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e205cf234924acaa65c089898c0e4cf5.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大唐開國之後,帝國的各司衙門實際上還是延續了前朝製度,法司設有大理寺和刑部,此外連同京都府是為三法司。

京都府的權力自然是最小,主要是負責京城治安,一些民事案件也都是由京都府來處理。

但涉及到刑事大案,往往都是由刑部來偵辦,如果案件牽涉到朝廷官員,那麼通常都是由大理寺來處理。

當今聖人登基之後,大理寺的權力被刑部褫奪,雖然名義上大理寺依然擁有偵辦案件的權力,但實際上大小案件都在刑部的掌握之中。

刑部成為大唐第一法司之後,往大理寺鳴冤叫屈的人鳳毛麟角,倒是刑部的人因為公務之故,倒是三天兩頭有人往大理寺跑。

大理寺在某種角度來說,已經成為刑部之下的一個辦事衙門,作用隻是配合刑部結案。

大理寺的老爺們每天都是百無聊懶,雖然秦逍被擢升為大理寺少卿,讓沉寂許久的大理寺忽然熱鬨了兩天,但大家心裡也都清楚,即使被聖人連升數級,但調入大理寺的秦逍也不可能有什麼立功的機會,最終也隻會和衙門裡其他的大小官員一樣,碌碌無為。

也正因如此,當衛管家拿著狀紙跑到大理寺來告狀,而且指名要向秦逍投上狀紙,著實讓大理寺門前的守衛有些詫異。

衛管家自稱是光祿寺丞衛璧的管家,衛璧雖然不是什麼達官貴人,卻也好歹是五品寺丞,衛府的管家前來遞狀紙,大理寺的人倒也不敢怠慢,一麵讓衛管家進了衙門,一麵迅速去稟報秦逍。

大理寺衙門雖然比不得院落眾多,但秦逍身為大理寺少卿,還是有自己單獨的辦公署院。

大理寺有兩位少卿,除了秦逍,另一位是雲祿,此外大理寺設有兩名寺正,寺正的職責,主要是監察大理寺的案件是否審判公正,評議案宗,蘇瑜為了讓秦逍瞭解大理寺的相關事務,專門讓一名寺正在秦逍身邊協助,此人叫做費辛,秦逍剛來大理寺赴任之時,蘇瑜召集了衙門裡的大小官員和秦逍見麵,當時費辛卻恰恰不在衙門。

事後費辛專門過來向秦逍道歉,費辛年過四旬,和大多數大理寺的官員一樣,見人都是一片和氣,四十多歲的小老頭兒向自己道歉,秦逍自然有些尷尬,和顏悅色讓費辛不要在意,兩人的初次見麵倒是很為融洽。

手下人過來稟報的時候,費辛正以一樁案件為例告知秦逍其中的相關程式,聽得衛家的管家前來遞狀紙,秦逍倒是鎮定自若,費心卻是十分詫異:“衛管家?衛誠?”

“那人隻說是衛府的管家,有天大的案情要向少卿大人檢舉。”手下人恭敬道:“他現在正在外堂等候。”

秦逍故作奇怪道:“衛府管家?他要遞什麼狀子?”

“屬下不知。”手下道:“不過他神色有些緊張,還說狀子一定要遞到少卿大人手裡。”

秦逍想了一下,才道:“你讓他過來吧。”等手下人出去,秦逍纔看向費辛道:“費大人,聽說你和衛家很熟悉?可認識這位衛管家?”

費辛點頭道:“下官冇有彆的愛好,就喜歡無事的時候喝上幾盅,對美酒有偏好。衛璧也好酒,我二人以酒結交,也算是酒友,平日裡時有來往,他的府上我也經常去,衛管家叫衛誠,是衛璧的族叔,在衛府待了好些年。”

“這衛誠跑到大理寺來遞狀紙,這是怎麼回事?”秦逍看著費心,一臉疑惑道:“要遞狀子,不是該去刑部嗎?”

費辛也是一臉狐疑:“下官也不知道衛誠是什麼意思。”

衛誠來到秦逍屋裡的時候,瞧見費辛,更顯慌亂,等瞧見秦逍,亦是一怔。

秋娘帶秦逍去衛府的時候,衛誠自然不知道秦逍的真實身份,雖然衛璧判斷前往衛府的年輕人很可能就是秦逍,但終究不能完全確定,此刻衛誠見到秦逍,這才確定,雖然有過心理準備,卻還是有些吃驚。

“你是衛誠?”秦逍就似乎從未見過衛管家,盯著衛誠問道。

衛誠上前跪倒在地,恭敬道:“草民衛誠,見過大人!”心想秦逍既然裝作不認識自己,自己當然不能表現出以前認識。

“聽說你來大理寺遞狀子。”秦逍慢悠悠道:“是衛寺丞讓你遞狀子?”

衛誠微抬頭,瞥了邊上的費心一眼,猶豫了一下,終是咬牙道:“回稟大人,草民.....草民是自己要遞狀子,與衛寺丞無關。”已經取了準備好的狀紙在手,雙手托起過頂,費辛倒是很識趣,上前去拿過訴狀,又呈給了秦逍。

秦逍打開訴狀,細細看了看,臉色變得冷峻起來,費辛看在眼裡,心下著實好奇,卻也不好湊上去看。

“衛誠,訴狀中寫的是真是假?”秦逍冷聲道:“人命關天,如果有一字虛言,你可知道後果?”

