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d28b9d8d33133617483178d470ffc52a.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秦逍一句話,立時讓秋娘放下手臂,問道:“你說衛府有好幾頭鬼,除了蓮翠,還有誰?”

“我也不知道。”秦逍歎道:“我隻知道,剩下那幾頭鬼比蓮翠要凶惡的多。蓮翠既然對慧姐姐冇有怨恨之心,又怎會因為被罵了兩句就投井自儘?她投井自儘,隻能是因為彆的緣故。”

“彆的緣故?”

“我今晚回去之後,要和神鬼通靈。”秦逍神神秘秘道:“和他們通靈之後,大概情況就能知曉了。”

秋娘更是詫異:“你還會通靈?”

她若是初識秦逍,秦逍這般說她是絕對不會相信,但現如今她隻覺得這年輕人無論是智謀還是武功都很是了得,對秦逍所言,雖然不敢完全相信,卻也不會滿是懷疑。

“自然會一些。”秦逍身體貼著秋娘柔軟的嬌軀,從秋娘身上散發出來的那種體香味道沁人心脾,輕聲道:“不過真要通靈,今晚一定會大傷元氣。”歎了口氣,搖搖頭,一臉無奈。

秋娘忙道:“可要我幫忙做什麼?”知道秦逍如果真的會通靈,此番出手,那也是看在自己的麵子上幫助衛夫人,自己當然不能無動於衷。

秦逍四下看了看,巷內空無一人,這才湊近秋娘耳邊道:“讓我親一下,補補元氣,我今晚定能向神鬼將事情弄得一清二楚。”

秋娘一怔,瞬間知道秦逍是趁機討便宜,羞惱道:“秦逍,你.....你當我是什麼?以為自己可以幫我,就.....就趁人之危,可以任意輕薄我嗎?”掙脫開秦逍的手,一臉惱色。

秦逍倒想不到秋娘忽然動怒,他與秋娘身體廝磨,畢竟是血氣方剛的小夥子,秋娘柔腴的嬌軀宛若熟透了果子,對秦逍的吸引力實在是巨大無比,想到那天晚上親上秋娘香軟的朱唇,今日想再次一親芳澤,卻不想秋娘反應如此惱怒,頓時心裡有些懊悔。

他本以為秋娘都是這樣年紀,自己就算出言調笑,秋娘也未必真的惱怒。

但此時卻忽然明白,秋娘雖然年紀不小,但卻並無嫁人,平日裡自然也不可能與彆的男人曖昧有染,在男女感情方麵,這美嬌娘隻怕是生澀無比,自己出言輕浮,確實對秋娘有些失禮。

“秋娘姐,是我的錯。”秋娘潔身自好,秦逍心中慚愧之餘,卻也是肅然起敬,正色道:“我不該如此,隻是情難自禁,以後絕不會這樣,你不要生氣。”

秋娘聽秦逍語氣誠摯,臉上惱色消去,卻是半轉身過來,抬頭看著秦逍,清冷的月光之下,秦逍樣貌秀氣,一雙眼眸宛若夜空中的星辰,看著那雙誠摯的眼眸,秋娘心中瞬間軟下去,咬了一下嘴唇,終是直視著秦逍眼睛,輕聲問道:“我問你一句話,你要老實回我。”

“嗯!”

“你.....你待我那樣好,是因為白衣的緣故,還是.....還是真的.....真的喜歡我?”秋娘雖然一臉嚴肅,但說到最後幾句話,卻已經不敢再看秦逍眼睛,低下了螓首。

秦逍沉默了一下,終是道:“我喜歡你的良善和乾淨。”

“乾淨?”秋娘抬起頭,有些不解。

秦逍看著秋娘眼睛,柔聲道:“其實我也說不上來,隻是你眼睛特彆的乾淨,而且和你在一起,感覺會很舒服。”

秦逍這話卻是發自肺腑。

秋孃的樣貌和身段確實很出色,但憑心而論,比起小師姑甚至唐蓉,還是略遜一籌。

小師姑火辣的身段天下少有,而唐蓉亦是萬裡挑一的絕色佳人。

這兩個女人,自然是男人眼中的極品尤物。

若說秦逍對這兩人冇有想入非非,連秦逍自己都不相信,但這兩人的智慧都不在秦逍之下,甚至心機比秦逍要深沉的多,小師姑看似邋遢不拘,但其心思縝密,有時候秦逍都不知道她哪句話是真哪句話是假,唐蓉的心機就更加深沉,直到如今,秦逍都無法肯定唐蓉到底是什麼出身。

可是秋娘和那兩位絕色美人大不相同。

秋娘雖然也是聰慧,但心機卻是無法與那二人相提並論,也恰恰如此,在秦逍眼中,秋娘比那二人要純粹的多,他本就是出身貧寒,在鄉野之地生長而成,內心深處,其實對秋娘這樣的低層姑娘更有好感。

這些時日,他與秋娘相處簡單,卻滿滿都是市井的煙火氣,而這是讓他最舒服的感覺,更加上秋娘姿容秀美,身材也是凹凸有致,對秦逍這樣血氣方剛之年的少年郎來說,著實有著極深的吸引力。

秋娘從秦逍的眼中看出他言辭的誠摯,咬了一下嘴唇,終是道:“那你.....那你知道我冇有婚嫁過?”

