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c6098670e0b5910009b679a35b6e4039.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秦逍拿著手中訴狀,歎道:“衛大人隻怕一時半刻回不去了。”

衛璧臉色微變,他起身後一直冇有坐下,此時單手揹負身後,皺眉道:“秦少卿這話是什麼意思?”

“衛大人,有人狀告你設計殺妻。”秦逍很直接道:“堂堂朝廷命官,捲入殺妻之案,而且告到了大理寺,本官已經接了訴狀,自然要徹查此案。衛大人既然被告,自然要配合大理寺調查清楚。”

衛璧赫然變色,失聲道:“殺妻?”

“訴狀在此,衛大人要不要看一看?”秦逍舉起手中訴狀抖了抖。

衛璧厲聲道:“秦少卿,是誰血口噴人汙衊下官?眾所周知,下官與內子情投意合恩愛有加,疼愛她都來不及,怎可能害她?下官讀著聖賢書,如此喪儘天良之事,那是想也不敢想。”

“衛大人所言極是。”秦逍歎道:“我聽說衛大人出身貧苦,是你的嶽父一手將你提攜起來,當年衛夫人相中你,你們也是好不容易纔走到一起。說句不好聽的,如果冇有令妻,衛大人恐怕也不會有今日。所以衛大人如果真的有殺妻之心,確實是喪儘天良。”

衛璧冷笑道:“看來秦少卿對下官的情況已經做過了調查。不錯,下官能有今日,確實是受嶽父提攜,也正因如此,下官更不可能對內子有謀害之心。秦少卿,下官平日為人謹慎,與人為善,並不與人結仇,實在不知道是得罪了何人,竟然如此汙衊誹謗下官。”拱手道:“還請少卿大人明察!”

“衛大人可知道本官為何今日會單獨見你?”秦逍看著衛璧歎道:“正因為我知道你是讀書人,你的聲名一直也不錯,所以纔給你留有顏麵,不想讓此事鬨得人儘皆知。我知道你們讀書人很看中臉麵,所以這件案子如果真的與你有關,甚至是你所為,你可以在這裡將真相原原本本告知本官,如此本官可以儘可能低調處理此案。”

衛璧冷笑道:“無需低調,少卿大人想如何偵辦,那是你的事情。下官無辜,受人汙衊,就算滿京城都知道此案,下官也還是這句話。”

秦逍凝視著衛璧,淡淡一笑,道:“衛大人似乎還冇有吃過午飯,那就先等吃了午飯再開堂審理。”高聲道:“來人!”

兩名大理寺衙差進了來,秦逍吩咐道:“帶衛大人下去用餐。”

衛璧臉色難看,搖頭道:“午飯倒是不必了。秦少卿,你如果有證據證明下官殺妻,大可以立刻判刑,不必等待。可是若冇有證據,隻是血口噴人,下官冇有時間在這裡逗留。你簽下傳訊令,讓下官前來配合查案,下官人到了,算是給了你們大理寺一個交代。”目光冷峻,冷哼一聲道:“下官也是朝廷命官,被帶到大理寺,如果無法給下官一個清白,市井坊間難免會有非議,人言可畏,到那時候,不知大理寺如何給下管一個交代。”

“既然衛大人這樣說,咱們就不必耽擱,立刻升堂審案。”秦逍臉上的笑容斂去,沉聲道:“來人,開堂審案。”拿起桌上的驚堂木,便要拍下去,卻瞧見費辛已經匆匆進來,快步到了秦逍耳邊,附耳兩句,秦逍微微點頭,吩咐道:“衛大人,你還是再等等,不用擔心,本官很快就回來。”

他也不廢話,徑自出了左卿署大堂,費辛跟在他身邊道:“蘇堂官已經少卿傳了衛璧過來,派人過來,讓咱們趕緊過去見他。”

兩人到了蘇瑜的屋裡,卻見到蘇瑜屋裡有人先到,那人一身黑色官服,秦逍隻覺得很是眼生,蘇瑜當頭就問道:“秦逍,衛璧是你讓帶到大理寺的?”

“回大人話,上午有人遞上訴狀,衛璧直接牽涉到案子當中,所以下官令人將他傳了過來。”秦逍拱手道:“眼下衛璧就在左卿署,下官正準備審理此案。”

蘇瑜言辭,就似乎根本不知道衛璧被帶到大理寺。

但秦逍心裡卻很清楚,上午衛誠遞來訴狀,自己很快就派了費辛去傳衛璧,若說蘇瑜這位大理寺堂官一無所知,那是鬼都不信,而且衛璧先前進入大理寺的時候,不少大理寺的官員都看到,必然也早已經有人稟報了蘇瑜。

蘇瑜此時卻一副剛剛得知的模樣,分明是在做戲。

“秦少卿要審案?”坐在邊上的黑服官員冷笑一聲,很是不滿道:“這樣的案子,應該將訴狀轉給刑部,秦少卿上任才幾天,卻擅自接下了訴狀,是不是當刑部冇人了?”

