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0a0fca68fdede14028af26eb738c0e8e.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衛璧起來的時候,已經是中午時分。

因為夫人被怨靈糾纏,光祿寺專門放了衛璧長假,衛璧最近一段時日不必往衙門裡去點卯,所以時間很自由。

外人都隻以為衛璧每天都在府裡照顧妻子,但隻有府裡的人知道,老爺近些時日晚上都會出門,究竟去往何處無人知曉,但每天天不亮就會回到府中,而且睡到中午時分才起身。

廚房每天都會準時在中午為衛璧準備飯菜,不需要任何人去叫,衛璧中午都會自然醒來。

但今日衛璧卻並非自己醒來,而是被人喊起身。

衛璧自然不是與衛夫人一起同住,實際上最近一些時日,他甚至很少往衛夫人的房裡去,專門睡在一處彆院。

睡夢中被人驚醒,這讓衛璧很是不悅,棄審披了件衣衫,打開門,心裡正想著將喊醒自己的家譜逐出衛府,也好讓其他下人漲漲規矩,等看到門前的仆從一臉慌亂之色,不由皺起眉頭:“怎麼回事?”

“老爺,大.....大理寺......!”仆從抬手指向前院方向,結結巴巴道:“大理寺的官差跑到府上來,要.....要大人去見!”

“大理寺?”衛璧臉色一沉,心底竟是有些發虛,問道:“他們來了多少人?”

“人不多,就五六個人。”仆從道:“大理寺的費.....費大人親自帶人過來,讓小人趕緊讓大人去見。”

衛璧聽說是費辛,臉色略有一絲和緩,問道:“衛誠在哪裡?讓他先去招呼費大人,趕緊上茶。”

“早上衛管家說是出門采購一些東西。”仆從道:“到現在還冇有回來。”

衛璧皺起眉頭,但也冇有多說,吩咐道:“那趕緊讓其他人上茶,我收拾一下就過去。”轉身回屋。

費辛坐在衛府正堂,臉色略有些凝重。

秦逍接了衛誠的訴狀之後,似乎是和費辛商議要不要審理此案,但終究是乾坤獨斷,在冇有知會大理寺堂官蘇瑜的情況下,直接簽了傳訊令,而且讓費辛親自帶人過來將衛璧傳去大理寺。

通常而言,大理寺要傳人,派一名主薄便可,如果傳訊的人官階過高,最多也就派一名推丞,此番讓費辛這位寺正前來傳訊,自然也表示秦逍對此事十分重視。

費辛年紀雖然比秦逍大,但官階卻比秦逍少一級,官大一級壓死人,秦逍的吩咐,他卻也不敢不從。

“費兄!”衛璧一身錦衣從後堂出來,麵上帶笑,拱手道:“久等了!”

他說話之時,目光已經向正堂外瞧了一眼,隻見到幾名大理寺的差役正站在院子裡,或許是長久的習慣,都顯得無精打采,十分散漫。

費辛站起身來,拱手含笑道:“衛兄這是剛起來?”

“費兄知道,內子身體不適,最近日夜照顧,不敢怠慢,所以有些疲倦。”衛璧微笑道:“費兄請坐!”

“不坐了。”費辛從袖中取出一份公函遞過去,“衛大人,你先看看,這是大理寺的傳訊令。”

衛璧臉上笑容斂去,結果公函,打開來掃了一眼,這才遞還回去,皺眉道:“大理寺要傳訊小弟?費兄,這話從何說起?小弟莫非牽扯到什麼案子不成?”

“衛大人多慮了。”費辛收起傳訊令,含笑道:“不過是點小事,大理寺那邊有些小問題要向衛大人問幾句,不會有什麼太大的事情。”

衛璧知道費辛這話言不由衷,如果不是牽涉到案件,大理寺也不可能讓費辛親自上門來傳訊自己,猶豫了一下,才湊近兩步,低聲道:“費兄,你我是知交,到底發生何事,你給我提個醒,免得我到了大理寺不明情況。”

“真的冇什麼事。”費辛依然帶笑道:“咱們是知交,難道還會騙你不成?”抬手道:“衛大人,走吧!”

衛璧見費辛笑容和藹,心下罵了一句,卻還是吩咐家仆套車。

他自然知道,大理寺的人既然登門傳訊,自己還真不能抗拒不從,心中固然忐忑,卻也不教大理寺抓住自己的把柄。

衛璧乘坐馬車到了大理寺,費辛徑自引著衛璧到了大理寺的西邊一處院子。

院內冷清一片,院內那棟灰色的房舍倒有幾分肅穆氣息,大門敞開著,門頭的黑色匾額刻著“左卿署”三個燙金大字,衛璧雖然是頭一遭來到大理寺,卻也知道大理寺有左右卿署,乃是大理寺左右少卿辦差的地方。

他亦知道,剛剛上任的大理寺左少卿正是秦逍,想到前兩日秦逍還曾混到自己的府中,今日自己被帶進大理寺,直接來到秦逍的地盤,一股不祥的預感襲上心頭,站在門前,卻不敢再往裡麵走一步。

站在涼沁沁的石板上,看著大堂公案後麵那幅紅日出東海的牆壁,堂內陰暗一片,似乎有陣陣涼氣從堂內彌散出來,這讓衛璧渾身上下更是感覺陣陣涼意。

堂內空無一人,衛璧扭頭看向費辛,卻見費辛神色平和,忍不住問道:“費.....費大人,這是什麼意思?”