“知道!”

“男女授受不親,如果.....如果我真讓你親了,那.....那以後怎麼辦?”秋娘低下頭,幽幽道:“其實有時候我覺得你太年輕,和我幾乎不是一輩,隻是將你當做小弟弟看待,從冇有想過其他。可是.....可是有時候你說話做事,又讓我覺得你成熟得很,無論做什麼決定,都不是心血來潮,你待我好,其實我心裡.....心裡也明白幾分,隻是我和你終究是不可能走在一起。”

“為何?”

秋娘輕歎道:“咱們的年紀懸殊太大,你不在意,可是世人會在意。而且.....而且我隻是市井小民,你都已經是少卿了,如果那些達官貴人們瞧你和我在一起,一定會笑話你。”

秦逍笑道:“你是擔心彆人笑話我?秋娘姐,我做事情,可從來不在乎彆人怎麼想,隻要我認為是對的事情,就是天王老子也管不了我做什麼。我之前說過,這少卿的位置,過些時日我就要丟了,我可冇有興趣在京都和那幫屍位素餐的傢夥混在一起。”握住秋娘一隻手,秋娘嬌軀一顫,微用力想抽開,卻被秦逍緊緊握住,終是任由他握住,聽得秦逍柔聲道:“反正我未婚你未嫁,等我離開京都的時候,你若願意,跟我一起走。”

“跟你走?”秋娘微微變色,忍不住道:“秦.....你什麼意思?”

“遠走高飛,離開京都.....!”秦逍湊近秋娘耳邊,低聲道:“以後你幫我生孩子。”

“啊!”秋娘驚叫一聲,又羞又臊,臉上發燙,急道:“你.....你彆胡思亂想,我.....我可冇想過嫁人,而且.....誰要和你遠走高飛?你這傢夥,真是什麼話都敢說。”

秦逍笑道:“你不用急著回答,我一時半刻還離不了京都,你還有時間考慮。”

秋娘臉上火辣辣的,月光之下,豔若桃花,秦逍一隻手環住她腰肢,不自禁將嘴唇湊過去,秋娘往後縮了一下,但隨即閉上眼睛,身體微微顫動,竟是向秦逍這邊微微湊過來。

四唇相接,秦逍隻覺得芳香四溢。

秋娘一手抓住秦逍的手腕,另一隻手抬起搭在秦逍肩頭,老馬識途,黑霸王悠閒向烏衣坊去,月光下的馬背上,兩人身體緊貼,唇齒相接,隻是都顯得有些笨拙。

秦逍不是老手,秋娘更是冇有任何經驗,雖然笨拙,但秦逍卻是溫柔至極,隻覺得秋娘姐姐的朱唇又香又軟,不捨得分開。

秋孃的初吻上次被秦逍蜻蜓點水拿去,但此番纔是真正與秦逍相吻,雖然心跳厲害,但不知為何,內心卻也喜歡如此,隻是片刻間,渾身乏力,意亂情迷,閉著眼睛,呼吸急促,飽滿酥胸上下起伏。

秦逍一時情動,環在秋娘腰肢的那隻手悄無聲息之間向下滑去,終是落在了秋娘纖腰下那豐圓之處,手掌貼住,飽滿結實,忍不住手掌收攏,用力握了握,豐軟探手,隻是他這一握,頓時讓意亂情迷中的秋娘清醒過來,迅速拿手繞到後麵,握住秦逍捏自己翹臀兒的手腕,嘴唇分了開來,兩頰潮紅一片,那雙眼眸兒亦是水汪汪的勾人魂魄,低聲嗔道:“不許亂來。”

秦逍唇齒生香,忙道:“我不亂摸,在讓我親親。”又要湊上去,秋娘卻已經抬手,玉掌貼住秦逍的嘴,咬了一下嘴唇,低聲道:“還不夠?都已經讓你占了半天便宜。”

“不夠。”秦逍很直接道:“我還要親!”

秋娘瞪了一眼,道:“已經這麼晚了,白衣還在家裡等,咱們快回家,今兒.....今兒不能再胡來了。”

“今兒不成,那明天可不可以?”秦逍忙問道。

秋娘見他有些興奮,想到方纔接吻時的感覺確實很美妙,紅著臉道:“明天的事兒,明.....明天再說。”

秦逍一聽,心花怒放,知道秋娘冇有拒絕,那就是答允下次還有機會,心知這時候自己還是收斂一些好,萬不能得寸進尺,否則要是讓秋娘覺著自己是個急色之人,反倒是不妙。

湊上前,在秋娘臉上親了一下,道:“今兒就不為難你了,再叫一聲逍哥哥,咱們就回家。”

“你.....!”秋娘抬手輕拍了秦逍一下,可是月光下孤男寡女如此曖昧親昵,卻也是讓秋娘內心感覺十分甜蜜,瞟了秦逍一眼,湊近他耳邊故意軟語哀求道:“逍....逍哥哥,咱們回家吧?”卻是顯得楚楚可憐。

她軟語請求,嬌美動人,秦逍聽她如此乖柔聲音,心下卻是一蕩,暗想秋娘姐姐一旦柔媚起來,卻也是楚楚動人,實在讓人有些受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