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網 >  日月風華 >   第五一四章 圍門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b68237150aa47c2c018b988652d8153c.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秦逍回到大理寺的時候,已經是快過子時。

大理寺的官吏們大都已經回家,隻留下夜間執勤的少許官吏,本來大理寺卿蘇瑜在秦逍接下衛璧一案後,這幾天都不曾離開,直到將衛璧收監,蘇瑜才鬆了口氣,回家好好睡個覺。

今夜執勤的官員正好是寺正費辛。

秦逍一菜刀殺了衛璧,直到成國夫人一旦知道自己的情郎被殺,必然不會善罷甘休,所以秦逍並冇有回灰衣巷,殺人過後,丟下驚駭萬分的杜先生和衛璧的屍首,直接回了大理寺。

大理寺內一片安靜,秦逍回到左卿署,這裡有他單獨的居室,他徑自合衣上床,倒頭便睡。

這一覺不知道睡了多久,依稀聽到外麵傳來叫喊聲,秦逍微睜開眼睛,很快就聽到有人敲門,傳來費辛的聲音:“秦大人,秦大人,你可在屋裡?”

秦逍昨夜回來,其他人不知道,看門的自然清楚,相比費辛是從看門人口中知道,坐起身來,向窗外瞧過去,隻見到天還冇有亮,回道:“是費大人?我在,有什麼事?”

“秦大人昨天不是回去歇息了嗎?”費辛道:“大人,大事不妙了。”

秦逍起身來,整理了一下衣衫,過去打開門,見費辛一臉焦急站在門外,衣衫有些淩亂,似乎也是剛從床上起來,問道:“怎麼了?出了什麼事?”

“秦大人,趕緊去大門口看看吧。”費辛幾乎要哭出來:“出大事了。”

大理寺門前,二三十名青衣壯漢堵在門外,舉著火把,將門前照得亮如白晝。

“趕緊讓秦逍出來。”一名臉色黝黑的粗壯漢子衝著大理寺正門厲聲喝道:“若是再不出來,我們便打進大理寺。”

大理寺的大門被關得嚴嚴實實在,這群青衣壯漢堵在門外,早就驚動了大理寺裡的人,五六名執勤的官員和大理寺十多名刑差躲在門後,根本不敢將門打開,一個個顯得慌亂不已。

秦逍和費辛過來的時候,外麵兀自在喝叫,眾官員瞧見秦逍,紛紛簇擁上前,一人苦著臉道:“大人,是成國公府的人,頭前那叫嚷的是成國公府的侍衛,叫甘勇,我認識他。他們叫嚷著讓大人你出去,也不知道是因為何故。”

“大人,咱們大理寺冇和成國公府結怨,他們這個時候找上門,十分蹊蹺。”另一名官員一臉愁容:“他們堵著大門,待會兒天亮了,過來上差的人看到,都不敢進衙門了。”

秦逍見無論是官員還是刑差,都是一副驚恐之色,不由皺起眉頭。

自己一刀殺了成國夫人的情郎衛璧,秦逍便知道這下子是徹底和成國夫人結了仇,成國夫人也一定會為衛璧報仇,隻是卻冇有想到成國公府的人竟然堂而皇之地找到大理寺來。

看來成國夫人當真是憤怒到極點,甚至都冇有避諱。

如果被人知道這群人是因為自己殺了衛璧找上門,很快衛璧和成國夫人的關係就被人知道,但成國夫人不在乎為人知道,派人直接找過來,除了被憤怒衝昏頭腦,亦可見成國夫人仗著自己是聖人的親妹妹,確實是極其囂張狂妄。

秦逍上次入宮,倒也見過那位成國夫人。

成國夫人年過四旬,不過保養的還算不錯,也算是半老徐娘風韻猶存,那日瞧她的性情倒也溫和,想來是因為在麝月公主麵前,那自然是行事低調,現在看來,當日的成國夫人掩飾了自己驕橫的一麵。

成國公府的人找到大理寺,出乎秦逍的意料,而大理寺這下官員和刑差一個個如同驚弓之鳥,亦是讓秦逍也有些意外。

雖說成國夫人來頭不小,但大理寺好歹也是帝國的法司衙門,麵對一群侍衛的挑釁,非但不敢開門喝退,反倒是關上大門縮在門後,著實讓秦逍骨子裡感到一陣鄙夷。

“他們是找我的,你們不用害怕。”秦逍心下冷笑,卻還是淡淡道:“先前衛璧越獄,被我攔阻,要帶他回監牢,可他卻抗拒不從,無奈之下,我隻能按照大唐律將他殺了。”

秦逍說得輕描淡寫,但在場的官員們先是一怔,隨即都顯出難以置信的神色。

費辛睜大眼睛,隻覺得匪夷所思:“大人,您.....您是說衛璧越獄,而.....而你殺了他?”

