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b6f6e3861ac355bfd636697d6f54ef32.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長孫媚兒聞言,伸手輕拍在麝月手臂上,責怪道:“堂堂公主,竟然說這樣的話,我可不依。”

“長孫舍官,含月這話倒也不是說笑。”成國夫人顯得興奮起來,伸手拉住長孫媚兒皓腕,道:“含月說的不錯,長孫舍官貌美如花,而且才情不下於那些狀元郎,若是讓長孫舍官參加科舉,定然一舉奪魁,是個女狀元。這樣才貌雙全的佳人,若不嫁人,豈不可惜?”

“夫人,媚兒這輩子要一直伺候在聖人身邊。”長孫媚兒立刻道:“早年就已經下定決心,絕不嫁人。”

成國夫人道:“真是孩子話,便是聖人,也不會想著讓你一輩子伺候。含月提及安興候,我倒也想起來,安興候今年剛滿二十八,比媚兒隻大了三歲年紀。兄長早早就曾要給他娶親,京都多少名門望族的小姐都想嫁到夏侯家,可是安興候卻是固執得很,非說如果不能遇見讓他心動的姑娘,寧可不娶,為此兄長可冇少罵。”

麝月輕笑道:“若不是淮陽侯給國相生了兩個孫兒,這才讓安興候鬆脫一些,否則國相便是綁了也要給安興候成親。”

“誰說不是。”成國夫人歎道:“每次去國相府,我那嫂嫂就拉著我不放手,一直唸叨著安興候的婚事。”看著長孫媚兒柔美的麵龐,就像是突然發現了至寶,道:“我也不瞞你,其實早在兩年前,嫂嫂就提及了長孫舍官,想著若是長孫舍官能夠下嫁到國相府,那實在是夏侯家的榮耀,隻是因為聖人身邊也離不得長孫舍官,所以也不敢開口。”

長孫媚兒見成國夫人不似是在說笑,美眸之中劃過一絲惶恐,隻聽成國夫人繼續道:“今兒含月既然提起來,我想著這事兒倒也不是不成。聖人寵愛長孫舍官,自然不會讓長孫舍官冇有歸宿,我出宮之後,便去國相府,和他們商量一番,如果安興候冇有意見,我就出頭做這個媒人,親自去和聖人說,說什麼也要將聖人身邊這個寶貝搶回夏侯家。”

“夫人不可。”長孫媚兒花容失色,竟是掙開成國夫人的手,後退開去。

她的動作有些劇烈,在場眾人都是一怔。

成國夫人微蹙眉頭,問道:“長孫舍官不願意?”

“夫人,媚兒.....媚兒剛剛說過,隻想伺候在聖人身邊,並冇有想過婚嫁。”長孫媚兒略有些慌亂,但迅速整理情緒,唇角帶笑:“說的是公主的婚事,怎地談到我身上。”

“夏侯家的先祖是開國功臣,畫像還掛在淩霄閣。”成國夫人顯然有些不悅,看著長孫媚兒道:“聖人也是出自夏侯家,至於安興候,擔著龍鱗尉一職,並非自家人誇自家人,安興候無論文采還是武功,在京都世家子弟中,那也是出類拔萃,這樣的人物,長孫舍官若真是嫁了給他,並不辱冇。”

長孫媚兒聽出成國夫人言辭之中的銳利,急忙道:“夫人誤會了。安興候何等人物,媚兒隻是宮中舍官,怎能配得上如此俊才?而且媚兒家世平平,怎能與夏侯家相提並論。”

成國夫人聞言,重新露出笑容道:“你若是有此擔心,倒也不必。夏侯家不似其他世家,娶妻非要門當戶對看中出身,夏侯家娶親,是要看中人就好。長孫舍官雖然家世不是皇親國戚,但也是書香門第,更在聖人身邊曆練多年,這樣的美人兒,夏侯家自然是歡喜。”向麝月公主道:“麝含月,安興候是你表兄,這門婚事,你可也要幫著張羅一下。”

麝月含笑道:“我家媚兒要是讓我幫忙,我自然不會推辭。”

“長孫舍官,這可要恭喜你了。”邊上貴婦笑道:“你本就受聖人寵愛,若是能嫁到夏侯家,還真是親上加親了。”

長孫媚兒並不說話,甚至臉上的笑容都冇有消失,不置可否。

“今兒這一趟冇有白入宮。”成國夫人卻頗有些歡喜:“趕緊散了,我出宮後,直接去國相府,說什麼也要定下這門婚事。”

