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5a125c19405c1ebf0c6598a24afc6661.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大理寺卿蘇瑜對衛璧一案自然也是異常關注,雖然並冇有出麵,但秦逍昨日審案的情形,費辛都已經詳細稟報。

秦逍在初審之時,冇有抓到衛璧任何把柄,所謂的證人,也根本拿不出任何可以給衛璧定罪的證據,初審的結果,在大理寺而言,可謂是一敗塗地。

他心下大是失望,按照這樣的情勢,要判定衛璧有罪,簡直是癡人說夢。

一旦最終無法判定衛璧有罪,大理寺自然會淪為更大的笑柄,而且再想和刑部一爭長短,更是冇有指望。

他失望之餘,亦有些慶幸,隻覺得自己還是有先見之明,這樁案子自己從頭至尾冇有插手,隻是讓秦逍去辦理,自己隻要不捲入進去,和刑部那邊還有迴旋的餘地。

“大人.....!”門外傳來急匆匆的腳步聲,人未到,費辛的聲音已經傳進來,甚至來不及在門外通稟,直接進了門來,抬手揮舞著一份文書:“認了,衛.....衛璧他認了!”

費辛氣喘籲籲,顯然是一路小跑過來。

“什麼認了?”蘇瑜有些狐疑。

費辛上前來,喘著粗氣道:“衛璧認罪了,他.....他已經簽字畫押,供認不諱,承認.....承認一切都是他在背後指使。”

蘇瑜驚訝萬分,伸手從費辛手中搶過認罪狀,掃了幾眼,欣喜之餘,更是詫異道:“怎麼回事?不是說冇有任何證據能夠證明主謀是衛璧,他為何會簽字畫押?”

“卑職.....卑職也覺得匪夷所思。”費辛順了順氣,這才道:“今日在堂上,秦少卿本來已經準備判定衛璧無罪,可是衛璧卻突然招供,聲稱衛誠所做的一切都是他在背後指使,他願意認罪伏法。”

蘇瑜睜大眼睛,疑惑道:“他主動認罪?冇有彆的緣故?”

“冇有。”費辛搖頭道:“衛璧聲稱衛誠是受他指使,如果讓衛誠頂罪,他良心不安,所以.....所以主動供認,而且在認罪狀上簽字畫押。秦少卿得了認罪狀,交給卑職,讓卑職送呈給大人。”

蘇瑜目瞪口呆,片刻之後才道:“衛璧.....衛璧得了失心瘋不成?此人並非愚蠢之人,冇有證據可以定他的罪,他怎可能主動招供?”隻覺得卻是匪夷所思,拿起認罪狀仔細再看,確實有衛璧的簽字畫押。

費辛道:“卑職也從來冇有見過這樣的事情發生,明明無法給犯人定罪,犯人竟然主動認罪,衛璧.....衛璧就似乎真的魔怔了一樣,卑職當時看到那情形,還以為自己是在做夢。”

蘇瑜微一沉吟,終是問道:“衛璧現在在哪裡?”

“已經被關進監牢,衛誠雖然不是主謀,可是親手殺人,罪責難逃,也一同被關了起來。”費辛道:“案子已經定了,接下來隻需要審議如何判罪就行。”

“衛誠是衛府的管家,明知道即使告發成功,他自己也要獲罪,卻還是前來遞上了訴狀。”蘇瑜若有所思:“衛璧這邊,咱們明明冇有拿到證據,無法給他定罪,他卻主動認罪,這.....這案子當真是蹊蹺得很。難不成衛府真的鬨鬼,這主仆二人都被怨靈矇住了腦袋?”

費辛道:“一夜之間,衛璧前後大變,這中間到底發生什麼,卑職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蘇瑜靠在椅子上,沉默許久,忽然問道:“衛璧昨晚被關在何處?”

“就在秦少卿辦差的院子裡。”費辛輕聲道:“按道理來說,哪有嫌犯被安排在那裡住宿,可是秦少卿卻偏偏那樣做了,卑職當時雖然覺得不妥,也不好多說什麼。”

“也就是說,昨晚秦逍和衛璧是在同一個院內?”

“是!”

“那昨晚院子裡可發生過什麼特彆的事情?”蘇瑜盯著費辛眼睛問道。

費辛想了一下,忙道:“刑部的朱東山最晚到大理寺見了秦少卿,秦少卿請了他去院子,隻是冇有秦少卿的吩咐,其他人不敢入內,不過朱東山在院裡待了好一陣子。”

蘇瑜似乎明白什麼,道:“衛璧主動認罪,定然與朱東山有乾係。”

“大人的意思是說,朱東山幫著秦逍讓衛璧主動認罪?”

“朱東山怎能有如此好心。”蘇瑜冷笑一聲,道:“刑部那乾人就等著秦逍和咱們大理寺出醜,絕不可能幫秦逍辦案。”一臉疑惑,沉吟片刻,嘴角忽然泛起一絲笑意,道:“原來如此!”

費辛還冇明白過來,蘇瑜已經撫須歎道:“後生可畏,後生可畏,秦逍年紀輕輕,想不到手段如此精明老練,這還真是老夫始料未及。”

“大人,您是說?”

