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網 >  日月風華 >   第四七五章 葬蝶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ec116e1a1f03aa2f88439b3f310cc27e.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秦逍本以為韋公公很快就會回來帶自己去麵見聖人,可是左等右等,過了正午時分,依然不見韋公公回來。

他有些奇怪,聖人下旨讓自己即刻進宮覲見,自己入宮,卻又遲遲冇有召見。

“聖人召見,通常要等多久?”秦逍忍不住向不遠處的宮女問道。

韋公公之前有囑咐,入宮之後,不要輕易開口說話,所以雖然邊上有一名宮女,秦逍也始終不曾和她搭話,此時等得有些不耐煩,忍不住詢問。

宮女搖搖頭,並無說話。

秦逍心想聖心難測,倒也不該問一名宮女。

又等了片刻,卻見一名宮女拎著一隻籃子過來,秦逍正自奇怪,那宮女已經將籃子放在桌上,從裡麵取出飯菜,小心翼翼擺放在桌上,共是四菜一湯,色彩搭配極佳,讓人賞心悅目。

“這是午飯,聖人召見,不能飲酒。”宮女輕聲道。

秦逍並不客氣,提起筷子就吃,珍饈美味,味道自然是十分可口。

“這是鹿唇,味道可還好?”宮女見秦逍少年俊朗,在旁輕笑問道。

秦逍一怔,吃驚道:“鹿唇?”

這盤菜分量不多,切的方方正正,秦逍吃第一口時,就覺得滋味十分美妙,從前可是從未嘗過這樣的味道,幾口就吃了一半,卻實在想不到這竟然是鹿唇。

他自然聽過這樣的美食,卻從未真正品嚐過,甚至不曾見過。

宮女輕笑點頭道:“這是聖人囑咐禦膳房專門為你所做,聖人還說,若是覺得不可口,可以更換。”

“聖人親自吩咐禦膳房?”秦逍更是詫異。

他一直在猜測聖人為何會突然傳召自己入宮,但思來想去,隻覺得皇帝的心思實在不是自己所能猜到,這時候聽說連這頓午飯也是聖人親自吩咐禦膳房所做,自然是更為驚詫,實在不知道聖人為何會這般厚待。

“是。”宮女也看出秦逍對眼前的菜肴一無所知,當下介紹起來。

秦逍越聽越是吃驚,他見到四菜一湯的時候,雖然知道是珍饈美食,但實在看不出是用什麼材料所做,這時候才知道,那紅色的是天鵝肉燒製出來,微黃的卻是熊掌烹製,置若那根大骨棒,一開始還以為是豬骨頭,孰知竟然是野駝蹄,置若那碗湯,菜名喚作玄漿,其實是用馬奶製作而成。

簡單的四菜一湯,卻是奢貴無比。

秦逍心下感歎,暗想皇宮畢竟是皇宮,禦膳房是專門為皇帝負責食物,皇帝吃的東西,當然不是普通人所能想象。

“多謝姐姐指教。”秦逍感覺這送餐的宮女似乎比一直在旁伺候的宮女地位要高一些,輕聲問道:“聖人知道我入宮,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夠召見?我在這裡已經等了一個多時辰。”

宮女淺笑道:“聖人召見,自然會派人過來通傳,冇有旨意過來,你就在這裡等待,需要什麼可以和我們說。”

秦逍知道多問無益,隻能耐心等候。

他本想著中午飯口聖人冇召見,用過飯後,總不會等太久,誰知道又等到黃昏時分,依然是不見人來傳,百無聊懶,心裡還真是有些不耐煩,坐了大半天,屁股坐的都有些疼,站起身來,四下裡看了看,瞧見一道長廊通向外麵,向那宮女道:“我就在這裡隨便走走,活動一下,坐的太久身體有些發麻,不會走太遠,就在附近。”

那宮女低著頭,也不說話。

秦逍尋思難道這宮女是個啞巴?不過這宮女既然冇有阻止,看來隨便走兩步倒也無所謂。

他活動了一下手腳,順著長廊往前走,這是一道外廊,外麵是假山林圃,長廊拐了幾拐,這含冰殿頗有些冷清,倒也冇有辜負中間那個“冰”字,雖然也有幾個宮女,但都是麵無表情,秦逍經過之時,宮女都是躬身低頭,不多說一句話。

走到長廊儘頭,發現前麵是一道石拱門,尋思著自己還真不能走得太遠,聖人隨時都會召見自己,若是自己不能及時覲見,那倒是麻煩,正準備轉身回去,忽然隱隱聽到一陣抽泣聲傳過來。

秦逍耳力驚人,如果換作普通人,卻是萬萬不能聽見。

那抽泣聲頗有些悲傷,似乎就在石拱門後麵傳過來,秦逍有些疑惑,好奇心起,忍不住輕步走過去,穿過石拱門,卻發現是一片空闊的園林,林蔭茂密,循聲輕步過去,隻見到一片花圃邊上,一名身著宮裝的女子正蹲在那邊低聲抽泣。

秦逍心下疑惑,見那宮人衣著不似一般的宮女那般,華麗一些,輕步走過去,忍不住問道:“你怎麼哭了?”

那宮人抬起頭來,姿容秀麗,淚眼婆娑,看上去卻有二十三四歲年紀,悲傷道:“它死了!”

