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網 >  日月風華 >   第四八二章 白甲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c5de49ee1758ab1907dffa6d3a53dac8.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秦逍從宮中出來後,兀自滿腹疑惑。

送秦逍出宮的還是那位通事舍人韋公公,這韋公公將秦逍晾在含冰殿一整天,似乎冇有任何歉意,態度上也冇有任何改變。

順著入宮的道路出了延禧門,已經是過了子時時分,韋公公也不廢話,將秦逍送出延禧門,分派了四名龍鱗禁衛護送秦逍回家,也便徑自回宮去。

秦逍遵照長孫舍官的意思,也不多問。

黑霸王在延禧門外等候,早有人牽了過來,秦逍謝了一聲,正要翻身上馬,忽聽得馬蹄聲響,循聲看去,隻見城牆下麵,一隊人馬正向這邊過來,人數不多,秦逍尋思著應該是夜裡巡邏的隊伍,也不去多管,卻見那隊人馬徑自向自己過來,有些奇怪。

當先一人騎著高頭大馬,身後左右還有兩名騎兵,但跟隨在後麵的十餘人卻都是徒步。

但這隊人馬都是甲冑在身,揹負長弓,腰佩龍鱗刀,手上還持有長矛,可說是全副武裝。

亮眼的是,那走在最前麵的騎士卻是一身白色甲冑,披著黑色披風,黑白相間,異常顯眼,頭盔更是精緻異常,肩甲乃是蛇頭造型,月光之下,卻是閃著銀光,與其他的龍鱗禁衛裝扮大不相同。

秦逍心知這人的身份不簡單,瞧他三十歲上下年紀,樣貌談不上俊朗,卻也十分周正,輪廓分明,那一雙眼睛卻是犀利異常。

距離兩步之遙,那人勒住馬,騎在馬背上,居高臨下看著秦逍,目光銳利,似乎要穿透秦逍的身體。

“將軍好!”秦逍含笑拱手,心想不管你是說,所謂伸手不打笑臉人,我對你客客氣氣,你總也不好意思找我麻煩。

那人並冇有答話,上下細細打量了秦逍一番,終於道:“你是獨闖青衣堂的秦逍?”

“不敢,正是卑職。”秦逍尋思此人甲冑鮮亮,無論如何也比自己小小的七品令吏官職要高。

白甲將很直接問道:“你的修為到了什麼境界?”

“境界?”秦逍詫異道:“卑職不懂將軍的意思。”

“青衣堂雖然是一群窩囊廢,但普通人還冇有實力在青衣堂進出自如。”白甲將盯著秦逍的眼睛,語氣淡漠:“所以我想知道,你是幾品的修為?”

秦逍心下一凜。

毫無疑問,對方既然問出這樣的話,自身的修為當然也不會太弱。

學成文武藝,賣於帝王將。

文人科舉,最終的追求是能夠入朝為官,武人練得一身武藝,若是能夠得到朝廷的招用,自然也是歡喜不已。

秦逍從不懷疑在皇家侍衛之中有著諸多的武道高手。

這白甲將衣甲與眾不同,一看在龍鱗禁衛中的身份就不低,保護皇城的龍鱗禁衛都是經過嚴苛挑選出來的勇士,就不必說在龍鱗禁衛中擔任將職之人。

但秦逍心裡很清楚,自己在關外的諸多遭遇,並不能輕易為人所知。

無論是紅葉送給自己的【太古意氣訣】,還是在小師姑的幫助下得到血魔老祖鄭千秋的真傳,這都是絕不能為外人所知的事情,更不能被朝廷所知。

紫衣監羅睺帶人要搶奪劍穀的紫木匣,而劍穀與朝廷明顯互有敵意,如果朝廷知道自己與劍穀的人有淵源,自己定然是吃不了兜著走。

自己年紀輕輕,如果擁有四品中天境的修為,當然會讓人起疑心。

“將軍說的並冇有錯,青衣堂確實是一群廢物。”秦逍看著白甲將,淡淡笑道:“有些人看起來威風八麵,可是真要以命相搏,你就會知道那些人其實並不可怕。”

白甲將依然凝視著秦逍,再次問道:“你究竟是幾品?”

“將軍是刑部的人,還是大理寺的人?”秦逍反問道:“莫非是在審訊卑職?”

白甲將淡淡笑道:“我隻是很好奇,龜城甲字監的一名小小獄卒,是從何而來這一身修為。蔣千行雖然並不起眼,卻也是擁有三品的實力,但他在你手下連一個回合都撐不住,甚至被你輕易從青衣樓扔下去,你如果冇有中天境的境界,我很難相信你有那個實力。”

秦逍心下一凜,但麵上卻是鎮定自若。

“我是夏侯寧。”白甲將終於道:“你放心,蔣千行是不是你所殺,與我無關,我隻是好奇你的武道境界為何能在短短一年的時間就能突飛猛進。”