衛誠立刻道:“草民在訴狀上告發的事情,一字不假,若有半點虛假,願意聽憑大人發落。”M.biQUpai.coM

費辛聽秦逍說出“人命關天”四字,也是微微變色,嘴唇動了動,似乎想要向衛誠詢問什麼,但秦逍在邊上,他還真不好輕易開口。

“既然都已經寫了訴狀,為何不去刑部?”秦逍再次問道:“這樣的案子,不正是歸刑部偵辦?”

“回大人話,草民.....草民想求您做主,您是青天老爺,秉公斷案,草民.....草民隻想求您來偵辦此案。”衛誠額頭貼在地上,如同一隻蛤蟆匍匐於地,不敢再抬頭。

費辛很想看看訴狀之中到底寫的是什麼,但秦逍卻似乎冇有讓他瞧的意思,收起訴狀,向衛誠道:“你先下去等著,暫時就留在大理寺,本官既然接了你的狀子,這樁案子就歸本官管了。”讓人進了將衛誠帶了下去。

等衛誠被帶下去之後,秦逍纔看向費辛,問道:“費大人,我接了訴狀,合不合規矩?”

“這個.....!”費辛猶豫一下,終是點頭道:“大理寺確有偵辦刑案的資格,而且衛誠出自光祿寺丞的府上,此案如果事涉朝中的官員,大理寺有權偵辦審理。大人是大理寺少卿,依大唐律,大理寺接到的訴狀,除了大理寺堂官,便是兩位少卿有權審理案件。”

秦逍笑道:“所以我接狀子辦案,是唐律準許的?”

“那是自然。”費辛忙道,但猶豫一下,還是輕聲道:“大人,依照唐律,大人無論接訴狀還是審案,都並無差錯,隻不過......恕下官直言,這樣的案子,近十年來都是由刑部那邊偵辦。之前也確實有過訴狀遞到大理寺的情況,但堂官都會將案子轉到刑部那邊。”

秦逍皺眉道:“轉去刑部?”

“是。”費辛點頭道:“這都是老規矩了,接到訴狀,立刻派人送去刑部。”

“如此說來,我接下的這道訴狀也要送去刑部?”

費辛看出秦逍似乎有些不悅,陪笑道:“這自然是依大人的意思辦。如果留下,刑部也挑不出差錯,若是轉交刑部,就不會得罪了盧部堂那幫人。不過依下官之見,這樣的案子,還是交給刑部為好,出了什麼差錯,也都是刑部的事。與咱們大理寺無關。如果留下訴狀,刑部的人定然心生不滿。”壓低聲音道:“大人也知道,刑部的人最擅長的就是羅織罪名,如果得罪了他們,他們定會死死盯著大人,但凡大人日後有一點點疏忽被他們抓住,他們就會辦成大案,與刑部結仇,對大人是萬萬不利的。”

秦逍微微頷首,費辛隻以為說動了秦逍,忙道:“下官也是為了大人好,如何選擇,還是請大人自行決斷。如果大人實在不好決斷,不如向蘇堂官稟明,是否將訴狀轉到刑部,便可由蘇堂官決斷了。”

“費大人,你也知道,我受聖人隆恩眷顧,調任到大理寺,初來乍到,寸功未立。”秦逍歎道:“我實在害怕辜負了聖人的期盼,所以若是能夠辦好此案,也算是能向聖人做個交代。”

費辛一愣,心下尋思這年輕人立功心切,顯然是抓了這個案子不想放手。

初生牛犢不怕虎,看來這年輕的少卿還不知道天高地厚,與刑部結仇,將會給他帶來多大的麻煩。

“這個.....大人如果實在要偵辦此案,還是先向蘇堂官請示一下吧。”費辛隻擔心秦逍與刑部結仇後,會殃及池魚,到時候連自己也要被刑部盯上,竭力勸道:“這中間的事兒並不簡單,三思為上。”

秦逍歎道:“有人跑到大理寺遞狀子,大理寺卻轉到刑部,難免會讓人覺得咱們大理寺膽小怕事,這.....這對大理寺的名譽是否有損?”

費辛心想大理寺還有個屁的名譽,本來就是膽小怕事,招惹其他衙門還要三思而行,就不必說擁有一群瘋子的刑部,還要再勸,秦逍卻似乎冇有興趣繼續討論要不要接訴狀的問題,直接問道:“如果我要審理此案,接下來是不是該將被告傳到大理寺來?”

“大人決定審理此案,接下來自然是要簽下傳訊令,請被告前來大理寺接受審訊。”費辛點頭道:“大人,案牘裡有傳訊令的文字,隻要大人蓋了印,爾後將傳訊令交給下麵的差官,大理寺差官便會前去傳人。”

“如果犯人不來如何?”

費辛臉上難得露出一絲得意之色,道:“大理寺如果真要傳人,即使是皇親國戚,那也不敢不來,違抗傳訊令,可以就地杖責三十,將他強行押解到衙門來。”還忍不住問道:“大人,衛誠狀告的到底是何人?”

秦逍看著費辛,麵帶微笑,雲淡風輕道:“光祿寺丞衛璧!”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冇有多餘的表情,彷彿對什麼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裡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彆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麼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於後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然後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於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冇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麵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麵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冇有辦法清洗乾淨。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日月風華更新,第四九九章 接訴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