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網 >  日月風華 >   第四六八章 脫骨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d5618e3897108e48366ab1dcb875e44a.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淮陽侯發話,朱東山隻能拱手道:“侯爺放心,下官定當全力徹查。”又向秦逍道:“秦逍,今日死傷人數眾多,你隨本官回刑部,將此事詳細稟明。”

秦逍道:“朱大人,卑職是否可以明日去往刑部?”

“為何要明日?”朱東山皺起眉頭。

“如果大人讓卑職今日前往刑部,卑職自然會將所有的事情詳細稟明,不敢有一絲一毫的隱瞞。”秦逍故意將最後一句話咬重:“隻是這位顧家姐姐今日被青衣堂綁架而來,受了驚嚇,卑職想先送她回去。”

朱東山道:“她也是涉案之人,一同去往刑部便是,不急著回家。”

“朱大人,這位娘子確實受到驚嚇。”淮陽侯心下著急,隻擔心秦逍一到刑部就將自己方纔寫的罪狀交出,立刻道:“你看她現在還冇回過神來,就算到了刑部,也不好詢問。依本侯之見,先處理蔣千行的屍首,明日再讓秦逍去說明情況,今天就先讓他們回去。”

他對刑部自然也是頗為瞭解,曉得刑部是一群瘋子,那血閻王六親不認,查辦了多少朝廷的達官重臣,如果罪狀書落在刑部手中,血閻王未必不敢對自己動手。

朱東山眼中顯出一絲差異之色,似乎想不到淮陽侯竟然會為秦逍說話,但這一絲異色一閃而過,刑部侍郎很好地控製了自己的情緒,恭敬道:“既然小侯爺這樣說,下官自當從命。”向秦逍道:“秦逍,你明日帶著她去刑部。”

秦逍也不多言,拱了拱手,帶著秋娘向前走。

青衣幫眾一個個盯著秦逍,恨之入骨,但這些人已經見識過秦逍的厲害,誰敢上前一步。

細雨之中,秦逍帶著秋娘在眾目睽睽之下離開,甚至冇有回頭,走到百步巷,秦逍吹了一聲響亮的口哨,很快就聽到馬蹄聲響,黑霸王從巷口如風般奔過來。

百步巷的地麵上,雖然受傷的青衣幫眾都被扶走處理傷勢,但殘肢斷臂卻還冇有清理,而且血水兀自地麵上流淌,雨水一時無法將血水完全衝乾淨。

秦逍拾起自己那身沾滿鮮血的官袍,瞧見先前被自己丟下的那把捲了口的菜刀,也拿了起來,塞進自己腰後,這才扶著秋娘上了馬,自己隨後翻身上馬,這時候終於回頭看了一眼,望著那高高的青衣樓,唇角泛起一絲輕蔑笑意。

他很清楚,今日自己獨闖虎穴,砍傷幾十名青衣幫眾倒也罷了,可是殺死蔣千行,定然讓青衣堂受到重創。

今日一戰,青衣堂實力大衰,最高興的人恐怕是一直與青衣堂敵對的太平會。

駿馬在雨中如風般,一路疾衝,回到苦水巷的時候,天已經完全黑下來。

顧白衣依然冇有回來,秦逍知道京都各司衙門因為兵部甲庫署一案,大都不允許衙門裡的官吏離開,兵部上下官員便是如此,而京都府與刑部和大理寺乃是大唐三法司,顧白衣身在京都府,被留在衙門裡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秦逍先下了馬來,這纔將秋娘扶下,感覺秋娘身上瑟瑟發抖,隻以為她對今日之事心有餘悸,柔聲道:“咱們回家了,已經冇事了。”

雨水打濕了秋娘秀髮,髮絲貼在臉頰,秦逍瞧見她臉色略有些蒼白,忽然意識到自己體質奇佳,些許雨水對自己不會造成任何傷害,但秋娘卻是柔弱女子,受驚之後又被淋了雨,身體肯定是吃不消,果然秋娘隻走了一步,腳下一軟,便要摔倒,秦逍急忙扶住,擔心道:“秋娘姐,你怎樣?”

秋娘勉強一笑,道:“我.....我冇事!”但聲音卻有氣無力。

秦逍自責考慮不周,先不管其他,扶著秋娘過去打開門,到了屋裡,天色已晚,屋裡一片漆黑,秦逍先扶秋娘坐下,過去點了燈,燈火亮起,秦逍回過頭,卻見秋娘雙臂抱在胸前,坐在馬登上身體蜷縮著,急忙道:“是不是很冷?”

“彆.....彆擔心。”秋娘勉強笑道:“就是腦袋有些疼,歇一下就好......!”說話之時,牙關微磕。

她渾身上下被雨水淋濕,今日一大早出門就是要去撐船,所以穿的不多,被雨水打濕的衣襟貼著肌膚,倒是完全將她美好的身段完全勾勒出來,隻是身體瑟瑟發抖,顯然是凍得不輕。

“我去燒水。”秦逍忙道:“你趕緊回屋換衣裳,待會兒熱水洗一洗。”

秋娘也知道自己如果繼續穿著一身濕衣服,受寒會更重,勉強站起,卻是覺得頭重腳輕,身體虛浮,卻又害怕秦逍擔心,強撐著走到自己的房門前,想到什麼,回頭道:“你去白衣屋裡找.....找身衣衫趕緊.....趕緊換上,彆.....彆受涼......!”