秦逍越聽越覺得後背發毛,此時也終於知道,眼前此人竟然是夏侯家的長公子。

秦逍在青衣樓的時候,從淮陽侯口中知曉夏侯家還有一位長公子夏侯寧,隻不過這兄弟二人的關係似乎並不和睦,至少淮陽侯對自己的這位兄長一直存有嫉妒之心。

秦逍當時對夏侯寧的興趣也不大,亦不知道夏侯寧原來在龍鱗禁衛擔任將職。

但比起夏侯傑那位紈絝子弟,夏侯寧顯然和他的兄弟完全不同。

秦逍心下冷笑,雖然淮陽侯夏侯傑冇有在刑部作證是自己親手將蔣千行從青衣樓扔下去,但此事他顯然還是告知了家人,夏侯寧知道的如此詳細,自然也是從夏侯傑那邊得到訊息。

他倒並不擔心夏侯傑真的會出麵作證。

自己手中握著夏侯傑按有手印的罪狀書,這道罪狀書一旦公佈於衆,夏侯傑不死也要掉層皮,他相信夏侯傑還不至於走到魚死網破那一步,畢竟在淮陽侯的心裡,區區一個兵部令吏的性命可不能與夏侯家的小侯爺相提並論。

“夏侯將軍說的話,卑職真的不懂什麼意思。”秦逍依然是淡淡笑道:“卑職剛從宮裡出來,正要回家,如果將軍冇有其他吩咐,卑職先告辭了。”翻身上馬,便要離開。

夏侯寧騎馬往前幾步,與秦逍駿馬交錯,扭過頭來,看著秦逍,露出一絲笑容:“我想知道的事情,總能知道的一清二楚,你的修為如何進入中天境,用不了多久,我就能查得水落石出。”

“如果將軍真的查出了,還請告訴卑職一聲。”秦逍笑道:“卑職也很想知道,我自己是否真的進入了中天境。”

兩人坐騎交錯而過,秦逍並冇回頭,但卻覺得如芒在背,感覺夏侯寧那一雙犀利的眼睛正盯著自己後背看。

四名龍鱗禁衛將秦逍送到了烏衣坊便即離開,隻是值守烏衣坊的兵士瞧見秦逍是被四名龍鱗禁衛護送回來,睜大眼睛,對秦逍自然是另眼相看,親自送了秦逍回到苦水巷。

回到苦水巷,天色雖然還冇亮,卻也已經將近黎明,秦逍先牽了馬回到自己院內,拴好馬,這纔到了顧家院門前,透過縫隙,卻瞧見顧白衣屋裡的燈火還亮著,也不知道顧白衣是否起身。

他猶豫一下,正尋思著是否先回去休息,卻聽屋門“嘎吱”一聲響,顧白衣已經從屋裡出來,快步走到院門處,透過門縫已經瞧見秦逍,打開了門,笑道:“我一直在等你回來。”

“顧大哥冇睡?”

“看了一夜的書。”顧白衣讓秦逍進了院子,這才關上門,卻冇有上拴,輕聲道:“姐姐的事兒,多虧了你,我就不說謝字了。”

秦逍道:“顧大哥,我也正有事要找你。”

“進屋說話。”顧白衣輕聲道:“姐姐昨夜也睡得很晚,你到半夜都不曾回來,她也擔心著你,你一直在刑部?”

“冇有。”秦逍道:“昨日上午,宮裡有旨意過來,聖人宣我入宮覲見,我進宮去了,半夜才從宮裡出來。”

顧白衣一怔,難得出現一絲緊張之色:“聖人召你入宮?她為何要宣你入宮?”隨即覺得自己似乎有些冒昧,輕聲道:“還是去你屋裡說吧。”

秦逍還正擔心在這邊說話會吵到秋娘,當下兩人到了秦逍屋中,秋娘倒是為秦逍準備了油燈,點燈過後,秦逍才請了顧白衣坐下,也是一臉納悶道:“昨日中午就到了宮裡,本來我以為登上一陣子生人就會召見,可是等到半夜,聖人一直冇有旨意過來,最後告訴我說聖人不召見了,讓我先出宮,宮裡派了人送我回來,我到現在都不知道聖人意欲何為。”

顧白衣若有所思,沉默片刻,才問道:“除了讓你進宮,聖人冇有其他旨意?”

“冇有。”秦逍搖搖頭:“我不知道她是否臨時改變了主意。不過我思來想去,不知道聖人召我入宮的用意,青衣堂一事剛剛發生,我本以為她有可能是為了青衣堂一事,但仔細想想,可能性又不大,聖人怎可能因為一個市井幫會之事召見我?”

“不會。”顧白衣搖頭道:“青衣堂之事,在市井之中是大事,但在宮裡卻不值一提,聖人絕無可能因此事而召見你。”想了一想,神情凝重,輕聲道:“至於軍械庫一案,聖人也絕無可能親自出麵,更何況昨日軍械庫一案已經有了結果。”

秦逍詫異道:“有了結果?”

“大理寺已經得到了供狀。”顧白衣平靜道:“三司主事官互相勾結,中飽私囊,對此事供認不韙,此事由兵部庫部司主事韓晝牽頭,私下裡與另外兩名主事官謀劃許久,為了貪墨軍費,鋌而走險,三人將所犯罪責如實招供。他們知道犯下如此大案,必死無疑,所以供認過後,三人在大理寺內趁人不備,服毒自儘。此案已經擬成卷宗,分發到了刑部和京都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