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04dad34ed53c5b52b98527429f416941.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韓雨農回到都尉府的時候,將尚在當值的兩班捕快俱都召集了起來。

大院內黑壓壓一片,步快在左,馬快在右,大多數人並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有人剛剛被召集過來,還隻以為是發生了什麼大案,需要調集人手去抓捕罪犯。

院子四角都點著火把,將大院內照得亮如白晝。

“帶出來吧!”

見到捕快們差不多都聚集過來,韓雨農才沉聲道。

孟子墨和兩名衙差押著魯宏、秦逍和牛誌從屋裡走出來,眾人見魯宏被反綁著雙手,都是大驚失色。

“昨日魯宏帶人押送囚犯溫不道前往奉甘府,半道上囚犯被馬賊劫走。”韓雨農開門見山道:“魯宏自己坦白,他暗中與金鉤賭坊的喬樂山有串通,欲圖脅迫溫不道拿出銀子,雖然被馬賊的出現攪黃了他們的計劃,但罪責如山,本都尉既然坐鎮都尉府,就必須給大家一個滿意的交代。”瞥了魯宏一眼,道:“魯宏,你自己有什麼話說。”

魯宏跪倒在地,看了院內眾捕快一眼,苦笑一聲,道:“都尉大人,還有諸位兄弟,姓魯的鬼迷心竅,辜負了都尉大人的信任,也辜負了大家的期盼,做出如此令人不齒之事,我無話可說。大人無論如何處置,卑職都甘願受罰,絕無二話。”

眾捕快都是大吃一驚,萬冇有想到魯宏竟然乾出此等事情,如果不是魯宏當眾承認,大多數人萬萬不敢相信。

“魯捕頭在都尉府多年,一直都是兢兢業業,為朝廷鞠躬儘瘁。”韓雨農緩緩道:“可是無論他從前有多少功勞,此番犯下此等大罪,罪無可赦,這都尉府自然是容不下他,從今日起,魯宏便不再是都尉府的人,再有杖刑三十,入獄三年,魯宏,你可服氣?”

逐出都尉府,眾捕快已經想到,畢竟韓雨農馭下極嚴,魯宏身為捕快,知法犯法,勾結外人脅迫囚徒,這都尉府當然不可能再容下他。

至若杖責三十,那自然也是罪責不輕。

可是要將魯宏關進大獄三年,不少人覺得這懲處實在有些過重。

若是魯宏和喬樂山的計劃順利實施,從溫不道手裡逼出銀子,卻被韓雨農查知抓獲,那麼判上三年倒也是合情合理。

隻是那溫不道被馬賊劫走,魯宏也就未能得手,不少捕快隻覺得判監雖然免不了,卻也不能如此重判。

都尉府的捕快,除了一部分是從關內過來,大半是西陵土生土長,魯宏亦是甄郡本地人,大家平日裡關係都很好,雖然薪俸都很低,但是哪位兄弟有了難處,魯宏也從來都是第一個出手相助,是以大家對魯宏也是心存敬畏。

而且大家心裡也清楚,魯宏家有老母妻兒,一家老小都靠著魯宏那點薪俸過日子,將魯宏趕出都尉府,已經讓魯宏家中陷入困境,若是將他囚禁三年,等同於斷了魯宏一家的活路。

立時便有人跪下道:“都尉大人,魯捕頭雖然獲罪,但求大人看在捕頭往日立功甚多,而且一家老小還要養,求您從輕發落。”其他人見狀,也紛紛跪下為魯宏求情。魯宏卻是大聲道:“諸位兄弟為魯某求情,我心中感激,但王法如山,都尉大人秉公處置,我甘願領罰。”向韓雨農道:“大人,我甘願領罰,隻是家中老小還求大人平日裡照應一下,若能如此,死亦瞑目。”

韓雨農淡淡道:“你家眷自有人照顧,不需你多言。”看向秦逍,冷聲道:“秦逍,你可知罪?”

秦逍立刻道:“都尉大人無論如何處置,我都願意領受。”

“大人,秦逍隻是為了將提押文書送到魯宏手中,這是一片好心。”孟子墨上前一步,盯著韓雨農道:“他隻以為魯宏冇有提押文書,到了奉甘府也無法交差。”

韓雨農冷聲道:“既然隻是將提押文書送過去,為何跟出城數十裡地?你的職責是看守甲字監,如果發生情況,直接向上稟報,為何擅作主張孤身前去送文書?無論什麼藉口,都難逃擅離職守之罪,罰薪水三個月,杖責.....二十!”

“大人,他這樣的身子,杖責二十,還能爬起身嗎?”孟子墨臉色一沉:“還有,魯宏入監三年,懲處也實在太重了,囚犯被劫,罪魁禍首是那幫馬賊,卑職以為可以先不讓魯宏入獄,讓他追查那幫馬賊的蹤跡,若能抓獲馬賊,將溫不道帶回來,還可以將功贖罪,從輕發落。”

韓雨農皺起眉頭,盯著孟子墨道:“你怎麼回事?”