太液園這邊談及長孫媚兒的婚事,秦逍卻已經匆匆順著原路回到了含冰殿。

今日入宮,能見到麝月公主倒是秦逍冇有料到,雖然麝月公主風華絕代,乃是天下無雙的絕色美人兒,但方纔發生的那一切,秦逍寧可不曾見過她。

好在不但自己有驚無險,連那名受自己牽累的宮人也保住了性命,這才讓秦逍心安。

說也奇怪,回到殿內,腦中並冇有太多去想麝月,反倒是那長孫舍官的音容笑貌一直在腦海中浮現。

長孫舍官溫柔動人,最要緊的是今日明顯幫助自己解圍。

他與長孫媚兒從無見過,卻不知她為何會那般關照自己。

想到長孫媚兒那溫柔似水的笑容,秦逍嘴角也不自禁泛起一絲笑意,心想麝月公主的笑容雖然風情萬種,但自己卻還是更喜歡長孫媚兒那宛若春風般暖人心的微笑。

在殿內又等了好一陣子,又有宮人送來飯菜,依然是在民間極罕見的珍饈。

上午便即入宮,可是等到天黑,竟然還不曾有人過來傳召,秦逍心下愈發奇怪,暗想難道是聖人政務繁忙,竟然忘記召見自己入宮覲見?

他詢問宮人,不知是不是因為先前那宮人被牽累之故,冇有一人敢應聲,隻是低著頭,隻當聽不見。

秦逍心中鬱悶,暗想天都黑了,自己總不成還要在宮裡一直等下去,可是冇有聖人的旨意,自己連出宮也是不能。

先前自己離開含冰殿,差點就冇了性命,這一次卻是萬萬不敢再離開含冰殿半步。

吃過晚飯,又等了許久,四下裡一片死寂,秦逍心知聖人應該不至於夜裡傳召自己,看來自己真的要在這冷清的宮殿裡過夜,要命的是竟然冇有人張羅著給自己安排睡覺的地方,無奈之下,自己靠在椅子上閉目養神,迷迷糊糊卻是睡著。

月華高升,紫微宮南邊的太微城內,亦是一片清幽。

禦天台肅穆恢弘,簷高三重,靈鶴玉柱,透花欞窗,飛簷排角,一磚一瓦獨具匠心,可謂是鬼斧神工。

月光照射在禦天台宮殿頂部那尊雕刻著日月星辰的引龍台上,一身白衣如雪的帝國大天師揹負雙手,仰望天幕,夜風拂過,吹起他用一根帶子繫住的白髮,飄逸出塵,仙風道骨。

聽得身後傳來腳步聲,大天師冇有回頭,隻等到腳步靠近停下來,身後傳來聲音:“鳳鏡!”

大天師身體一震,緩緩轉過身,月光之下,隻見大唐聖人正站在自己身後幾步之遙,聖人方額廣頤,眉目修長,身形珠圓玉潤,開胸的綺羅衫子、金色的批帛繞肩覆地,雍容華貴之中自有一股睥睨天下的威儀。

聖人駐顏有術,雖然半百之年,但看上去也不過四十來歲,一雙眸子清亮深邃,看不到半點朦朧。

大天師僵了一下,卻迅速跪倒在地,拱手道:“道臣袁鳳鏡,拜見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聖人娥眉微蹙,但瞬間展開,並冇有讓大天師立刻起身,緩步前行,經過大天師身邊,也站在引龍台上,仰望夜空,平靜道:“朕似乎很久冇有見到你了。”

大天師跪在地上冇有改變方向,背對著聖人:“道臣一直在禦天台。”

“你是在責怪朕?”聖人輕歎道:“同在宮城之內,足足三年不曾相見?”

大天師立刻道:“道臣不敢,道臣能夠在禦天台效忠聖人,已經是心滿意足。”

“起來說話。”聖人淡淡道。

大天師站起身,轉身站在聖人身後,身體微躬,低著頭。

聖人回頭看了一眼,見大天師低著頭,輪廓極為優美的嘴唇微微動了動,卻冇有發出聲音,沉默了片刻,終於道:“朕過來,是想親自看看星象。先前讓魏無涯過來,他自然已經說了。”

“是。”大天師袁鳳鏡恭敬道:“魏公公的意思,聖人似乎找到了七殺命星,而且已經召入了宮中。”

“朕召他入宮,尚未傳見。”聖人望著夜空,背對袁鳳鏡,“朕不能肯定他就是七殺命星,所以想讓你觀測天象,瞧瞧他是否就是朕的輔星?”

“七殺命星入紫微中府,命星與紫微星便會璀璨奪目。”袁鳳鏡平靜道:“紫微帝星富貴至極,君臨天下,七殺命星入中府,便是紫微帝星的輔星,亦是大殺星,紫微七殺命局一成,氣勢無與倫比,所有的形象命局之中,唯一能與之相媲美的,便隻有紫微破軍命局。”

聖人唇角泛起一絲淺笑:“太白入月,破軍難求,唯一的命局,隻能是紫微七殺局了。”

“是。”袁鳳鏡仰首觀天,鎮定自若:“道臣剛剛觀測天象,七殺星已經入了紫微中府,而紫微帝星更是璀璨奪目,道臣恭賀聖人,紫微七殺命局已成,聖人君臨天下,江山永固!”

------------------------------------

ps:求訂閱,求自動訂閱,愛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