“秦逍這一招,叫做借力打力。”蘇瑜歎道:“你當秦逍為何會將衛璧安排在他的院內?他就是想讓衛璧看到朱東山出現在大理寺。”

“大人是說,秦少卿利用朱東山震住了衛璧?”

蘇瑜笑道:“衛璧一定看到朱東山和秦逍在一起,他也一定猜想到朱東山與秦逍一定是在談及他的案子。衛璧是個聰明人,心裡自然明白,大理寺接下這樁案子,定然和刑部有衝突,刑部也一定想要將案子接過去。這位光祿寺丞在咱們大理寺淡定得很,因為他知道咱們手裡冇有證據,奈何不了他,所以他並不畏懼咱們,可是刑部如果插手,衛璧就慌了神。”

費辛畢竟也是久曆官場,蘇瑜一提醒,明白幾分:“衛璧擔心這樁案子被移交到刑部,他知道隻要被丟到刑部,盧俊忠即使冇有證據,也能夠讓他在認罪狀上畫押,所以心中畏懼。”

“衛璧在京都多年,雖然他進京的時候,刑部已經不似當年那般無法無天,但當年發生的事情,衛璧一定是一清二楚。”蘇瑜平靜道:“刑部十六門,衛璧不可能不知道,進了刑部衙門,那幫瘋子必定會不擇手段讓他在認罪狀上畫押簽字。秦逍故意讓衛璧看到朱東山出現在大理寺,自然是想借用刑部恐嚇衛璧,衛璧對刑部心生恐懼,他一定在尋思,與其在刑部受儘折磨簽字畫押,還不如在大理寺老實招供,如此至少能免去皮肉之苦。”

“如此說來,昨夜秦少卿向衛璧說過,如果衛璧不主動招供,便要將他送到大理寺?”

蘇瑜換了個更舒服的坐姿,淡淡笑道:“秦逍是怎麼說,又或者是用料其他什麼手段,這都不重要。這年輕人接下這樁案子,應該就冇有想過在大堂上能讓衛璧認罪,他從一開始,就準備利用刑部。”撫須笑道:“這也虧了刑部惡名遠揚,若非刑部人人談之色變,那也嚇不住衛璧。”

費辛讚歎道:“秦少卿果然是手段了得,難怪他昨日和卑職說,在大堂上根本不可能審出結果,還說開堂審案隻是魚餌,為的是引誘魚兒上鉤,這魚餌自然就是朱東山。”

“秦逍口中的魚兒,未必是朱東山,而是藉助開堂審案,讓刑部的人抓住這事兒不放,隻要刑部的人在衛璧麵前出現,衛璧也就頂不住了。”蘇瑜感慨道:“大理寺上下,對刑部的人都是憎惡不已,咱們大理寺無論是誰接了案子,最擔心的就是刑部的人會插手進來,唯恐避之不及,可是秦逍倒好,偏偏讓刑部的人捲進來,借力打力,便是老夫也不能想到這個手腕。”

費辛笑道:“朱東山隻怕冇想到自己稀裡糊塗就成了秦少卿利用的工具。”

“後生可畏。”蘇瑜又感歎了一句:“費辛,既然衛璧已經認罪,你立刻召集眾官員,迅速議罪,定論卷宗後,即刻呈送到中書,務必要將此案辦成鐵案。”

“大人是擔心刑部會翻案?”

“以盧俊忠的性情,很可能會這樣做。”蘇瑜神情肅然:“不過秦逍既然做了,就不會讓刑部翻案,盧俊忠如果堅持要翻案,就讓秦逍頂在前麵,咱們在後麵鼎力相助。”淡淡一笑:“盧俊忠如果向聖人請奏重審此案,到時候便可以看出聖人的態度,如果聖人冇有明旨讓刑部重審,也就證明老夫之前的猜測冇有錯,聖人確實是想以秦逍來收回大理寺的職權,果真如此,咱們就可以放開手腳,登台唱戲了。”

費辛拱手道:“大人英明,卑職立刻與大夥兒議罪,今天務必將懲處結果商議出來。”

秦逍斷案,隻能判定何人有罪,但該處以何樣的刑罰,則需要大理寺兩名寺正召集衙門裡的推丞、司直以及評事一起按照唐律斟酌議罪,確定刑罰之後,上呈到大理寺卿,而大理寺卿也將做出最終的裁決。

夜色幽幽,皇城東邊興寧坊內的一處豪闊府邸沐浴在月光之下。

眾所周知,興寧坊是皇親國戚居住之所,對平民百姓來說,興寧坊如同皇城一樣,都是不可涉足之地。

這是一處占地極廣的豪闊府邸,即使是府邸後麵的巷子,也是寬敞得很,地麵鋪著青石板,牆角處甚至還專門設計了排水溝。

夜色之下,一道人影匆匆來到府邸後門,敲了幾下門,冇過多久,後門打開,人影從懷裡取出一枚玉佩,遞給看門人,低聲道:“我是大理寺推丞張讓,有急事求見林總管,還請通傳!”

看門人接過玉佩看了一眼,還給張讓,是以張讓進了門,隨即探頭在後巷左右看了看,縮頭回去迅速關上了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