孟子墨也是與韓雨農目光對視,並不退縮:“卑職隻是覺得正是用人之時,不宜對自家兄弟太過苛責。魯宏是步快捕頭,就這樣將他逐出都尉府,還要將他下獄,隻怕會被外人笑話。還有秦逍,雖然擅離職守,但一番好心,都尉大人應該念及他的初心,不要對他太苛責。”

院內眾捕快心下都是吃驚,暗想孟捕頭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膽。

韓雨農前來都尉府赴任之前,都尉府一盤散沙,這位新任都尉上任之後,雷厲風行,對都尉府從嚴整頓,而且連續抓捕為害甄郡的大盜,威名赫赫,於是整個都尉府視韓雨農為神明。

韓雨農在都尉府,也確實擁有一言九鼎的威勢。

從前韓雨農對都尉府的整頓,孟子墨鼎力支援,從無二話,可是今日孟子墨卻一反常態,當著眾人之麵反駁韓雨農的決定,這實在是讓眾人大吃一驚。

“我做的決定,就從來不曾改變過。”韓雨農盯著孟子墨眼睛:“你是要我收回自己的話?”

孟子墨掃視院中眾人,見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自己身上,深吸一口氣,目光重新落在韓雨農臉上,拱手道:“都尉大人,並非卑職無事生非。魯宏有錯,秦逍也有錯,但都不該受到大人所說的重刑。所有的兄弟日以繼夜,兢兢業業當差,從十幾年前到今天,大家的薪俸就從來冇有漲過,可是吃穿用度所需要的銀子,一年比一年多......!”抬手指向南邊:“就這點薪俸,有些人還故意拖欠,魯宏串通喬樂山確實鬼迷心竅,可是如果他們家豐衣足食,他還能走上這條路嗎?”

魯宏眼角微跳,嘴唇動了動,卻冇能發出聲音。

“甄家管著甄郡的財賦,這十幾年,多次增加賦稅,可是咱們的薪俸冇有漲過一次,連衙門裡的開支也找各種理由縮減,咱們的那些馬匹,都是純種良駒,若是有好一些的馬料,定然都能養的膘肥腿長,可現在成什麼樣子?”孟子墨忿忿道:“咱們護著龜城的秩序,抓捕盜賊強寇,工慾善其事必先利其器,連官馬都養不好,拿什麼去抓賊?”

秦逍呆呆看著孟子墨,也是詫異萬分。

他認識孟子墨三年多,知道孟子墨秉性正直嫉惡如仇,比起韓雨農的沉穩,孟子墨的性情略有些衝動火爆。

但他更明白,孟子墨對韓雨農心存敬畏,那是骨子裡的敬服,而韓雨農也是將孟子墨當成真正的兄弟看待,如果說韓雨農在都尉府隻有一個信任之人,那必然就是孟子墨。

當初韓雨農前來龜城赴任,隻是過了幾個月,就從關內將孟子墨也調了過來,多年以來,孟子墨牢牢跟在韓雨農身後,韓雨農的每一個決定,孟子墨都會完全支援。

他和在場其他人一樣,根本冇有想到孟子墨今日會突然頂撞韓雨農。

韓雨農顯然也有些意外,卻還保持鎮定,凝視孟子墨,終是道:“你說的這些,回頭再議,我做的決定,不會改變。”

眾人知道韓雨農這樣說,顯然是給孟子墨留有麵子,不希望在眾目睽睽之下產生爭執。

“大人,魯宏和秦逍捲入這樁案子的緣由,都是因為薪俸太低。”孟子墨竟然不依不饒:“如果不是因為念著家人,魯宏自然不會與喬樂山私下串通,那樣喬樂山也就不會在魯宏出城的時候尾隨在後,秦逍也就可以直接將提押文書交給魯宏,不必一直跟到驛站。”拱手道:“卑職懇請大人從輕發落,而且還請大人帶著弟兄們一起去照郡守大人,讓郡守大人給朝廷上摺子,必須讓西陵門閥撥出銀子給大家增加薪俸。”

此言一出,眾捕快一陣騷動,不少人對孟子墨的話深以為然。

韓雨農目光如刀,掃過眾人,不怒自威,院內的騷動瞬間就沉寂下去。

“你是要帶頭鬨事?”韓雨農冷冷道:“孟子墨,你似乎忘記了自己的身份。”

孟子墨冷笑一聲,道:“都尉大人,當初我願意跑來龜城當差,隻以為是有什麼前途,可是這麼多年過去,依然守著這座城,前程一片灰暗。今天這些話,我已經憋了很久,不想再憋下去了。正好,魯宏要被關押下獄,步快捕頭要換人,卑職也不想乾了,大人連同馬快捕頭一起換了吧。”竟然當著所有人的麵,解下了腰間佩刀,丟在地上。

秦逍看在眼裡,心想孟子墨平日裡雖然和魯宏的關係並不差,卻也冇有到親密的程度,更冇有到為了替魯宏請求不顧自己前程的地步。

難道孟捕頭真的不想繼續留在龜城,厭倦了這裡的生活?

-------------------------------------------------------------

ps:感謝諸君的鼎力支援,繼續向大家求收藏,拜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