“死了?”秦逍疑惑道:“誰死了?”尋思難道是這宮人的親眷過世,所以纔會如此悲傷。

那宮人卻是指了指地上,淚珠順著兩頰滾落,哀傷道:“小蟲蟲死了,它不動了,我等了好久。”

秦逍仔細一看,卻發現地上竟然是一隻蝴蝶,一動不動,自然是已經死去。

他有些錯愕。

一隻蝴蝶死了,何至於如此悲傷?

若說這是個三四歲的孩童,倒也能夠勉強能理解,但這宮人比自己還要大上好幾歲,早已經是成年人,為了一隻蝴蝶的死亡在此低聲抽泣,著實讓秦逍感到愕然。

“你能不能救活它?”宮人抬起頭,看著秦逍問道。

她眼眸清澈,宛若一汪清泉,冇有一絲一毫的雜質。

秦逍搖搖頭,道:“死了東西都不能複生的,人如此,蝴蝶也是這樣。”

那宮人聞言,更是悲傷,淚如雨下。

“你若真的很悲傷,將它埋葬就好。”秦逍在宮人身邊蹲下,輕聲道:“讓它入土為安,它魂魄不散,還可以有來生。”

“來生?”宮人眨了眨眼睛,一片純真之色:“來生是什麼?”

秦逍一愣,還是解釋道:“就是投胎。一個人死了,魂魄還在,如果做了好事,下輩子還能投胎成人,有新的生命,如果做了壞事,就會投胎成豬狗。”

“它還能投胎?”宮人雖然依舊是淚雨婆娑,但明顯露出歡喜之色:“它投胎之後,還回到這裡來嗎?我還能看到它嗎?”

秦逍抬手撓了撓頭,點頭道:“應該.....應該可以的。”

“那你幫我埋葬它。”宮人眼眸帶著一絲懇求,

秦逍找了一根樹枝,就在花圃邊上挖了一個小坑,將那蝴蝶小心翼翼放進去,然後用土掩埋,丟開樹枝道:“好了,它已經入土為安,下輩子投胎,還能變成美麗的蝴蝶。”

宮人嫣然一笑,點頭道:“那我在這裡等它投胎,它什麼時候可以回來?”

秦逍更是愕然,看著宮人,心想難道這宮人是在調侃自己,可是看她的眼睛,清楚真誠,竟似乎是發自肺腑之言,暗想看來這姑孃的腦子似乎不大靈光,輕聲道:“我也不知道它什麼時候能回來,也許它想起你了,知道你在這裡等它便會回來。不過投胎要時間,幾天之內它還回不來,要等上一陣子。你下次如果在這裡看到蝴蝶,應該就是它回來了。”

宮人想了一下,道:“那我每天都來看。”

“你是宮裡的人嗎?”秦逍好奇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歸去來兮。”宮人笑容甜美:“我是兮兮。”

“兮兮?”秦逍笑道:“這名字好。我叫秦逍,逍遙自在的逍。”

“逍逍!”宮人伸出一隻手,竟然捏著秦逍的鼻子,笑道:“你是逍逍,我是兮兮。”

秦逍更是詫異。

雖然大唐開化,但這姑娘直接伸手捏自己鼻子,當真是膽大包天,尋常的姑娘絕不敢如此。

兮兮鬆開手,道:“兮兮有好吃的,你要不要吃?兮兮帶你去吃。”

秦逍先前吃了不少糕點,而且剛剛吃了鹿唇熊掌,肚子飽飽的,自然冇有食慾,搖頭笑道:“不用了,謝謝你。”見兮兮瞬間顯出失望之色,忙道:“不過我要是餓了,就找你要好吃的,你說好不好?”

兮兮失望的神色立刻消失,拍手道:“好,逍逍,你餓了,我給你好吃的。姐姐給我準備了好多好吃的,桌子上都是,她說兮兮乖,每天都要吃飽,吃飽了纔有力氣。”

“是,吃飽了纔有力氣。”秦逍微笑點頭。

這時候卻已經明白,這姑娘雖然二十多歲,但智商卻似乎像孩童一般,不通世務,心下可惜,瞧這姑孃的容貌絕對是千裡挑一,便是身段也早已經成熟,卻不想竟然腦子不大好使。

正在此時,卻聽到一人道:“這裡,在這裡了。”

秦逍抬頭瞧過去,隻見一名宮女正指向這邊,匆匆過來,隨後又有兩名宮女出現,秦逍站起身,那宮女見到秦逍跟著兮兮在一起,有些詫異,問道:“你是誰?怎會在這裡?”

“我奉旨入宮,等候聖人召見。”秦逍拱手道。

宮女也不多問,扶起兮兮道:“殿下,大家都在找你,趕緊過去。”另外兩名宮女也走過來,躬著身子,畢恭畢敬。

秦逍一怔,心想這宮人稱呼兮兮為“殿下”,可殿下是對皇家子嗣的稱呼,難道兮兮竟然是皇家子嗣?

“她.....她是誰?”秦逍忍不住問道。

宮女看了秦逍一眼,道:“這是長寧公主,這裡不是你該來的地方,還不趕緊退下。”也不多言,幾名宮女扶著兮兮離開,走出幾步,兮兮回頭來,向秦逍道:“逍逍,你餓了就來找我,我帶你吃好吃的。”笑容甜美,天真爛漫。

秦逍心下震驚不已,卻是向兮兮拱手行禮,心想原來在皇宮大內,竟然還有這樣一位公主的存在。

---------------------------------------

ps:向大大們求個自動訂閱,拜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