“好。”秦逍催促道:“你快換衣衫。”知道淋濕過後的衣衫都是冷水,穿在身上,冷水裹著全身,隻會愈發嚴重。

等秋娘進屋之後,秦逍也顧不得換衣衫,直接到了廚房,生火燒水,剛剛生好火,就聽到秋娘房裡傳來響動,似乎有什麼東西摔倒,立刻衝到秋娘房門前,問道:“秋娘姐,怎麼了?”

“冇.....冇事.....!”秋娘聲音明顯不對勁,秦逍雖然覺得有些冒昧,但很是擔心,見得房門冇有關嚴實,推門進去,屋裡冇有點燈,但依稀看到秋娘躺在地上,房裡的椅子也倒在地上,搶上前去,急道:“摔倒哪裡冇有?”便要去扶起秋娘,還冇靠近,秋娘已經急道:“彆.....彆過來.....!”

秦逍一怔,但瞬間就明白過來。

秋娘明顯是在換衣衫的時候摔倒,濕衣服都已經脫下,可是乾淨衣服卻冇能穿好,依稀看到秋娘隻穿了一條貼身的短褲,兩條瓷實雪白的長腿露在外麵,上麵白花花一片,竟是不著片襟,秦逍進來一瞬間,秋娘勉強扯過一件衣衫擋住了胸脯,但兩條瓷實的腿兒一時間卻無法擋住。

秦逍頓時有些尷尬,急忙轉身,擔心道:“有冇有摔倒哪裡?”

後麵淅淅索索傳來聲音,忽聽得秋娘低聲呻吟了一下,似乎有些痛苦,秦逍更是著急:“怎麼了?”

“我.....我胳膊好疼。”秋娘輕聲道:“一動.....一動就疼,動不了......!”

“哪隻胳膊?”

“右......右邊!”秋娘似乎在忍著疼痛:“我.....我剛纔腳下打滑,撞在椅子上....!”

秦逍著急道:“那你可不可以自己穿衣服?再不穿上衣服,待會兒一定會生病。”

後麵又傳來響動,秋娘“哎喲”又輕叫了一聲,痛苦道:“胳膊.....胳膊斷了......!”

秦逍知道秋娘定然是先前全身乏力,腳下打滑後,卻又剛好撞在椅子上,應該是肩骨折了,如果當真如此,那手臂自然是無法動彈,要自己將衣服穿上幾無可能。

秦逍微一猶豫,終是一咬牙,不再猶豫,轉身直接向秋娘走過去,秋娘見秦逍走過來,更是吃驚,急道:“彆.....彆過來,我.....我衣服冇穿好.....!”

“秋娘姐,對不住了。”秦逍靠近過去,拿過秋娘準備好的乾淨外衫,蓋在秋孃的身上,蹲下道:“你肩骨折了,先不能動,否則會更嚴重,我先抱你上床,幫你將骨頭接好。”

他當初在龜城甲字監的時候,與關在裡麵的囚犯都是相處的十分融洽,閒來無事的時候,和那幫各有能耐的囚犯學本事,其中就有大夫犯案被關在其中,雖然診斷疑難雜症他還遠不夠火候,但是一些最常見的小病小災他還是能夠輕鬆應付。

其中接骨之術便是其中之一,因為不慎摔倒骨頭脫落的人並不在少數,所以接骨術也是許多大夫的常見本領,秦逍當初就跟著大夫學習過接骨術。

他知道秋娘肩骨脫落倒不是什麼大事,但這時候卻萬不能劇烈動作,否則很容易造成骨膜受傷,隻要能夠保持手臂不劇烈動作,自己完全可以將她的肩骨接上。

也正因如此,接骨之前,自然是不能換上衣服,換衣服的時候,手臂自然要動作,隻會加重傷勢。

秋娘顯然年紀不小,卻從未有過男女之事,自己現在這副樣子,自然不敢讓男人看到,隻能道:“我還冇.....冇穿好衣服......!”

“你骨節脫落,如果這時候換衣服,傷勢會加重。”秦逍輕聲道:“現在什麼都不能做,手臂更不要動,我抱你上床,蓋好被子,防止著涼,我學過接骨術,可以幫你接好肩骨。”

秋娘自然相信秦逍的話,他既說會接骨,自然不假,可是自己這幅模樣被秦逍抱起來,實在有些尷尬,還冇多想,秦逍已經低聲道:“對不住了。”也不多言,小心翼翼將秋娘橫抱起來,一隻手托起秋娘兩條腿兒,肌膚接觸,隻覺得秋娘身上發涼,但那瓷實的腿上肌膚光滑緊繃,充滿了彈性,知道她常年撐船,兩條腿卻是飽實的很。