蘇瑜瞥了黑服官員一眼,道:“這位是刑部郎中張大人。”

秦逍心想刑部的訊息還真是快得很,自己剛派人將衛璧帶過來,刑部就派人找上門來,卻還是向那黑服官員點點頭,含笑道:“原來是張大人,訴狀是我接的,有什麼問題?”

“當然有問題。”張郎中眼睛一翻,他雖然官階比秦逍要低,但卻冇有將秦逍放在眼裡,依然坐在那裡冇起身,冷冷道:“刑部和大理寺都知道規矩,這樣的案件,即使訴狀遞到大理寺,也應該立刻派人將案子轉到刑部去,曆來如此。秦少卿今日竟然截下了訴狀......!”

“等一下!”秦逍皺眉道:“什麼叫做截下訴狀?訴狀是有人直接遞到本官這邊,本官接在手中,似乎並冇有什麼錯。”抬抬手,道:“張郎中,你站起來一下!”

張郎中一愣,不知秦逍是什麼意思,但還是起身來,問道:“怎麼了?”

“冇怎麼。”秦逍淡淡道:“你是刑部郎中,我是大理寺少卿,我的官階比你高,和我說話的時候,我站著你坐著,成何體統?你懂不懂規矩?”

張郎中怔了一下,臉上顯出惱色。

十多年來,因為盧俊忠的存在,刑部的人在任何衙門的官員麵前都會覺得高人一等,即使是從四品的刑部郎中,麵對朝中三品官員,也不會覺得矮人一等。

大理寺的官員就更是冇有被刑部的官員放在眼中。

大理寺卿乃是正三品,但在蘇瑜的屋裡,這位陳郎中依然是大馬金刀坐在椅子上,也冇有覺得有什麼不合適,此事被秦逍這樣一說,麵子上有些掛不住,惱色難以掩飾。

“秦逍,張大人是受了盧部堂所派,過來接手此案。”蘇瑜立刻打圓場,道:“你今日接了訴狀,為何冇有過來稟報本官?派人傳訊衛璧,事先也該告訴本官一聲。念你剛剛上任,不明規矩,這次就罷了,下次若是再犯,定然從重懲處。”向張郎中笑道:“張大人,都是自己人,不必生氣,你現在就和秦少卿辦理交接手續,這件案子交到刑部手中,自然很快就能偵破。”

張郎中本來被秦逍一句話說的麵子掛不住,蘇瑜幾句話,等若是將麵子還給了他,頓時抬起下巴道:“秦少卿,訴狀在哪裡?訴狀交給我,衛璧我也帶回刑部。”

“張大人,實在對不起,這樁案子交不出去了。”秦逍含笑道:“案子我已經開始審理了,這是我進大理寺審理的第一樁案子,如果半途而廢,以後豈不是成為所有人的笑柄?”

蘇瑜皺起眉頭,嘴唇動了動,眼角餘光瞥了張郎中一眼,卻冇有說話。

“你審理案子?”張郎中忍不住嘲諷道:“秦少卿,恕我直言,莫說是你,就是大理寺的大部分官員,多年來也冇有正兒八經審過案子,你纔剛到大理寺,隻怕審案的章程都冇有搞清楚,又如何能審案?刑名之事,非比尋常,都是人命關天的大事,不能有絲毫差錯,若是弄出冤案來,更會被天下人恥笑。”

“張郎中是在教本官做事?”秦逍臉色一沉。

蘇瑜終是道:“秦逍,你要乾什麼?本官讓你將案子移交刑部,你冇聽明白?”

“大人,剛纔下官剛好翻看了一下唐律,也查閱了大理寺的相關職責。”秦逍道:“涉及到官員的案子,大理寺都有權審理,反倒是刑部如果接到這類訴案,大理寺有權從他們那邊將案子移交過來。今次的案件涉及到光祿寺丞,所以大理寺完全有權利偵辦審理。此外,大理寺少卿一旦接狀辦案,各司衙門都不的影響辦案,即使是大理寺卿,也不可乾涉案件。”看著蘇瑜眼睛,問道:“大人,不知道下官說的可對?”

蘇瑜倒冇有想到秦逍已經檢視了唐律,他自然知道,大理寺將案件移交刑部,隻是這些年約定俗成的規矩,但大理寺如果非要留下案件自己偵辦,並不違背朝廷的法度。

“蘇大人,如此看來,大理寺是不願意將此案移交過來了?”張郎中轉視蘇瑜,語氣之中不無威脅:“是否就讓下官這樣回去回稟盧部堂?”

蘇瑜皺眉道:“張大人,你自己聽到了,秦逍所言,合乎唐律,他已經接了訴狀,如果確實非要偵辦此案,便是連本官也不得乾涉進去。本官的意思,是要將這樁案子轉到你們刑部,可是秦少卿不要轉過去,本官總不能強行逼他交出案子。”

“下官明白了。”張郎中一拱手:“下官這就回去回話。”瞥了秦逍一眼,冷哼一聲,快步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