“不錯。”秦逍微微頷首:“現在這幫人找上門,應該就是因為此事。”

眾官員麵麵相覷,本來靠近秦逍身邊的人,情不自禁向後退,拉開與秦逍的距離。

費辛驚駭過後,臉色凝重,低聲道:“大人,成國夫人是皇親國戚,咱們惹不起,現在他們的人找過來,大人趕緊從後麵先走.....!”吩咐人道:“趕緊派人去後門看看,他們是否派人堵住了後門。”

“不必了。”秦逍搖頭道:“誅殺越獄刑犯,我是遵照大唐國法行事,即使是國公府的人找我,又能將我怎樣?”掃了眾人一眼,皺眉道:“這裡是大理寺,諸位當的都是法司差事,如今有人衝撞大理寺,無論是誰,都已經是叛逆之行,我實在不知道諸位大人為何會對他們心存畏懼,竟然任由他們在大理寺門前如此放肆。”

在場眾官員和刑差麵麵相覷,有人臉上發燙,低下頭去,卻還是有人道:“大人,若是彆人倒也罷了,這些人可是成國公府上的人。成國夫人是聖人的親妹妹,咱們就算是吃了熊心豹子膽,那也不敢招惹她啊。”

秦逍冷笑一聲,問道:“成國夫人既然是聖人的妹妹,自然更加明白國法之重,又怎會派人跑來大理寺鬨事?依我看,定然是一群流氓無賴假冒國公府的侍衛,意圖謀反。”掃了一眼,問道:“現在叛賊就在門外,你們有誰與我一同平叛?”

眾人心下愕然,心想國公府的人怎地在少卿大人口中瞬間變成了叛賊?

隻是這時候誰敢真的與秦逍出去平叛,秦逍目光掃到誰的臉上,誰便會低下頭,不敢與秦逍對視。

秦逍歎了口氣,費辛卻湊近道:“少卿大人,此事還是從長計議,無論是誰,等天亮再說。咱們這道大門很嚴實,他們一時也衝不進來。”吩咐道:“來人,趕緊找東西擋住門,可莫讓他們真的衝進來。”

眾人聞言,卻不猶豫,紛紛要找東西抵住門。

秦逍卻已經冷聲道:“開門!”從一名刑差腰間拔出了刀來,也不看眾人,淡淡道:“既然是來找我的,你們都不要出去,我自己來處理。”走到門前,向邊上那人看了一眼,那人不敢違抗,硬著頭皮抬起門杆,費辛嘴唇動了動,似乎要勸阻,卻終是冇有發出聲音,倒是其他人見得秦逍令人開門,唯恐大門打開後,外麵那群人會立時衝進來,到時候殃及池魚可就不妙了,紛紛找地方躲藏。

大門緩緩打開,門外的叫喝聲戛然而止。

秦逍手握大刀,走出大門,外麵數十雙眼睛全都落在秦逍身上。

秦逍掃了一眼,見得這群人幾乎都是青衣黑帽,七八隻火把高高舉著,人人佩刀,當先一人身形粗壯,應該就是甘勇。

“這裡是大理寺,何人敢在此喧嘩?”秦逍淡淡道:“衝撞大理寺,你們可知道後果?”

“後果?”甘勇冷笑一聲:“什麼狗屁大理寺,不過是一群酒囊飯袋而已。趕緊讓秦逍滾出來,否則一把火燒了大理寺。”

秦逍唇角泛起笑意:“燒了大理寺?看來你們果真是叛賊。”一手拿刀,一手揹負身後,道:“你們要找秦逍,所為何事?”

“讓他跟我們走一趟。”甘勇仰著脖子,氣焰囂張:“你是什麼狗東西,去讓秦逍來說,莫做縮頭烏龜,你這種貨色還不夠資格與我們說話。”

秦逍並無官袍在身,侍衛們見到秦逍年紀輕輕,還以為隻是大理寺的刑差,自然不知眼前這年輕人便是他們要找的正主。

“我就是秦逍。”秦逍笑道:“我在京都已經小有名氣,原來你們並不認識我。”

甘勇臉色一沉,冷笑道:“你就是秦逍?好得很,跟我們走一趟。”揮手道:“來人,將他捆了!”

數名侍衛衝上前去,有人手中拿著繩子,看來果真是準備好要將秦逍捆走,秦逍卻是握緊刀柄,刀鋒前指,淡淡道:“誰敢!”

聲音雖然不大,卻殺意凜然。

幾名侍衛見秦逍臉色冷厲,目光如刀,頓時停下步子,秦逍冷冷道:“一群來路不明的叛逆衝撞大理寺,竟然還要綁架朝廷命官,真是豈有此理,本官看看誰有膽量動我一根汗毛。”

“秦逍,你濫殺無辜,我們奉命抓你去受審。”甘勇也是握住刀,死死盯住秦逍:“你若抗拒,可以就地斬殺!”

“受審?”秦逍哈哈笑道:“這裡是大理寺,帝國法司衙門,但有刑案,大理寺就是審理之所,什麼時候還要輪到彆人審理?你們有什麼資格抓人審理?”

甘勇冷然道:“老實告訴你,我們是成國公府的人,奉了主子的吩咐,將你綁了去。”沉聲道:“綁了!”

侍衛們不再猶豫,直向秦逍衝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