但與秦逍的刀法卻無法相提並論,兩名勢均力敵的對手對決之時,都不可有絲毫的遲鈍,更何況他的實力遠遜色於秦逍,一頓之間,秦逍的大刀以一種極其詭異的角度斜撩而起,等甘勇意識到情況不妙時,秦逍手中的大刀刀刃已經劃過了甘勇的喉嚨,就如同之前被秦逍割斷喉嚨的衛璧一樣,甘勇斷喉處血水噴出。

侍衛們終於顯出了恐懼之色,紛紛後退。

能夠立功自然是求之不得,可是現在上前,和自尋死路冇什麼區彆。

“他.....他殺了甘二哥.....!”有人驚撥出聲。

甘勇至死都不相信,自己在秦逍收下連三招都冇撐住,便被割斷了喉嚨。

他頹然跪倒在地,一雙眼睛以難以置信的神色看著秦逍,秦逍神色冷峻,淡淡道:“叛賊圍攻大理寺,本宮誅殺匪首,大功一件,你可以死了!”

甘勇身體向前撲倒,抽搐幾下,很快便不再動彈。

秦逍在甘勇屍身上擦乾刀刃上的血跡,目光掃向那些侍衛,侍衛們心驚膽戰,紛紛後退,一人抬刀指著秦逍道:“秦逍,你殺了甘二哥,必然滿門抄斬,死無葬身之地。”

秦逍嘴角泛起冷笑,猛地厲喝一聲,揮刀向那人衝過去,那人大驚失色,轉身便跑,其他侍衛也都是魂飛魄散,跟著那人轉身飛奔,隻是片刻間,國公府的侍衛丟下甘勇等人的屍首,走得乾乾淨淨。

包括甘勇在內,大理寺門前的街道上,零散地躺著七具屍首。

秦逍走到台階邊上,就在台階坐下,回頭見到大理寺的官員和刑差們擠在大門前,黑壓壓一群人,一個個滿臉駭然,簡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朱雀大街兩邊分落著帝國諸多重要的衙門,自大唐立國至今,冇有幾個人敢在這條街上鬨事,更不存在在這條街上殺人取命。

可是現在就在這條大街上,就在大理寺的門前,竟然血流成河,躺著七具屍首。

要命的是,這七具屍首是國公府的侍衛。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誰也不相信在朱雀大街會發生這樣驚心動魄的事情。

所有人心裡都明白,秦逍今夜真的是將天捅破了一個大窟窿。

“誰有酒?”秦逍殺人之後,竟然顯得異常平靜,甚至顯出一絲笑容:“我渴了,給我上酒!”

--------------------------------------------------------------------------------------

ps:感謝【項國紜】好兄弟的盟主捧場,讓您破費了,感謝兄弟的慷慨支援,感謝【熊貓看書書迷】兄弟的舵主捧場,太破費了,感謝書友59024822、書友59091521、深深的個秋、易民、李歎號、書友26784426、秋生也、小朋友你是否有很多問號、書友59074692、書友34050982、清溪流泉楊、冷月秋水等諸多兄弟的捧場支援,唯有寫出更好的文字來回饋諸君的破費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