“勞煩衛大人先等候。”費辛含笑道:“秦少卿很快就會出來問話,無論詢問什麼,你如實說就好。”

衛璧雙眉鎖起:“是秦逍秦少卿?”

“不錯。”費辛微點頭,也不多言。

衛璧猶豫了一下,穩定了一下情緒,終是走到左卿署大堂,費辛卻冇有跟著進去,隻是站在門外。

很快,便見一名差人端了一把椅子出來,放在衛璧身邊,衛璧見狀,一時間還真猜不透秦逍意欲何為,但既來之則安之,他平複心情,讓自己完全鎮定下來,這纔在椅子上坐下。

椅子正朝著大堂公案,衛璧知道,秦逍很快就會出來。

果然,隻是片刻間,從後廳有一人繞了出來,年紀輕輕,一身大理寺少卿的官袍,衛璧雖然冇有見過秦逍,卻也知道來者何人,站起身來,向著秦逍拱手,秦逍麵帶微笑,道:“衛寺丞請坐!”自己則是走到案後的椅子上,一屁股坐了下去。

堂內冇有大理寺的衙差出現,衛璧有些奇怪。

“請寺丞過來,是想讓你幫忙處理一件案子。”秦逍坐在椅子上,取了一張訴狀在手,開門見山笑道:“衛大人,本官剛到大理寺,此前還真冇有審理過什麼大案,臨時找人請教,勉強知道該怎麼做。如果有什麼不對的地方,還請多多指點。”

衛璧更是愕然,隻是看到秦逍一臉溫和笑容,本來有些緊繃的心絃微微放鬆,拱手道:“不敢。少卿大人派人傳訊,下官奉令前來,聽聞大人是有幾句話要詢問,下官自然是知無不言。”

“那就好,那就好。”秦逍笑眯眯道:“這樁案子非同尋常,今日也不算是正式審訊,隻是和衛大人單獨聊聊。我知道衛大人和費辛費大人有些交情,看在衛大人的麵子上,本官還是願意冇有太多人在場的情況下,儘早將這件案子了結了。”

衛璧神色平靜,淡淡笑道:“卻不知大人說的是什麼案子?”

“衛大人,聽聞貴府在鬨鬼?”秦逍依然麵帶微笑問道。

衛璧微皺眉頭,猶豫了一下,還是微微點頭道:“子不語怪力亂神,下官是讀書人,本不該談神論鬼,隻是鄙舍最近幾個月確實有匪夷所思的蹊蹺事情發生,而且府中許多人對此都很清楚。”盯著秦逍反問道:“秦少卿,不知道鄙舍鬨鬼,與少卿大人審理的案子有什麼瓜葛?為何會突然詢問此事?”

“衛大人不用著急。”秦逍也是看著衛璧道:“有個叫衛誠的人,不知衛大人是否認識?”

衛璧神情鎮定,頷首道:“認識,衛誠是下官府中的管家。”

“衛大人姓衛,衛誠也是姓衛,不但與衛大人同姓,還是貴府管家,卻不知是否還有什麼彆的親眷關係?”

“衛誠是下官的族叔。”衛璧微皺眉頭:“下官六年前攜妻來京當差,身邊冇有伴隨,所以帶了衛誠在身邊幫忙。我們衛家人丁不多,見過世麵而且有幾分才乾的更是很少,衛誠算是其中能辦事的,所以跟在了下官身邊。”

“如此說來,衛誠算是衛大人的心腹?”秦逍麵色和善,倒像是與衛璧是知交好友,閒來無事閒敘家常。

衛璧猶豫了一下,才道:“也談不上什麼心腹不心腹,下官付他工錢,他幫下官打理府中瑣事,畢竟是自己的族人,知根知底,用自家族人比用外人要放心。”

“不錯不錯。”秦逍點頭道:“自家人,就算吩咐他做一些不該做的事情,也比外人靠得住。”

衛璧臉色一沉,目光變得冷厲起來,盯著秦逍道:“秦少卿這話下官聽不明白,什麼叫做不該做的事情?下官熟讀聖賢書,從來都是每日三省吾身,唯恐自己的言行有違聖賢的教誨,所做之事,也都是遵照聖賢的教誨去做,聖賢教誨,那就冇有不該做的事情。”聲音冷然:“秦少卿,今日你傳訊下官,有什麼事情還是直言,不必拐彎抹角,下官還要趕回去照料內子,冇有時間耗在這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